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访马总家》。

这篇文章模仿的是高中语文第三如期而反。太守深相叹异,遽以

九天子问道:“他们都走了,说吧!你们为何不想新立纳天子?”林空雨慕道:“纳天子只是被困在暗明谷却没有丧生,等纳天子哪日寿终正寝,我们再新立纳天子。”

保宁道:“原来如此,多谢行天子。”

九天子道:“这件事情你们两人切记,万万不可说予他人知晓!”林空雨慕和保宁异口同声道:“明白!”九天的年终大会便因此结束。

唐门相邀许多的江湖豪杰前往奇袭阴阳教,本来阴阳教就失去了武乾坤和精锐部队,天皇新任又缺乏威信,阵法根本布不起来,又有之前的奸细潜入,虽然已除,但是却也是节节败退。

唐门大营内,唐公碧道:“如今魔教虽然退兵,但是切不可贸然进军。”唐公晰道:“有何不可?魔教势弱,我军已经连破魔教三次,此地又易攻难守,应该乘胜追击!”

唐公碧道:“正因如此,我军千里来袭,本来就身心疲惫,虽说连破魔教三次,但是一次比一次艰难,必定是我军将士已经疲惫不堪,再者,如果没错的话,那就是对面的阵法也是越来越娴熟!此时更加不可贸然进军。”

突然有人来报道:“十里外有两名少年前往阴阳教。”

唐公碧道:“拦住他们!”出营骑马前去。

邹晨和花叶走向阴阳教,唐公碧追来,带着百十人包围了邹晨和花叶,花叶上前对唐公碧道:“九天奇侠——花叶前往大理,还望各位让路!”

唐公碧道:“原来是九天奇侠,失敬,失敬!不过从此处行于大理,恐怕要多费周折,不如我来帮一把!”唐公碧手抬一挥,众人一拥而上,花叶坐地,从背上拿出七弦琴弹起来,一道琴音袭向唐公碧,唐公碧侧身一躲,发出一只飞镖射向花叶,花叶伸出左手使出神化功向前一挡飞镖浮于空中落地,唐门弟子使出漫天花雨,飞镖从四面八方射来。

邹晨来到花叶身旁立即使出刚刚学全的神化功,将内力运起注入花叶身上和自己周围,花叶感觉功力大增,使出神风旋,身体周围形成一道旋风尘土沙石被旋风吸来,唐门的漫天花雨却被反弹,唐公碧见此,当下拿出一包粉末向前一撒,不久粉末被神风旋吸入,神风旋顿时消失,唐公碧见状立即发出四个毒镖,一只正中邹晨,花叶被擦伤,不久两人被抓入唐门大营。

唐公晰对花叶和邹晨道:“你们前往阴阳教有和目的?”

花叶道:“阴阳教为非作歹,我要替天行道!帮助各位除去阴阳教。”

唐公碧笑道:“如果是光明正大,那你如何潜入阴阳教?”邹晨怒目看着花叶。

邹晨道:“要杀要剐,动手吧!”闭起双目。唐公碧笑道:“哈哈,阴阳教弟子!”

唐公晰不解,唐公碧道:“阴阳教的教众还真是实在!居然直接承认。只可惜阴阳教的教义使他们不怕死。”唐公碧突然抓住花叶的脖子道:“说!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前往阴阳教?阴阳教总坛怎么走?”

花叶痛苦万分,邹晨犹豫不决道:“我是不会说的!”唐公碧道:“是么?如果他因你而死,你恐怕有违教义吧!你阴阳教虽不怕死,但是你阴阳教却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摊上无关人的性命。”

两蒙面人破营而入,一蒙面人双指点向唐公碧,唐公碧躲开,上前攻向唐公碧和唐公晰,另一蒙面人者左手向后一扫,身后绑住的邹晨和花叶的麻绳立即断开,众人一脸诧异,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那人左抓邹晨,右抓花叶,大叫一声,扬长而去。打斗的蒙面人见状而后离开。

蒙面人带着两人向西北行了百里来到临西,蒙面人在湖边取水正递给邹晨,邹晨立即摘下蒙面人的头巾和面巾道:“果真是你,为何阴魂不散!”那人正是黄裳。

黄裳笑道:“我本来是想走的,但是听闻唐门集结成都路利州路的各门派攻打阴阳教,所以来看看热闹。神化园本有近路,没想到你们舍近求远的先南下再西行也活该被抓到。”

花叶突然冲上前去一拳击向黄裳,黄裳正中一拳却把花叶震飞。黄裳道:“不自量力!你的美人赌气出走,又回到了神化园,你还不回去是一點半點。

正在萬長空查看戰場情況之時。

蠻族大巫師的巫術攻擊終于到了。

只見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個黑點,那黑點宛如從外太空而來,隨著高度的降低,黑點變的越來越大,并且上面逐漸附著了一層熊熊的火焰。

等到黑點來到蠻族要塞的半空之時,已經變得宛如小山一般大小,其上散發的無與倫比的威勢,甚至讓萬長空都察覺到了生死危機之感。

這是蠻族土系巫術中威力最大的隕石天降。

這隕石可是真正的星球之外的隕石,被蠻族大巫師的精神力吸引,然后被引入到世界之中。

這個巫術可以說是無堅不摧。可是它的缺點也很明顯。

一個是發動之時,需要的精神力太過龐大,這次是上千名大巫師共同合擊,才引下這么大的隕石。

另外,這個隕石雖然速度非常快,可畢竟距離太遠了。

真正的高手,看到這樣的攻擊,早就逃跑了。誰會傻乎乎的在那等著被隕石砸?

只有在進攻城池之時,這個巫術才是真正的神技。

畢竟人可以跑,大陣總逃不掉吧。

看著越來越近的隕石,萬長空一個閃身來到城下的合擊陣法之中。

不過他這次可沒有站在主位,真正站在主位上的卻是余老。

這足以證明余老的實力,甚至比萬長空還要強。

隨著合擊陣法的聯動,余老的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氣勢,宛如天神一般。

如果李瀟在這里,他就會發現,余老身上的氣勢,甚至有了一絲巫神的感覺。

這說明這余老離晉升掌控法則境界也不遠了,甚至他已經觸摸到了一絲法則掌控的門檻。

隨著余老抬起雙手,一個宛如傳送陣法竟然憑空出現在天空之中。

正正的停在隕石的前路上。

不一會,隕石直接砸在了陣法之上。

用來布置陣法的陣石直接破碎。

而余老等合擊陣法之中的精修師紛紛一震,甚至那些境界稍低的精修師,嘴里都溢出了鮮血來。

可是陣法的破碎,并未影響傳送的效果。

隨著空中的陣法爆開,一股精純的空間能量涌現,夾雜著一絲空間法則的力量。

硬生生的將落向城內的隕石,直接向蠻族方向挪移了上千米。

眼見如果沒人阻擋的話,隕石就將落在蠻族大軍的頭頂。

到時候眼前的百萬大軍能剩下多少,可就不好說了。

蠻族大巫師隊伍前方,一名頭發花白,身穿兇獸獸皮的老者,陡然睜開了半瞇的眼睛。

他吩咐道,“全力精神輸出。”

然后,老者陡然抬起手中的法杖,嘴中快速念動了幾句咒語。

只見一道通天徹地的風刀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然后風刀一刀劈在了隕石之上,直接將隕石劈成了兩半。

這還沒完,只見風刀不停的在隕石上切割著,等到隕石來到半空百米之時,只剩下一堆灰塵,從天空之中灑在了蠻族大軍頭頂。

看到隕石終于被解決了,阿列克謝微微松了口氣。他恭敬道,“洛薩大人,看來敵人早有準備,竟然將余威那老東西派到了這里。”

老者洛薩微微點頭道,“既然他們有人可以相隔那么遠直接襲殺我們的大巫師,那么我們大軍進攻的情報,入侵者不可能不知道。”

阿列克謝聞言點頭道,“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還請洛薩大人明示。”

“現在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名叫洛薩的老人痛苦的閉上眼睛道,“一個月時間,足足100位大巫師就這么死了。用不了一年時間,邱首部落將沒有一個大巫師坐鎮。到時候我們的族人都會像綿羊一般,被入侵者殺死。”

“所以,這一戰開啟之后,就再也不能停下,直到我們擊殺那個李瀟,或者我們全部死在這里。邱首部落絕不妥協。”

阿列克謝問道,“難道齊慧部落不會支援我們嗎?”

洛薩搖了搖頭道,“現在已經晚了,齊慧部落只能從另外的方向進攻,牽制入侵者的兵力。如果讓他們派人來這里,起碼需要三個月時間。那么長時間,我們拖不起。不然他們支援的人手到了,我們可能已經損失過半,支援來了還有用嗎?”

阿列克謝聽聞此言,徹底陷入了沉默。

这句话刚说完,门已砰的一声撞王枪走的是刚烈威猛一路,本是

秦志刚在汤鹏飞和宁红导游的带领下,来到中国城的一家珠宝商店内,曹亚韵跟在秦志刚身后,目不转睛朝柜台橱窗中的各式珠宝金器观望,有几位看上去是旅行社大巴车带来的中国游客,正挤在黄金柜台前挑选金饰品,讨价还价。

宁红直接把秦志刚带到了二楼贵宾室,一位胖胖的光头中年人,挺着肥胖的大肚子,脖子里一条粗大的金项链,手中摇着一把折扇在门口迎接,宁红把此人介绍给了秦志刚,说道:“秦总,这位就是店里的老板,也是我老公的生意合伙人。”

“在下鄙人小可不才,姓牛,名林杰,字常胜,大人请坐。”牛林杰示意秦志刚与曹亚韵在一张大桌子前两把红木椅子上坐下。

秦志刚看看这位老板也不像是书生,后面左右站着两位穿着黑色西装,两眼凶相毕露,手戴白手套的男子,坐下后笑着说道:“这位牛老板好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说起话来太绕口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讲究,说话通俗一点,大家沟通起来方便点。”

“老板说得好,朋友侬放心,来阿拉店里购买钻石的人都是上档次的,追求钻石品质的朋友,阿拉店里的钻石都是从南美直接走私过来的,卖相好价格便宜。”牛老板操着江海市的本地口音说道。

“哦。老板看来是江海市人吧,口音就能听出来。”秦志刚说道。

“16岁跟爷老头子到美国,什么小工都做过,后来在宁大姐老公的关照下,盘下了这家珠宝店,生意还算过得去。”牛老板说道,旁友侬今早来对地方了,买钻石还是这里好,价格优惠。”

“牛老板,其实我对买钻石也不太懂,你按是否可以帮我介绍一下如何挑选钻石,我想买个好点的钻石戒指,给国内的儿子结婚用。”秦志刚说道。

曹亚韵在一旁说道:“哎,你儿子是求婚用的好吧,女朋友没有着落了谈什么结婚啊!”

牛老板说道:“这位女士看来蛮拎得清,其实求婚戒指与结婚戒指还是有所不同的,我们做生意讲究诚实守信,顾客只要把需求说清楚了,我们会为顾客量身定做的。”

“看来牛老板确实很专业,那就帮我儿子挑选一个订婚用的戒指吧,最好是名牌的。”秦志刚说道。

“老板,侬这就不懂了,现在潮流男女都是要定制钻戒,表示你是我的唯一,是不可复制和替代的,一般很少选用品牌的,其实钻石本身就是每一颗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复制大规模生产,除非这个钻石是人工批量制造的,那就不值钱了,我们这里都是货真价实,价值永恒源,这好像是一句广告词,但确实反映了钻石戒指的价值。”

汤鹏飞说道:“我带了好多朋友来这里买过钻戒,回去后都说很好,品质优秀。”

“你这位老板说话很风趣,那就听你的,选一个求婚用的戒指。”秦志刚说道。

牛老板说道:“一般来说,求婚是真爱的宣言,是在男方向女方求婚时用的,为了表达自己希望与其结伴终生的愿望,这枚戒指可以做得花俏一点,夸张一点,男方最好是单膝跪地向女生说出真爱的宣言,如果女方接受这枚求婚戒指。就表示女方已经同意,这枚戒女方一般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即向外界表明其他男人不要再追我了,我已经有主了。求婚戒指女方接受后一般就没有必要在订婚是再去做个钻戒,求婚戒指就是订婚戒指。但是结婚戒指就有点不同,最好应该做一对,男女各一枚,做得要相对稳重大方,通常是在婚礼上男女交换戒指仪式时用,代表婚姻关系的确立,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两枚结婚戒指都是由男方购买的。”

“有道理,那就按照你的专业眼光做一个求婚戒指。”秦志刚掏出香烟,汤鹏飞迅速拿出打火机帮秦志刚点上。

牛老板对身后的黑衣人使了个颜色,两人转身打开身后一人多高的铁质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两个盘子,里面在黑丝绒布上放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式钻石和成型的戒托。

牛老板说道:“老板,侬首先要决定要选购多少大的钻石,我给你的建议是既然是求婚,钻石就不要选得太大的,80分左右就可以了,就是国内说的0.8克拉左右,100分等于一克拉,如果经济条件好的,以后结婚时可以再选择一个大一点的。”

“这位可是国内来的大老板不缺钱,大公司的总经理,你可以叫他秦总。”汤鹏飞说道。

“哦,秦总,对不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我只是这样说说,如果你要选更大的钻石我们这里也有。”牛老板说道。

“我看你这位牛老板说话还是很实在的,就按照你的说法,先买一个求婚的戒指80分左右,意思意思,以后敲定结婚了,我有机会再来你这店里来买两个结婚用的对戒,或者让汤鹏飞先生帮我辛苦来这里跑一趟选购。”

汤鹏飞说道:“谢谢秦总的信任,把我当成贴心朋友了,到你儿子结婚的时候,这两个结婚戒指我来牛老板这里来定做,然后送给你作为祝贺礼物。”

曹亚韵说道:“汤鹏飞你说话要算数哦,我们秦总帮了你多少的忙,这次秦总发话买了你们阿巴克公司100套计算机主机,你要对得起我们秦总哦,不能食言。”

汤鹏飞心里清楚,秦志刚这次当着张志宏与技术考察团的全体成员的面,在会议上已经表态要买100套阿巴克公司的设备,少说这个合同至少自己可以赚1个多亿,这两个

“你們要對付他?他可是有槍的,光憑滅火器恐怕有難度啊!”周樸拍拍身上白色的粉末,幸虧只是些干粉,沒有毒性,發現了他們大膽的計劃,忍不住提醒一句。

“德國產MP7全長380mm,質量1.8千克,彈夾四十發,有效射程兩百米。對方只有一個人,都是一個肩膀一個腦袋,怕個球,只要等趁他換彈夾的時候打倒他就行了。”高大中年大叔,把滅火器丟給了周樸,叼起一根煙,自信滿滿地點上,“等會兒那狼人上來了,你就用滅火器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访马总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跳级修仙

言龙

跳级修仙

梦风扬

跳级修仙

银河灿烂

跳级修仙

浪高三尺三

跳级修仙

我独困困

跳级修仙

般若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