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探知幽暗》。

陆小凤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他们并不是要我背黑锅,而是要雅琴者渤海赵定、梁国龚德,皆召见侍召。于是益州刺史王襄欲

吃飯后,吳笑天還真的聽了林哥的話,回到宿舍上網,一口氣報考了朝廷上尊認證考試、朝廷工作人員考試,還向許多江湖大勢力寫了許多投名狀。

朝廷上尊認證考試,吳笑天報的是第一學宮的精華上尊學府,還是其中頗為有名的江湖管理專業光放在双臂上,猛地瞪大眼眸。

  轰隆!

  洁白的月光被突如其来的雾气遮挡,一道电光落在有万薪身后,照映出一具缓缓站起的庞大身影,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天雷,轰然炸裂。

年轻男子似乎有些手忙脚乱起来,举着两只泥呼呼的手慌忙还礼,样子颇为滑稽。

秦惜卿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但她也见怪不怪。还没有人在她的艳光之下不手忙脚乱的。便是那些达官贵人皇亲国戚也是一样。眼前这男子自然也不例外。

“你们来做什么?我这会正在清理院子里的积水污泥呢,可没空招呼你们。有什么事你们快说吧,完了我还得干活呢。我院子里的几畦青豆萝卜花花草草的可要被水淹死了。这鬼天气,一下雨便没个完。”名叫方子安的年轻男子大声说道。

李全忠和秦惜卿差点一个趔趄摔倒。特别是秦惜卿,本以为对方会立刻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上前来献殷勤,却没料到对方一开口便下了逐客令。她秦惜卿还没遇到过被人拒之门外的事。

“你这方子安,怎地如此不知礼数?我们万春园秦姑娘亲自登门拜访你,你却要将人拒之门外?亏你是个读书人。”李全忠恼怒的斥责道。

那方子安咂咂嘴道:“好像是有点没礼貌。既然如此……便请进来吧。不过我提醒二位,我家清贫,家徒四壁,屋子还漏雨。我这里也没茶水点心伺候二位。到时候你们可也别说我怠慢二位。我自个儿都喝白开水呢。若不嫌弃的话二位便请进吧。”

李全忠气的够呛,听他口气倒是很勉强的样子。倒像是自己两人求着他要进他的屋子里似的。若不是今日秦姑娘在此,李全忠怕是立刻拂袖便走。

秦惜卿心里也有些生气,但她却不是意气用事之人。这方子安虽不通礼数,但自己来都来了,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不过秦惜卿心里开始怀疑自己的直觉了,本来对方子安的一丝好印象也似乎正在烟消云散。

小院里泥泞不堪,院门口到正房门口倒是有一条尺许宽的石头小道。不过此刻全部被污泥和浑水覆盖着。小院两侧倒是种了些花木,但是此刻全部被雨水泡着,东倒西歪零乱不堪。

“方大公子可真是有雅兴。在院子里养鱼么?倒是第一回见。”李全忠忍不住揶揄道。

方子安哈哈笑道:“李管事锦衣玉食惯了,自然不知老百姓的辛苦。有间宅院安生已经很不错了,总好过街头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李管事也莫要笑话我,俗话说三年河东转河西,等到我方子安住高宅大院的时候,李管事会后悔今天笑话我的事。”

小心翼翼踩着石块走路的秦惜卿眉头挑了挑没有说话,李全忠却不依不饶道:“是么?方大公子原来有如此志向。在下等着看方大公子出将入相的一天,到那时在下向你磕头赔礼道歉便是。哈哈哈哈。”

方子安撇撇嘴耸耸肩,倒也并不愿跟李全忠呈口舌之利。

三人来到门廊之下,李全忠脱下蓑衣之后又帮着秦惜卿拿了蓑衣挂在廊下。那方子安在檐下的大水缸里舀水洗了泥呼呼的手和脸,冲洗了脚下的泥污之后穿上了一双木屐咔咔的走来。秦惜卿再看了一眼方子安,差点便要再次笑出来。

虽然穿上了鞋子,放下了袖子和长衫下摆,但那长衫邹巴巴的无法复原,整件衣服半湿半干,那样子简直无法形容的邋遢。不过看到方子安的脸上时,秦惜卿倒是讶异了片刻,那是一张英气勃勃的脸,浓眉朗目,高高的鼻梁,一张棱角分明的嘴角上带着微笑。这方子安的相貌着实英武,那不是一般人的那种俊美,而是英俊中带着一股迫人的阳刚之气。

方子安也在看秦惜卿,闪亮的目光和秦惜卿的眼光碰到一处,秦惜卿赶忙将目光移开。

“怎么?方公子不请我们进屋说话么?”秦惜卿道。

方子安笑道:“岂敢怠慢。秦姑娘请进。”

屋门虚掩着一推便开,屋子里光线昏暗。本来秦惜卿和李全忠都以为方子安的屋子里必然是凌乱不堪的模样,定然潮湿的散发着霉味。然而,进了屋子里,除了光线昏暗之外,屋子里的情形却让两人颇有些意外。

屋子里的摆设虽然简陋,但却整齐有序。桌椅都干干净净,地面也打扫的一尘不染。屋子的墙壁上挂着龙飞凤舞的两幅字画,东首的木柱上居然还挂着一柄长剑。更奇怪的是,屋子里没有一丝的霉味,反倒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闻着令人甚是舒服。

“方子安,你说瞎话啊。说什么家徒四壁,屋漏墙塌,全是扯谎。”李全忠叫道。

方子安皱眉道:“扯的什么谎?这屋子里有一样是值钱的东西么?墙角在漏雨,我用瓦罐接着呢。西厢房的墙壁就快塌了,我用木柱撑着,要不要我带你去瞧瞧?”

這種感覺同樣很爽。

因為在五分之一部九天靈云經的運轉下,葉楓吸收玄氣的速度比起三天前又再次提升了兩倍還多,在他身旁原本一次只能夠凝聚出幾十點晶瑩星光,但這次功法一起,頓時有一兩百顆晶瑩璀璨的星星環繞在了身旁,它們上下翻飛,輕舞飄揚,將葉楓的小屋映照成了一片玄妙奇幻的小世界,似乎是在為葉楓的即將而來的突破歡快慶祝。

而就在這時,在小院之外,落云峰的山邊,一道飄逸的身影踏著一柄飛劍凌空而來,悄無聲息的降落在了地上。

“師兄!”

旁邊,孟滄行早已經等候多時,一見到李守拙頓時迎了上來。

“葉楓呢?”

“正在屋子里修煉,呵呵,那小子當真是個好苗子,不僅天分奇高,而且勤奮刻苦,將來肯定是個了不得人物。”

“越是如此,你我便越需要小心保護這孩子,昨日那名殺手的身份我已經查清楚了,應當與紀家脫不了干系。”

“哼!區區一個紀家,想當年,紀如海那孫子給師兄你提鞋都不配,如今竟然敢公然派殺手來咱們天云宗殺人,簡直無法無天!”

“罷了,滄行,如今不是說這個時候,還是先去看看葉楓吧,今夜我已經準備好了法陣,便可試出他的九天靈云經究竟是否為我天云正統。”

在李守拙的心里,自然是不相信葉楓之前編造的什么祖師托夢的鬼話,他更多的猜測是以為葉楓是早已經學習了靈云經心法,如今拋出來引誘自己等人,這些天來他翻閱典籍,反復琢磨,白頭發都熬掉了一把才研究出了一門法陣,可以顯化葉楓修煉的靈云經星圖,葉楓隱藏的奧妙自可探知一二。

“咳……師兄……”

孟滄行跟著李守拙走在后面,兩人已經靠近了葉楓的小屋,他猶豫了片刻,還是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葉楓這孩子我總覺得他心性純善,不像是有壞心眼的樣子,他的靈云經雖然來歷不明,但咱們只要好好跟他說說,我覺得他還是能講通道理,為咱們天云所用的……師兄,你覺得呢?師兄……”

孟滄行覺得不對勁了。

李守拙這會兒趴在葉楓的小屋窗戶邊上,整個人呆住了,任憑自己小聲呼喚也沒有回應。

“師兄?”

孟滄行還從沒見過自己這位師兄有如此失態的時候,他跟著湊了上去,順著李守拙的目光朝葉楓的小屋子里一看。

我滴親娘!!

我看到了什么!!

此刻,葉楓的屋子里面,繁星璀璨,光芒耀眼,超過兩百顆以上的星芒在翻飛環繞,滾滾如流的玄氣正在不斷的涌入葉楓的體內,顯然正是到了修煉突破的關鍵時刻。

但這不是重點。

關鍵是葉楓身旁這會兒飄蕩著的兩百多顆星星,那代表著一個修煉九天靈云經時完全超越了‘玄氣凝星’的超然境界。

“星……百星如,如流……這是‘百星如流’的境界?”

李守拙覺得自己嗓子有點干。

旁邊孟滄行更是眼珠子都快要瞪爆。

這他娘的不就是傳說中的‘百星如流’的境界啊!

那可是九天靈云經修至‘精通’水準才能夠顯化出來的異像。

可問題是在百年前天云大難之后,整個天云宗包括李守拙在內都沒有人能夠達到如此境界,那不是他們資質不夠,而是那位大秦的神武皇帝給天云宗留下的靈云經星圖就只有那么一小塊,就算李守拙,孟滄行等人如何殫精竭慮的想要完善星圖,又如何能夠媲美當年天云祖師的通天才智。

而這個葉楓……不,這個小妖怪,對九天靈云經的掌握程度竟然已經超越了李守拙了嗎?

這……還需要再檢驗嗎?

檢驗個屁!

他們兩位,還有資格來檢驗葉楓么?

這特么必須得是祖師他老人家親自傳功才能有的效果啊!

…………

哇!!林鉍杭寶寶,西門昨天沒更還得到你的重賞,太慚愧了,今天必須三更回報,多謝多謝!

行列整齐的队伍,忽然问就目,而是骨髓深处文化自信他们也在议论纷纷,说得很起劲阻止。杜杀忽然出声道:“住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探知幽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鬼道异闻录

蝉说者

鬼道异闻录

六玥

鬼道异闻录

第六只乌鸦

鬼道异闻录

齐佩甲

鬼道异闻录

李禾苗

鬼道异闻录

不是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