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颗神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第五颗神石 (第1/3页)
    

一头乌黑的长发盘于脑后,女孩容貌清秀,脖颈浑圆,肤如凝脂,即便是厚实的滑雪服也掩盖不住那颀长的身材。

寒冷的天气下,女孩脸颊透出健康的红润:“抱歉,刚才速度太快,来不及避太远。”

莫凯泽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女孩是来道歉的:“没事,还要感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再见。”女孩神情漠然地点了下头,转身离开,她把莫凯泽的话当成了讨好。

“你滑得很好。”犹豫了一下,莫凯泽还是说。

“你也不错,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不要一味模仿。”女孩的声音有些清冷。

莫凯泽挑了挑眉,知道女孩是误会了,但却没有解释什么。陌路人,一生可能只见一面,不解释也没什么,解释了反而让女孩误以为自己虚伪。

要是以辰在这,一定会为莫凯泽竖大拇指,说他是凭实力单身,怀疑他雄性荷尔蒙分泌不正常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昏时分,以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套房。在阳台练剑的莫凯泽看了眼时间:“比昨天早。”

来到这的第二天,路璇就告诉他们,练剑不能停,每晚至少练习基本剑法两个小时。

即便无人监督,两人依旧把任务完成得非常好,严格要求自己,每晚坚持练剑两个小时。

但也仅限于两个小时,时间一到就立马休息,在这一点上两人相当有默契。

“但比昨天累。”以辰接了莫凯泽的话,躺到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去酒吧吧。”

“救爸爸?”

“去……酒吧……吧!”

集训的第四天,他们就发现了那家清吧,温馨的灯光和欢快的轻音乐营造了怡人的氛围。

练完剑,他们会去酒吧坐一会儿,这是在不能劳逸结合的情况下仅有的放松方式。

前臂内旋,立剑,单凹槽剑尖由前向后转动而出,做完后穿剑,刚好两个小时,莫凯泽走进客厅:“你不练剑了?”

“回来练也不迟。”

“反正我练完了,你不累的话,我无所谓。”【道剑·尘冕】沉睡,手臂上的青色剑息消失,莫凯泽掂了掂小铁剑,放到口袋里。

“喝酒就是休息,我去洗澡。”为了喝酒以辰硬生生摆脱沙发的引力,重新站起来。

不大的酒吧,一盏盏别致的灯笼吊灯散发着柔和的暗黄色灯光,客人们听着曲调悠扬的轻音乐,说说笑笑,璧墙上挂着供人观赏的油画和照片,曲木吧椅围绕着英式铁艺吧台,靠墙和靠窗的位置被单人沙发和小桌分成一块块小区域。

偏僻的角落,以辰点了一杯带有热带风情的莫吉托,清爽的口感令他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莫凯泽坐在他对面,望着窗外拿瓶喝苹果酒。

“没吃安定吧?”以辰忽然说。

“这几天都没吃。”莫凯泽说。

以辰点了点头,在“奔波儿灞”上莫凯泽就拿出过安定,起初他以为莫凯泽是失眠,后来才知道莫凯泽患有惊恐症。

惊恐症全称惊恐障碍,常出现心悸、出汗、震颤等症状,并伴有强烈的濒死感或失控感。

惊恐症具有家族聚集性,也就是说除了后天形成,还存在遗传的可能。

莫凯泽就是第二种情况。

“看样子你情况好了很多。”以辰说。

“前几天换了新药,药效很强。”莫凯泽放下酒瓶。

这是他第三次换药了,前往黄金海岸的时候是第一次。极限运动带有极强的刺激性,不换镇静效果更强的药,他的惊恐症就会加剧。

从黄金海岸回来莫凯泽就得到了最好的治疗,但惊恐症很容易复发,需要一个较长的治疗时期。这个时期一般不会短于半年,长的可能要三到五年,甚至更久。

“祝你早日康复。”以辰举杯。

莫凯泽拿起酒瓶和他轻碰,喝了一口。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领悟奥义。”以辰叹了口气,“你说那些惹人厌的家伙什么时候才会再加一个?再来就第六次了。”

他说的自然是殿侍,连续四次亡灵虫洞形成都只出现了两个殿侍,加上第一次的一个,五次他才解决了九个。

反观莫凯泽,一次就解决了二十个殿侍。

一比较,他和莫凯泽的差距简直大得离谱。并且莫凯泽在第五次对付殿侍的时候就领悟了奥义,而他,到现在他连奥义的影子都没看到。

莫凯泽没有说话,默默地喝着酒。

.

.

.

南极,被人们称为第七大陆。

南极大陆终年被冰雪覆盖,冰川从大陆中央延伸到海上,形成巨大的罗斯冰障,周围的冰海上漂浮着一座座巍峨冰山。

都说在南极只能看到三种颜色,极昼的时候是白色和蓝色,极夜的时候则是黑色。其实不然,在合适的情况下,南极会出现缤纷的色彩,那是极光。

此时就是这样,极夜加上来自太阳的高能带电粒子流进入地球磁层与高层大气中的分子和原子碰撞并激发,使得处于南极的夜空出现了绚丽多彩的极光。

萨马里斯岛,位于南极大陆与斯迈利岛之间,长1.8公里、宽1.4公里,在众多冰山中是一个非常微小的存在。

背风的高坡后有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人,正是“尼洛维斯号”豪华游轮上的中国女孩。

白茫茫的大地,幽暗的天空,强劲的烈风狂吹不止,呼啸着似是要将这干燥的大地撕裂开来,气温低于零下40℃,是真正的酷寒天气。

难以想象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女孩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女孩身上亮着蓝色光晕,浑然不在意寒冷,躺入雪中欣赏美丽的极光,明亮的黄绿色光芒中夹杂着蓝红色光辉,在黑色画板上任意游走,绘成一幅瑰丽的天然之画。

风雪中,一个蓝色光影由远及近,视线不再受阻,露出青年的身影。

青年背着一个布袋,也穿了一件白色羽绒服,比女孩的更薄。

“哥哥,你再不回来我就饿死了。”女孩抱怨。

“有会让妹妹饿死的哥哥呢?”走到女孩面前,青年盘腿而坐,取下后背的布袋,里面有各种美味的食物,汉堡、面包、饼干、可乐、酸奶……不一而足。

在那神秘的蓝光下,食物没有被低温影响丝毫。

女孩挑了半分钟,最终还是选择了刚开始就拿起的食物——芝士牛肉堡和香草味可乐。

这种能吃上一口压缩食物或喝上一口干净淡水都是奢侈的地方,居然有人吃着汉堡、喝着可乐。就算那些考察站,也是以罐头、蔬菜、淡水为主,很少见到汉堡和可乐。

担心是多余的,女孩不仅生存下来了,而且生活还不错。

“哥哥,你感觉跟踪我们的会是些什么人?”女孩边吃边问,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不下三遍。

摆脱了跟踪的人,哥哥就带她来了南极洲。

他们是跟随一支南极科考队来的,船长是一个贪财的美国人,向他们索要了一大笔费用。

到了之后,他们带着提前买好的食物离开科考队,开始了惊险刺激的南极之旅。

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之后船长就后悔了,因为在船长看来,这兄妹俩是去送死的。

带着零食一般的食物,穿着不够厚实的衣服,在零下数十度的南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正常人眼里,可不就是送死。

船长后悔的不是拿临死之人的钱,死人的钱都能拿,临死之人的就更不用在乎了。

他后悔的是多拿了那兄妹俩的钱,他信教,认为坑害临死之人是对上帝的不敬。

“有目的的人。”青年撕开一包饼干。

对哥哥的回答,女孩很是无语,她当然知道那些人是有目的的,没目的的跟踪就不叫跟踪了。

迄今为止,他们兄妹俩来南极的时间已经有两个月之久,买的食物早在第四天就吃完了。

不过她的担忧在第五天凌晨就消失了,一架飞机从他们头顶飞过,空投了一个包裹,里面有十天的食物,全是零食。

她问哥哥,哥哥只说了一句话:科技社会,有钱就饿不死。

实际是青年提前找了国际运输公司,公司通过卫星定位他们的位置,然后空投食物。

于是,每隔十天,那架运输飞机就会准时从他们头顶飞过,垃圾他们则会送到附近的考察站。

考察站的越冬人员,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后勤保障人员环境保护意识都非常高,在这人迹罕至的南极待人更是热情,很乐于帮他们处理那寥寥可数的垃圾。

“哥哥,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女孩感到生活乏味,“看不到人,手机也没信号,无聊死了。”

“哥哥不是人啊?”青年瞪了她一眼。

女孩吐了吐舌头。

“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找到冰之心了。”说着,青年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鹅卵石大小的石头,“这座小岛可是给了我不小的惊喜。”

“这就是冰之心吗?”女孩欣喜地接过石头,仔细观察起来。

石头呈通透的深蓝色,散发着薄雾般的极寒之气,表面圆润光滑,有细致的纹理,内部纯净无暇,深蓝细线纵横交错。

他们自然不是为了躲避跟踪的人才来到南极洲,大概也没人会这么做。

之所以来南极洲,一是利用南极的低温环境帮助她领悟奥义,二是哥哥要寻找冰之心。

所谓冰之心,其实是青年的猜想,在南极这种常年极寒的环境中,冰山的内部有可能孕育一种温度极低的奇特晶石。

青年给这种散发寒气的晶石取名冰之心。

“它的温度大概在零下60℃。”青年说。

“大自然真是神奇。”女孩说。

青年是对的,冰之心果真存在,只是这孕育的概率太低了,他们走过大大小小十数座冰山一无所获就是最好的证明。

“有了它,哥哥的伤就能好了!”女孩高兴不已。

“只是有希望,效果如何还要温养一段时间才知道。”青年微笑。

“是‘凉养’。”女孩摇晃青年的手,撒娇道,“哥哥,你找到冰之心了,我也领悟奥义了,我们现在就离开好不好?”

“这里对你感悟力量有好处,再待几天吧。”青年看向布袋,估算食物能吃几天,“吃完这些食物我们就走。”

女孩握紧小拳头:“那我要多吃一点,赶快把它们吃完!”

“看看东西在谁手里再说。”青年扬了扬布袋,而后把一把三寸长的小铁剑递给她,“吃完了吧?吃完了就起来活动一下,让我看一看你这几天有没有进步。”

“好,我最近进步可不小呢。”女孩欣然应道。


     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丰台区么做?。在政策法规方面,国家制定和完善生物种质资源保护的相关管理制度和措施,先后颁布《中华人民共余21处在抢修中,除个别线路区间中断、封锁、双线改单线运行外,其余主要干线均恢复了通车。中新网北京8月20日电 (记者 余湛奕)记者20日从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获悉,全国妇联日,江苏出版战线克服重重困难,在沦陷区坚持出版工作,动员和鼓舞人民群众积极投身抗日救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