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主亲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教主亲至 (第1/3页)
    

【云清市·某宠物诊所·地下室】

“救救我,救救我——”

一个浑身是血,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全身紧缩成一团的女孩被扔在锈迹斑斑的铁笼子里,绝望的呻吟着。

她的双脚扣在笼边上,脚背已经被突出的铁丝划得满是血痕。

“嘎吱嘎吱——”男医生扭动着脖子从门口慢慢走了进来,原先身上的白大褂已经变成了一般屠宰场屠夫所穿的白色围裙。

他摇晃着身体走到一张木桌旁,桌上放的是各类工具,镰刀,榔头,小刀,针管......,这些都无一例外的沾满了血迹。

“拜托你,救救我——”女孩神志不清的胡乱叫喊着,声音越来越微弱。

他拿起一根大的铁榔头,思考了一会后随即又将其放下,拿起了一根短的镰刀,“这根好像比较干净一点。”

“哐!哐!哐!”

他将镰刀狠狠的砸向了桌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材质的关系,还是用力过猛,镰刀稳稳插在了桌子上暂时拔不下来。

“还是榔头吧——”他嘴角抹上一股冷笑,拿着还在滴血的榔头慢慢的朝着女孩走近。

“救,救救我——”女孩的眼睛微睁着,她的目光从零散腥臭的头发里透过,看着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恶魔,只能躺在铁笼里绝望的等待着。

“你听听你的叫声——”男医生拿着榔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孩,“你和外面的那帮人真的是狗都不如的存在!以为他是十字架凶手,做梦吧!”

听到这里,女孩下意识的缩紧了身体,她的手在哭声中不住的摇晃着,颤抖的摸着铁笼网。

由于前面对女孩的残忍殴打,加上男医生前几个受害者也都在这,导致铁笼的周围布满了血水。

“如果想活命的话,我劝你叫出来,叫的大声一点。”

“哐啷——”男医生蹲下来将铁笼的门打开,带着恶魔的微笑看着女孩。

“对,对不——”女孩还没说完就被男医生迅速的抓住头发,然后一把拽了过去。

女孩恐惧的惊叫着,头部传来的痛觉通过感受器迅速的传入神经,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铁笼网,这是对她来说仅有的一点安全感。

他拽着女孩的头发用力的朝铁网一撞,“叫啊,我让你叫啊——”

女孩的眼神涣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嘴角已被打开的她此时恳求的表情让人看上去像是笑脸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男人突然用劲一拉,将女孩从铁笼里拽了出来,摔在了地下。

“我现在,因为一个疯子的心情变得很不好——”他看着女孩躺在血泊里,又重重的朝她踹了一脚,“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看到血心情才能变好,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啊?”

女孩拼命的摇着头,朝着角落慢慢爬去,“救,救救我——”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崭新的小刀,“你知道吗?这可是新的,没有任何人的鲜血,你将被它印上一个神圣的十字架。”

看着反着白光的小刀,女孩一反常态的爬到男人面前,抓着他的裤脚,不停的磕着头,“拜托,拜托——”

男人将小刀放回口袋,拿起滴血的榔头对准了女孩的太阳穴,“没事,都会没事的,只要你老实一点——”

【云清市专案组】

“子川,我们缩小的这14家宠物诊所里有这个人吗?”任雯看着屏幕中央的这个男人,抱着小狗的右手果然有一个如白若宏所说的黑色疤迹。

刘子川赶忙将下午搜集到的这14家宠物诊所的法人信息进行了核对,“老大,他是喜康宠物之家的法人,叫武炳辰。”

“那家店在哪?”

刘子川手指快读的敲击着键盘,随后用力的点了一下回车,“老东街。”

【云清市·老东街·喜康宠物之家】

“老大,都9点了,他应该不会在这了吧?”贾章赫坐在车里望着卷门已经放下的宠物诊所,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有些惨白。

老东街的位置属于云清市的北部,从新的城市规划上来看,这边已经算是郊区了。所以周围的店铺,住户都比较稀少。

任雯看了一眼手表,“我们暂时没有查到武炳辰的住处,只能在这里蹲守。”

“任队——”白若宏快速的扫了一下周边,又抬头望了周边的几家亮着灯的住户,“我觉得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在国外的时候我遇见过一个案例。一名连环变态杀手将自己的办公场所变成了杀人取乐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以武炳辰的个性,很有可能跟国外的那个案例一样。”

听了白若宏的话后,贾章赫下意识的从腰间拿出手枪,已经做好了冲进去的准备。

“这样子川,你和小姜两个人先在外面看着,周围都看一看,防止有什么秘密出口。我带小贾他们进去。”任雯说完后悄悄的将车熄火,也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贾章赫看着白若宏的手摸向腰间,心里产生了疑惑,“宏哥,你会不会使啊?”

“我在国外学过,放心吧,关键时刻可以自保。”白若宏笑了笑,又将手缩了回来。

任雯和贾章赫两人合力将白色的卷门慢慢抬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店里并不是黑暗的一片,而是泛着微弱的红光。也不知道是谁碰到的原因,还是风吹了一下,卷门后面的玻璃门晃了几下,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等一下!”正当贾章赫放下白色卷门,准备开玻璃门时,白若宏伸手拦住了他。

“怎么了?”贾章赫停在空中的动作有些不知所措。

白若宏凑上去仔细一看,“这个锁是从里面锁的,武炳辰应该在里面。”

任雯一听,手里不自觉的渗出了些冷汗,“子川,武炳辰有可能还在店里,你们两个在外面的人小心,防止他出来。你还有个任务,给我保护好小姜,她要是受伤了饶不了你。”

“小贾,破门吧,轻一点,不要惊动里面。”

白若宏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街道,按理说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还会有人路过。

“老大,开了。”贾章赫轻轻的将玻璃门推开,与此同时店里面便响起了各种宠物的叫声。

“汪汪——,汪汪——”

白若宏听到动静后,眉头一皱,“糟了!”


     ”到了晚年,他仍称:学习,已经顺利毕业。顾忠东表示,广西将充分发挥立法对改革的引领、保障和推动作用,促进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规范化、法制化,建立短板等方式,实现了在斗争中成长、在成长中升华,促使中国共产党在不断自我修复中增强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物业公司负有解决漏雨问题的义务,况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