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塔与绿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荒塔与绿铜 (第1/3页)
    

又费了一番力气,赵龙从背后紧紧搂抱住了云万承,并用双腿紧紧箍住了云万承的双腿。

火焰瞬间将云万承连同他的哀嚎一起吞进了嘴里。

云万承失去了平衡,带着赵龙倒在了马路上,在火焰的灼痛下,像一条被寄生虫折磨的蛇一样疯狂扭动着。

但不论云万承如何扭动,赵龙紧紧扣起来的四肢不曾有丝毫松动。

这样的场景本不适合出现在两个大老爷们身上,更适合出现在一对打得火热的小情侣身上。

比如赵龙偶尔做春梦的时候,就幻想过会有个娇小可人的女孩从身后悄悄靠近他,并跳到他的背上,用四肢将他牢牢锁住。

但赵龙做起这个动作,丝毫不觉得别扭,反而全身心都散发着释然和舒爽。这种释然与舒爽的感觉其强烈程度就连火焰加身的痛楚都无法削减丝毫,甚至让他忍不住对着云万承的耳朵大叫道:“从你身上丢失的勇气,我找回来了!”

“我不是废物!你才是!”

赵龙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如果用现实里的时间来计算,他等这一刻可能仅仅只等了短短的一年多时间。

但如果要加上梦里的时间,他等这一刻却是等了几万年。

所以当赵龙看见云万承一手拿着酒精一手拿着打火机向自己冲过来的景象,心中情绪复杂的程度简直无法言说。

害怕,惊讶,愤怒,怨恨,如释重负……不一而足。

其中,害怕占据了赵龙那颗柔软的心中的大部分。

有过那么一个瞬间,赵龙是想过就那么顺其自然,一死了之。

活成现在样子的他并不是那么的惧怕死亡,甚至可以说对死亡充满了渴望。

因为死亡对他而言,解脱的意味要大于痛苦。

但当他真的想放弃抵抗,静静受死之后,一种强烈的不甘却又挤开了害怕,充斥着他的内心。

凭什么?

凭什么我就要在痛苦中死去,而云万承却可以活得比我长久?甚至死得比我利落?

这种不甘最终压倒了一切。

一个全新的念头代替了求死的意志,主宰了赵龙的全部理智。

抱着云万承一起死!

让他也品尝一下被烈火焚身的无尽痛苦!

赵龙在一瞬间就理清了四种结果。

我死他死!不亏!

我生他死!血赚!

我死他生!血赚!

我生他生!还是血赚!

这四种结果,无论云万承是生是死,赵龙都可以接受。

当然,赵龙最期盼的结果其实还是是第三个。

自己死,云万承生不如死!

不过令赵龙万万没想到的是,云万承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候掉了链子,居然打不着火。

在等待的时间里,赵龙甚至有种把打火机抢过来替云万承点燃的冲动。

但最后他还是灵机一动,为了降低云万承的警惕,选择了逆来顺受。

这是他一贯的处事风格。

云万承也果真没有警觉。

一个仓促想到的复仇行动竟然能够如此顺利。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赵龙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简直就是天公作美。

周大少和其他的围观群众一样,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没有想过事情会像这种方向发展。他其实是抱着一点侥幸心理的,觉得江臣也许不会对发生在家门口的祸事坐视不理。

但江臣恰恰就坐视不理了。

他看了看坐在书店门口的江臣,此刻江臣正放下摄像机,再次端起了茶杯。

周大少忽然回过了神,顾不上再将镜头对准燃烧中的两个人,收起手机就往书店冲过去。他想去弄点水来救火。

也许他拎来的一桶水改变不了赵龙的悲惨的命运,但这似乎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经过江臣和如意身边的时候,周大少有意识的控制自己不去看向江臣。

他不太想看到江臣那张似乎永远云淡风轻的脸。

江臣看着周大少有些严肃的表情,哪里还不知道周大少的心思。但他也懒得说什么,任由周大少自己去洗手间取水。

他喝了口茶,将喝进嘴里的茶叶慢慢嚼碎咽下,才笑着对在旁边看似在烧水的如意说道:“你这是在烧水吗?都快烧干了。再烧下去,怕是壶都要烧裂了。”

如意这才打开盖子,往壶里添了些凉水,不过这回水又添多了。水从茶壶口漫出来,沿着壶外壁滑落到小火炉上,发出“噗呲”的声响。

江臣叹了口气:“去吧去吧,你再不去,我今天恐怕就没茶喝了。”

如意这才慢悠悠起身,端起桌子上自己的茶杯,步履款款走了过去。

这时,火焰旁边已经围了一圈热心的群众。他们看见美若天仙的如意走了过来,不知为什么,竟然很有默契地为如意让出了一条道。

等周大少从洗手间拎着大半桶水出来,跑到书店门口,如意已经走到了火焰旁边。

周大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来不及多想,也顾不上歇息,提着水桶就冲过去,却听江臣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放心吧。死不了。”

周大少脚步停顿了一下,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继续冲了过去。

如意停下后,也没有什么其他动作,只是简单的抬起手,将那一杯温热的茶浇在了火焰之上。

然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明明只是很小巧玲珑的一只茶杯,也只盛了七分满的茶水,但水被泼洒到两人身上之后,却立竿见影,扑灭了一半的火势。

至于为什么说是一半的火势?

因为那杯茶水明明泼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却只扑灭了赵龙一个人身上的火焰。而云万承身上的火势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此外,云万承身上的火焰似乎自带了智能识别功能一般,只烧云万承,不烧赵龙。

更神奇的是,原本还在小声呻吟的赵龙,在身上的火熄灭后,一声不吭地昏睡了过去。

而原本哀嚎渐弱的云万承似乎受到了更大的刺激,身体扭动地越发厉害。

如此诡异地一幕让围观的人群不由发出了难以置信的赞叹。

他们大部分都不太清楚事情的完整经过,但有少部分人还是亲眼目睹了云万承自己放火,最后引火烧身的那一小段画面。所以对于发生在两个人身上的区别待遇,并没有表现出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

他们更多的则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如意的身上。

事实就摆在这里,很显然,如意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特殊人士。

虽然距离条例颁布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调查局也公开办公了一段时间,但其实还是有大部分人并没有见过这些特殊人士。

但尽管很好奇,他们也都很理智地克制住了自己,没有选择去做多余的事情。

一方面是官方一直在强调,不要随意干扰这些特殊人士的行动。不管你是仰慕还是敌视这些特殊人士,都不要在对方不允许的情况下接近对方。尤其是在发生类似于战斗之类的事情,所有公民的优先选择是保全自己的生命安全,其次才是及时报警并通知调查局。

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是对如意自身的敬畏。无论是如意不似常人的相貌还是表现出的超凡能力,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靠近的。特别是如意脸上那副生人勿进的表情,更是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还是有一些接受能力较强的年轻人,小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乏颇为遗憾的表示,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子不去出道当明星。

而如意对众人的反应没有丝毫兴趣,做完自己的事之后,就如轻飘飘的来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又轻飘飘的走回书店。

那神采,怎一个神仙人物能形容!

周大少看见如意出手相助后,明白自己可能又是有些误会自家老板了。

江臣并不是不打算出手相助,而是另有些别的想法。他放下水桶,摸了摸头,对着如意说了句谢谢。

他本来差点脱口而出一个如意姐,但看着周围人的表现,及时地停住了嘴,以免自己沦为视线的中心。

其实如果他自己要也是个修行人士,周大少还是不怵出风头这种事的,但很不幸的是,他不是。他只能颇为遗憾地当好自己的小透明角色。

在听到周大少带头说谢谢后,围观的群众这才醒悟过来,鼓着掌,一起称颂如意好样的。

在这样的氛围中,周大少看到很多人脸上的疏远情绪不由的淡了很多。这让周大少不自觉掏出手机,将这样的一幕拍了下来。

在拍摄的过程中,周大少跟着直觉看向了书店门口的方向,却正巧撞上了江臣略带笑意的目光。

至于那笑意代表着什么,周大少没敢多看,而是迅速转回了自己的头,长长舒了口气。

赵龙没有死去。云万承得到惩罚。老板没有炒我犹豫的意思。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周大少不由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头。

对于自己这份和平大使的工作,他似乎有了更深的认识。

屏幕另一端的王苏州在手机屏幕黑了之后,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并不是觉得鼻子痒还是怎么样,只是单纯的想做个动作来缓解自己现在复杂的心情。

他实在有些难以接受事情会发展成这个局面。

一来,他没想过那火会烧起来。他的想法其实和周大少有些类似。当看见云万承手中的打火机那么长时间打不着后,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江臣出手了。

试想一下,一个纵火犯,酒精都洒完了,却发现打火机点不着,世界上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吗?

也许有,但不会这么巧合,刚好在书店门口发生。

但显然,王苏州猜错了。

这还真就是个巧合。

二来,他没想过赵龙行事如此惨烈。

之前见赵龙毫无抵抗,认命一般地任由云万承欺负自己,他是有些看不惯的。觉得赵龙是真的窝囊。但当赵龙抱住云万承大喊一句之后,他觉得可能是自己误会赵龙了。

不过,王苏州也清楚,事情的重点并不在于自己对于赵龙的看法。自己的看法对于赵龙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事情的重点在赵志远对于赵龙的看法。

王苏州随即小心地将视线投在了赵志远的脸上。

赵志远的表现有些矛盾,他弯着嘴角像是在笑,可是眼角却又有几颗眼泪划落。

他看见王苏州看向自己,伸手将手机还给王苏州,像王苏州道了句谢,紧接着又如释重负一般对着单神雷说道:“我原本是想留几句话给他的,但现在看来,似乎不用了。”

单神雷同样有默契地对着赵志远笑了笑。

王苏州默默接过手机。

他本以为赵志远的意思是在说他儿子可能也即将死去,所以那些话说不说都一样了。但看见单神雷的笑容,他又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测。

王苏州看了眼时间。离一年之约还有些时间。

病房里一时间有些沉默。

正在王苏州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再没话找话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周大少的电话。

王苏州毫不犹豫地接通,但他没有第一时间问出自己想要问的问题。他怕得到一个不那么美好的答案。

但令他长松了一口气的是,周大少的电话不是报丧,而是报喜。

“老王,不好意思,刚才事情太紧急了,我也没顾上跟你说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没事。那现在你有时间打这电话?”王苏州隐晦地问着。

“对啊。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没事了。哦,不是我说没事了。是老板说的,赵龙,也就是那个年轻人,死不了。”

王苏州大声地重复了一遍:“赵龙没事了?老板说的?”他又怕赵志远不信,特意打开了免提。

周大少也配合地又强调了一遍:“对。没事了。如意姐亲自出的手。救下了赵龙。”

赵志远伸手抹了抹眼泪,轻声说了句:“谢谢。”

王苏州笑着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那那个放火的呢?”

“哦,你说云万承啊,如意姐没救他,现在还烧着呢。叫得老惨了。说实话,我看着都觉得浑身难受。你要看一眼吗?”

王苏州看了看赵志远,眼神询问了一下。

赵志远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王苏州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说道:“不用了,就让他继续烧着吧。那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你先忙吧。”

“嗯,那我挂了。救护车已经到了。”

“对了,本来想说帮你介绍两个朋友的。但今天出了这档事,还是改个时间吧。”

“没问题。车你随时想开随时找我拿钥匙。”


     ”格桑德庆说,“用牛粪取暖做领导人会晤前的一场重要活动。他指出,在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在如此短的为引领人类发展走向提供中国方案——。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上也罕见出现被动场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