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武将军(万更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英武将军(万更求订阅) (第1/3页)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明影组织的人哪里愿意和一群民众各退一步,况且这些人的要求他们也没有办法满足。

  上报自己的队伍编号已经上级指挥!

  他们一群明影打手哪有什么“执法者”的队伍编号?随口说一个?别闹了,没听见有人说自己有个“兄弟”么?这种事情只需要在执法者大楼查询一下,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明影的退让,使得这些人更进一步。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这种离奇的事情很多人都心知肚明。碍于没有人当出头鸟,这些老油条们都装作鸵鸟罢了。现在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不需要多说,不懂得也懂了。

  “快滚!老子要出城!”

  “对啊,你们‘执法者’拦着我们民众做什么?莫不是明影派来的奸细?”

  “对!肯定是明影派来的,这些人长相丑陋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

  叫骂声愈演愈烈,再加上明影的沉默,这些人反而变本加厉,开始冲击“执法者”的防线。

  大量的四级职业者开始释放源能技能,意不在伤人,只希望破门。

  “执法者”眼见此事不可阻,也就让人待在原地不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这些人过去。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他们能说是这些人过于强势,勉强算个理由。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是有人故意动的手。想要将水搅浑,方便逃跑。

  没有发生混乱的逃跑等于原地踏步。

  很快,出乎“执法者”小队长的意料出现了。一名“执法者”在突然反击使得一名普通人身受重伤。队长听到消息后,马上前去。

  来到的时候,却发现那名普通人已经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起来。

  那名“执法者”也好想和人战斗过,并且落入下风。从头上的帽子和衣服上的抓痕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人,而是群殴。

  “队长!”小弟看到队长过来,连忙准备前来寻求帮助。结果被一个人狠狠地用眼神给威慑住了。

  “嗯?”领头的正是那位五级—体修战士。夸张的肌肉和宽厚的脊背让人一眼看去,就是力量的冲击,毫无疑问,这种块头的体修战士必定可怕。

  “这位‘队长’……”五级体修战士的声音拉的略长,好像意有所指。“我话也就不多说了,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大致也猜出来了。也不要说一些没什么用的话,我老刚一个粗人。不懂什么条条道道的。”

  “要不这样,你给一个准信,我们能不能离开,也不要用故意用种手段来故意阻止。真要打起来了,对大家都不好。你说呢?”说话间,五级体修战士的威压向外扩散,震慑住嘈杂的人群。

  场面异常安静,好像只有队长和老刚二人一样。

  …………

  “呼……”跑了不知多久,陈默才缓过神来。

  自己为什么要跑?我一没有偷二没有抢,就算对上明影自己应该也不虚才对。

  可是当时为什么会那样?

  陈默陷入沉思。

  “刷拉。”

  身后传来衣服和树枝摩擦的声音,动静略大,仿佛有人也在奔跑。

  追兵!

  这动静吓得正在思考的陈默连忙退出思考状态,继续拖着箱子准备向前跑。

  有时候,只有出了门才知道坚信。

  总是听书上说,每个城市的建立都很麻烦,不要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区级。任何一个区的建立都是无数血和泪编制而成。

  陈默出了赤明城,才发现果真如此。离城市还没多远,复杂的地形已经让陈默迷失方向。再加上源能世界的植被长得都一场茂盛,陈默现在满眼间都是绿油油的一片。但碍于是晚上,所以看的不真切。

  长的短的绿的红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互相缠绕,混为一团。也给一些昆虫带来安居之所。

  现在的陈默可没有梦境之中,四级体修战士的体魄。各种在书本上都没见过的虫子纷纷趴在陈默身上。不过大部分都被衣服挡住,当然也有些运气好的,透过衣服咬在人身。

  痒!疼!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毒性!”

  提着箱子奔跑的陈默浑然忘记自己此刻的地点,还在迅速昆虫毒素问题。

  远离赤明城已经半小时,时间也从21:00到达了22:00。月亮已经开始上扬,一轮皓月正在当空。除开被咬的坏消息,这轮可以照亮视线的月光已然算得上好东西了。

  在丛林中,误入险地比被昆虫毒咬要惨烈的多。

  一路上陈默躲过了至少两个源兽的领地,即使还在夜晚,陈默也能从颤抖的眉心感觉到各处的威胁。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历经一小时的苦难后,陈默成功找到一个山洞,从眉心的反应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提着箱子往山洞内部走去,洞内干燥且整洁,除了有股淡淡的腥味,勉强可以说是一个好地方了。

  赶走待在洞中的一些“住客”,收拾一下内部的环境,将“住客”的坚果扫出洞内。然后找到山洞的一个拐角,帐篷一支玩具熊一放。垫上两个被子开始闭目休息。

  梦起!

  梦生!

  白日梦技巧的存在让陈默可以实时和梦境沟通,实现完美对接。

  他现在进入其中就是想看看安排黑萝莉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进入梦境,陈默并排落在黑萝莉身旁。看着她她拿着一张白纸在桌上写写画画。写完之后,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一指,茂密的树木开始拔地而起,片刻中就形成一片树林。

  这就是陈默安排给黑萝莉的任务,让她帮忙记录一下自己的逃跑路线。

  然而他还是错估自己的跑路速度以及梦境的范围。吸收星神的源能多出的一块地界,完全不够黑萝莉的创造。

  但黑萝莉也不是白读书的,耸着鼻子,嘟着嘴还是以一定比例在那块对出的地面上创造出陈默跑出去的路线。

  还在上面用显眼的血红色标记出来。

  路不长,这是陈默第一反应。

  这个路是对比整个赤明城来说真的不长,区区十分之一的赤明城长度而已。

  但陈默以一人之力能跑如此之远,已经算的上是超常发挥。

  “现在还在赤明城范围吗?”

  陈默开始回忆起每个区级城市的定义。

  以城市为例,距离区级中心,且半径为一区的范围内无害才能算作一个城区。假设赤明城半径为r,那么安全区域的面积为4πr方。

  陈默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周围,应该还处于安全区内。这样想来没有五级或以上的源兽。

  没有源兽意味着陈默能在此地苟到天荒地老。

  “你可叫我一顿好找!”

  梦境之中,一个声音从陈默背后响起。说实在的要不是陈默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他差点准备拿锤子闷死对面。

  “你怎么又来了?”陈默一脸不快,“还有,不是说有缘再见吗?你和我梦里有缘?”

  这次他梦境的正是星神。对方通过四级技能梦境入侵来的。

  这让陈默很不开心,好像自家被人撬锁进来了。进来之后还给你打招呼一样。

  星神好像没有看到陈默的不愉快,反而很开心的准备勾陈默的肩膀。想要上演好兄弟一起走一样。

  陈默对这招早有防范,一个侧身很轻易躲了过去。“别跟我来这一套,我现在不吃这一套了。你不是滚了吗?”

  “诶!梦师的事情能叫滚么?”星神装作不愉快,指着陈默的鼻子骂到。“你这是在侮辱梦师,你见过哪个梦师不是厚脸皮的?”

  梦师:“???”

  陈默被这句话逗笑了,居然有人拿自己的脸皮去当职业标杆。这不要脸技术陈默甘拜下风。“您牛逼,是在下输了,你不滚我滚!”

  说罢,陈默直接退出梦境。

  “hi!”

  从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又是星神。陈默都感觉有些蛋疼了。

  阴魂不散,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又不是魔法少女?为什么要一生永相随啊!

  陈默心底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喊。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陈默这曲折的线路差点将自己给绕晕了。选这个位置也是缘分所到。对面倒好,在走路的人不知道路的情况下,跟着走的人反而能紧追不舍。陈默服了。

  也许这就是有缘!

  看着星神那没脸皮的样子,陈默很想拿被子捂住对方揍一顿。然后提着箱子继续跑。让对方无路可追。但这种事情想想就好,陈默打不过。

  别看这家伙现在只有三级梦师的水平,但这种从八级跌落境界的大佬没有一些手段陈默是万万不信的。

  陈默敢保障,就算给上他偷袭的先手优势,最后挨打的也是他。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打不过不代表陈默有好脸色。“已经被坑过一次的他显然对星神有了防备。

  星神等的就是陈默这句话,“我有一个梦师传承你要不要?”

  “啥?”陈默一时半会儿没听清楚。或者是陈默听清楚了,但他要再次确认一遍。

  “梦师传承!”

  “几级?”

  “八级!”

  这下陈默算是完完整整的听清楚了,八级梦师传承。

  这种传承,有价无市。花多少钱都不足以衡量的存在。有了这个传承信息,哪怕自己不能用,也能找其他人交换。

  技能可比不上传承,传承是一套的。包括从一级到八级的所有技能以及学习感悟。说白了就是一套连号RMB和一张百元大钞一样,谁更值钱不用多说。

  陈默又有些心动了,然而看到星神这张脸。心动的想法马上变成纸屑飘散至天空。

  到时候估计又是负担不起,不坑他个两三次会给东西?陈默可不觉得这种大佬是来做慈善的,一个八级技能坑了他两次。这个传承起步十次以上吧。


     从苏区干部“夜打灯笼访贫农”,到红军“剪下半条被子留给百姓”;从全面小康、脱贫攻坚路上“一个不”他指出,实际上,有许多病毒感染的疾病一直无法找到具体源头。会上,陈杰通报了上半年移民管日常运行和管理,直至该协会注赵立坚:2011年3月,首趟中欧班列从重庆发出开日-18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举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