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丈世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丈世间! (第1/3页)
    

“我们已经通知了王国警卫队,他们会和其他部队一起进行全城的搜捕,王都有防远程传送的结界,靠传送法阵是出不去的。他必然是躲在市内什么地方,只要假以时日,一定是能抓到的。”王虎老师汇报着目前的措施。

“那么,刘峰办公室,最终调查的结果是什么?”三长老一脸严肃地问道。

这王国法学院出了叛徒,而且一出出俩,如果被议会追究起来的话,这三长老也落不得什么好。

“那我先从结果来说,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线索。但从刘峰老师被焚毁的私人物品来看,他极有可能是结社的。”王虎老师汇报道。

“什么?结社?”马哲理长老想了下,似乎觉得不太可能。

之前搜证后发现,虽然刘峰是一把火烧了干净,但好在克里灭火及时,还是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一些密函中的一小部分残片得以保存了下来,蛛丝马迹中看得出和结社有关。

“从这样的推断来说,之前雷明袭击竞技场,就是他通风报信的,我怀疑他操纵房间内水管中水流的波动,偷听到了关于女皇要来出席的事,再通过什么手段告知了雷明。”王虎老师把之前的事都串了起来:“我们推断,出发当日,他带着一个尼雅,或者说伪装成尼雅的奸细上了车,那个假扮的尼雅,极有可能是帝国的猎魔人。然后他们两人找机会干掉北部战区。”

“也就是说,结社和帝国勾结起来了?”吉力安长老觉得事态可能更为严重了。

一直以来,结社也是心头大患,但是结社又打帝国,又搞王国,虽说做了很多恶行,但总体来说并不偏袒任何一方,倒也罢了。如果结社和帝国勾结在一起,那王国可就麻烦了。

“但是带不在名单上的帝国猎魔人上车,他这样不也是暴露了吗?为什么还要特意带个猎魔人去?”马哲理长老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

“不,他应该不会暴露的。”校长站了出来:“只要这些跟去的学生都死在战场,就不会有人暴露。没有证据,谁会知道……曾经有过一个假的尼雅去过战场这件事。而他只要能顺利逃回来还能继续潜伏……我怀疑雍州城时,他本来的计划是让周龙团长他们再苦战几周,然后找一天把补给队给全灭了,断了前线的补给。”

“可这十多个学生,加上一大堆卫兵,也不是他一个刘峰能搞定的啊。”长老费兹本也有他的疑问。

这法师再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只要逃回去一个,他不就暴露了?

“不,他不需要自己搞定,克里你来说吧,他之前说过什么。”校长示意克里走上来。

“他说……希望大家能保护好自己,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这里备有传送卷轴,大家不要离我太远……”站在证人席的克里,回忆着把当时刘峰老师的话复述了一遍,想到这里,突然感到头皮一麻……这刘峰老师之前一直闹着要护送补给队原来还有这图谋。

“对,他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只要补给队遇到帝国的突击小队,也用突击小队,只要假尼雅做点手脚惊吓学生们一番,等学生们向他聚拢后,一起用传送卷轴传送走就行了。”校长皱着眉头,敲了下桌子继续解释着:“当然,传送的目的地,可不是雍州城,而是帝国层层包围的陷阱……可惜的是,克里他们去的当天,就被周龙强行留在了前线。他如果这时实施这个计划,克里他们就会传递回消息,我们便会知道那个假尼雅的事,也顺便会揭穿他。”

“那他为什么后面也没实施呢?”吉力安长老又问道。

“他不是不想实施,他本来想推三个最古怪的学生给周龙,心想第二天,他们又不会火球术又不会结界术,一定是会被退货的。”校长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丝笑意:“谁知道这三个人把前线搅得天翻地覆,周龙不肯放人,倒是当宝了。”

“那刘峰……应该就是结社的人,没错了。”

三长老其实都不想承认这件事,他们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想否定这个想法。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结社和帝国军搅到一块去了,这可能比有叛徒本身还让人感到恐惧。

所谓结社,就是雷明他们经历过屠戮之夜后,也不知道精神受了什么打击,没几天就偷偷从王国出逃,在极北之地扎下了脚跟,大肆网罗王国和帝国各地的叛逃者,所组成的社团。

结社日常的行动,就是偷偷摸摸破坏各类设施,还抢劫物资,绑架议员,但其真实意图却没有人能知道。大部分以为雷明就是个疯子,可和他同期的校长却不这么认为,雷明他在学生时代并不是一个蠢货,他的目的性一定是隐藏在这疯狂的行为背后。

现在,刘峰老师是结社的人,假尼雅是帝国的奸细,这两股势力如果一起对王国下手还真不好对付。

“这样,王虎老师,你把这些内容,写一份报告,上交给议会。”长老马哲理思索再三,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自己主动出击,边上两位长老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你记得,报告中,一定要突出在我们学校的教导下,在三长老的实验班,不,和校长一起策划的实验班的帮助下,在前线取得了巨大的战斗成果。虽然出了一两个叛徒,但是发现及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王虎老师拿着小本本都一一记了下来,心里想到时候去议会听证,还不是自己去送人头。这三个老混蛋,也不派校长过去,好坏议会看到校长他们郎家,说起来也算是贵族御三家之一,那还忌惮三分,当然也有可能是忌惮她本身搞事情。

问询告一个段落,可生活还得继续,该读书的读书,该烧饭的烧饭。

“所以,我们就是铁定的炊事班了是嘛……”圆子切着菜表达着不满,怎么说大家也是前线建功立业的,为什么回到学校又是每天烧菜烧饭。

叶师傅在裱着蛋糕说:“这你就不懂了,所谓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嗯???这和我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我只是随口想说说罢了。其实,你们这两周完全不用来上课的,学校给你们放假了。”

“什么?学校给放假了?”正在炒鱼香肉丝的克里停下了手,关小了火。今早质询完后,大家就顺理成章地来食堂帮忙了,可没听说过有假。

“有啊有啊,王虎没和你们说吗?”叶师傅继续裱着蛋糕:“你们放两周假,要回老家的还能回老家。”

“叶师傅你怎么不早说,我要回老家看弟弟!”裂空抗议道。

“你们三个又不问,我怎么知道你们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知道你知道我们不知道?”

“不要套娃,你们晚上理理东西,明天想去哪就去哪,桌上有出门证,路上记得安全,万一遇到帝国的猎魔人,记得逃命。记得带点干粮什么路上吃,还有外面不要招惹别人知道不?”像老妈子一样的叶师傅唠叨完起身伸了个懒腰:“对了,裂空你要回老家是吧?”

“是啊,很久没回去了,想回去看看。”

“你去找王虎老师帮忙安排接送的小巴士吧,这次大家表现不错,年轻的大法师回家给安排个车接送应该不成问题,坐专车总比外面瞎拼车安全点,记得早去早回啊。”

裂空听完就赶紧去找王虎老师弄车子去了。

而克里忙完回到宿舍,倒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放假两周,干些什么呢?密室里雷明的藏书有时间倒是该好好读一读。之前具现的那个铠甲实在太蠢了,需要改进,也许书中会有答案。

克里躺在床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等醒过来已经过了吃晚饭的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一次密室,翻翻看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再说。

出了宿舍,路过小树林,想起师公郎爱德和校长之前在这里对自己进行的各种训练,如果不是这些训练,可能自己已经死在战场上了。但是,自己学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为了杀人?为了成为一个团长?不免有些困惑。

叹了口气走过去抚摸着树,此时已非彼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整棵树的魔力流动,一跳一跳地充满了韵律,相对而言,雍州城外那些树木,所蕴含的魔力就稀缺很多了。

再往密室方向走去,黑暗中隐约看到什么人在哪里。

这个时间点会是谁呢?克里小心地摸了过去,只见一白衣女子,背着一把长剑,蹲在地上在检查着泥土中的痕迹。

“谁!”

克里还没看清,就只见一把明晃晃的飞刀投掷了过来,扎在他边上的树上,显然已经被察觉。

跑!快!跑!

不管三七二十四,反正拔腿先跑再说,可这还没走几步,前方就被这白衣剑客堵住了去路,步伐之快让人咋舌。

“四重门!”克里想着不管怎么说,先保住自己狗命再说。一个四重门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给封在里面,为了避免别人往里面丢投掷武器之类的,干脆做了个顶盖,宛如一个棺材一样。

反正先躲起来再说,等救兵总是没错的。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四重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克里,你开门啊!”

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啊,但却想不起是谁。不行,增援没来前,绝对不开门。

“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管你是谁,克里决定打死都不开这扇门。


     “每户都有一个二维码的门牌,村民在网上开店,还可以点部位布控抢险抽升单元、巡查单元、设备抢修单元等。7月28日 中央军委举行颁授“八一勋章”和授予荣誉称号仪式,习近平近平总书记参观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主题展览。十、实施更加有力的保障措施好友在自己位于浙江永嘉县的山村庭院中相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