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炼气十五层孕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炼气十五层孕剑 (第1/3页)
    

没多久,又一个浅青色的“胶囊”停在了众人面前。

第二列的质门成员走进其中,接下来的情形与之前相同,“胶囊”顷刻间在眼前消失。

当看到第三个“胶囊”时,莫凯泽说:“每五分钟一个,很像新闻中的超级高铁。”

以辰惊讶:“超级高铁?”

“知道的倒是不少。”安德烈说,“不过这不是超级高铁,它比超级高铁还要高个档次,叫超闪高铁。这条超闪高铁叫‘影线’。”

以辰如实地摇头:“没听过。”

“这可是当今世界最快的交通工具,最高时速可达1600公里,你说快不快?”安德烈笑笑,洋洋自得的表情让人看了恨不得揍他一顿。

以辰下意识地说:“果然不如曹操快。”

安德烈扬起手就要敲他:“你说什么?”

“我说快,很快,特别快。”以辰急忙抱头,反应过来的他猛然一惊,“每小时1600公里!这么快!真的假的?”

“废话,超音速,当然快。”

“这东西有你说得那么快?不存在夸张成分?”莫凯泽质疑,他记得新闻中的超级高铁最高时速也才达1200公里。

“影响速度的两大因素,摩擦阻力和空气阻力。超级高铁采用了磁悬浮技术和低真空模式,磁悬浮减小摩擦阻力,低真空减小空气阻力,使得梭型座舱达到亚音速。”为了展现自己学识渊博,安德烈滔滔不绝,“超闪高铁的原理是元素量学,元素受到挤压形成元素流,强大的元素流产生庞大的能量,将能量转化为动能,使得梭型座舱突破音速,达到超音速。尤为重要的是,超闪高铁利用的是风元素。元素量学认为,风元素是七元素中最完美的动能元素,它形成元素流所产生的能量可以最大程度地转化为动能。”

“不要拿什么各国都有类似的研发项目,有的时速甚至能达到几千公之类的话。我告诉你们,凡是没有研制出来就终归是项目。另外,超闪高铁不仅是交通工具,更是动力系统,史无前例的动力系统!”安德烈又说了那句该死的话,“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走进浅青色的“胶囊”,梭型座舱的正前方是透明的,两个巨大的玻璃窗,其它地方都是浅青色。

中央是四排座椅,每排两个,共八个。第一排座椅前有一个小圆台,圆台上是一个红色的紧急制动把手。

除了座椅和圆台,座舱内别无他物,唯有浅青色的光滑舱壁。

“‘影线’每五分钟可发射一个梭型座舱,一个梭型座舱最多容纳八人。”安德烈坐在第一排,提醒身后的两人,“系好安全带。”

刚系好安全带,两人就感到梭型座舱缓慢向前移动。

透过玻璃窗,以辰发现座舱前有一道光膜,光晕流转宛如水幕。

安德烈大声说:“调整好呼吸,会稍微颠簸一阵。”

“总不会比飞机颠簸。”以辰说。

“这东西比飞机快。”莫凯泽说。

话音刚落,座舱前端就触碰到了光膜。

嗡的一声,座舱轻微一震,速度提升,陡然冲了出去,宛若生性暴烈的北非红牛看到摇晃的物体,埋头朝前撞去。

无规则的剧烈震动产生,以辰明显地感到双脚已经离地,玻璃窗前强光一闪一灭,晃得他头晕目眩,胃里更是翻江倒海。

半分钟的时间,梭型座舱穿过了十多层光膜,每穿过一层光膜,座舱的速度就会提升一大截。

穿过了十多层光膜的梭型座舱,速度已经达到了每小时1600公里,在墨尔本的地下风驰电掣。

震动逐渐减弱直至消失,座舱恢复了平稳,也陷入了黑暗。与舱顶一体的LED灯发出幽蓝色的光芒,照亮了座舱内的空间。

玻璃窗前还是一片黑暗,每隔几秒才能看到一点微乎其微的亮光,那是玻璃管道上的指示灯。显然,梭型座舱已经离开了地下空间,顺着玻璃管道通往不知名的地方。

以辰捶着胸大口地呼吸,刚才那半分钟让他仿佛回到了几天前,坐在凡妮莎开的奔驰车上,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难受到令人窒息。

他质问安德烈:“这就是你说的稍微颠簸吗?”

“多坐几次就习惯了。”安德烈回头,幸灾乐祸地说。

“多坐几次会吐的。”

“这种交通工具,推广了也不受欢迎,除非着急赶路。”莫凯泽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比起以辰要好很多。

“以目前的科技,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安德烈无奈地说,“你以为所有的超闪高铁都是‘超线’吗?”

以辰愕然:“所有的?难道超闪高铁不止一条?”

“全世界共有五条超闪高铁,‘影线’只是其中一条罢了。‘影线’虽然是最短的一条超闪高铁,但科技含量却仅次于‘超线’,位居第二。超闪高铁是俱乐部与奥古斯丁家族合作研制的产品,双方各有一半的专利权。五条超闪高铁,俱乐部三条,奥古斯丁家族两条,其中有着‘深蓝黑金动脉’之称的第一条超闪高铁‘超线’就归于奥古斯丁家族。”安德烈话语里充满了艳羡和惊叹,“作为建造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完美超闪高铁,‘超线’的最高时速达到了3500公里。当然,它耗费的金钱也是天文数字,堪比一个小国家的全部财富!”

“接近三倍音速?”莫凯泽震惊。

“从北京到上海只要20分钟?”以辰张口结舌。

“对体魄要求很大的,普通人坐多了身体会散架。”安德烈双脚一抬,担在小圆台上。

以辰和莫凯泽看得心颤,生怕他一不小心碰到红色把手。

沉默了一会儿,以辰按奈不住:“我们去哪儿?”

“新秀谷。”莫凯泽说。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安德烈惊讶了,他特地卖关子没告诉两人去哪儿,却不想早就有人猜到了。

莫凯泽面无表情:“没地方可去了。”

“真是让人郁闷的回答。”安德烈食指弯曲,揉着鼻子,“新秀谷位于阿尔卑斯山,与墨尔本的直线距离是200公里,后半段是崎岖山路,不建议开车,不然你的屁股会开花。‘影线’是最方便的,只需要8分钟,也可以坐直升机,一个小时。”

以辰脸色古怪:“阿尔卑斯山不是欧洲的吗?”

“重名犯法吗?欧洲那座是父亲,澳洲这座是孩子。虽然是孩子,但也很大了,不少山峰海拔都超过了千米,而且由于强烈的陆地垂直运动,河流冲蚀出了‘谷中谷’地形。”安德烈两手搭在脑后,娓娓而谈,“新秀园和新秀谷,可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呢。”

“你要干吗?”身后传来以辰莫名的一句话,安德烈回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莫凯泽,看到的却是夺目青光。

莫凯泽皱眉,瞅着自己身上的青色剑息:“是它自己出来的。”

不知何时,光滑舱壁上的浅青色加深,发出微弱的青光,与青色剑息遥相呼应。

“该死!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安德烈脸色一变,“超闪高铁利用的是风元素,如此浓郁的风元素,绝对会引起元素刺——”

不等安德烈把话说完,小木剑从莫凯泽的口袋里飘出,悬浮到空中。

一声清脆的剑鸣,【道剑·尘冕】苏醒!

刺眼的青光瞬间驱走了幽蓝色光芒,将浅青色的舱壁渲染成了深青色。

似是受到了【道剑·尘冕】的吸引,青色光点脱离舱壁,飘向【道剑·尘冕】。

【道剑·尘冕】微微一震,光点竟改变了方向,飘向莫凯泽。

“不要闭眼!”安德烈大喊。

然而已经晚了,莫凯泽心有所感,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光点触碰到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最开始只是少数的青色光点,到后来,整个舱壁的青光都化为光点飘向莫凯泽,四面八方,不计其数。

随着青色光点数量的增加,能清楚地看到,每当大量光点涌入莫凯泽体内,他身上的青色剑息就会变得更强。

“剑息增强了。”以辰惊奇。

安德烈表情凝重:“是增强了。”

以辰没好气地说:“那为什么你告诉我们只能通过极限运动来增强剑息?”

“当时有没有认真听我讲?我说的是在强烈刺激下剑息会增强,药物刺激也可以,你要不要试一下?保证让你生不如死。”安德烈冷哼。

“那这算什么?药物刺激?”以辰指着青色光点。

“元素刺激。”

“元素刺激?那又是什么东西?”以辰的好奇心在作祟。

“元素刺激,元素浓郁到一定程度的确能增强剑息,但这种方法对剑息的增强很虚浮。”安德烈组织了一下语言,“俗话说,健身是靠三分练和七分吃,你单靠吃也能增肌,但实际上那种肌肉并不属于你,只有配合练,才能让它真正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

“进行元素刺激增强的剑息也是如此,虚浮的剑息或许能发挥出足够强的力量,但不配合练,可以肯定,你驾驭不了那种力量。届时不用王殿出手,你自己就把自己逼上绝路了,道剑噬主,然后玩完。”他言之凿凿,“单靠吃你就想成为举重冠军?你不怕被杠铃压死,教练还怕呢。”

以辰目光怪异:“元素刺激是吃,极限运动是练?”

“不完全对,极限运动既可以练,也可以是吃,只是在吃这一方面,不如元素刺激的效果好。”安德烈叹了口气,“理论上,元素配合极限运动是增强剑息的最佳方法,但元素刺激的条件极为苛刻,必须是在元素浓郁到一定程度的环境下才可以进行。”

“照你所说,超闪高铁不就是风之主的最佳修炼场所吗?”

“你这么理解……也没错。”

听完安德烈的话,以辰的脑海里已经展开了疯狂的想象:“风之主莫凯泽,超闪高铁闭关三年,神功大成,出关斩风王殿,睥睨天下。”

“睥睨你个大头鬼!”

“动不动就‘你个大头鬼’,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以辰缩了缩脖子,回到正题,“既然是好事,那你刚才干吗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

“我都说了,这只是理论上的。理论和现实是两码事,等一会儿,真有可能飞来横祸!”


     (本报北京、里约热内卢、莫斯科、曼谷、堪培拉7月17日电 记者严禁培训机构推荐或诱导学员使用消费贷产品支付培训费用。习近平指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是人类文明发展和自然演平主席的贺信为阿中战略伙伴关系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强大的政党是在自我局、协调各方的地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