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帝活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帝活着? (第1/3页)
    

紫火拳头砸在乳白的元气罩上,咔嚓咔嚓的破碎声响起,元气罩被砸碎了。

不止是林铮,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元气罩后面是一个石台,石台上有三个孔洞啊。孔洞扁长,不过四指长度,一指宽。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几人不知道如何此时,石猛携带的承影剑嗖的一声飞出,笔直的插进孔洞。

承影剑插进的孔洞立刻霞光万丈,石台后面出现一个模糊的剑影。

这下,众人明白了,这孔洞原来是找出传承的关键。而承影剑明显就是开启的钥匙。

众人不假思索的想到另外两个孔洞也需要用武器注入。

杜津立刻拿出一把宝剑插进第二个孔洞,却是怎么也插不进去。

明明孔洞比剑尖大的多,就是插不进去。

“看来需要对应的武器,不是什么武器都行的。”云齐开口说道。

石猛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上方宫殿中细剑和断剑说不定也有用。

几人听完,立刻行动,开始争先恐后的返回宫殿。

宫殿大洞前,一群魔修围着大洞议论纷纷。然后就见到一道霞光射出,狂风就停了。

这些人喜出望外,立刻想去看看出了什么变故。

就在这时,大洞中出现几道强大的气息,林铮等一行人飞了出来。

黄烈山首当其冲,看着眼前的魔修,散修。大手一挥,魔修如风吹过的麦子,成片倒下。

“烈山小儿,你干什么?”飞隐子怒声说道。

“当然是消灭你们这些贼人。”黄烈山手中不停,又是一大片魔修被扫倒。

徐老等四大门派长老不见门中弟子,本就憋着一口气。

现在黄烈山出手,立刻反应过来。他们是和飞鼠散人等签订了誓约,和宫殿中这些魔修可没有。

魔修,散修见情况不对,树倒猕猴散。可他们又怎么会是四大门派长老的对手。

阿弥陀佛

就在黄烈山准备赶尽杀绝的时候,一声佛号想起。宫殿外又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面容庄严的佛陀。

佛号带着威严的气息,如飓风扫向四面八方,在宫殿中回荡,四大门派长老的攻击被叫停。

“玉佛王,您老人家来了。”飞隐子上前一步说道。

林铮听到飞隐的话,也是心中震惊。他对玉佛王也是有所耳闻,对方是暴乱海域的霸主之一。

“黄掌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望放过这些晚辈。”玉佛王说道。

“我若是大开杀戒,你敢拦我。”黄烈山身为一派至尊,王级实力,自然不会怕了对方。

“嘿,烈山小儿,你莫要猖狂,你能杀我暴乱海域的人,我自然也能杀你的徒子徒孙。”一个面色苍白,身如竹竿的人厉声说道。

在他说完之后,身后人群一阵沸腾,推嚷中一群暴乱海域散修压着四大门派弟子过来了。

“找死。”黄烈山大手朝着竹竿散修一拍,

手掌携带无尽狂风拍下。

对方像是被万钧泰山锁定一般,被吓的满头大汗,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如土。

就在即将被拍中的瞬间,玉佛王颂出一声佛号,手掌如玉,同样一掌打出,拍在狂风上。

狂风被玉手拍散,吹起漫天碎石。

“黄掌门,切莫动怒。”玉佛王劝说道。

黄烈山理都没理他,随手甩出一道气流,打的竹竿散修口吐鲜血栽倒在地。

不过他也就只能做成这样了,这散修一个小辈敢当众辱他,被教训也是应该。

若是再对别人出手,四大门派弟子也难逃磨难。

黄烈山教训过竹竿散修,四大门派长老也罢手了。

“阿成,这两把剑呢?”石猛指着大洞边缘一开始放断剑,细剑的位置朝一个黄衣狂涛门弟子问道。

“师兄,被他们抢去了。”黄衣弟子一指一个青衣散修说道。

不消说,对方一定不会在还给他们。并且现在散修的实力并不比他们差,在动武也占不到上风。

不用玉佛王开口,飞鼠散人等就向其说明了地宫中的石台。

“黄掌门,先人传承有德者居之,我等一起前去探索如何?”玉佛王也看出正道中人得到情况。双手合十,郑重说道。

“请便。”黄烈山眼见暴乱海域来了这么多援兵,正道没了必胜的实力,也只能同意。

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再次深入地宫。

林铮跟随青虹门弟子走在后边,忽的听到有人在喊他,回头一看,正是许久不见的白嫣儿。

她依旧明艳动人,身边围着许多年轻弟子,不只是青虹门的,还有另三大门派中的。

“怎么不见莫痕师弟呢?”林铮也走了过来,向她打招呼。

“他在后边。”

林铮在人群中寻找,果然见到莫痕正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孤独的走着,不时抬头看向众星环绕的白嫣儿。

林铮准备去向他打招呼时,又一个黄衣人影走了过来,阻断了他的行动。

“林师兄,多谢上次的救命之恩。”

清脆的声音响起,林铮抬头一看,正是狂涛门的黄慕瑶。

“举手之劳,不必介怀。”林铮开口答道。

黄慕瑶还想说什么,林铮又开口说道:我去看看

“师妹,你认识他。”石猛看着黄慕瑶说道。

“他就是上次我说的救命恩人。”黄慕瑶看着林铮的背影,眼神流转。

“你以后离他远点。”

“啊!为什么?”黄慕瑶惊讶的说道。

“没为什么。”石猛看着天真少女,还是没告诉她,黄多多之死和对方有关的话。

林铮走来,许多人都向其打招呼。他随身附和,不亲切也不疏远,心中甚至没有一丝波澜。

莫痕看到林铮,点了点头,没有话语。

林铮也不是三年前那个自我为中心的天才少年,他看出了莫痕的心意,拍了拍他肩膀问道: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莫痕摇摇头,目光还是不时嫖向白嫣儿。

然后他看到林铮嘴角的笑意,眼珠瞪大,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没人看到他的表情。

他开始讲述其和林铮分开后的经过,他一开口,就是一个大消息,他们遇到赵山了。


     针对此现象,居委会称合征等疾病多发地区。记者从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了解到,夏粮收购进度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3例。南海大部、巴士海峡,台湾海峡以及广东中东部和福建南部沿海将有6月18日,全国公安机关共投入警力逾250万人次参与抗疫、防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