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高能肉丸】》。

可惜現在才11月,離大雪節氣還早。

周大少默默搖了搖頭。

事實上,當他看見劇情急轉直下,從小打小鬧變成鮮血橫飆的時候不免大吃一驚。可他扭頭一看,自家老板正一副稀松平常的表情靜靜欣賞著不遠處上演的戲碼。而那個叫如意的仙女姐姐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書店里,還端著一個繪有云紋如意的瓷質果盤。

真大。

周大少當然不是在說如意,而是在說果盤里的草莓。自從那日吃了虧之后,周大少就明顯長了一智。在別的公司,通用職場規則是話不能亂說事不能亂做。但在這個書店里,還得加上一條,沒事不要亂想。

江臣接過果盤,看了眼周大少,隨意從果盤中拿了一個草莓,然后將果盤朝周大少這個方向推了推。

周大少頓覺受寵若驚。他猶豫了一下,挑中其中最小的一個,快速伸手拿過。拿起來后,他才更體會到草莓的大。足有他的拳頭那么多。光拿在手上,就已經聞到了那股非同凡響沁人心脾的果香。

放到嘴邊,咬了一口。甘甜中帶著那么一點恰到好處的酸。唇齒間帶來的純粹享受讓周大少放下了所有矜持,沒兩口就將一整個草莓吃了個精光,還順便舔了舔手上的果汁。

雖然很想再吃一個,但周大少沒有忘記自己是工作時間。他抽了張紙囫圇擦了手和嘴,繼續投入到工作中。

而劇場里的眾演員好像也在某位看不見的導演的安排下,繼續推動著劇情,奔向誰都難以預料的方向。

鼠一怪笑兩聲,意義不明。隨后便將已經失去生命體征的蔣峰天推向安陽。鼠二很有默契的松開了安陽。兩兄弟一起退后兩步,似乎是要退出戰場。

處于崩潰邊緣的安陽顧不上與這兩兄弟糾纏,抱著蔣峰天沖進了書店。比起報仇,她更想救活蔣峰天的性命。哪怕只有一絲機會。

但江臣并沒有給她說哪怕一句話的機會,只簡單揮了揮手。安陽和蔣峰天陷入靜止不動的狀態,仿佛只有他們兩個的時間都被凍結。

而在匕首割開蔣峰天喉嚨的同時,王蘇州放開了一直以來對自我的控制。他的嘴唇微微張開,露出短而利的四顆獠牙。十指指甲也向前延伸出半寸長。

面對壯漢似乎牢不可破的束縛,他再一次選擇猛地發力,雙手回抽。

只聽“咔嚓”一聲脆響。

他的兩只手臂自被壯漢的握住的地方斷裂。斷裂處血肉模糊,隱約可見白生生的骨茬。只是奇怪的是,傷口處的血液并沒有滴落。

壯漢依然面無表情,對比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也沒有乘勝追擊,而是隨意地將兩只斷手扔到王蘇州腳下。

這個舉動讓王蘇州著實有些意外。他倒了句謝,意念一動,雙手斷裂處的血液各擰成一條紅線。兩條紅線如蛇一樣激射而出,各自咬住地上的斷手傷口,隨后收縮,將斷手重新接至手臂,繼而繞著傷口纏繞三圈。最后重新化為血液滲透進王蘇州的皮膚下。

傷口奇跡般愈合。

王蘇州忍不住活動了下手臂,感覺一切恢復如初。

盡管成為僵尸已經很久,但他還是第一次用自己的意念去操控身體內的血液,而所產生的效果也并沒有令他失望。

可王蘇州并沒有半點興奮的感覺。

在他剛剛成為僵尸的時候,江臣跟他說的很明白,僵尸的能力很強大,但與之對應的,是常人難以接受的代價。

比如現在他視野沾染上的朦朧紅色。

他沒有伸手去揉揉眼睛或是做個眼保健操什么的,因為他知道這些行為都是徒勞。這種視野的變紅是不可逆的,并會隨著他對于血液能力的使用而逐步加深。

同樣發生不可逆變化的還有他的嗅覺。

一股濃烈到有些嗆人的誘人香味讓他控制不住地嗅了嗅鼻子。

這股香味來自于地上從蔣峰天喉嚨噴濺出的點點鮮血。

香味帶來的滿足感讓王蘇州只想趴到地面上伸出舌頭將每一粒沾染上鮮血的灰塵都舔進嘴里。

但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

他必須得在自己再次失控前,打敗眼前的敵人。

這似乎是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但他還是想試一試。畢竟對于現在的他而言,已經沒有什么是不能放棄的。

不要說什么還有秀秀在等他的屁話。

現在,唯有死亡才能夠牽絆住蘇幕遮作為一個劍客的腳步。

如果這個死亡不是敵人的,那他就留給自己。

然而死神似乎并不著急于見到他。在他發起也許是最后一次的死亡沖鋒前,一根成人腰身粗細的巨棍從天而降,攔在了王蘇州與壯漢中間。

巨棍似是烏鐵鑄成,卻閃著耀眼金光。巨棍下端是截金箍,砸在地面,可只是震起了一些塵灰,沒對路面造成任何傷害。

這個來者對力道的控制精準的可怕。

王蘇州盯著金箍上方的那行字愣住了。

如意金箍棒!

所以王蘇州遇到了一個令無數少男少女都幻想過的難題:遇見此生以來最喜歡的偶像該怎么做?

一句你好?會不會太簡單了?

下跪磕頭?會不會太卑微了?

要個簽名?人家不給怎么辦?

王蘇州嚴肅了表情,抬頭看去。

他不想給偶像留下一個嬉皮笑臉的印象。他此時可是一個愿意為朋友只身赴死的瀟灑劍客。

一道身影坐在約十丈高的巨棍頂端,晃悠著雙腿,正在低頭與壯漢對視。

王蘇州看到的是個背影。

確實是藕絲步云履,鎖子黃金甲,配鳳翅紫金冠。

可是披掛里面并不是那個毛臉雷公嘴的和尚。

王蘇州雖然一忍再忍,還是噗嗤一聲,笑彎了腰。

一笑自己剛才的想太多。

老板早就告訴過自己。那個毛臉雷公嘴的和尚早就“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了。

可那時王蘇州追星心切,不死心地追問江臣:自己有生之年還能否再見那只猴子一面?

江臣卻故弄玄虛吟了一句詩。還是首現代詩。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王蘇州當時不明白為什么,但現在明白了。

他從此時高坐在巨棍頂端的身影身上,隱約見到了那只猴子的影子。

正如自己也一直試圖讓那只猴子也在自己身上活著一樣。

這么一說,王蘇州應該

我几乎是被辰一娜拉上了那辆拉风的兰博基尼,也没有料到,出去竟然这么容易,除了门口需要保安登记之外,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力。

“就这么容易?那我自己出来可以吗?”

“那可不行,必须我陪着。”

我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果胖子现在生死未卜,我不敢乱来。

从这一手牌看出来,这个胡斌是个老江湖,手里的筹码很多,而且每一步都设计得十分精细,环环相扣,步步为营,让我没办法判断他的路数,只能乖乖......

这女人莫非就是陈静静?陆小凤拉起了陆小风的手柔声道你还在

第十四章 围剿

地底密室内,达沃森好不容易安抚了争吵的下属。

关于要不要投靠奥兰帝国成为附庸傀儡,手下心腹分成了两派争执不休。一派坚持誓死抵抗奥兰帝国入侵,这些主要是与奥兰有血海深仇并且多年来一直在狂热报复的修士。另一派却强调审时度势趁机夺取利迪斯控制权利益最大化,而达沃森自己心里也有不同的打算。

“我既要成为利迪斯的王,也要是解救利迪斯的英雄!等着瞧!”达沃森双眼流露出强烈的渴望,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

九点五十七分。

“嗡嗡……温斯特?你怎么直接打我卫星电话?你不知道现在这样做会暴露我们之间有联系吗?”达沃森愠怒低吼道。

“亲爱的朋友,我打电话是想再问一次,是不是同意接受我们的协议条件了?”

“还没有,还在开会!再等等!”

电话那头的声音轻佻的让达沃森恼火,总是一副救世主的口吻!

“还没有?那真的很遗憾。我很抱歉的通知你,八,七,六……一,进攻!”

温斯特的声音明显提升了调门,“我们对你们利迪斯宣战了!另外,作为朋友,私人再奉送你一个坏消息,你可能已经被包围了!你随时可以再联系我,好运!嘟……嘟。”

“你们?!我草!”

啪!电话被摔成粉碎,他们肯定是通过电话确定了我的位置!

达沃森气急败坏冲出房间:“快!通知所有人到指挥大厅!快去!”。

“敌袭!”

“敌袭!敌袭!”

呜呜呜~呜呜~

小镇的沉寂瞬间被刺耳的警报声打破。

“长老,东面发现敌人……”

“长老,西面发现敌人……”

“南面发现……”

赶到指挥大厅的达沃森看到监视墙上的屏幕黑屏的速度很快,就这么一会,最外两层的监控器已经被破坏!

“刚刚奥兰人对我们宣战了!加马,你带人去东面。萨尔瓦,你带人负责西面,鲁西,你去南面……”

达沃森镇定发号施令,突然发现本来情绪慌乱但斗志仍在的下属全都目瞪口呆的盯着身后的屏幕。

————

“魔王,钟魔王。东桓人。”萨尔瓦懦懦道。

达沃森倏尔转身,随即身躯一震如遭雷击,只见其中一个监视器上正好显现一个身影,黑袍飘飘,面若冠玉,手上剑未出鞘,双目似可透视过来!

“钟灏云!奥兰人把我们出卖给了东桓人!”

面对别的命衍级敌人,即使是中阶高手,达沃森亦自信自己能逃出重围,但现在他也像手下一样感觉无力。

“所有人,跟我走!快!”达沃森终于强行压抑惊惧,转身朝甬道逃去。

————

地底一片鸡飞狗跳,地面一片狼奔豕突,利迪斯人胆寒后没能组织起像样的防御和反击,岳求真看着还真的像打地鼠,哪里冒头打哪里,偶尔利迪斯人扛着单兵反坦武器也给东桓修士制造了一些麻烦,这玩意儿杀伤力已经达到五阶,幸好东桓这边高阶修士多,提前在半空就解决绝大多数的导弹,但个别立功心切冲得太靠前的三四阶修士还是挂了彩,叶司命幸得叶蘅武及时援手,否则一开始就受伤就不用再妄想什么首功了。

“难怪人人都带着这么多的飞刀飞叉弹丸甚至小石子,个个都是百发百中百步穿杨的高手高高手!”

岳求真觉得自己有必要也得备一些,这些暗器相比直接用气劲伤敌肯定性价比更高。

————

厮杀声爆炸声此起彼伏,达沃森带着自己的一帮高阶心腹在地底最深的甬道中亡命狂奔,其余中低阶的手下速度太慢早就在地底逃散了。

这条甬道直通十几公里外的一个隐蔽出口,而且深度达地下六十米,由于土层等建筑阻隔,命衍后期老祖最深只能往下探查到五十米左右,因此这条密道是达沃森最隐秘的逃生通道。

达沃森七拐八拐很快到达出口下面,等到身后众人聚齐,带头直接轰破出口往北死命逃亡。

这么多人,只要能混淆钟灏云几秒钟的感知,自己就能逃出生天了!在晚上到处硝烟弥漫视力受限的环境下,命衍初期感知只能达到五百米,中期一般可达上千米,而后期达到一千五百米,而靠手持探测仪在地面上也就只能探查到附近两公里内快速移动的一个个“红点”,只要能在敌人察觉之前逃出这个范围……

只要给我四秒钟!

主啊!保佑你最忠诚的信徒吧!四,三,快了,二,度秒如年,没办法啊,是钟魔王,所有东桓敌人的梦魇!

“没有人跟p>

他们出了窑洞后,杨义在大门上挂了一把大锁。让二十多个兵痞在那守着,其他人呼啦啦的跟着杨义下山了。

杨义也不担心兵痞会进去偷窥,更不但心这里面的东西会泄露出去。

杨义吃完饭后,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等他醒来时,门口已经有几十个人等着了。正是那十多个汉子和几十个兵痞,他们冷得瑟瑟发抖,显然已等了不短时间了。

下午,雪停了,四处一片雪白,晃得人的脑袋有些眩晕。看现在的情况,这应该是出春的最后一场雪了。

杨义没说什么,出门后便往后山走去,他的目标是那个窑洞。他非常期待,希望能将玻璃烧制出来。

早在春秋时期,中国人便已经有人知道怎么烧制玻璃。可是后人闭帚自珍,这项技术便失传了。

直到新中国成立前,玻璃仍然是作为名贵的工艺品,从西方源源不断的运到中国高价出售。是西方列强谋取暴利的另一项贸易,销售额一点也不比鸦'片差多少!

新中国成立后,玻璃作为政府需要攻克的难关,经科学家们“不懈努力”,没过多久,玻璃便成了大白菜……

当所有工人进入窑洞后,杨义则站在门口处闭上眼睛,他怕弄得不成功,丢人!

可是……

“哎呀妈呀……”一个大吼声吓得杨义一个激灵。

“哇!好光滑的玻璃!”

“哇!好漂亮的玻璃!”

“…………”

众人发出了惊叹之声,杨义也顾不得装模作样了。一个箭步的向里跑去,扒开围观的众人,放眼看去……

三大模具里的玻璃已经成形,晶莹剔透,没有杂质,更没有气泡。只是,平整的玻璃上斑斑点点,极不美观。

杨义暗叹一声,看来还得打磨呀!这时候打磨可是个大问题,在没有抛光机的年代,只是靠纯手工打磨,就是很大的工程了。

“哎呀妈呀,狼啊!这里怎么会有狼呢?快来人啊!打狼了!”一个惊恐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杨义的思绪。

当杨义听到这个声音时,他便知道要坏事。

果然,“哐啷”一声脆响,震得杨义心里砰砰直跳。

“给我住手!”杨义听到那声音之后,怒吼出声。

他拨开人群,走过去一看,一个栩栩如生,呈坐立状的狼出现在他眼前。

只见狼头高高昂起,张开嘴巴,像似要发出狼嚎一般。前脚笔直的立于身前,后腿蹲坐于地上,尾巴呈毛绒绒状立于身后。

浑身毛发呈赤红色,丝丝缕缕清晰可见。只是狼头上的一个耳朵被打折了一半,有些美中不足。

杨义狠狠的瞪了着那拿棍子的大汉,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一般。那大汉实在吓怕了,突然出现一条狼在他们面前,条件反应的提起棍便打。

可是杨义又不想太过责怪他,这时候的人是很纯朴的,也是愚昧无知的。古人言:不知者无罪嘛。

“哈哈……成了!成了……不出一个月。咱村所有的人每人赏一贯钱,见者有份!”杨义欣喜欲狂。一激动,便将大话说出去了。

“哇!小郎君,你的意思是…这些玩意儿很值钱?”一大汉不解的问杨义。

“值钱!很值钱!非常值钱!”

“可是…全村有一万多人呢,那得一万多贯呀,这东西能卖一万多贯?”又一大汉提出质疑。

杨义指着地上的这些玻璃制品,很骚包的说道:“何止一万多贯,这是几十万贯!”

“哎呀,我的妈呀,呜呜……”那打断狼耳朵的汉子,听完杨义的话后,一屁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大家愣了一刻之后,都相互的又抱又跳,哈哈大笑起来。

“哆!哆!哆!”就在这时,几声敲门声响起。

众人虽按耐不住的激动的心情,但也停下了狂欢。

敲门人见里面没了声响,便喊道:“小郎君,宿国公和卫国公来了,还拉来了上百车豆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高能肉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井道人

手机上龙虎游戏怎么玩 1

天井道人

此燕非彼艳

天井道人

我想吃肉

天井道人

一只二哈哈

天井道人

不是闻人

天井道人

风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