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酷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酷似 (第1/3页)
    

无忧道君见自己和那只九黎山的小野猫实力不相上下,是输也输不了,赢也赢不了,顿时是又急又气,但俗话说,输人不输阵呀!

打不过我就不能怼回来吗?所以她也愤然骂道。

 两人分开身形拉开距离,就在空中对骂起来,红衣女子想自己虽然也是一千余岁,但按照灵族、妖族的悠长的寿命的算法也就相当于她们人类的一百岁左右,据理力争道:“按照你们人类的算法,本姑娘才一百岁左右,比你年轻了不知道多少倍,你个老妖婆,臭不要脸的,一把年纪还打扮成十七八岁的样子,给谁看呀?谁稀罕看呀?”

  无忧道君也不管她按什么算法,开始互相暴露了年纪,互相伤害,怒骂道:“一千多岁就是一千多岁,还敢说自己才一百岁,害不害躁,老妖婆,死贱人,小野猫。”

红衣女子不服输道:“那也比你强,你个要身材没身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老妖婆,一把年纪了,还发育成这样,难怪你没人要。”

 下面一群青衣道人看得是目瞪口呆,没想到一场仙君级战斗演竟然直接变成了一场泼妇骂街,更没想到自己这位小师叔祖平时看起来那么知书达理的一个人,骂起人来也这么恐怖、刻毒,看来以后见了她可不能乱说话了,尤其是不能提老妖婆这样类似的字眼。

“我没人要?”

无忧道君无情嘲讽道:“老娘年轻的时候,至少还和齐山书院的齐久闻谈过恋爱,你呢?有胸了不起呀,有屁股了不起呀?有身材了不起呀?还不是倒贴都没人要?就你?也配说我没人要?你也不照照镜子,到底是谁没人要?”

“你……”

红衣女子被戳中痛处,一时被怼到语无伦次,心中愤怒更甚,好,既然说不过,那咱就打,一边打,一边骂:“你个老妖婆,吃我一鞭。”

那无忧道君自是不甘示弱道:“说不过,就动手,你个小野猫,也就这点本事了,来呀?老娘还能怕你不成?”

顿时,两位仙君人物又打起来了,一时间地动山摇,骂声漫天,搞得白玉山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那些个山间妖兽个个匍匐在地,胆战心惊,生怕被对方一缕剑气,一道鞭子给抽死……

那些个青衣道士看着空中两美人打架,是一边打一边骂,无奈再度护主各山弟子,心中忍不住赞叹道:“原来是这就是高手过招,厉害呀!人和阵都不能输,即便手上讨不到一点好处,嘴上也要占点便宜,学到了,学到了……”

  躲在某座山峰道观里面的算死命实在受不了这两人的骂声,从一座山峰道观里冲飞出来,吼道:“你们吵够了没有?”

那红衣女子和湛蓝衣服女道姑两人出奇一致、异口同声的对这位仙风道骨人模人样却实这场是非招惹起因的罪魁祸首吼道:“没有。”

算死命着实委屈呀,我就來劝个架,我得罪谁了我?冲着我吼,得了,我不劝了,你们呀,继续行了吧?

 但她们吼完,并继续没有再理会算死命,接着又开始对骂了起来,只听红衣女子道:“你有人要?还不是半路上让人给扔了,咱们半斤八两,也配嘲笑我?你个丑八怪,老妖婆。”

蓝衣道姑自不示弱,无情嘲讽:“那知道证明老娘年轻过,有人要过,你呢?倒贴给天行魔主都没懒得看你一眼,搞得五洲修士人尽皆知,你丢不丢人,你怎么还有脸面活着,你个小野猫,小贱人,还学人家狐狸精玩魅惑,都学成了什么个玩意,丢不丢人。”

“你……啊……”

红衣女子撤抵暴怒,顿时,万丈金身蹦出,只见一只猫出现于白玉山空中庞然大物,巨大无比,同时,她眼眶充满血丝,愤然骂道:“老妖婆,你要敢在提这事,信不信我拆了你的白玉山?”

蓝衣清秀道姑也祭出万丈金身,毫不示弱,嘲讽道:“说不过,就动真格,来呀,老娘害怕你不成?我告诉你,只要老娘在这,你休想拆我白玉山上的一草一木,哼!”

顿时,两道万丈金身一猫一人,在空中纠缠不清,但依旧可以听到骂声漫天,任谁也想不到那些个底层修士眼里的仙女姐姐,此刻,无疑是活脱脱的两个乡野弄巷泼妇。

也不知过了多久,估计是骂累,也打累了,才停下来歇会儿,但那不肯罢休的眼神,是谁也不待见谁。

  蹲在地上的算死命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低声下气的劝解宽慰道:“小师妹,给我点面子,行不行,咱们都是明辨是非,修身养性的道家子弟,何必别跟一只小猫咪过不去呢?”

  无忧道君听了三师兄这般低声下气的求自己话语,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也知道今日就算大战个三百回合,也不能把那只小野猫怎么样,故而也不好太过矫情,顺着三师兄铺好的台阶下了,同时故作大度的但依旧嘴上不饶人的说道:“三师兄,你叫那只小野猫给我小心点,再来招惹我,看我不把她煮了吃了。”

  女子听了无忧的话就不乐意,刚想发飙给她掐回去的,就听到算死命说道:“小猫咪,你要还想要下半卦,就给我闭嘴。”

但红衣女子也不服输,大不了那半卦不要了,对着转身离去的清秀道姑道:“老妖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天行那家伙爱上我的。”

那蓝衣道姑冷笑道:“真是抱歉,我怕是这辈子都看不到了,我可不傻,你要殉情那就去,反正我不拦着。”

那道姑并不知道她师兄所做之事,她只知道当年那一场大战那天行魔主好像死得不能再死了,无忧心中嘲讽,“哼,你要天行那位大家爱上你,那你就去死吧!”

“梦舒婉。”

红衣女子还欲再提,却听得无算道君一声怒喝,宛若春雷炸响,晴天霹雳让她震耳发聩,神魂清晰。

怒火平息恢复理智的女子耳旁,一道声音传来,“你若是想让天行魔主现在就死,你就告诉她。”

自是那无算道君以传音术传入梦舒婉耳朵,那梦舒婉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刚刚她差一点就要说漏嘴,幸亏无算道君那一声暴呵。

“哼!”

梦舒婉无奈又气又愤,只得冷哼一声,不再回怼那清秀道姑。

无忧道君见这只小野猫吃瘪,瞬间,志得意满,心情大好,发出一阵阵无情嘲笑,像是一个胜利者一般,往自己所住的空中小岛飞去。

只留下谔谔然的青衣小道们看着自己这位小师叔祖发了春一般,大袖扶摇而去。

“跟我来。”

对着他小师妹点头哈腰的将师妹目送着离开的无算道君吩咐一声,也不管梦舒婉答不答应,就朝着自己所在修炼山峰飞去。

自此,发生在白玉观主山上的一场闹剧就此结束,不过那两位仙女姐姐的此番举动,必定是威名传扬千里,至少整个东道灵洲的顶尖修士会对此知道一二,知道这两位没一个好惹的,都是泼妇中的泼妇……

梦舒婉愣愣神,也跟着飞向那云雾缭绕的万千岛屿中的一座山峰。

她才不怕这无算道君,同时,红衣女子也想跟他讨要个说法,老娘的猫泪酒可不是这么好喝的,即便他也是仙君境界,梦舒婉也不介意和他打一架。

 众人见事情终于平息下去,说了几句他们无算师叔祖的闲话,纷纷散去。

 梦舒婉才进了算死命修行的小院,就生气的骂道:“你个老骗子,今天你要不给一个我满意的解释,我就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把你那师尊从闭关中给闹出来。”

 梦舒婉也是发了狠了,自己连算死命都打不赢,还敢把他师尊招惹出来,看来算死命确实是将她得罪的死死的。

 算死命是玉书真人的三弟子,仙君巅峰修为的实力,将近两千岁岁的糟老头子,道号无算真人,亦称无算道君。

说实话,当真不得不服玉书真人取名的本事,算死命还给得了个无算的名号,那到他底是会算呢?还是不会算?

 原来算死命年轻的时候,经常算不清一些基本命理,参不透眼前的禅机,六个师兄弟当中就属他最笨了。

眼前禅机无非就是预测此人就未来的几天甚至几个月内会发生什么事情嘛!乃是道家基本功法。

可他偏偏倒好,一根筋的认为人可以看透别人一生的天机命理,玉书真人也不指望他在这方面有多大的成就,就给他取了一个无算的道号。

  可偏偏一千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无算真人得到了本《无相命数》,能参透命理,知晓未来天机,虽然有些时候会出点差错,但所有的大概都会按照他演算的发展。

一时间他在五洲也是名声大燥,来找他看相算命的人可以从白玉观排出东道灵洲境外,一时耽误了修行,在玉书真人的点醒下立了这么一个规矩“将死之人得一卦,静待尘缘未了人。”

众人也知趣,不再找他算卦。

 算死命很无奈的说道:“小猫咪,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骗你什么了。”

梦舒婉还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骂道:“骗子,老东西,你非要我跟你闹,你才肯告诉我是吧?”

  原来在轮回小世界,算死命给了她一卦,不,准确的来说是半卦。

梦舒婉在轮回小世界京城苦等了将近一百年,等着沈问丘轮回,等着和他再次相遇,虽然她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遇到这个负心汉。

  可偏偏算死命嘴馋,给了她半卦,换了一瓶千年猫泪酒解馋,卦象是“初来京城生事端,仙来居中把名扬;一老二少静听书,前世孽缘为其一。”

说得正是沈问丘初来京城的一切,那日她听了杨先生的禀报,就让丫鬟等着,还真让她等到了。

  ……


     “对于高校毕业生来说,撰写简历是能力范围内面等因素的影响,精准天气预报更是难上加难。中国共产党人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最密切的联系,实现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受贿、滥用职权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由7架直升机组成的空中护旗梯队悬挂党旗和成小康社会的郑重承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