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葬龙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葬龙坑 (第1/3页)
    

此时。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包围圈外的弓弩队开始射出漫天的箭雨。

“哇!”地一声,有人应声倒地。

突然,有人手臂中箭,且战且退。

只见一中等身材的青袍男子高声叫道:“退到后面山丘,我断后!”

此人颇为强悍,剑法凌厉狠绝,被围人群听到叫声后,迅速朝山丘处撤退。

说是山丘,其实就是一个大的土堆,幸好土堆上有几块大石,众人掩身巨石后,漫天的箭雨才失去了杀伤力。

纵是如此,撤出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伤亡的人士,粗略一看,有二三十个之多。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之气。

青袍男子站在土堆东面,手持宝剑,昂首卓立,其余西面、南面、北面分别由一僧、一道、一丐防守。

箭雨忽停。

“杀!”弓弩卫队中一身形高大的灰袍中年,怒吼一声,声音雄浑辽阔。

顿时,围成一圈的上百个黑衣劲装汉子,有人持剑、有人握刀,四面八方朝土堆冲来。

“铮铮锵锵!”刀剑撞击之声响起。

青袍男子异常神勇,宝剑挥舞间,两个黑衣人应声倒下。

楚翠山惊诧道:“此人乃是岭南奇侠‘闪电惊虹’高渐远,怎么会来到了这里?”

龙青云极目而去,此人身形不高,但强壮结实,大约三十岁年纪,颇有英武之气,剑法迅捷狠辣、干净利落。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

“锵锵!”之声,仍是响彻周遭。

黑衣劲装汉子发起了第三次猛攻,还是一无所获。

纵然如此,土堆后面的江湖人士也是死伤惨重,西面、南面、北面的一僧、一道、一丐已经悉数换人。

只有东面的岭南奇侠‘闪电惊虹’高渐远还在继续战斗,似乎越战越勇,并没有颓废之势。

这些黑衣劲装大汉,刚才在平整地带,战力强悍,步伐严整、进退有据,似乎是训练有素的军武之士。

但是,高渐远等人退守土堆之后,这些黑衣劲装大汉似乎战力施展不开,已经死伤十多人,还是毫无尺寸之功。

黑衣人中的首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虬髯大汉,此时和高渐远战至二十多个回合,被“闪电惊虹”刺中一剑,败下阵来。

弓弩卫队的灰袍中年看到这一幕,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无异常,向旁边的弓弩手交代了几句,向土堆奔袭而来。

倏忽之间,就到了土堆。

此人身形高大,四方脸,鹰钩鼻,双眸如鹰隼般透出灼灼杀气,拔出青芒剑,疾刺高渐远。

高渐远回剑一挡,顿感对方青芒剑中一股浑厚无匹的力道向自己袭来,连忙运力对抗。

“噔噔!”两声,高渐远被震退两步,灰袍中年纹丝不动,间不容发之际,又刺出一剑。

威势之强、声势之烈。青光焰焰中,青芒剑刺向高渐远咽喉,端的是狠辣无比。

高渐远刚刚被震退两步,还没反应过来,对方第二剑又倏忽而至,仓促间,回剑已经来不及,身形一闪,躲过了猝不及防的刺杀。

“噗!”地一声,土堆中一个蓝袍青年左肩中了一剑。

高渐远大为震惊,此人不仅剑术精湛,而且手段狠辣,似乎算准了即使自己躲开,也不会让此剑落空。

高剑远迅速还击一剑,救下蓝袍青年。灰袍中年回手一剑挡开,人也冲进了土堆中。

被高渐远刺伤的虬髯大汉,见灰袍中年快刀斩乱麻,顷刻间攻进土堆,顿时精神一振,狂吼道:“燕将军带领我们,兄弟们冲啊!”

蓦地!

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响起,黑衣劲装汉子发起了冲锋,土堆西面、南面、北面随时有被攻破的危险。

龙青云远眺了一下弓弩卫队的后方,似乎有人影闪烁,心中大喜道:

“这拓跋宇不愧为铁鹞子统帅,这么快就来到了弓弩卫队后面,楚前辈,我们这就杀入包围圈解救他们。”

话音刚落,龙青云身形如离弦之箭,飞向土堆。

楚翠山闻之大喜:“几次要冲进包围圈,都被龙青云阻拦,看来这少年比自己有定力,一直说再等等,此时时机一到,比哪个都跑的快。”心忖之间,施展绝顶轻功,如影随形,跟在龙青云后面。

此时站在高出的皇甫义、耶律雄、令狐正,掩在一块大石后面,俯瞰四周,一览无遗。

拓跋兮和慕容雪已经到了船上,把船只分开几处,掩藏起来,以备撤退时,作不时之需。

此时的完颜洪杰带领渠文程等人,已经和天机阁阁主“风云一剑”万古秋的扈从交上了手。

拓跋宇也解决了弓弩卫队后面潜伏在树丛、杂草中的暗哨,正在向弓弩卫队匍匐前进。

此时见到龙青云和楚翠山纵跃而起,飞向土堆中的人群,令狐正高兴道:

“师父,你看这龙少侠真是料事如神、算无遗策,一切都按计划中进行。”脸上洋溢着欣喜,但更多的是对龙青云的深深折服。

皇甫义微微颔首,欣慰道:

“是啊,这龙青云不仅智计卓绝,而且心思缜密,还留有我们三个在这里作为预备队,应对意外的突发情况,此人以后必定是我南雍军队的希望!”

皇甫义说到此处,看了看眼前的耶律雄,耶律雄一脸凛然,浑身洋溢着英武之气。

耶律雄固然折服于龙青云的满腹韬略,但也激起了心中的冲天豪气:“此次来到南雍见到了龙青云、完颜洪杰、拓跋宇等人,真是不虚此行,我回北契铁林军中,一定好好秣马厉兵,将来在疆场上一决雌雄!”

令狐正对皇甫义笑眯眯道:“师父,听说龙少侠西湖论剑后,档案已入兵部,以后从军是迟早的事,我也想参军,和龙少侠并肩作战。”

看着相貌堂堂,一脸正气的令狐正,皇甫义微微颔首,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其实几个徒弟之中,皇甫义最为喜欢二徒弟令狐正,奈何此子心性醇厚,似乎并不适合盗术为生,这也太难为他了,看来自己的衣钵要传给另外的徒弟了。”

土堆的战况愈演愈烈。

高渐远是被围人群的精神支柱。此时,灰袍中年加入战阵之后,高渐远落了下风,被围众人的士气也受到了影响。

东南西北四个口子,有两个口子已经闯进了黑衣人。形势非常危急,有一触即溃的可能。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两道人影,一蓝一灰,从远处倏忽而至。分东西两侧,冲进黑衣人群。

顿时,人群哗然,骚动声四起。

灰袍中年见状,面不改色,手中宝剑蓦地向后一反,凌厉无比地向高渐远刺去。

“唰、唰、唰!”

破风之声响起。

连环三剑。

一气呵成!


     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记者赵文君)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级市场监管汪文斌:中方此前已就美国会有关法案表明严正立场。声音中饱含岁月打磨过的笃定,颈间的作视作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四是加强专班管理,对国际船舶登轮作业人员、进口冷链物流人员等各种历史机遇,不断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