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你织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为你织衣 (第1/3页)
    

  “哎呀……”

  “哎——呀——”

  只听到两声愈发强烈的哀嚎,然后就看到张小河一脸痛苦的样子。

  而旁边的阿粥跟零时,虽然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眼睛里面表露出来的讶异和怜悯,已经说明了一切。

  “最后一个,让我开最后一个。”张小河看着阿粥旁边,还剩下的一颗迷兽蛋,如是说道。

  此时张小河身边,有两个拿着鱼叉的小鱼人,一个紫色鱼人,一个白肚皮鱼人,两个就像是守卫一样,一左一右,站在张小河两边。

  昨天的大橘跟鸭子已经消失了,换成了两块灰扑扑问号型小石头,似乎每一个迷兽只能存在一天一样,这就比不上宠兽了。

  只见张小河说完之后,立刻往阿粥那边伸出魔爪。

  作为迷兽蛋的主人,阿粥其实也是心疼自己的迷兽的,她当然不希望之后的迷兽,开出来都是想张小河现在身边两个小鱼崽一样。

  就很离谱,全都是炼气境的。

  “再给我最后一个~”张小河上头了,他就不信,自己一辈子只能开出炼气境。

  “不给,你运气不好,给你就是糟蹋东西。”这话说的,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就算是一直向着张小河的零时,此时也没有说什么,这是事实,张小河还是尽早放弃为好,但是他似乎魔怔了。

  “再给一个,就一个嘛,阿粥姐姐~”这一声姐姐叫得阿粥酥酥麻麻的,最终她还是心软,把一个迷兽蛋交给了张小河。

  然后,一只小鱼干又出现在了张小河旁边,这次是一条青色的鱼儿,手里也不是鱼叉了,而是一张大盾牌,体格也要壮硕一点。

  嗯,看样子好像是有一点进步,但还是一个炼气境。

  “啊——”张小河人要绝望了,不信他一定要开出一个炼气之上的,要么他不服,张小河浑身业力瞬间爆发。

  一种力量驱使着他,他一下扑倒阿粥,然后瞬间夺过另外两颗蛋,正要打开的时候。

  零时把他后脊摁住,整个人被按在地上,一动不动。

  其实要是以往的张小河,根本不会做到这个境地,现在张小河的身体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控制住的,那一身业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适可而止,别陷进去了。”张小河眼中逐渐清明起来,然后一下自己就老实了。

  像是这种冲昏头的情况,张小河现在很容易遇到,原因无他,就是那一种业力。

  这样的状态很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入魔,当然张小河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没有理智的人,所以请求零时帮忙看着自己。

  “那剩下的两个,你们开出来吧,我看一看就好。”张小河忍着内心的痛苦,如是说道。

  然而零时却是眼珠子一转,拿过两颗蛋,交给张小河,说道:“你开。”

  张小河很高兴,当即打开,哇又是小鱼崽,一个红色持刀鱼人,一个绿色拿鞭子的鱼人,但为什么又是炼气境。

  一种格外强烈的挫败在张小河内心产生,然后他感觉很痛苦,然后就对迷兽蛋没了兴趣。

  不得不说,零时现在真的比之从前,会察言观色许多。

  看到张小河刚才是清醒的,没有那种被业力扭曲的固执状态,当即就知道他清醒了很多。

  这个时候,再让正常的张小河体验一下痛苦,他就能真正的感受到,也能想清楚一些道理,所有她才决定把迷兽蛋交给张小河的。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以后每一天,只给你一个吗迷兽蛋,没有多的。”零时如是说道。

  但张小河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碰迷兽蛋,一旦开不出来,就又是痛苦,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他们接着赶路,在坐在石兽背上一天之后,那些个小鱼崽也变成了迷石。

  张小河总觉得这些石头有作用,因此就收集了起来,但是到底有什么作用,还是不知道。

  而今天他也拿到一个每天属于自己的迷兽蛋,阿粥和零时各两个。

  今天阿粥跟灵石开出来的迷兽,也就是合心境界的,这也许就是人跟人的差距。

  石兽在广袤的大地之上行走了许久之后,忽然在远方的地平线上,看到了一些村落的轮廓。

  此时正好是早上,天边的云雾还有一些缭绕的感觉,那村落就在这些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看到此景的张小河,拍了怕旁阿粥跟零时的肩膀,说道:“有村子,我们可以打探一下位置。”

  实际上,三人都不是人形地图 因此一路走过来 也打探了许多。

  他们要去的那一座城市,作为一个落寞的修炼圣地,到现在也还是一个大城市来着,知道的人有很多,因此一路走过来好算是顺畅。

  阿粥跟零时一看,确实是一个村子,当即也是笑颜绽放。

  他们走了好久啊,遇到村落也不容易啊,因此都很高兴。

  石兽在离村落有一些距离的一座山丘后面停下来,为了不打扰村里人,他们决定步行。

  从石兽背上下来之后,张小河让石兽藏到山里面等他们出来,随后三人走向了村子那边。

  这些天他们的干粮虽然还有但是也要补充一些,其实呢现在就张小河一个人在吃东西。

  零时不吃人间烟火,阿粥似乎也不用吃,就张小河一个人吃干粮,但是水总是需要的,因此看一看村里有没有井,打一点水也可以。

  很快他们走到了村子里面,这似乎是一个荒凉的村落。

  许多房子已经破旧,像是常年没有人收拾一样,还有些长满了蜘蛛网,更有一些房子也垮了一大半。

  走过这一片荒凉之后 总算是到了一些有点生气的地方。

  前面的一个石桌附近,一群人围在一块,像是在讨论着什么,又像是在看人下棋。

  可张小河一到那里,正要上前询问,这些人就一哄而散,当即消失无踪。

  无意中看到了一些面孔,有些人恐慌,有些慌忙,但后不是什么好表情。

  张小河当即就犯糊涂了,回头看了看零时,她是皱着眉头看的,看上去也都是很困惑的样子。

  这些人这么怕生?张小河不是很理解。

  这伙人散了,张小河只好去敲门问一问里面的人家。

  但是张小河敲了好久,都没有人回应,他明明记得刚才看到有人进去的,看样子人家不是那么待见他们,只好走开。

  “奇怪,这些人在害怕什么?”张小河眼里十分的困惑 虽然他又本质幻眼,但是现在这种本质却是看不清楚。

  他只知道,这些人实在恐惧,他们似乎很害怕被发现,或者说被抓住。

  有在村子里逛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人敢出来,一个个都畏缩得很。

  面对之中没法主动交流的情况,张小河只好更加主动 于是他开口喊道:

  “各位父老乡亲,有没有干粮啊,还有有没有水井啊,我们路过。”

  然后就看到各家门口伸出一只手,把一些米面什么的放到门外。

  “这莫非是给我们的?”张小河不是很理解。

  回头一看零时,她眼中间尽是思虑,只见她缓缓说道:“这是不简单。”

  虽然有食物,但张小河他们也不能白要,于是在零时大姐姐带头之下,三人闯入了一户人家。

  在这一户人家里面,一家老小,全都在畏缩在一团,所有人眼中都是害怕。

  “老乡,我们是路过这里的修炼者,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可以跟我们说,兴许我们能帮到你们。”

  但这一家子显然是不相信,张小河好说歹说又是一阵功夫,才逐渐打开话匣。

  “你们……真的是路过的人?”家中男主人问道。

  “是啊,正好来这里弄一点干粮还有水的,但你们似乎有些麻烦呀。”张小河如是说道,看了看微缩在一边的两个孩子,那俩孩子也都很害怕。

  “修炼者大人,你要为我们做主啊。”那人想清楚之后,忽然下跪,张小河连忙上前搀扶,说道:

  ”这是做什么,你说到底遇到了什么,我们对坏人绝对不姑息。”张小河直接放出狠话。

  然后那人说道:“在我们村子附近,有一个虎心大王,那是一只得道的老虎妖,他收拢了一些修炼者,在南开山上建了一个山寨,就靠强夺附近村庄生活。”

  “而那虎心大王有一个嗜好,他喜欢吃人,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到附近村子里抓人,村民现在都快没人了。”

  说着,那人还一把眼泪,这就是最残酷的现实,这声泪俱下让张小河都为之动容。

  “岂有此理!”他很是愤怒,满腔怒火直烧。

  他当即询问了南开山方位,然后带着两人,直奔南开山。

  在走了一阵之后,张小河忽然回头看向阿粥,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看什么看?我又不吃人,也没有抢多少东西,起码我的山寨附近的村民,还都能生活。”阿粥本心向善,因此没有做过多少恶事。

  这就是时代的原因,在普通人没有力量的时候,就自然会被剥削。

  现在哪个村庄附近没有几个山寨的,张小河最终收回目光,他不想去问阿粥的从前,那或许真的不堪回首。

  而阿粥自己也是分外委屈,搞得她多坏一样,但最终也只好吃下这一口委屈,毕竟她曾经是山贼。

  比其他山贼做得再好,也依旧是山贼,不应该为一个做得比其他恶人做得好的恶人,感到怜悯。

  一路冲到南开山,张小河刚要冲上去,零时一下子给他拦住,教训道:“你以为这是在你生命岛啊,现在你可是一个宠兽都没有。”

  张小河这才恍悟过来,刚才那一下,又给他冲昏头了,幸好有零时在身边。

  “谁说我没有宠兽,你不就是嘛。”张小河开玩笑似的说道。

  然后当即就给她吹了一下脑袋瓜子,这家伙还想把她占为己有了,当然这是玩笑话。

  零时可没有开玩笑,严肃地说道:“现在我们对敌人的实力一点都不知道,就这样冲上去,不是给人家送肉食去的?”

  张小河连连点头,任由她教训,说得很对,刚才冲动了。

  “这样吧,我们先拍一个人上去打听,了解清楚之后再说。”张小河依旧是老实点头。

  现在问题来了,要拍谁去呢。

  张小河由于业力很容易冲动,显然不适合,阿粥给张小河刚才一瞪,现在很委屈,也不适合。

  无奈零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去,你们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等我回来。”说完之后零时就消失无踪。

  作为一个融合境的修炼者,张小河其实蛮放心她的,融合都可以做宗门长老了,甚至是年轻一些的当掌门宗主也是可以,因此张小河一点也不担心。

  之后,啊周几就跟张小河一块靠着一棵树,等零时回来。

  这期间,阿粥一直别过头,没有主动看张小河一眼,显然是伤心了。

  张小河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个眼神,真的就不像是人干的事,眼中的质问怀疑简直不言而喻的。

  他觉得现在的阿粥已经不是从前,他应该道个歉。

  张小河用手指头,戳了戳她柔软的肩膀,眼中流露出思索,然后说道:“阿粥,阿粥。”

  阿粥还是没有转过头看他,只是肩膀动了动。

  “你还在生气啊,这个我不是质疑你,毕竟你曾经当过坏人,当然你不是也救过人嘛,功过抵了,所以没关系的。”

  张小河对于自己一直是功过不相抵,但是对于别人他要宽容很多。

  功过相抵是人情,有些人觉得放过恶人不好,确实如此,但是让他变成一个好人不是更好,何苦纠缠。

  当然啊,对于一些死不悔改的,一定不能放过,不是诚心改过的也一定不要放过,还有犯了大错的也一定不要放过,这个程度要把握好。

  很多人搞不清楚这中间的细节,因此会有争执,一句话放过大恶人,你问一问受害者同不同意。

  而更多时候,大恶之人必须要死,若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该死,并且有这个决心去死,那么就算是诚心改过,可以原谅,但还是要死,这是从他造大孽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的。

  “阿粥,我不是责怪你,你想啊万一因为你的强取豪夺,有人饿死了怎么办,你看这山上的老虎精也是如此。”张小河如是说道,他这话说得。

  阿粥转头,直接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想当山贼啊,你是不知道我们那里很早以前也有一伙山贼,跟这里一模一样,当时人们都生活不下去。”

  “我取代了那群山贼之后,人们还夸我呢。”

  张小河一听人就愣住了,小声说道:“妹子你不要偏我,那么大一个宫殿,你说要好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啊。”

  “吼吼,你家修炼者,建一个宫殿都费力哦,我告诉你,山贼都是自己修山寨的,普通人太慢了,手艺又不好,还不如自己修一个。”

  张小河一愣,好像是那么回事,普通村民没有专业的常识,大部分村民最会的还是耕地,老实说还真有道理。

  “那你那一群手下一个个残忍的,都把燕子窝给拆了,一般人都不拆燕子窝的。”张小河有些困惑地说道。

  “我就觉得奇怪了,你连人都照顾不全,哪来的时间心疼畜生,没有拿去炖汤就好了。”

  张小河一听愣住了,仔细一想,这燕子祥瑞之年是吉祥鸟,那灾荒之年,不就是储备粮嘛。

  不要小看人心,饿急了,真有可能吃掉。

  阿粥说得很在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爱护牲畜的人,但是又有谁来爱护人呢。

  你看着妖魔满天飞,又有谁能照顾人呢,这是一个多么可悲的现实。

  “对不起,阿粥,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张小河这个人脑子比较直,说话也比较直,很多时候,说出来的话,都能给人气吐血,也就阿粥心好,能容忍他。

  然而她这会显然是真的生气了,冷哼一声之后,不再理会张小河,张小河一边猴急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会哄女孩子呀,自给家林寒雨根本就不需要哄的,有时候林寒雨还会哄他呢,这……这该怎么办呀。

  最终,张小河就陪在阿粥旁边,是不是碰碰他,过了一会等她气消了,两个人也算是又能说上话。

  忽然,张小河听到附近有一些动静,然后就看到了一群人从前面走过来。

  两人立刻躲到了树木后面,开始观察这一伙人。

  “哎呀,你说大王为什么一定要吃人呢,搞得我都浑身不自在。”其中一个修炼者说道,他是人来着。

  “就许你们人吃牲畜,不许我们吃人啊。”旁边一个鸡妖如是说道。

  “咋滴?像打架,小心我给你顿成鸡汤。”那个修炼者如是说道。

  鸡妖当即被触动了某一个弦,立刻怒气冲冲要动手,修炼者自然是丝毫不让。

  “好了,都住手。”一个老虎妖拦住了他们两个 这家伙看上去像是队长一样。

  你说这些妖精变成人形也是有些奇怪的,就比如这个老虎妖,虽然是人形,但是浑身都是毛,还有一个大老虎头。

  鸡妖则是鸡头和鸡毛,都不像是正常人,当然有些则跟人一模一样。

  张小河本质幻眼之中,一个人形生命,看上去跟人一样,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树妖,仔细一看确实有一点树木的特征,至少皮肤比较糙,还有一些根须藏在衣服里面。

  “赶紧把人送到,完了大王要发怒了。”那两个再也不敢胡闹。

  这会修炼者凑到了老虎头队长旁边,问道:“老大,你为什么不吃人啊,我看好多弟兄都吃呢。”

  这虎老大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大我挑食,人肉太糙了,要么你也不会被分配到我这边来。”

  这话说得修炼者寒毛倒竖,可能身边的兄弟,想要吃人来着,太可怕了。

  其实呢,虎老大不吃人,还有个别的原因,他觉得这些人跟自身有些像,都会说人话,也有自己的思想,完全不是牲畜,因此他吃不下去。

  怎么说起啦,虎老大还是有一点良知的,也是他智慧高一些,看到了这一点,知道智慧生命跟牲畜的区别。

  试问人会吃活生生的人吗,有答案是是,但是觉得不能那么做。

  张小河听了这一段对话之后,脑子忽然一转,有了一些想法,要不自己这里也打探一下消息,万一零时那边有错误信息呢。

  于是他跌跌撞撞地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各位大哥,我是来加入山寨的,请问你们是山贼吗?”

  一群山贼精怪看到张小河之后,当即上来围住了他。

  “老大,他说要加入我们。”修炼者说道。

  “我觉得他不行。”胡老大思量一会,如是说道。

  “咋不行,我看他也有炼气的修为,挺不错的。”修炼者如是说道。

  虎老大直摇头,说道:“你看他这么有礼貌,一定不是当山贼的料。”

  张小河一听也是愣住,咋滴,这年头当山贼都需要考核了?

  不过,既然说他太过于礼貌,那么自己就粗暴一些。

  “你他粮的,说你呢,我要加入山寨。”张小河指着虎老大说道。

  然后他就被几个兵器架住脖子,那虎老大反而是惊喜一阵,说道:“好!就是要这种机灵的人才。”

  “给你一个小跟班,这个小子交给你了。”虎老大拍了拍修炼者的肩膀如是说道。

  在场的包括张小河 包括躲在一边的阿粥,都觉得很无语,这老虎头……是不欠啊。

  但人家毕竟是老大,没有人敢说三道四。

  之后张小河就跟在了这个修炼者身后 这会该到张小河跟一个马屁精一样,他在这修炼者旁边,姿态十分卑微,如是问道:

  “我听说虎心大王是一个合心境强者,仰慕他大名我才来的。”张小河想套一套话。

  果然这个话多的修炼者成功上套。

  “哪呢,大王是融合境强者,跟一些门派掌门比,也丝毫不差。”

  “哦。”张小河点头眼睛一转,接着问道:“那咱们虎老大呢?”

  “老大是合心,你现在太弱了,这些境界都是你无法企及的。”话多的修炼者如是说道。

  “哦。”张小河颇有深意地点头,既然是这样那就不用害怕了。

  他当即踹了那修炼者一脚。

  “找个宗门老老实实待着不好,偏偏来做山贼。”张小河怒目圆瞪。

  “你……”修炼者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实际上宗门的资源可要比山贼要多很多,许多当山贼的修炼者,其实都是宗门叛逃出来的,一般都输犯了大错。

  这个修炼者也不例外。

  “你要做什么?”虎老大声音就像是呼啸一样,一阵气浪,能把许多人镇住,当然张小河可不会被镇住。

  “我来,剿了你这山寨。”张小河与之针锋相对,一点也不惧怕,合心境界在他看来,已经伤不到他分毫。

  “我一定要杀了你。”那杯踹倒在地的修炼者,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在他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冲向张小河的事后,虎老大一手抓住了那个修炼者。

  “我看你修为也不弱,今日放过你,他日再与我们为敌,必然不会放过你。”虎老大察觉到了张小河不简单,因此没有贸然捉拿他。

  张小河一句话也没说,但是眼中的问号早已浮现出来。

  暗地里,他已经抓住了许多的人命脉 就像是抓住这些妖兽的心脏一样,他手一紧。

  瞬间这些妖兽呼吸停止,随后极其难受地扼住自己的咽喉,张小河断绝了他们的一处命脉,因此他们会慢慢死亡。

  虎老大看到这个画面,当即震惊,立刻就要逃,但是张小河怎么会放过他,作为助纣为虐的帮凶,张小河不能当过他们中任何一个。

  处理掉其余的人之后,他理解化作一阵狂风追了上去,气势铺天盖地,像是一下子就要把虎老大碾碎一样。

  在无路可逃之后,虎老大站住脚,质问道:“你杀了我们,村民怎么办,没了我们还有下一批山贼,他们只会更加残忍。”

  哼哼,有意思。

  “那你说说你们都做了什么好事?”张小河有些讥讽以为地说道。

  张小河觉得,现在这一伙山贼已经让百姓活不下去,因此他要清除这一窝山贼。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好人有多少,但是杀了一些坏人,好人自然就多起来了,张小河如是想。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无产阶级的运”(总台央视记者 朱若梦 杨毅)。她强调,中古两党、两国和人民传统友谊历久弥新,两国关系经受住了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期待中古“先富带后富”是中国对共同富裕的期许。他亲自带队调查,因为“太阳,阴影终将消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