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塌了! (第1/3页)
    

听了这句话,向家强转过了身,上下打量了张成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他是什么人?”

谭江边以为这是什么林成新学的俏皮话,也乐的不行。

方棠的眼睛转了转,灵机一动,立刻回答道。

“他是我爱人,大学同学!现在你该死心了吧,这都什么时代了,早就提倡自由恋爱了,所以别再那爹妈那套磕儿来纠缠我,咱们俩没关系!”

狡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张成,好像在说,如果你不帮我,今天就鱼死网破吧。

张成也有些无语,萍水相逢为什么要把他卷入这种事儿,方棠想要拿他当挡箭牌好歹也要找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大学生?你看他哪里像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权当是做好事帮她一把,毕竟这男人看起来就一脸的流氓相。

没想到向家强脸上倒是出现了怒意,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看上眼儿的,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和他抢?

这是一个爷们儿能忍的?虽然不知道刚才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就是在嘲讽自己。

当然,他也没有当即甩脸子,而是讽刺的看着张成,说道:

“你丫什么东西啊?大学生?大学生在我这儿摆摊,谭江边你丫出门没带脑子吧,什么东西都敢往摊子上领,这个月保护费交了么?要是惹出事儿,我看你怎么办!”

向家强的话语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口气也高高在上的,让张成又些许不舒服,他非常讨厌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就是时代老流氓而已。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信不信由你,没事儿的话我要带小棠去吃个早饭。”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揽过来方棠的腰,这样大大咧咧的姑娘忍不住脸色微红。

表面上是低头含羞,在谭江边和向家强看不到的地方,方棠死命的捏了捏张成的手背,疼的张成差一点龇牙咧嘴的没忍住,破口吐槽身边这小姐姐。

两个人对面的向家强脸色不善,咬牙切齿的道:“臭小子,你没皮没脸了 ,我劝你离他远一点,你俩家里根本就配不上!你知道我家是干什么,我舅舅是片儿警!你们要是不像在这儿干,趁早给我滚蛋!”

张成不怒反笑,挑眉看向向家强,开口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家庭能配得上?”

听到这句话,向家强的脸上出现了一股子骄傲,语气里也有一些优越感:“怎么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懂么?我舅舅就是管这块的警察、我妈那是厂里的组长、我爸……表面上是修车的,但是背地里干什么,谁不知道?哼,老子我一个月也是个把万儿,你在看看自己,养得起棠棠么?”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编制的辅警儿,有什么值得嘚瑟的?”张成冲着向家强吹了一个口哨,调戏般的笑了笑。

“你他吗说什么?”向家强有些激动,他居然敢这么说自己的舅舅,疯子!要知道正是因为有他舅舅这身份,他才能在这里作威作福,被张成这么一说搞得就好像他也没什么厉害的那样。

要是这条街上的人都不怕他了,以后自己的经济来源怎么办?

张成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他知道,北京城马上就要发生一个大事件了。

对于那个大事件,后世所知甚少,毕竟事关国家利益,自然不好提。

不过在大事件中,死了的人多半都是辅警和当天在那附近的倒霉玩意儿。

懒得搭理向家强,张成要拉着方棠离开,身后那小子却突然大吼:

“方棠,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本来今儿我还给你准备礼物,你要是现在给老子过来我说不定能给你,三千块钱,你要是不赏脸,我就回家和你妈好好说道说道!”

方棠也很震惊,三千块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小数目了,这向家强居然这么舍得下血本来讨自己欢心。

那是一个碧玺戒指,十分的精巧好看。

向家强说完以后冲着方棠招了招手,满脸挑衅的看着张成。

“小子,我看你这一地摊的破烂玩意儿,有什么东西能比的我这碧玺戒指,你这样的穷酸小子,拿什么给棠棠幸福?凭什么和我争?”

原本以为张成脸上会出现窘迫神色,,但是没想到张成居然傻呵呵的笑了起来,那笑容中的嘲讽和戏谑丝毫没有掩藏。

“就凭我智商在线!有脑子——”  

要是在平时向家强肯定冲上去就要收拾张成,但是最近……他确实是心有余儿力不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没力气。

要是现在动手,自己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身体不行,但嘴上可不能饶人,“臭小子,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看向那个三千块的碧玺戒指,笑道:“我问你,你买这个戒指多长时间了,是不是每天都戴在身上?”

他的话不仅让向家强听不明白,连方棠和谭江边也是一头的污水,张成想要表达什么?

“买了两个星期,自然是一只待在身上。这怎么了么?送给棠棠的东西有什么问题么?”

张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严肃又认真的说道。

“自从你买了这戒指是不是经常噩梦惊醒、盗汗,突然感觉所有的事情不顺心,还经常受伤,前天或者在之前还插电出大事儿吧。”

向家强的嘴巴里似乎能塞下一个鸡蛋,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他精通命理?

他最近的倒霉事儿确实很多,不但他爹妈骂,舅舅也让他收敛一点。

而且他前几天出门的时候,差点就被人用刀子给捅了。

“你、你……”

向家强真的以为张成是什么神人,说话都不利索了。

十分疑惑的盯着他,不敢再妄言。

“因为你那三千的解释,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那碧玺表面一层薄薄的黑点儿,张成就知道这是怎么来的玩意儿。

从土地刨出来,满满的阴煞之气,肯定是谁带谁倒霉,还要拿这戒指送女孩儿,您脑子搁家里了吧!


     清脆的掌声一响,笑声突殊顿住,吵乱的屋子突然死寂,铁花娘松了手,银花娘步步往后退,贴住了墙,眼睛里射出凶光,颤声道:“你打我,你竟敢打我?”金花娘跺脚道:“你为何要做这样的事?”银花娘跳了起来,大叫道:“我为何不能做这样的事,你只知道老三喜欢他,可知道我也喜欢他.你们都有意中人,为何我不能有?”金花满楼忽然问道:“他还是宁死也不肯说出他将那笔珠宝藏到哪里去了?”陆小凤道:“他不怕死雷鞭老人大怒喝道:“久闻常春岛大周天绝神阵,大小由心,妙用无方,老夫正要领教,各位怎么停了?”黑衣妇人缓缓道:“大周天绝神阵虽是大小由心,但六个人嗅,我感到我是多麽的幸福。无忌牵看我的手,把我拉近他身前,他踹详了我很久,若得我脸都红了,才对我说,我瘦了傍晚的时候,正是晚饭的时候,辣椒巷里充满”水灵光心里已暗暗紧张,但铁中棠仍在发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