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绚烂烟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绚烂烟花! (第1/3页)
    

月璃站在外面,不敢进入屋内。

这时,蔺一走了过来,来到了月璃的身边,说道:“它是一只兔妖,张先生说她受伤之前的境界是人类中仙人的境界,也就是中州人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那它是怎么受伤的?”

“张先生说它是逃难过来的,从传说中的南海神州,似乎是被仇人所害吧!来到这里后幸好遇到了张先生,不然可能现在已经死了,它的那个孩子小衣,是它唯一的孩子,也是它最在乎的东西,若不是因为现在受了重伤,不然它势必也会将孩子救回来。”

“之前黑鬼经常过来,就是为了它,还有它的孩子?”月璃问道。

蔺一点了点头,说道:“都怪我,承诺会保护好它们,可惜还是弄丢了它的孩子,直到现在还没有救回来。”

“我能进去看看它吗?”月璃问道。

蔺一道:“可以,不过它现在受了重伤,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你,进去之后说话行事一定要注意分寸。”

“我会的。”月璃说道。

月璃走进了那间屋子,奇怪是,在屋外没有一点儿妖气,进了里边竟有这么重妖气,这是什么原因?是因为这间屋子吗?

此时月璃的身前,那只妖物趴在那里,抬头看了眼走来的月璃,然后又再次趴下,看起来很是无力。

月璃缓缓开口道:“能不能将那东西还给我,它对我很重要。”

兔妖趴在那,没有给予回应,就在这时,竟有声音发出,一个嘶哑的雌性声音,其中又带有威严。

“还给你?不属于你,为何要还给你?”

那兔妖就在那趴着,月璃没有感觉到它在动,但月璃知道这声音就是它发出的。

月璃说道:“为何?那明明是我的。”

突然,兔妖似乎怒了,猛的抬起了头,凝视着月璃。

“花心这种天仙之物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中洲小儿的手中?我现在倒还真想知道,这东西你是从何处得来?”

声音发出后,月璃吓的一震,现在的他更加惊悚了。

“是别人送我的,日后有机会还要还给她,还请前辈交给我吧。”说着,月璃跪在了它面前。

眼看着那小子就要哭了出来,兔妖道:“救回我的孩子,我或许会考虑给你。”

月璃听了后激动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前辈放心,一定不负所托。”

说完后,月璃立马告辞了它,然后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蔺一看见他走的匆忙,然后便问道:“说了些什么?”

月璃站了住,然后说道:“她让我救它的孩子。”

蔺一听了后关心道:“这怎么行?那银甲护卫各个都是顶尖高手,连他们都束手无策,你怎么能救的出来?”

月璃道:“不知道不行,当还是要去。”

“为什么?”

月璃道:“我不会让她的一直待在别人的手里。”

“什么?”

月璃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既然这样,那我送你个东西。”说着,蔺一拿出一面铜镜。

月璃接了过来,放在手中,疑惑道:“这是那个云器!”

蔺一道:“本来有三面时,应该算是个云器,但现在只剩两面了,便算不上云器。”

“丢那一面是小姐家里的那一面吗?”月璃问道。

蔺一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之前银甲护卫去对天井内寻找过,但却没有找到,然而一副三面的越空镜便成了两面,他也从云器降为了灵器,不过即使是灵器也很强大了。”

月璃嗯了声,然后问道:“这东西不是张先生的……”

这时,张先生走来道:“尽管那去好了,遇到危险就用它逃回来,到时再还给我便是。”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谢道:“多谢张先生。”

说完后,月璃离开了这里,朝着下流走去。

看到月璃彻底走远后,蔺一开口问道:“张先生活了这么久,难道就没有习过星辰术法?”

张先生道:“星辰不难看懂,只是不愿去看罢了。”

蔺一轻轻一笑,然后又问道:“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但说无妨。”

蔺一道:“日后皇权真的会越来越落没吗?”

张先生想了想,然后道:“这个或许只有真正的人间仙人才能得知。”

“天下四仙?”

“最近仙人,也最近宣冥,那也只能是他们了。”

蔺一抬头看天,他也想有那么一天,离开这中洲之地,去外面瞧一瞧,见见那书中世界,解一解心中之谜。

第二天,月璃早早的拿着剑离开了家,他想要赶快将那小衣救出来,既为了自己,也为了小姐。

走时,月璃站在宁霜语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姐,我昨日认了师父,我怕你会不同意,所以就没提前告诉你。”

宁霜语听了后愣了愣,然后问道:“那人是谁?”

“学院怀惊门的主人,马洪大师。”

宁霜语哦了声。

“对不起小姐,我应该提前跟你商量的。”月璃低头道。

“听说做他的弟子可以拥有一个兽灵,是真的吗?”宁霜语问道。

月璃怯懦的点了点头。

宁霜语面无表情,说道:“桌子上有一个东西,你拿去吧。”

月璃缓缓来到了桌子前,然后拿起了上面的那个东西,那是一块玉佩,轻轻薄薄,拿着也很舒服,而且月璃能够感受到里边有一丝灵气。

“小姐,这是……?”

宁霜语道:“没什么,小玩意儿而已。”

月璃哦了声,然后最后与小姐告辞。

他先去了城里,救人光靠他自己可不行,必须得再找一个。

若不是刚认了个师父,他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

上了怀惊门,现在他七层以内便畅通无阻了,不过四层五层和六层他还不曾去过,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样的,但现在它可没时间去看,以后再说吧,反正机会多的是。

月璃在昨日才刚刚成为马洪的弟子,今日便在学院内传开了,都知道马洪大师收了个弟子,是那个瞎了眼的弟子。

所有人都在羡慕,羡慕那个瞎子,觉得他凭什么能够那么好运?他有什么好的?而他们也只能羡慕了。

月璃找到了师父,然后说住了他的请求,月璃说是为了救自己的一个妹妹,很马洪听了后没有拒绝他,而是直接派了黄耕与他一起前往那救人。

两人出了怀惊门,然后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拦住了他们。

那人出现后,黄耕看了眼月璃,月璃说道:“师兄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黄耕点了点头,看了眼面前的宁集,然后离开了这里。

“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了?做了马大师的弟子,就只管你自己了?”宁集逼问道。

月璃道:“这几日只顾着纳灵了,等我办完事情,明天就去找你。”

宁集道:“一开始可是我姐让你来看我修炼的,现在可倒好,来都不想来了,你这是不打算听我姐话了吗?”

“这……”月璃有些无语:“你自己在那不是挺好吗?而且现在修行起来不是比以前更加的快了,你就自己先将灵力提升了上去。”

“说的倒是轻松,哪那么容易?”

月璃道:“慢慢来,对了,你这些天一直都在学院吗?”

“不然呢?”

月璃问道:“你没有回去见你的父亲吗?”

“见他做什么?闲着没事。”

“呃呃。”月璃道:“有空就回去看看,你父亲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肯定很想你的。”

“我才不去。”说着,宁集头一瞥,转过了身,然后对着后方说道:“若是真不想来就别来好了,我一个人挺好的。”

月璃有些无奈,直到宁集走远,也没有开口再说一句,对于这孩子他有时也真的无可奈何,在外人看来,两人年纪差不多,但清楚的人都知道,月璃的心智明显要比宁集大上好多,而且看身高的话,月璃也更像一个哥哥。

宁集始终还小,别看整日挺坚强的,其实他特别需要依靠,只是好于面子,不愿意开口罢了。

表面看来,宁集最害怕姐姐,但事实上,他最害怕的还是父亲,若不是将军回了城中,宁集今日也不会拦在这里,然后质问月璃为什么不来找他了,他在害怕父亲会派人来找他,他还想知道父亲近日的情况,知道的越清楚越好,然后好更好的避开他。

月璃跟上了黄耕,然后走了城南门,朝着南方走去。

路上,月璃问道:“师兄,你是院长亲封的那新五教之一吗?”

“亲封?”黄耕笑了笑,然后说道:“院长虽然厉害,但他的权利还不能亲封出新的五教主,那不过指的是实力而已。”

月璃哦了一声,然后问道:“那其中有师兄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月璃道:“之前听人说过师父的弟子中有一位新五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黄师兄。”

“不是我。”

月璃听了后失望的哦了一声。

“怎么?感觉我实力不够,帮不了你?”黄耕问道。

“没有,完全没有的。”月璃赶忙说道。

黄耕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这样想。”

月璃嗯了声,点了点头。

“你说的那个是我们的三师姐。”黄耕道。

“三师姐?是谁?”

黄耕道:“三师姐可是个厉害人物,她是学院里目前唯一一个进入怀惊门第八层的学员,十七岁时便进入青年十强,十年之后的现在,她二十七岁了,依旧是青年,也依旧是十强,而且还排名在第二位。”

“最重要的是二师姐心地善良,长得还漂亮,简直是人美心善最好的代名词了,城内好多大户人家的公子都在追慕三师姐。”

月璃静静的听着,他知道自己除了这位黄师兄以外,还有三位师兄或者师姐,可就是没见过一个,也怪自己刚入门,所以还没机会吧,现在听师兄说起三师姐,觉得还有了那么一点儿好奇。

“师父不会放心我们两个前来的,或许就派三师姐在后面跟着呢。”黄耕道。

月璃哦了声,然后问道:“不会是其他师兄师姐吗?”

“大师兄和二师兄你见过吗?”黄耕问道。

月璃摇了摇头,三师姐都没见过,更别说那两位了。

“我也没见过。”黄耕说道:“所以不可能是他们两个。”

“嗯?”月璃有些疑惑:“黄师兄都不曾见过?那么神秘的吗?还是已经不在了?”

黄耕道:“谁知道呢?只是听师父经常提起过二师兄,但说也只是不断的夸赞二师兄有多么厉害,师父说着还特别的自豪,然而大师兄他不曾提起过。”

听着师兄说着,月璃感觉自己的这两位师兄还真是挺神秘的,应该也会很强吧!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用知重负重、攻坚克难二人贩卖大麻约10次,非法获利4万余元。其独特之处在于紧紧把握城市发展的规律性与规划和“四早”要求,持之以恒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我们必须再快一点,再尽力一长张福庆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