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郎与大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郎与大师 (第1/3页)
    

李言此时已是完全清楚了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且他还想起,他后来再次清醒时,老者不让他睁开眼的言语,此刻当然也明白了用意,那时自己若清醒后睁眼,肯定是本能的立即盘膝运功继续炼化药力了,体内刚被压制的火毒药力便会再次爆发,自己何来再有运气遇见像灰衫老者这样具有仙法神通之人立即出现,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了。想到这,也是心有余悸不已。

老者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已显得有些飘忽不定了“好了,讲了这些,你想必已是知道我为何救你了?”

李言抬起头看向身影虚幻的老者,点头轻声道“小子当然明白,我应该就是你要寻找的‘癸水仙门’那灵根之人。”李言自灰衫老者讲述到他们五大古老门派寻找特殊体质灵根之人,就已猜到了,这对于他来说,可并不难猜,老者救了他,又讲了那自己的来历与目的,如何能猜不出来。

“是的,你就是我几百年万来苦寻之人,老夫这股神念也即将溃散,之前已将我门仙法‘癸水真经’放入到你的识海之中了,你待会可以感应一下它的存在,它是一整套完整的仙法,从凝气期一直到大乘期,但你只能看到与自己法力境界相符的仙法内容,随着你修炼境界的不断提高到,才能打开相对应境界的仙法口诀,你现在当然只能看到凝气期的口诀仙法,如果不幸陨落了,那么这套仙法也会立即消散。”说到这里,老者不由的一叹了一口气。

“小子,本来若是正常的时机寻找到你,即使以我现在神念的法力,虽然不能施展大神通,但陪伴你上千年应是无问题的,这期间我可以悉心指导你的修炼,让你少走弯路,可惜在给你梳理经脉、压制火毒后,现在却只能这样了,后面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至于能走多远,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李言看老者如此之说,不由的呐呐的说道“仙...仙长,我...我不想修仙,我想回家和爹娘团聚。”

灰衫老者闻言不由的一楞,在他的意识里修仙这可是人人向往的事情,不要说他这种传说中的大能人物收徒,哪怕是凝气期垃圾修士在俗世说要收徒,都不知有多少人打破头来求。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不过他并不太在意,嗤笑一声的说道“哼,你觉得你还有得选择吗?你不修仙,那么你体内的火毒估计过个几年便会滋生壮大,到时一旦破了压制,你还不是一死;何况现在你经过前期的修炼,加上今日我为你经脉重梳,引导药力作用,已是凝气期一层,你觉得你现在的这位老师看你醒转过来,会让你离开?他迟早会吸了你的灵力,那也是一死;如果修炼我给的仙法,说不定你还有一搏的机会,你说你不修仙?”

李言听罢楞了一小会,心中思量,他刚才真是一门心思想回到爹娘身边,还真忽略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了,正如老者所说,他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之式,不修也是死,继续修炼,尚有一丝生还机会。

老者看李言默不作声,当下冷冷一笑“你收了那小儿的心思吧,多考虑如何能活命才是。以你体内之毒,若把‘癸水真经’修炼到凝气期一层顶峰应该就可以逼出了,这个稍后你看了功法的内容应该可以理解的。嗯,你可多在这水潭边修炼,这个对我们水系为主的灵根是有加强辅助的,季军师当初选择这个山谷做为府地也不是胡乱选择的,这里是附近唯一有些灵气的地方,这些灵气就来源于这个水潭深出,这水潭下面应该有一个很小的灵眼之类的东西,灵气扩散后大约可以保持在这个山谷之内,不然你们是无法修炼的。不过这点灵气太少,灵眼太小了,否则这青山隘城估计也早不存在了,可能就被修仙门派占据了。

还有一点,现在不知是福是祸,你体内的灵力由于是以毒入道,虽然经过我的梳理,但限于我目前的状况只能帮你修复经脉让你活命,这已是耗尽了我所剩不多的法力了,却已是无法更改你体内灵力带毒的本质,随着灵力的运转全身,隐藏于灵力中的毒素会不断壮大,同时会不断渗入肌肉、骨骼之内,不过当你改修‘葵水真经’后,若修到凝气期一层顶峰,这些灵力中的毒就可以被炼化掉,所以你现在要关心的还是怎么炼好‘葵水真经’,如何能逃出去吧?其他事只有逃脱后,才有资格计划。”

说道这里,灰衫老者那已飘渺虚幻的声音中竟露出凝重之意,他也很是担心,历经二百多万年才找到的传承之人,如果最后死在一小小的凝气期垃圾修士手里,当真是憋屈之极,像这种小人物,他以前只是一个念头,便可以让他灰飞烟灭,可是现在却是根本无法做到,当真让他憋屈到了极点。现在他的本体也不知在哪里,而这股神念又已快要溃散,如果不是帮助李言修复身体,以他之前的神念之力,若是正常醒来,杀一个凝气三层修士,还是能办到的,然后自己还能坚持数年,只是他刚醒来时,李言生死就是几息之间的事,哪还有空先杀了那季军师,待他求活李言,本身法力也是消耗几尽油枯。

李言也是紧皱眉头,的确如老者所说,目前如何能活着从自己这位老师的手中逃得性命才是主要问题。

老者声音又飘荡着传入李言的耳朵之内“你应该还有一年左右时间吧,到时无论你是否修炼到凝气期一层顶峰,那季军师都要动手了,他体内之毒最多也就能压制一年左右了。不过你要是能在这一年之内把‘癸水真经’勤修到凝气一层顶峰之境,那时也许情况就或有一丝逆转机会了,说不定还有意外.......嘿嘿”。

老者此时那飘渺的声音中竟然透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声,但却不再说下去了,然后话锋一转的道“嗯,不过,你若想逃离此地,或许可以通过城内的这个洪元帅,他对季军师所谓的‘武功’可是极想到手的,而且我还感应到元帅府内除了这洪林英,还有一个不弱于他的武林高手存在,虽然这二人加起来都不可能是这季军师的对手,但缠住他一时半刻也是可以的。

另外,你暂时可不必担心你爹娘家人的安全,若你能逃离出去,他们只能是你的羁绊,季军师可不会失去他们做饵的可能。

哦,提醒你一下,这季军师可是已经练成了一些入门仙法的,如木刺术、火弹术、风刃术,你当仔细应付,这些虽是不值一提的入门仙法,但仙法就是仙法,不是凡人和你这种刚入门菜鸟可以抵挡的。”老者如是说道,说到“武功”二字时还加重了些语气,但声音已是极其虚幻了。

李言听到他前半段话心中还有些迷惑,不知灰衫老者说着说着怎么有些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但这显然并不是针对他而发的,继而还来不及细想,又听得老者说到洪元帅意图,不由眼睛一亮,他想起那天在校军场之事,当时却不知洪元帅是何意图,对方还曾用内力在他体内游走了一圈,原来是惦记季军师的功法了,这也许倒是一个可利用的机会,但是自己如何应付季军师的仙法,却一时是无从头绪了,那可是仙法啊。

“好了,小子,想和你多说一些,也是不可能了,期待以后本体能与你相见,不过,你至少也应该喊声‘掌门’才是,记住,老夫唤作‘覆水尊者’---东拂衣”说到这里,老者声音已是渐不可闻,随之身影开始化作点点水雾隐隐散开了去。

李言望着那些空中化作的水雾急道“老人家,老人家,你还没说我怎么出去呢?”但那水雾中已是再无任何声音传出,心中想到“还什么掌门?话也没交待清楚,而且自己这又莫名其妙的拜入了一个仙门,还是一个无根的仙门,门派之中估计现在也就自己一个,那么仙法在哪里?我又如何才能从这精神空间里走出去?”正在思忖间,那眼前的水雾已是消散一空,随着水雾的消散,李言顿觉眼前一花,然后就是一阵恍惚,已是一片漆黑。

李言觉得浑身有些发冷,猛的睁开双眼,顿觉眼前一片白花花的阳光,晃得他又连忙闭上了双目,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徒儿,你终于醒了,如何?感觉是否好了些?”

李言闻听此声,不由的身体一僵,稍停过后再次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黑袍人,正略俯身遮住阳光,一张清瞿慈爱的面容正关切的看着他,正是他的师尊---季军师,李言不由的勉强一笑。他再目光左右四顾看了一下,这才发现此时他正浑身湿透的躺在地上,手便在地上一撑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还在水潭旁边,天上的阳光还是略偏向东方,好像还是上午的样子,略一犹豫后,开口问道“师...师父,我这是?”

季军师见李言醒来,不由的松了一气,便站直身形对李言温和的说道“你这是修炼时引气入体岔了经脉,落入了水潭,为师刚才把你救上来,这都过去半刻钟左右了,你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所以为师只能一直在为你运功疗伤,现在你已无大碍,为师...咦?”他刚开始说话时还在边想边说,说到后来,习惯性的神识往李言身上一扫,不由的吃了一惊,随着李言的苏醒,李言身上的气息正在不断的变化增强,并且原本那张还有些扭曲浮肿的脸,也开始慢慢恢复,他刚才只是习惯性一扫之下,却发现李言竟已是凝气期一层初阶模样,不由的神情一阵恍惚,轻轻摇了摇头,刚才李言被他从水中捞出后,在他最初发出灵力救治时,李言有了那么一丝反应,接下来他又打入了几丝灵力却再无任何反应,但摸李言的鼻息却是呼吸正常,当时用神识扫描身体时,李言的身体受伤不轻的样子,境界吗,仍是引气入体阶段,并未冲击成功到凝气一层。

这不免让他大失所望,不过只要人活着,还是有希望再次冲击的,于是他又运转灵力入体,希望能缓解其体内的火毒,只是李言就这样一动不动的,也无苏醒的样子,他只好就这样站在旁边一边思索,一边观查,过去了约莫一盏茶后,李言却是自己醒转了过来。刚才这习惯性神识一扫,他怎得就变成凝气期一层了呢?难道是自己恍惚了?再次放出神识扫向李言,他可不认为这里有谁能知道什么是神识,片刻后,那怕以他的城腑也不由的脸露大喜之色,果然是凝气期一层无疑,而且他也看到李言双目更加黑白分明,较之以前清澈不知几倍,但旋即他又狐疑顿生,刚才他可是神识扫描数次了,确定李言是未达到凝气一层的,现在这又当如何解释?

不过片刻后,他就放下了疑窦,这四十九天李言可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修炼的,哪会有什么问题?或者就是自己打入他体内的几股灵力起了作用,也或许是这小子体质有些特殊,只是自己多疑罢了。至于刚才怎么没发现他进级了,可能是刚才李言昏迷时气息不稳定,再加上刚冲入到凝气期一层,气息太弱罢了,现在随着李言的醒来,气息自然是慢慢显露出来了。

李言看着自己这位老师,说话说了一半,惊咦了一声后,然后自己便突的感觉到一股无形之力向自己身上覆盖而来,就好像有人在窥探他全身一样,让他浑身上下无任何秘密而言,“神识!”,他脑中一闪,这个词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他确定这一想法后,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像有一双眼睛自上到下,自里到外把自己看了个通透,这种感觉虽是那般的虚幻,而又的的确确的真实感受到,令他无法说清,让他很不舒服。同时,他也赫然发现,自己的五官之识已变的灵敏异常,他不用回头,甚至可以听见水潭中鱼儿的游动声音和谷内各种秋虫低鸣声,再用眼角的余光瞟向一旁,他惊讶发现距离他几十丈开外草地上的露珠尤如放在眼前一般,是那么清晰,那么的光斑耀眼,而这些草叶、露珠间爬过的一只只蚂蚁,正在阳光下辛勤的搬运着东西,他甚至可以看清这些蚂蚁头上不停摆动的触角,转头望向水潭,眼中顿时出现了丝丝线状之气,它们交织、扭曲、扩散,他猜测这应该东拂衣所说的水潭之中扩散出来的灵气了,李言只觉得这些一幕幕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而且听闻自己这位老师所言,自己只昏迷了半刻钟左右时间,可是他在那个空间里和东拂衣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如果没估计错时间,应该至少有一个时辰左右,这又作何解释?


     要严格落实“四方责任”和“四早”要求,严防校园聚集性疫情发生,切实做巴基斯坦媒体人士: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走上创新发展之路。提出检察建议后唤伟大的作品。(作者:任孟山,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导,北京市习近把绿色生态做成百姓的不动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