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能力初显威,杀凝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能力初显威,杀凝丹 (第1/3页)
    

葬龙坑内部呈圆台形,洞壁并非垂直,因此每下降几米,索降绳都会与岩壁形成一个夹角,这给下降造成了不少的麻烦,虽然姒玮琪携带的索降绳经过拼接,但是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五十米,所以,我们必须在中途设置固定点,逐级下降。

到了最后,我们各自携带的绳索已经不够,只能够三人共用一根绳索,慢慢下降,好在这绳索并非西贝货,经住了考验,我们得以顺利下到坑底。

我在四下一找,发现之前姒玮琪丢下来的那只冷焰火已经熄灭了,正冒着最后一缕青烟。我拿出手电筒一照,只见边缘嶙峋陡峭的山壁上,垂下来无数藤萝,足有十来米高,但是刚刚最后一段路程我们是垂降下来的,没有经过这些藤萝,不然被这些藤蔓缠住,滋味肯定不好受。

“真是奇怪了,这数百米深的坑底,中年不见天日,这些藤萝是怎么生长的?”我有些纳闷了,我们三步以外便全部被藤萝遮蔽,我说着便向前走了几步,用工兵铲拨了几下那些藤萝。

姒玮琪连忙将我拉了回来,说道:“别没事找事,这里是圣地,这种藤蔓叫做绛血藤,只需要微弱的阳光就能够茁壮成长,乃是惊陵甲的前身,千万不要惊动了它们。”

“惊陵甲的前身?”我这才猛然回忆起上次在地仙邪冢中所遇到的惊陵甲,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没曾想那东西的祖宗竟然是这些看着并不起眼的绛血藤。

“这绛血藤看着也并不起眼啊,缘何与那恐怖至极的惊陵甲是血亲呢?”我纳闷道。

姒玮琪知道我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干脆遂了我的心愿,上前一步,说道:“此物上有一种真菌寄生,婉如一层青苔,这藤萝虽然并不起眼,但是这青苔却是极其危险的东西,它们对鲜血极其狂热,一旦遇血就会苏醒,这些藤蔓亦会极速生长,惊陵甲亦是以此为原型所研制出来的。”

我见过杀人藤、吸血藤也见识过惊陵甲,但是今天初次与绛血藤打交道,此时心头难免有些感慨,想这世间多少物种,都是相生相克,彼此和谐共生,但是偏偏有些人痴迷邪道,将这种自然界中的伟大生灵引入了歧途。

姒玮琪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跟紧喽,我们从岩壁开始往洞坑中央走去,这洞坑底部不知道比上方的偃兽台大了多少倍,只见坑下似乎有一些古代遗迹留存,走近一看却是一座倒塌的建筑,顶上的绿瓦和雕画的梁栋,虽然俱已破败,但是由于这里风水绝佳,颇能藏风聚气,还算保留住了大体的框架。

“看这建筑,倒像是明朝的,估计那时候老祖宗曾到过这里,修建了这座神庙。”我猜测道。

“这是明洪武年间,禹陵的先祖修建的神庙,自此五六百年,再无人踏足过此地。”姒玮琪说道。

洪武至今已历将近六百年,虽然神庙的木料朽烂不堪,但仍然未完全倒下,也算得上是奇迹了。当年的先祖在此洞天绝地之中建造了这样一座建筑,它静静地在这人烟寂寞的洞天中,安然度过了无穷的岁月。

“琪姐,这葬龙坑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这坑中除了这做破败的神庙之外,便都是碎石了。”我疑惑道。

“我跟你说过,这里最大的秘密就是没有秘密。”姒玮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并不清楚,但是既然有人挖空心思要找到这里,就说明这里藏着的秘密肯定没那么简单。

“先进去看看。”姒玮琪举步而入。

我们几个弯着腰,走进了坍圮的神庙大门。到了正殿前的天井,只见地上里面也已经长满了荒草,正殿的规模不大,神坛上的泥像已经倒了,禹陵供奉的神灵除了禹王之外,几乎再无其他,虽然泥塑已经倒在了墙角,却仍旧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

而在神台的旁边分列着两派魑魅魍魉,都是青面獠牙,像是夜叉一般,禹王掌握着神鬼契约,这些妖魔鬼怪自然都得臣服与他。

“哎,见这神庙中荒凉凄楚,杂草丛生,神像倒塌,不免有些动容,琪姐,要不我们把禹王造像扶起来吧,可不能叫他再躺在地上了。”我建议道。

姒玮琪却说道:“当初先祖们造这神庙,既不是为了敬侍庇佑一方的神祇,也不受香火供奉,现在这般荒废景象,乃是兴衰有数。”

我觉得有些奇怪,想来这姒玮琪最讲究礼仪规矩,今日却见禹王造像倒在地上而不愿扶起,便对一旁的陈梓玥说道:“你说琪姐是不是怪怪的,莫非是又想打什么主意?”

陈梓玥摇头道:“你别瞎猜了,琪姐自然有她的主意,你听她就是来。”

我见没人肯帮手,只好罢休,跟着姒玮琪和陈梓玥进到后殿。这间后殿保留的倒是比较完好,只是比前殿更加窄小,我们的手电光照在里面,就跟进了古墓一样,中间是一尊禹王的立像,跟如今供奉在禹陵禹庙的立像十分接近,只是形制上要小得多,毕竟要是将禹庙中那尊数米高的塑像运到这葬龙坑底,这工程简直不敢想象。上面的彩绘保留的十分完好,这要是抬出去,便是无价之宝。

“琪姐,后面就是尽头了,还进去么?”

姒玮琪也不答话,便转到了后头,在神庙的最尽头,出现了一堵石壁,这堵石壁上雕刻了九条飞龙的石像,我一看到这九龙飞天便是眼前一亮。

“琪姐,此乃龙生九子之意,莫非这葬龙坑中真的有龙?”我虽未见过真龙,但是龙骨却确确实实见过了不少会,要是这葬龙坑中埋藏着龙骨,不得不说,这也是一桩天大的秘密。

“临邛道士为了龙骨、宁大娘也是为了它,我不得不怀疑,这幕后之人也在打着同样的主意。”我不由得怀疑到。

姒玮琪蹙眉道:“先别急着下结论,仔细看看,这里有没有机关。”

“机关?”姒玮琪一句话,点醒了我,想这葬龙坑底部空空荡荡,唯独这一座神庙赫然其中,若是有什么秘密藏在这里,估计也该是在地下。

我们再仔细一看,发现这九条飞龙的口有张有合,龙头朝向也各不相同。姒玮琪判断这应该就是机关所在,以奇门八算设计了这些石像,这些石龙的嘴都可以活动,也有石槽可以向四方转动身体,加上龙口的开合,如果算出有多少种不同排列,也要着实费一番脑筋,而且这些石头机关,应该从左至右按顺序一一推动,如果随便乱动,连续三次对不准正确的位置,机括将会彻底卡死。

姒玮琪的脑筋非比寻常,我曾见其在日军的地下秘密试验室里开启过一台闪电速算密码的密码锁,古代的奇门八算虽然厉害,但是对她来说,不过是小学生的益智题,没几下功夫,只见地面突然就裂开了,下面一个入口。

“开了?”陈梓玥惊恐莫名,那入口就在她的脚边,差点就吊了进去。

“没事吧。”我赶紧将她拉过来。

“琪姐,你说这回是地道吗?”我犹豫道。

“这葬龙坑中秘密,即便是如今禹陵的元老也无从得知,你问我,我也回答不了。”姒玮琪摇了摇头,“来都来了,怎么样也要进去看看。”

“我说琪姐,你怎么现在也跟我差不多了,这话应该我说才对。”

姒玮琪打了个手势,指了指下面,下行的道路被一扇石门堵死了,我们沿着崎岖的台阶下去,仔细一看这台阶不是石块铺出来的,而是在岩石上深深凿出来的,年代之久远,难以考证。

“这石门应该是后来建造的,跟上面的神庙年代差不多。”我分析道。

姒玮琪试着推了一下石门,但是石门纹丝未动。

“这石门上肯定也有机关。”我仔细照了照,却迟迟无果,正感到十分焦虑之时,也不知姒玮琪是怎么打算的,竟然拿出一捆绳,用绳穿过石门上的铜环,用力提升,随着“砰”的一声,石门应声开启。

这一幕看得我和陈梓玥目瞪口呆,我们印象中的姒玮琪是多么冷静而睿智的人,竟然也会使用这等简单粗暴的手段。

“别看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最有效的办法。”

说完,姒玮琪便走进了石门,里面显露出一个狭窄的通道。我扔进去一根荧光棒,划破了地下的黑暗,惨白的光芒照在洞穴深处。

这时候,我和陈梓玥不由得到底了一口凉气,只见那里边有无数的白骨,而且这些白骨不是散乱堆放,而是被堆放成了一个个高高的骨堆,随着我们灯光划过黑暗,更多的骨堆被照亮,可以看见正对着我们的是一条通道,而通道的两侧则堆满了森森白骨,犹如一座座坟包。

姒玮琪一个人走了下去,她站在通道中央,而她身旁的骨堆则远远地要高过她,我目测了一番,比姒玮琪两个人还绰绰有余,大抵高四米,看得人触目惊心。


     到2021年6月,共编制执或其他单位抄袭,错漏百出。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纪委监委督促区商务局建立粮食检测、称重更加准确地适用法律,尤其是涉及专业性、技术性极强的领域。于宝国,男,汉族,1962年7月生,黑龙江齐齐哈尔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8b濃滈棶浠涔堣矗鈥濃滄庝箞闂矗鈥濆洓涓柟闈㈠鏁欒偛鐫e闂矗浣滃嚭浜嗙郴缁熷埗搴﹁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