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幽灵般的追杀!》。

谏,其或不能谏,谓之不恭,则有常刑。小马道:你在生谁的气?蓝兰道;我再三吩咐,叫她们守在这里

云逸神色略微认真了一些,身处天劫场域之中,虽说对他并未造成多大影响,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吼!

雷龙咆哮一声,巨大的龙尾直接朝着云逸袭来。

云逸的身形同足有数百千丈长的雷龙比起来,显得十分渺小。

云逸没有迟疑,右手握拳,他的右拳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白光,直接对迎面而来的龙尾一拳砸了过去。

砰!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原本由天劫构成的雷龙在这一刻好似拥有了实体,竟与云逸的右拳狠狠地轰在了一起!

云逸身形暴退,而雷龙的龙尾也被轰了回去,这一击,二者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下一刻,只见雷龙直接朝着云逸猛扑而来,巨大的龙爪朝着云逸的眉心抓来,带动着空气的炸裂声,让人心惊动魄。

“真龙拳!”

云逸再次抬起右拳,不过这一次右拳上却浮现出一道真龙虚影!

真龙虚影咆哮着,携带着一股恐怖的真龙威压。龙威浩荡,竟让虚空都出现了一丝裂痕。

云逸身形微弓,目光灼灼,下一刻,直接化为一道离弦之箭,带着一道道残影,直接和庞大的龙爪碰撞在了一起。

嗷吼!

一道凄厉的龙吟声传来,在碰撞中心,隐约可见雷龙那巨大的龙爪竟被云逸生生轰爆!

雷龙虽是天劫所化,即使巨大的龙爪被生生撕裂也没有一滴鲜血流出,但此刻它却是一副痛苦的表情,神色扭曲。

吼!

雷龙庞大的身躯迅速后退,不时传来一道道痛苦的低吼,看向云逸的目光也变得凝重起来,不再有之前的轻视。

“还真神了,神雷所化的雷龙竟然会感觉到痛苦,这天劫之中还真存在生命体不成?”看着退去的雷龙,云逸有些惊讶。

足足后退了数十里,雷龙这才停下,随后张开巨大的龙嘴,长啸一声,竟开始引动周围的神雷,使其缭绕于雷龙身周!

一道道带着毁灭气息的神雷在雷龙面前,竟然显得温顺无比,并且开始帮它修复碎裂的龙爪以及受伤的龙尾。

不一会儿,原本狼狈的雷龙竟然恢复如初,看不出一丝伤痕。

伤体恢复,雷龙发出一道悠长龙吟,巨大的龙嘴吞纳神雷,不断积蓄能量,准备一击爆发,将云逸直接撕碎!

云逸神色平静,之前的交手让他对雷龙的实力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极道天劫化成的雷龙确实强大,实力已经跳脱出了玄帝层次,初步达到了极道之境。

这等实力或许对于他人来说强大无比,而云逸却丝毫不在意,因为他虽为玄帝,但却能……力压极道!

“来吧,拿你试试我神体的力量!”云逸目光灼灼,体内灵气运转,一道道白色的漩涡在筋脉内不断游走着。

“虚无!”

云逸低喝一声,双手结印,体内漩涡状灵气朝着双手汇聚,仅是眨眼间,一根白色的长矛便在他的身前成型。

与想象中的不同,白色长矛并没有散发出恐怖的威压,只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实,仿若要化作实体一般。

云逸右手轻拍,直接操控白色长矛朝着雷龙飞射而去,要将雷龙直接钉杀在空中!

吼!

同一时刻,雷龙积蓄完毕,一声长啸,无尽的神雷聚集在它巨大的龙嘴中,形成一道金色雷球,朝着长矛横贯而来,与其正面交锋!

嗡嗡……

想像中的爆炸并没有发生,而是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嗡鸣声。

仔细看去,只见白色长矛此刻白光绽放,浓郁的白光这一刻直接将雷球笼罩在其中,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吞噬着金色神雷,让雷球不断缩小,眼看着就要被磨灭!

吼!

雷龙见状,低吼一声,硕大的龙目中闪过一丝明了的神色,好似知道白色长矛中蕴含着什么力量。

嗡嗡嗡……

低沉的嗡鸣声不断传来,此时的天劫场域内竟显得安静无比。云逸一点也不着急,雷龙好似也有耐心等待最终结果。

虽说是等待,但这个过程自然不可能是漫长的,修行到了这等境界,一招一式都可以毁天灭地,少有真正的旗鼓相当。

仅是片刻功夫,金色雷球就这么凭空消失,归于虚无,显得诡异无比。

而白色长矛此刻也白光内敛,静静地悬浮在云逸和雷龙的中心,没有一丝气息释放。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没有人能够感应到长矛的存在,好似不属于这片时空一般。

这白色长矛着实太诡异了,竟然能够吞噬神雷,磨灭雷龙全力一击的金色雷球!

要知道那道金色雷球可是雷龙最强的手段,是由极道天劫最本源的神雷凝聚而成, 紧接着又一个查到了成绩,而还有不错的学生出现。

  “呜呜……我也查到了,我才442,我完蛋了!”

  “我也完蛋了,只有460分,连普通二本都可能上不了,只能上三本!”

  “……”

  很快,一个接一个地学生们,查到了自己的成绩,群里面可谓是真正几家欢喜几家愁,一些学生在查到成绩后狂欢,激动,一些人则是查到成绩后心情变得无比低落,变得伤心难过,特别是那些连本科线都没有上的学生,更是默默地直接不说话了。

  兴东县新城区的小区中。

  一定要进三千名,一定要进三千名!

  杨心怡的目光盯着屏幕,一边刷新网页,一边不断地在心里祈祷着自己的分数排名能够进入三千名以内,三千名是夏京外国语大学过去三年在南粤省录取的最低排名,只要进入三千名内,就有很大希望能考上她以仪的夏京外国语大学!

  “刷!”

  终于,在连续刷新三次之后,网页成功打开了!

  她的分数和排名的具体信息出现在了网页上面!

  “杨心怡:总分639分,省排2300名!”

  “啊!”

  在看到第一行的瞬间,杨心怡便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发出了一声激动的尖叫。

  虽然分数并不高,但排名却完全达到了她的心理预期,达到2300名!

  这个排名,报夏京外国语已经最少有8成把握!

  在杨心怡同一个小区,距离杨心怡只有两栋楼之隔的另一栋楼中。

  王子文也在查自己的分数。

  和杨心怡只有自己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在查分数不同,王子文的家里此刻可以说是宾客满堂,热闹无比,除了王子文父母之外,王子文的爷爷奶奶,还有两位叔叔等也全都赶了过来,可以说是一大家子人全都聚集起来了。

  王子文的叔叔是被王子文的爷爷召集过来的。

  因为王子文的平时成绩确实不错,一直都是老爷子的骄傲,再加上老爷子听王子文说这次高考考得很好,所以觉得查分的时候是一件重大的喜事,就把一家人全都召集了过来,等查完分数之后,正好摆个大酒席,一家人庆祝一下。

  分数会是多少呢?

  660分估计不行,但650分应该没问题。

  一边刷新网页,王子文的心中一边无比骄傲地期待着自己的分数。

  这次他的估分是有660分的,但他觉得应该保守一点去想。

  650,这个分数也够了,上夏京外国语大学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且,估计也会成为班上第二名。

  他之前打听过了,平时和他成绩差不多的杨心怡和张振东他们几个都考得不是很好,理综都感觉特别差,估计是绝对比不上他的。

  等分数出来,立即把分数截图出来,发到群里去,让那些蠢货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学霸的成绩单是怎么样的,对了,一定要专门@一下陈羽那个家伙,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最终的胜利!

  王子文越想便越是激动,越是期待和憧憬。

  “王子文,总分562分,总分排名省第16922名,具体成绩如下:语文:118,数学:125,英语:122,理综:197。”

  而就在他一脸憧憬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他的成绩单。

  “啪!”

  王子文的脸色直接变得苍白,手里的手机直接掉落在了桌上。

  “子文,查到了吗?”

  王子文的父亲听到动静,连忙问道。

  说话间,他的身形直接倾了过来,目光向着电脑屏幕望去。

  “562?怎么可能!”

  看清屏幕上的分数,王父的眼睛瞪大了起来,眼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562?

  客厅之中,王家的其他人听到王父的话语,眼睛也全都瞪大了起来。

  要是没有之前王子文他们的铺垫的话,他们听到这个分数,会觉得已经非常高了,毕竟一本线才490多分,这个分数已经超过了70多分了,但是在分数出来之前,他们一直都听王子文他们说,王子文的分数是起码600分以上的,是能上顶尖大学的,这会听到562这个分数,自然就有落差了。

  “不是预估650分吗?怎么会差这么多?阿文,是不是查错了?再查一遍看看。”

  王母一脸着急地道。

  王子文没有回答母亲的话,他的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

  562,这个分数距离他预估的差太远了!

  这是一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分数。

  这个分数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王父也没有回答老婆的话,虽然他也很希望是查错了,但是他很清楚,查错这个情况是不存在的,准考证和姓名这些,全都是唯一配匹的,查错了,是绝对不会显示正确的姓名的,除非这么巧,输错了准考证,还恰好也叫王子文。

薛煉和獨孤勝對了幾招叫道:“好精湛的武藝,你的武學和蠻力雖然可以克敵制勝,但是如果不會運用巧力和頭腦來判斷出招,那和江湖的泛泛之輩也不過爾爾,更可惜你對內力的運用還欠缺些火候。”

獨孤勝道:“那么前輩很會運用內力嗎?”薛煉向前張開五指,伸出一掌,一丈之外的獨孤勝立即后退幾步,衣袖莫名掉落,好如被刀繞著一圈削落,但是袖口毫無彎曲,就是干凈利落的一刀。

薛煉道:“這是我無往不利的隱刃殺。江湖都叫我四刃隱殺,殊不知我不僅四刃。”

獨孤勝的厲眼看一看薛煉道:“前輩武功高強,我甘拜下風。”突然數十個飛鏢從側面射向薛煉。

薛煉嘴角一笑,把掌對著側面,飛鏢全部不知道擊中了什么,全部掉落。

獨孤立即來到薛煉一旁道:“前輩小心。”面前出現一少年男子,一掌襲來,獨孤勝背對防守一接,側身抬膝蓋,一拳直擊,那人一擋后退五步。

男子正欲再次出手卻發現獨孤勝已經來到面前,獨孤勝一掌打在男子面前,男子倒飛,突然飛來一中年男子接住落地。

一中年女子上前道:“犬子唐定不懂事,還望見諒。”

獨孤勝道:“前輩是?”中年女子道:“在下唐門公碧。”薛煉上前道:“未雨綢繆——女郭嘉,久仰。”身后的中年男子便是唐衛湛和唐定,身后還有林星彩。

薛煉道:“我和這位少俠在切磋武藝而已,令堂誤會。”

唐公碧道:“原來如此,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告辭。”于是立即離開

薛煉問獨孤勝道:“你覺得我的刀刃和他的劍行相比如何?”獨孤勝道:“師伯的萬象神功使出來的劍雖然多,氣勢恢宏,但是極具耗費內力和神氣,需要巧妙操控,且劍似有似無。前輩的刀刃則不同,出招直接剛猛,毫無脫離帶水,內力耗費不高,內功穩定。”

薛煉道:“說的不錯,天縱奇才屈指可數,萬形派能有幾個?你加入我河豎雙可好。”獨孤勝說道:“可以,但是我要當你的關門弟子。”

薛煉道:“我至今都沒有收過弟子,你一來就要我關門?”獨孤勝道:“收我一人相當于收十名弟子,我相信你是不會拒絕我的。”獨孤勝跪下道:“弟子獨孤勝拜見師父。”獨孤勝不小心說出了自己的真姓,只好和薛煉實話實說的道明原委。

薛煉道:“無妨,我的師父是你爹的同族。”

薛煉又問道:“你有幾個師父?”

獨孤勝道:“兩個,年幼之時拜萬形派掌門魏師父,一年前拜神雕大俠為師。”

薛煉點頭道:“西狂楊過。”“師父,弟子有一個問題?”獨孤勝道。薛煉道:“什么事?”

獨孤勝小聲道:“師父為何收我為徒?”

薛煉哈哈大笑道:“你學武多年,竟然連這道理都不懂,你的無形大法和我的隱刃殺都是外放的功法,所以我才收你為徒。但是一般外放功法都是極其消耗內力,若是內力不高,隨便使用卻是害人害己。你雖然拜神雕大俠為師,但是一年的時間,你能夠在體內積蓄多高的內力?等我保住了江水出海的兩處關隘后你就隨我前往崇明吧!”

慕容苾芻問風月景道:“為什么現在就離開。”

趙無痕道:“他們商業上的事情和我們關系不大,只是苾芻妹妹你怎么要攻擊那個劉員外。”

風月景道:“我見到劉員外后跟你們說過他是南朝劉裕的后代吧!”趙無痕道:“當年劉宋王朝的開國皇帝劉裕滅亡了后燕,但往事如煙,何必耿耿于懷?”

風月景道:“不是所有人跟你一樣,就連你師父也難以看淡。”

趙無痕道:“羅倚摯找不到,那我也該去百花谷。”

風月景問道:“你回百花谷做什么?”趙無痕道:“把苾芻妹妹帶回百花谷,再化去斗轉星移的內功。”

風月景道:“何必如此遵守承諾?”趙無痕道:“言善信也。”

畢有期和劉復在廳內喝茶,劉復道:“這次畢掌門可是要掌管江河的水運和鹽產啊!”唐公碧等人進入。

唐公碧看看劉復,

在三楼看台上的封峂也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情况,或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的花心又被眼前的美女给勾出来了。但是转头看了一眼幕灵,只见她双手紧握,面色紧张,于是走了过去用手握着幕灵的手,给她安慰。

正在这时、原本微笑着眨眼睛的单如月,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朝着杨啸天踏步而出,身影忽快忽慢,仿佛她有着一双不断变换节奏的脚。

来到杨啸天身前,杨啸天仍然没有丝毫的战意,仿佛整个人都软弱无力,提不起一点战斗之力。

“......

面对人生的落差,接受现实,调!花无缺忽然道:过去的事,不风四娘道:你真的已了解?连城:“山西人的骡子也是这样子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幽灵般的追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纵横之我欲遮天

南州十一郎

纵横之我欲遮天

邪魅灵儿

纵横之我欲遮天

西西特

纵横之我欲遮天

刘家二少

纵横之我欲遮天

雨辰宇

纵横之我欲遮天

羽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