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毒毙 (第1/3页)
    

“大白天就来打劫,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正在这时,金佰突然听见自己的身后响起一个少年的嗓音。

听到这个声音,金佰顿时汗毛倒竖,还来不及回头看,本就已经受伤的他便被背后之人一掌轰在脑袋上,重重的砸在地面。

“砰!”

那人接着便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那黑衣少年阴寒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

“大哥!”

金仟也听见了声音,转身便见金佰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年踩在脚下,垂死挣扎着,正想向那人攻去,少年的脚却越加用力了,金佰嘴中立时发出含糊不清的痛苦哀嚎,金仟只得停下了脚步。

顾北和思南见到路乞儿到来,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不管这个神秘的陆三是什么来头,但是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想怎么样?”金仟眉目含霜,忍着怒气开口问道。

路乞儿微微一笑,道:“杀了你们。”语气随意,好像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金仟闻言却是冷冷笑道:“小子,且不说你灵虚境的修为就敢不自量力的说要杀了我们,就算杀得了,你敢杀吗?”

路乞儿眉头微皱,目光望向金仟后方的顾北几人,苏酒儿昏迷在思南的怀里,面色痛苦的模样。

“陆兄弟,小酒儿被你脚下那人下了金蚕圣蛊,现在只有他才能救小酒儿。”顾北出声道。

“金蚕圣蛊?这就有些麻烦了。”烧饼突然开口说道。

“烧饼,这金蚕圣蛊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蛊虫,皆是成对存在,被驯化认主之后雌性蛊虫会寄生在主人体内,只需一个念头,就可以控制雄性蛊虫对他人进行攻击,雄性蛊虫会吸食人和妖兽的精血,直至吸干为止,没法用外力或者丹药进行灭杀或驱赶。能杀死它或者命令它停止攻击的也只有主人,但是主人和雌性蛊虫又是性命相依的,你杀了他,雌性蛊虫也会死,那个时候,雄性蛊虫就会失去控制,用最快的速度把苏酒儿吸干。”烧饼快速解释道。

“那有什么办法?”路乞儿也有些头疼。

烧饼想了想,才说道:“没办法,除非他愿意主动将蛊虫召回,否则,苏酒儿必死无疑。这个世上,不怕蛊虫的估计也只有你了。”

“你得快一点解决,否则,时间拖久了,苏酒儿体内的蛊虫就算出来了,她也会因为精血被吸食过多而受伤,严重一点,还可能会变成一个废人。”烧饼又补充了一句。

见到路乞儿阴晴不定的表情,金仟心中更是得意,她嗤笑道:“怎么样,小子,你还杀不杀我们了?”

“小酒儿!”这时,思南的急切的声音传来,显然是小酒儿的情况愈加严重了。

路乞儿冷冷瞥了金仟一眼,最后只得慢慢松开了脚。

金仟越发得意了,又恢复了往常的媚态,“小弟弟,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们是不会伤害那个小丫头的。放心,你又长得这么俊,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说着,她还向路乞儿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金佰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他已经想好,等下要怎么折磨这个小杂种,让他生不如死。

正在这时,路乞儿却突然暴起,一手捏住金佰的肩膀,另一手抓住他的右臂,猛然用力一扯。

“啊!”金佰痛苦的大叫一声,众人再看时,只见金佰的右臂已经从肩膀处被路乞儿生生扯下,刹那间,大量鲜血从断口处喷射而出,路乞儿的脸都被染红了大半。

“啊,小杂种,我要杀了你!”金佰跪在地上,面目扭曲,疯狂大叫着。

“快放了我大哥!”金仟怒喝一声,直接冲了上去,想要动手把金佰从路乞儿的手中抢下来。

“别动。”路乞儿看着朝自己冲来的金仟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脚踩在金佰的后背,将他的左臂反扣在手中。

金仟慌忙止住身形,忍着怒意说道:“小子,放了我大哥,万事好商量。”

她没想到路乞儿会不按常理出牌,见他扯断了金佰的一只手臂,却仍然神色自若,活脱脱就是一条咬人不叫的疯狗。不知道为什么,金仟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

路乞儿并未理会她,只是低头看向金佰,沉声说道:“把蛊虫召唤回来,我饶你一命。”

金佰低着头,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声,“呵呵,小杂种——啊!”

还未等他说完,路乞儿又将他的左臂狠狠的扯断,随意的丢弃在一旁。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路乞儿将金佰没有了双臂的身体踩在脚下,冷冷说道:“我和那位小姑娘没什么交情,能救则救,但若是救不了,那就先杀了你。”

金佰左肩上的鲜血喷向地面,发出“呲啦”的声响。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骂路乞儿,脸颊贴在地面,嘴巴艰难的蠕动着。

“大哥!”金仟脸色苍白,颤声喊道。

顾北和思南见到路乞儿的模样,心中都有些震惊,不曾想平日看起来很好相与的陆三做事手段竟然这般狠辣。

“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就去死。”路乞儿加重了脚上的力度。

金佰这次再也没有嘴硬,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好。”

话音刚落,只见从苏酒儿的眉心处急速飞出一个金色光点,没入金佰的身体之中。

路乞儿见状,便抬头望向思南,道:“思南师姐,检查一下。”

思南立刻将苏酒儿的袖口拉起来查看,那左手手臂上的青色细线果然消失。苏酒儿的脸上不再有痛苦的表情,只是气机依旧很孱弱。思南立刻给苏酒儿喂下一枚丹药,然后对路乞儿微微点了一点头。

“小子,蛊虫已经被唤回,可以放我大哥了吧?”金仟寒着脸盯着路乞儿,一副恨不得要将他千刀万剐的表情。

路乞儿却摇了摇头,“把这对金蚕圣蛊交给我,否则,你们一样都会死。”

金佰闻言并不说话,只是转过脑袋,用余光狠狠的盯着路乞儿。

“你欺人太甚!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金仟不打算再这样耗下去了,当务之急是尽快脱身,带着金佰找个地方疗伤。

路乞儿却是不慌不忙,随手一招,手中便出现了一柄长剑。

他看着对面的金仟,突然咧嘴一笑,这个笑容落在金仟眼里,却让她毛骨悚然,眼前这个少年,如同一尊来自地狱的魔鬼。

“不给也行。”路乞儿依然笑着,手中长剑突然一挥。

“不要!”金仟怒声尖叫。

“啊!”金佰又是一声痛苦的嘶吼,只见他的大腿,直接被路乞儿削去了一大块肉,伤口深可见骨,转眼便鲜血淋淋。

路乞儿将带血的长剑插在地上,慢慢蹲下身子,朝趴在地上痛苦呻吟,浑身颤抖的金佰歪着脑袋笑问道:“还是不给吗?”

金佰真的怕了,他知道路乞儿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如果不把金蚕圣蛊交出去,不知道自己还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只希望他得道金蚕圣蛊之后,能说话算话,放了自己。

他不是没想过给路乞儿下蛊,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就一定会死,为了一丝活命的希望,他还是决定赌一把,将金蚕圣蛊交出来。

终于,路乞儿看见金佰的眉间钻出两只米粒儿大小的金黄色蛊虫,他好奇的观察了一番。

“烧饼,这个可以放进体内小世界吗?”

“可以。金蚕圣蛊也算是天地灵物,你的小世界虽然还没有开辟完整,但是一对蛊虫还是容得下的,只不过你要用精血饲养。”烧饼道。

路乞儿听说可以,便二话不说,直接将这对金蚕圣蛊收进了小世界中。

“希望...阁下...不...不要...食言。”金佰面无血色,双唇颤抖个不停。

路乞儿瞥了他一眼,并不说话,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下一刻,他突然拔起地上的长剑,便对着金佰又挥出一剑,这次的目标,却是他的脖子。

剑光一闪,金仟张大嘴巴,却再喊不出一个字,金佰的头颅冲天而起,最后滚落在自己的身前,脑袋上那双眼睛瞪得极大,死死的盯着金仟。

金仟脸色倏而变得惨白,身子一软,便跌坐在地,不忍去看金佰的脑袋。

路乞儿面无表情拎着长剑,缓缓向着金仟走来。

金仟听见路乞儿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像重重踏在她的心脏上。身前是虎,身后是狼,她知道,自己今日是必死无疑。

此刻她跌坐在地,暴露的轻纱完全不能掩盖完美的身体,细长的脖颈之下,一对弧度惊人的饱满呼之欲出,身下露出一双修长紧实的腿,甚至连那最为隐秘的部位都若隐若现。

路乞儿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少年,女子的身体就是一种毒药,站在金仟的面前居高临下,一切风景尽收眼底,少年不禁有些心潮澎湃,浑身燥热,脸也不知道怎么就红了,呼吸也变得急促,双腿之间的雄伟已经悄然昂首挺立。

经验老到的金仟岂会看不出少年的变化,于是她故意扯了扯胸前的衣衫,使得露出更多旖旎的风光,两腿也有意无意的朝着路乞儿张开了一些。少年原本略显稚嫩的脸庞此刻沾上许多鲜血,就多了几分肃杀之感,平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金仟身体深处的欲望突然一股脑儿的涌了出来,只感到一阵阵的空虚。双腿情不自禁的摩擦了起来,双眼迷离,满是妩媚,红唇微微张开,气吐如兰,不时还发出一两声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

“啊~小弟弟,姐姐好看吗?嗯~”

路乞儿突然愣住了,他呆呆看着眼前的女子,满目深情,一脸温柔。

“小师弟。”在路乞儿的面前,正站着那位深深烙印在心底,让他魂牵梦萦的绿衣少女。少女嘴角微微勾起,望着他的目光同样柔情似水,一如当初。

金仟见路乞儿一脸痴迷的模样,心中大喜,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终究逃不过粉红骷髅的桎梏。正当她要将自己的媚术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然后趁对方逃跑之时,她的双眼突然瞪大,不动也不动了。

不远处的顾北和思南只看见一抹剑影划过眼前,金仟的脑袋便直接飞向了空中,和之前的金佰如出一辙,随后重重跌落在地,而她的身体,却依旧还保持着前一刻的姿势。


     婁腑鍗庝汉姘戝叡鍜屽浗鍙嶄笉姝e綋绔炰簤娉曘(2019骞翠慨姝)绗8鏉$1娆(鏈閫傜敤鐨贸易促进“引进来”农业合作项目4个,围绕农业特色优势产业签署农业投资贸易合作协议28个。民族复兴,不可逆转的就违背了中文的含义。同时,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和衷共济明,并称中方应信守国际人权义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