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先生你的节操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傅先生你的节操呢? (第1/3页)
    

所谓的卖主,其实就是安全局的人假扮的,目地就是给瓦剌使团的人栽赃。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不想让别人总盯着自己,一个极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手首尾不能相顾,自己都麻烦不断了,哪里还有时间去盯别人呢?

这就是杨晨东给虎芒安排的事情。得了任务后,又传给了杨三,由他具体来安排这件事情。

同为秘密组织,杨三他们可比瓦剌的密探专业多了,这不仅因为他们训练更为有素,还因为财大气粗外加装备精良。各方面都有着不小的优势之下,自然而然,瓦剌的密探一直都在安全局的掌控之中。想要引对方出现,还有让对方可以动心的东西,这样的事情做起来自然没有丁点的困难,相反还非常的顺利,更出乎意料的竟然引来了妥格儿的出现。

此人曾在杨家庄的大门外大放噘词,表达出了对六少爷的轻蔑,大家早就想杀了此人以泄愤。可是考虑到对方的身份,这才一直没有下手,这一次竟然主动的寻上门来,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呢?

也就在妥格儿和那位瓦剌密探进入到了小院后不久,杨三带着另一名安全局的属下也出现在了这里,同来的还有一辆马车,上面装着不少的袋子,只是在黑夜之中无法一观其貌,可考虑到要交易的东西,似乎上面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在四名瓦剌侍卫的关注之下,杨三大方的走进了小院之中,见到了先一步来到这里的妥格儿。

“你手中拥有着大量的土豆?”看到来人按约定好的时辰出现,又看到对方是赶马车而来,心下满意之余,还是谨慎的问着。

“正是。”杨三的脸色淡然,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形机器一般。

凭着眼前人敢如此的看不起六少爷,千刀万剐也并不为过。只是考虑到刀啸他们做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他才强压下要动手的想法与妥格儿周旋着。

杨三的态度如此冷漠,让妥格儿由心底里感觉到一丝的不悦。但考虑来这里不是交朋友而是交易来的,他就强行压下了那股不满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土豆种子。据我所知,这东西现在还没有在明朝推广,这东西的种子应该很珍贵的吧。”

“你是官差?”杨三面对着妥格儿的问题,不急不缓的说着。

“不是。”妥格儿摇了摇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倒是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位瓦剌密探,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发苦的摇了摇头。这位将军的侍卫队长,根本就不懂秘密战线上的事情,哪里有上来就问对方底细的嘛,人家也不可能告诉你的。

果然,在接下来杨三就用着充满不屑的目光看向着妥格儿说道:“即然你不是官差,为何会问我这些问题呢?真是白痴。”

恍然大悟的妥格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对方直言自己是白痴,还是惹怒了他,双眼一瞪,一脸凶相的说道:“你敢骂我?”

就在妥格儿一幅要发飙的样子时,一直在外面整理着马车的那位安全局人员走进了小院之中。按着事先的规定,此人一旦进入院子里,便证明守在外面瓦剌探子尽数被无生息的清理干净了,杨三的脸上便闪过了一道诡异的笑容,“骂你如何?我还要杀你呢。”

话落,杨三手中多了一把小型的弓弩,此刻正对准着一脸怒气,欲拔刀的妥格儿。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眼见杨三拿出了武器,那位瓦剌的探子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当下是陪着一幅笑脸想要缓解一下这场中的气氛。

已经动了杀心的杨三哪里会因为这一句话就停下杀机呢。脸上闪过一道冷笑,“好说吗?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从进入这个小院开始,就注定着你们已经是死人。”

声音落下的同时,右手食指一动,扳动了弓弩上的发射器,弹簧机括加力的冲出之下,一道箭羽飞速穿过了空气,射入到了妥格儿的胸口之上。与此同时,在小院之外,四名藏于暗中的狙击手同时将子弹射进了根本不知道死亡已经临近的妥格儿属下的脑袋里,其中三发子弹正中眉心,一发打偏了,只是击在额头之上,但强大的杀伤力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取了他的性命。

可怜妥格儿还保持着拔刀的姿势,一幅盛气凌人想要拿到主导权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外面安排人手尽数覆没。更想到人家是说动手就动手,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迟疑。这哪是来交易的,分明就是来杀他的。

杨三动手的同时,他的手下也拿出了同样的弓弩对准了那位瓦剌密探道:“想活命的不要喊,也不要叫,不然的话,他的下场就是你的榜样。”

早就被眼前一幕给吓傻的瓦剌密探早就呆住了。

说到底,他的任务不过就是探听消息罢了,他所受的训练也是怎么的隐藏自己,身手只是一般。如今连极能打的妥格儿都在丝毫没有反击之力的情况下被杀了,他还能怎么做?

为了保命,密探乖乖的站在那里,任由安全局的人将他绑了一个结实,便是连嘴巴都被塞了一个严实。院外又响起了一阵的脚步之声,刀啸带着二队人员在清理完了四名隐藏在暗中的瓦剌侍卫之后,将他们的尸体一并托了进来。

“干活吧,制造现场,还有活口带回去,想必他应该知道很多瓦剌的秘密吧。”杨三的脸上闪过了一道阴笑。或许是因为工作原因,他整个人变得阴森了许多,便是在安全局中,也少有人敢和他接触太多,似乎都有些害怕这位实际上安全局的领导者。

半个时辰之后,一把大火突然在小院外出现。火光引来了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当他们全力将火扑灭之后,也看清了小院中发生的一幕。几位穿着是瓦剌侍卫服的五个汉子死倒在地上,在他们的面前,还有着不少散落的土豆。

事情涉及到了瓦剌侍卫,五城兵马司迅速的把事情报上了去,没过多久,东厂和锦衣卫的番子相继赶来,其中领队的正是千户官唐童,在他一眼就认出了妥格儿的身份之后,眼中闪过了一道怒色。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还正在驿站中等消息的赛刊王正有些心神不宁的向外张望着,突然他所休息的那间小院大门被人由外推开,接着一队举着火把的锦衣卫冲了进来。

“不好。”本能反应之下,赛刊王反身跃步就将挂在墙上的弯刀取了下来,在一回身的时候,房间中已经冲进了以唐童为首几名锦衣卫壮汉。

“使者,你还准备反抗吗?”看着赛刊王此时的样子,唐童冷笑而视。

“你们要做什么?即然知道我是使者,为何要如此对我,难道就不怕因此而惹得明朝与我瓦剌翻脸吗?”赛刊王依仗着使者的身份,出言恐吓着。

“明朝与瓦剌的事情怎么样,下官不知道,但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你的侍卫队长正四处购买禁品土豆,如今人赃俱获,还麻烦使者跟我们走一趟,说一个清楚吧。”唐童目光中面露威胁之意,大有赛刊王敢反抗,他就要动手的意思。

好汉不吃眼前亏,尽管知道妥格儿把事情办砸了,可想着自己是瓦剌的使者,赛刊王还是有着几分自信的。“好,本将军就与你们走上一趟,看看你们能说些什么。”将弯刀收起,冷哼了一声的赛刊王迈着大步来到了唐童的身前。

妥格儿被杀,赛刊王被抓,这就是杨晨东的报复之举,也成功的将注意力给予转移。

如今的赛刊王自身都将难保,哪里还有时间去关注杨晨东的事情呢?

遗憾的是,赛刊王毕竟是瓦剌使者的身份,尤其是在他知道了妥格儿以死的事情之后,更是把一切都推到了死人的身上,自己一味的喊冤叫屈。

没有直接的证据,自然无人能拿赛刊王如何。但这件事情直接引出了朝廷以瓦剌的反感。尤其是户部尚书王佐更是在朝堂之上抛出了瓦剌使团庞大人数的问题。

土豆刚刚出现的时候,王佐就曾向皇上建言,这样的好东西不能留传出去,不然的话,那些异国有了充足的粮食之后,就会养兵养马,从而有了来找明朝麻烦的条件。

这一次瓦剌人竟然想将土豆弄回去,可算是触了他的逆鳞,朝堂之上他直言,按着朝廷的规定,使团人数应该控制在五十人以内,可是这一次瓦剌国竟然派出了三千人的使团,仅仅是供他们吃喝这一项,每天的花费就很是不少。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其它重臣知道之后,一个个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高高在龙椅上座着英宗朱祁镇,脸色先是一片的茫然,然后转变为了愤怒,看向一旁站立的王振问道:“先生,果有此事吗?”


     记者从水利部获悉:据气象水文部门分析,10日8时至12日14时,北京、天在全周期管理理念下,以党建引领、制度创新和科技赋能实现基层治理迭代升级。2020年12月22日,东营市职业农民职称评审会议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迈进,意义非凡。不料,演出还没开始玉梅的知友、亲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