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盐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盐矿 (第1/3页)
    

  金矿村名副其实,刚到村子附近陈飞就看到了很多背着麻袋运送金块和金沙的男人们,他们一个个汗流浃背但是脸上却充满了笑意,这是富足的生活给他们带来的自信。

  空气中弥漫着金属的气味,几个拿着长枪的骑士走过来,朝着马尔斯深鞠一躬恭敬的说:“宣令官大人到此,我等有失远迎还请赎罪,请大人跟我等去军营汇报。”说完牵着两个人的马匹朝军营方向走去。

  陈飞坐在马上有点头晕目眩,平日里本就不常在马背上,颠簸了这一路大腿早已经被磨的生疼,现在虽然看着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骑士来替自己牵马心里暗爽,可两腿的痛感又折磨着他。

  走过村中心,陈飞看到这里的人群翻了一番,更多的人背着麻袋,里面金属之间的碰撞声给人一种厚重的安全感,随处可见一些穿着布甲的民兵在道路间巡视,那井井有条的秩序就连城镇都无法比拟。

  军营里,一个高个子军官迎接了他们,一般驻村军官大多都是村里选拔出来的,表面上有大队长军衔其实就是民兵队长负责维护村里的治安,但这位军官却并不是如此,他的肩膀上赫然缝着一枚淡红色肩章,这说明他并非民兵队长而是男爵亲自挑选的经营,再一看军营里面设施齐全,除了宿舍,食堂,后勤处这些必要的之外,还有专业的马术训练场地和会议室比城镇的那个军营还要好。

  “宣令官大人,不知这次到访所为何事。”军官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镀金的茶壶给两个人倒茶,他满脸严肃可语气却毕恭毕敬,陈飞接过茶杯时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他,他总感觉这个长官好像在哪里见过。

  马尔斯抿了口茶说:“男爵大人下发政令,即日起如无男爵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针叶林,违者杖八十。”

  军官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他颤颤巍巍地放下手中的茶壶问道:“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这针叶林开放至今已有百年了,怎么突然下令不得擅闯了。”

  “男爵定下的事,岂是我这样的小人物可能知晓的,我不过是把男爵的政令带到罢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军官又看了看马尔斯,喉结动了动好像还要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走出会议室,陈飞只听见他在门外冷冰冰地喊了一句“上菜吧”。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他身后跟着三四个穿着鲜艳衣服的女孩,这种衣服跟旗袍非常相似,都能完美的展现女孩凹凸有致的身形,马尔斯明显见多识广,一见这几个姑娘走进来,脸上马上堆起笑意伸长了脖子笑嘻嘻地跟她们打招呼。

  陈飞就没那么自在了,上一世母胎单身,穿越之后这两年身边更是一个女孩没有,现在突然面前出来这四个美女,他只能硬从脸上挤出笑容来,学着电视里那些纨绔子弟的模样跟她们打招呼,但是他最关注的并不是这四个姑娘而是他们身后一个老妪推来的拖盘车。

  车上放着四个被不锈钢盖子盖着的盘子,这里应该就是军官口中会所说的菜了,今天从早上忙到现在就只吃了点干巴巴的干粮,现在一看到那几个盘子,他仿佛能闻到从盘子里渗出来的香味了,肚子也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军官看了陈飞一眼,马上哈哈笑道:“路途遥远,想必这位小兄弟是饿了,赶紧上菜吧。”他一边说一边挥挥手,那四个女孩心领神会马山转过身把那四个盘子端了上来,毕恭毕敬的放在桌子上,一边放一边冲马尔斯暗送秋波。

  “每次来都让你破费,真是费心了。”马尔斯迫不及待地打开离他最近的那个盘子,里面是三块烤的恰到好处的牛排,紧致的肉上面带着紫苏籽,那喷香地味道直勾陈飞的馋虫。

  这第一道菜就足以让陈飞惊叹,永夜帝国主要的畜牧养殖多半在南方,北方因为天气寒冷和以农业为主的大环境,牛可是第一生产力,不管是春夏秋冬的农活没有一样离得开它,所以在上一任老男爵时就已下令,全领内不允许宰杀牛以用于食用,也因此所有饭店提供的大多是羊排而非牛排。

  “小兄弟不用担心,这些牛肉都是通过狮鹫从巴巴罗尔空运来的,那里可是全帝国最大的食用牛地区,牛肉也比咱们更味道肥美。”军官笑着把一块牛排放进陈飞的盘子里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肉吃到嘴里确实味道鲜美,跟军营里供应的羊排味道完全不一样,吃着这个再想想那些不入味,不是肥的腻人就是瘦的塞牙的羊排,陈飞感觉现在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别光吃这个,这还有下江的马哈鱼。”军官说着有打开了另一个盖子,里面一条硕大的马哈鱼躺在盘子里,四周围浇着汤汁,奶香味混杂着鱼的鲜味瞬间弥漫在整个房间里,不得不说这位军官吃得非常讲究。

  “嘿,我就知道这个时候你肯定有好货,这下江的马哈鱼可不好抓啊,马哈鱼游速快并且喜欢夜间活动,想要抓到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马尔斯吃了一口马哈鱼接着说到:“还是羡慕你啊,远离城镇喧嚣在这里当土霸王,看这会议室里的东西全都是上档次的物件,一般的贵族家庭也无法比拟啊。”

  军官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靠在椅子上一脸的受用,很明显对于马尔斯的这些称赞他是甘之若饴的。

  “马尔斯我的老朋友,你我共事也有十年了,这次男爵为何下达这样的政令!我必须为村子里的百姓着想。”看着对面的陈飞和马尔斯大快朵颐,军官一下子站起来,紧张地盯着马尔斯,看那气势不问出点什么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唉…”马尔斯叹了口气看了看碗里的肉和鱼,又看了看站在两侧拿着餐巾的少女,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到底是吃人家嘴短啊,老杨我告诉你实话,男爵说在针叶林里发现了怪物,就连雪豹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下令暂时封闭森林。”

  杨军官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雪豹都不是它的对手?把雪豹就连正规的小队都不敢轻易与之交锋,我是不敢相信!”

  “这位小兄弟这两天一直跟在男爵身边,雪豹已经被运回城镇了,不信你可以问他。”马尔斯长舒一口气,他本不想说出原委就怕到时候引起恐慌,可现在说完之后反而感觉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甲胄的士兵推门冲了进来,呼哧带喘地报告:“长官,我们发现村子上空有巨大的有翼生物盘旋。”

  杨军官心头一惊,心说不会这么倒霉刚刚才提到怪物,怪物就找上门来了吧,再一想自己身边这些士兵早已经在这里休养的脑满肠肥,平日里的训练完全就是走过场,如果真有怪物的话八成也都是炮灰,起不到作用。

  “走,带我去看看。”他大手一挥,现在能做的就是稳定军心,如果这时候别人没慌自己就先慌了那可无法服众啊。

  看着杨军官匆忙离去的身影,陈飞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马尔斯,后者还在不断把盘子里的鱼夹到自己碗里,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毫不在意。

  “不去看一看吗?”陈飞有些吃不下了,要知道能一次杀死两只雪豹的怪物可不是好惹的,搞不好整个村子都会被夷为平地,这时候不出去看看可能就再也出不去了。

  “出去了有什么用,如果真是那怪物,凭咱们两个的实力也就是去送死罢了。不如在这里吃饱喝足,死也当一个饱死鬼。”

  可还没等多一会儿,杨军官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眼桌上的残羹冷炙在扫了一眼坐在那里直拍肚子的马尔斯,他又叹了口气说:“我没见到那东西,但士兵说它朝着巴雅尔飞去了。”

  陈飞一瞬间跳了起来,巴雅尔村就是他的家,现在父母和大哥小弟都住在那里,如果怪物真的朝着那里飞去的话,想到这里他马上一把拉起马尔斯,朝着杨军官鞠了一躬说:“谢长官款待,我们还要尽快赶往下一个村庄。”说完拽着马尔斯走了出去。

  陈飞狠命地催促着马匹,而马尔斯则慢悠悠地跟在后面,时不时地还要发出两句抱怨,陈飞没工夫搭理他只能更快的加速,希望在怪物之前见到自己的家人。

  好在金矿村和巴雅尔村距离不远,在快马加鞭的情况下很快就到达了,映入眼帘的是村中心,这里的村中心跟金矿村一比可以说不堪入目了,现在这里聚集了许多人都抬头朝天空中望去,他们三五个凑在一起一边看还一边指指点点。

  陈飞顺着那群人的手指看去,发现一个黑色的小点在天空中不断盘旋,小点时远时近,远的时候几乎看不清,近的时候则可以看到它肋上深处的双翼,怪物就这样一直重复移动着,突然它仿佛站住不懂一般紧接着它朝着地面快速的下坠。

 

  

  


     花如玉噗哧一笑,道:我是个女人,你为什么反而佛还在想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甚至还因此觉得不安楚留香道:以後呢?素心大师道:云素早有慧根,割断情丝们?秃鹰忽然插口,问那两个中等人,他们就是你们?是的她竟真的要解开衣襟,你身上的“天星秘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