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闪》。

沉默过后,还是关府主起身拱手道:“永安王,你是要参与比武的,还是来搅乱‘赏荷会’的?”

身为一府之主,实权在握,并不需要害怕一个没有封地的王,虽然说迟早会有,但是面子不能折了。

“自然是来参与比武的了,请赐教吧!的加入就是起了這么奇妙的變化。

季遼靈海中的漩渦趨于平緩,靈海隨之穩固了下來,滅世神雷變得乖張,彈射的電弧不在是單純的慘白之色,而是幻化成了斑斕異彩,看上去絢爛奪目。

季遼的神識一直鎖定著自己的靈海,仔細關注著其內的每一絲變化。

見......

人本是一颗颗散落的珠子,在疫能证明他是严独鹤他本不必承认

自李言入门听到那温和的声音起,再到看到魏重然一幅谦和面容以及后来拜师的过程,让他总是不经意的把他和季军师重叠在一起,虽然这两人的身形相差是那么悬殊,一胖一瘦,完全不能重叠。所以他有种虽拜师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想法,谁让他现在如此弱小,但他从心里就没对这位师傅有过半点敬意,他不知道那谦和的面容后面是否一样藏着一把刀。

但这时唤他上去,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起身走了上去,待他走上去时,下面一众人等皆是看着他,他们也不知道师尊是做何事,只有那位师娘好像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看着李言表情忐忑的样子,不由嫣然一笑,在这主堂竹屋内好似夏日晴朗的林荫中一阵微风,朱唇轻开“小家伙还有些怕的样子。”

魏重然也注意到了李言的表情,纯厚的声音响起“就是看看你的资质,好给你后面挑选功法”他到现在对这位新收弟子修炼都是知之甚少,连出身都是李言自己说的,资质也是听风师兄说的,不像其他弟子,哪个入门前不是都有下属宗门报上详细资料或他自己亲自测试。

说罢,他一伸手便抓住了李言的手腕,刚才还如普通凡人一样的胖子,瞬间气势变的凌厉无比,在李言还呆头呆脑没反应过来之时,便感觉一股纯正暖阳的灵气已侵入体内,待李言抬头时,那股灵力已然消失无踪,身上的压力也是荡然皆无。

魏重然放下李言的手腕,面带沉思,他虽早听了李言是何资质,更不会怀疑在这件事上风师兄说谎,但总是抱着那万一的心情,结果当然还是有些失望,杂灵根,实实在在的杂灵根,这在魍魉宗也是独一份,连杂役弟子都不会收这种灵根的。

魏重然沉思了一会,展颜一笑“李言,你这灵根当属水性最好,所以之前学习灵虫峰的入门功法就不要练了,一会让你大师兄带你去本峰珍藏阁选一本水属性功法和几样仙术,这样才能更适合你的修炼,嗯,你选好后,可由大师兄先讲解传授,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也可直接过来问为师,可好?”

李言听后一呆,原来是帮他选择功法、仙术,虽然他不会修炼宗门里的功法,但人家可是这般的说了,何况功法不要,那些仙术他是需要的,自见过了季军师的“火弹术”、“木刺术”后,他对仙术可是十分向往的。

李言其实是不知道魏重然对他的关照,像他这种凝气期的入门功法,在各大宗门都是由凝气期九、十层左右的师兄讲解的,他们就是传功师兄,专门帮助入门弟子的。

像由筑基期的李无一来给他传授绝对是大材小用,那怕是凝气期高手的七师兄林大巧都完全没问题,只不过层次越高的讲解能让你领悟的东西越多,所以魏重然让李言有问题可以过来问他,这样的待遇在宗门内可谓稀少之极。

这也是魏重然知道李言的资质不行,所以想给他最好的助力。

李言当然不知道这些,他以为师傅授徒不过是正常行为,何况这里还只让大师兄来带他,于是表面恭敬道谢一声“多谢师尊。”

“嗯,好了,就这样了,你们可以退下了,无一带李言去安排住宿后,再去珍藏阁选取功法和仙术吧。”

“师傅,大师兄,让我带小师弟去吧,这些事情弟子还是可以做的,等小师弟开始修炼功法时,他再去找大师兄解惑就是了”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去,却是那长手的林大巧,他此刻已站起身向李言走来。

魏重然一看心中就明白了原委,这林大巧入门较晚些,且还没突破到筑基期,在这帮弟子中就他一人还是记名弟子,这下应当是找到伴了,不免高兴。

魏重然笑着点点头“呵呵,也行,无一,你安排大巧去办理吧。”说罢,看了身旁白衣宫装美妇一眼,两人同时站起身来,向门外飘然而去,只留下一众弟子起身恭送。

待他二人从门口消失后,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

“大巧,你怎么喊人家小师弟了,这是要给自己长一截啊。”正是那鹅黄长裙的四师姐苗望晴一脸戏谑的看着林大巧。

原来在李言来之前,林大巧就是这里的最小的记名弟子,众人自是喊他“小师弟”,让他总感觉自己在别人眼里长不大的样子,颇为不爽,现在李言刚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想把这头衔摘了。

林大巧已走到李言身前,热情的搂住李言肩膀,回头看向四师姐“难道不是吗?还唤我‘小师弟’,那我岂不喊李师弟为李师兄了。”说罢,又对李言挤挤眼。

李言自季军师事情发生,很不习惯与人如此接近,但见这位七师兄如此自来熟的样子,一时间也不好掰开他的手,只好笑笑。

苗望晴看林大巧一幅得意的样子,又看了看其余几人都在看着她,她偷偷瞄了李无一一眼,挺了挺酥胸,更显身材丰满圆润,正待继续开口,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四师姐,我们走吧”这时那短发的六师姐龚尘影站起身来,更显身材修长健美,只是淡淡再次看了李言一眼,就一拉苗望晴的衣裙向外走去。

“师妹,师妹,我还有话要教训大巧呢,别忙走啊。”苗望晴被清冷的龚尘影拉的向外有些不情愿的走去。

“是吗?你确定是大......巧?”她们已到了门口,隐隐传来那清冷声音,只是这声音中好似在某个字上故意咬重了许多。

这下,却不见苗望晴再说什么了,有些慌张的一把捂住龚尘影的嘴,拉她飞奔而去。

只留下了屋内三人,李言一头雾水,但他分明觉得搂着他的七师兄手臂不断抖动,脸上憋着笑意,下一刻面色一转,回头一脸悲情的望着李无一,然后话就更糊涂了。

“是的,秦志刚已经感觉到来自各方面对他一把手的威胁了,看来近期公司内部要有重大干部人事变动了,要我们人事部提前介入。”

“有道理,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邱卓栋听得入神追问道。

“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我问你,如果秦志刚倒台了对你我有任何好处吗?”

“没有,没有任何好处,换个老板你的人事部经理肯定没的当了,人事经理是一把手的用人参谋,只用自己最贴心的人,一任领导一任人事经理,这是铁律。我这个办公室主任嘛,也危险,你倒台了还有谁会帮我呀。”

唐文哲给邱卓栋也倒了杯咖啡,放到邱卓栋手中继续说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只能帮他一把,秦总对你我谈不上恩重如山也算是提携有度,他在培养公司年轻干部方面,还是敢于承担责任和风险的,这几年公司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只能帮他一把。”唐文哲说完喝了口咖啡。

“我是服了你了,说得有道理,怪不得我们美丽聪慧梁晓惠秘书看到你是五体投地,赞许有加啊。”邱卓栋笑着说道。

“你小子现在还有空开玩笑。”唐文哲苦笑了一声道。

“怎么帮,你说怎么帮,他做的事我们怎么知道,调查组已经逼上门了,我们能顶用吗?只有他把问题交代清楚不就得了。”

邱卓栋说完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这咖啡倒是不错的,每次到你这里来都能喝到好咖啡,我感觉比所谓的‘蓝山’咖啡还要好喝,你最好每天都叫我上来一会儿就有好咖啡喝了。”

“这些人民来信就是突破口,秦总把这堆信件交给我,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用意非常清楚,就是要我从这里入手帮他解围。”

邱卓栋说道:“兄弟,我看秦总是看对人了,这些问题以你的智商处理起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这样的,我初步看了这些信件,我把它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涉及到实业集团下面通信电缆厂下岗工人福利待遇,这个问题只要把群众诉求搞清楚,处理方式得当,群众意见是可以很快平息的。”

“有道理,但这也涉及到要多部门协调,也是个烫手的山芋。”邱卓栋反驳道。

唐文哲并没有因为邱卓栋的插话而打断思路,继续说道:“第二类:是涉及到秦总在原来当副总经理分管工程和引进工作中,群众反映有勾结外商贪污腐败的问题。”

“这是个要命的事啊,摊上了一辈子就算交代了。”邱卓栋说道。

“这个事不是一天半会调查组就能查清楚的,需要有确切的证据,还要有外商的配合才能做到,短期内不会有任何效果。”

“说得对,那第三类呢?”邱卓栋急切地问道。

唐文哲看了下手表8点15分不到,继续说道:“这第三类问题是最难的,就是有多名举报人反映秦志刚生活腐败的问题,这是最难处理的事,弄不好就要翻船。”

邱卓栋放下咖啡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这个问题公司本部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秦志刚就爱好这一口,精力太充沛了,从当工程部经理开始,喜欢的女人有好几个,有些女人就喜欢往他的怀抱里钻,你情我愿的我们有什么解决办法,就这一点我们就无从下手解决问题。”邱卓栋总算找到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想劝唐文哲打退堂鼓。

但是邱卓栋清楚地知道唐文哲这个人的性格,他既然把这件事想好了要去完成,他一定是有办法的。

“是的,有难度,但也不是不可逾越的,办法总比困难度,既然我们没有了退路,现在只能帮秦志刚摆脱目前的困境,事情来得太突然太集中了,火力强大我们只能顶上去了。”

“那我们就以不变因万变,何必要主动跳出来为他打头阵挨子弹呢。”邱卓栋有点委屈地说道。

“没退路,树倒猴子散,再要爬起来谈何容易,只要不违反法律,违法的事你我千万不能做,你是学法律的,任何时候要保持清醒头脑,我们也没有本钱去冒这个风险。”唐文哲坚定地说道。

“那女人的问题你说怎么解决。”邱卓栋说道。

“你仔细分析一下,据我所知,秦志刚喜欢的女人一般都是有妇之夫,有下面承包商老婆或情人,有他原来的部下或协作单位的,但是这些女人也从不避讳,这是公开的秘密,公司本部机关几乎无人不知,但是... ...”

邱卓栋打断了唐文哲的话,说道:“但是什么,你想把她们召集起来开个会商量一下吗?”

“但是,秦志刚的女人有一个最显著特点,就是她们之间从不互相狗咬狗,互相知道对方的底细而从不拆台,相当地抱团,她们知道把秦志刚搞垮了,她们也就一起完蛋了,而且秦志刚确实对她们都照顾有加,这些女人都感恩不尽,绝对不会主动去举报,至少目前不会,即使有这方面的举报也是蒙的或猜的,绝对无证可查,这一点秦志很有自信。”唐文哲分析道。

邱卓栋看着唐文哲高突宽阔的前额不禁感叹到:“博士的脑袋就是不一般啊,书读多了脑袋就是比一般人聪明啊,我这个硕士就与你差一大截了,智商不够用,那第三类问题如何解决呢?”

唐文哲还没等邱卓栋说完,肯定地说道:“一致对外,查无实据,无可奉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有所相

素来不修边幅

凡有所相

梦想废物

凡有所相

三月黑今

凡有所相

无敌大哥哥

凡有所相

翼茨johncy

凡有所相

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