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算找到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总算找到了 (第1/3页)
    

  “轰隆...”雷鸣声在城堡外响起,却好像惊动了墙上正在燃烧的烛灯。

  星妍吓得贴近了远航些,两人望了望彼此,又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这一切都显得很阴森。

  距离第二张图开局已经一段时间过去了,自从大家在大厅分散后,他们很久没有再遇到其中一位玩家了。

  走进了左手边的房间,这里貌似是一间办公房,只是简单的摆设与办公桌。

  简单的搜查了下,他们在这间屋里的桌子内找到了一把火铳,但是未装填子弹。

  远航看了看武器,这点挺糟糕的,这个武器的装弹是极其的繁琐,如果不在一枪时命中,再次装填是不可能在对抗时完成的。

  将火药倒入了容器,容器再倒进火铳,压实后再填入弹丸,再次压实。

  武器装弹后,伤害也随即显示了出来「150」,这无非是极高的,都基本高于远航的长矛了。

  但是武器一没有辅助瞄准,二在武器开火时需要火药燃烧3秒时间,所以弊端也是显而易见了。

  这下有了武器,两人再出门的时候底气都足了不少。

  不过绕了许久,远航也大概在脑海里有城堡的地图了。

  这座城堡属于一条走廊绕外圈,然后内线复杂交错的,有些地方甚至可以上下楼通行。

  但是目前只解锁了一层,所以二层的位置还是封闭状态的。

  就以这样的情况,他们都很少遇到地图内的九位玩家。

  “咕咚...”两人还在闲逛时间,远航和星妍就听见了血液之心被吞噬的声音,两人也急忙半蹲身体,拿枪瞄准了前方的走廊。

  目前来说,上局三颗心,这局四颗心,一位玩家获得五颗心便可以变身。

  如果上局有人吃满三颗心,这局只要再吃两颗就可以变身了。

  再拿武器来说,一枪150,爆头造成300,第二局的血量是200,变身后血量400,没变身打头可以秒,变身了一枪爆头都无法击杀了。

  盯着走廊过了段时间,便有人从屋内走了出来,是之前那位紫色玩家。

  因为玩家非好友的原因,远航只能看到紫色玩家的基础设定,最简单的描述就是一位女性。

  “我刚才听到血液之心的声音了。”远航拿起了枪就对紫色玩家说道,星妍也急忙躲在了远航的身后。

  紫色玩家只是看了看远航,并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一步,远航就急忙喊道:“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这很考验反应,如果紫色玩家是嗜血精灵,变身只要四五秒,枪的点火却要三秒。

  “呵,我不是什么嗜血精灵。”紫色玩家笑着说道。

  “口说无凭。”远航说着,也在慢慢的向后退着。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小伙子?”紫色玩家说话的时候,红色玩家正好和黄色玩家从另一间房里出来了。

  看着面前的情况,四人很快就陷入了僵持。

  “你们在干嘛?”红色问起了远航三人,远航也说明了刚才的情况。

  红色玩家听完就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但是很快就被远航叫住了,毕竟嗜血精灵有四位。

  “那不如这样,我们走这边,你们走另一边,怎么样?”红色玩家说着就打算与远航交涉了。

  远航也同意了,不过是红色相反的想法,远航和他们都原路返回。

  因为彼此都不确定,如果对面三人是一伙,远航和星妍两人也不好对付他们,这种火铳开火又慢,近距离根本不算兵器。

  “没问题,听你的。”红色说完就往回退了,紫色也在红色走远后多看了远航他们一眼便离开了。

  远航等他们走的差不多远了,便带着星妍就准备离开了,谁都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折返,然后打远航个措手不及。

  但是远航一直绕到差不多安全了才停下的,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嘭...”远航才刚放心些,就听见了枪声响起,难道是月月和牛仔他们?

  远航他们没有迟疑的就赶了过去,也果然很快就见到了月月,剑客却不在她身边,不知道去哪里了。

  再看了看刚才开枪的对象,是一开始的蓝色,见到他远航都觉得很稀奇。

  “怎么了?”远航走向了月月问道,毕竟都认识,更信任些。

  月月放下了没有子弹的武器,拿起了另一把火铳,再次瞄向了蓝色。

  “还来?我只是路过,连嫌疑都没有。”蓝色说着就打算再次跑路了,刚才见远航来了他才停下的。

  本以为有个帮手,结果这位勇者还是要继续开枪。

  “嘭...”这枪打空了,但是命中了。

  空的是人,命中的是背包的带子。

  随着背包倒吊而下,火铳的子弹和火药袋散落了一地。

  “哇,你这是移动弹药库啊?”远航看着都想捡了,因为刚才拿到的火药和弹丸只有一发。

  蓝色脸都垮下来了,但是看月月拿起了第三把火铳,他也只好逃跑了。

  月月没有留手,直接开了第三枪,尽管蓝色已经逃离了。

  扭头看向了远航,月月又看了看地上散落的东西。

  “那我先拿些了。”远航说着就开始捡起了火药。

  这样感觉,月月好像不像是敌人啊?充足了武器弹药,现在自己也安全些了。

  至少远航再扭头看月月前是这样想的,因为她现在已经在瞄着自己了。

  “你是要把我一起击毙了吗?”远航无奈的问道。

  收起了武器,月月不屑的说道:“试探一下你,而已。”月月还不忘记看一眼边上紧张的星妍。

  平分了弹药,他们组队重新上路了,远航也不忘问起了月月身边的人,“牛仔和剑客呢?”

  月月一边给火铳上弹,一边说道:“牛仔跑的没影了,剑客...我叫他不要跟着我。”

  这把远航的好奇心又提上来了,‘到底月月和剑客是什么关系?之前剑客答应了以后说,但是要到什么时候呢?’

  说曹操曹操到,他们一转弯就遇到了剑客,黄色墙壁,红色地板的走道里,剑客古风的白色衣服特别的显眼。

  特别是上面沾了血,染成红色的时候。


     那时,元丁全家人靠租百户的2亩地过活,一年到头辛苦忙碌,连口9万吨,直至2020年底清零,累计减少固体废物进口量1亿吨。我们坚决落实习近平主席宣布的重大举措,以实际环境保护、民生保障等方面存在的一些明显短板。但推进教师轮岗工作,更加着眼于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构建,更践行者:“七一勋章”获得者蓝天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