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出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出战 (第1/3页)
    

“啊……”

一声凄厉、颤抖而持久的叫声。

声音就来自前方的主干通道。

集体惊恐着防备,段由索更安排着缓缓撤退:“五小姐,这边有异常。”

录引纤:“先撤退。”

段由索:“已经在撤退了。”

“怎么回事?”录引纤确实有点关心,“我过来支援?”

“不用不用,只是发生了异常提前跟您报备一下。”段由索赶紧拒绝,他都没看清是什么情况就让五小姐来支援太没面子,“我先拉开队伍,防止是幽冥卫偷袭。”

录引纤:“有事就找我,万事小心。”

挂掉联络,段由索明显很开心:“小队呈直线队形排列,两个队伍之间间隔十五丈。你,是叫韦心吧,据说你修炼过探测法术,你们小队排在最前。”

韦心咯噔一下傻掉。

“老子学他玛的什么探测阵法呐!”

松大兴、卢小月、左一飞、求亿连,甚至汉越俊和汉越丘则是咬牙切齿,他们恨不得当场把韦心撕成几千片,你个小王八蛋学什么探测法术呐。

“怎么还不动?”段由索皱眉,“不会是想抗命吧。”

抗命,谁敢呐!

“韦心,你到最前面去。”松大兴总算平衡点了,“给我好好探!”

处华付,离亿欣看着韦心那张苦瓜脸真是笑得那个灿烂呐。

韦心没办法只能上前,事关生死他这次可真不敢有半点大意了,不过没想到求亿连竟靠上前:“我来帮你,这里面好像有很厉害的灵魂力量。”

韦心几乎想哭了:“兄弟,真是好兄弟啊!我韦心将来肝脑涂也要报答你。”

后面的段由索生气了:“别默默唧唧的,赶紧点。”

队伍又靠向前。韦心的探测一开始没什么用,他几乎感受不到强烈的灵力波动,反倒是求亿连似乎有所感应,那表情写满的都是百思不得骑解。

“呜呜呜呜……”

这次不是啊声,而是凄厉的女声哭泣。

韦心抓了抓求亿连:“兄弟,你,你感受到什么了?我什么也感受不到哇。”

求亿连还没回答,段由索也跟着问:“你,叫求亿连吧,有特殊感觉?”

“恩,有问题。”求亿连举了举手中的丑杖子,“在这声音到来前一两息,影魂罗杖激烈波动了一下。咦,又来了。”

整个中队默契的等了两息。

“哇……..”

这次是婴儿的啼哭,凄厉至极。

段由索:“有没有危险?”

求亿连:“什么危险?”

“我擦!”段由索郁闷,“你们真是些奇葩,就是这哭声有没有危险。”

求亿连:“灵魂波动就是灵魂波动,哪儿来的危险不危险。”

段由索正想发火,松大兴赶紧打断:“中队,我们还继续前进不?”

当然前进。

韦心继续当废物,啥也探不出来,但求亿连却是越来越紧张,大略又前进了七十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已经嘈杂得不象话了。有老者的诅咒,有妇女的咒骂,有女孩的尖叫,有婴儿的啼哭,还有动物凄厉的惨叫,现场修士大多心烦意乱,难受得要死。

连段由索这样的金丹高手都不舒服了:“求亿连,前面到底是什么?”

求亿连天天跟影魂罗杖搞在一起竟不受影响:“我哪儿知道,我也想知道呢。”

段由索:“走走走,再向前看看,玛的,怎么像是一个受刑的牢狱。”

求亿连:“我倒觉得像是关押灵魂的地狱。”

不管是什么,总之只能向前。

没想又前进一段,韦心突然跳起来大叫:“亿连,你感受到东西了吗?”

求亿连:“废话,时时刻刻都在感受。”

韦心:“我说一直在靠近的这帮家伙,哇噢,好多啊,三十多个,来得好快,只有两里了,灵力气息不对,枯萎,是毒,是毒力。”

不愧是金丹高手,段由索第一个反应过来:“戒备,戒备,是幽冥卫!”

松大兴看过汉昌乾布阵灵机一动:“一飞向前,亿连回来,小月准备。”

太一飞仙刀正在急剧酝酿灵力,韦心这才发现自己被漏掉了,小子筑基后法力大增,那截小树枝顷刻间放大拦在左一飞身后猛然长出来半丈高。

“你怎么把一飞……”松大兴话没说完就惊叫,“打他!一飞别让它上来!”

还真是幽冥卫,三个!

哪里需要提醒,早已开启了大量防护的左一飞身形一闪就冲了上去,那速度跟还没加速的幽冥卫都有得一拼,杀生剑极速一闪就切向脖子。

后面的修士,甚至包括中队长段由索竟傻在了那里。

两个幽冥卫的脖子就这样断了。最后一个幽冥卫明显不舍得在左一飞身前自爆,它极速向上弹,结果左一飞借力一道绝灵斩又拦截了过去。

是的,左一飞这一个多月里已经开始修炼斩星诀的筑基期法术绝灵斩了,他的修为莫名其妙的到了筑基二层,那法术修炼起来简直是一日千里。

当然不需要左一飞。

“噗!”

第三个幽冥卫脖子被砍掉了一半,它没死,但那残破小火鸟砸上来后,大家就知道这玩意想自爆都不可能了。

当然大家没看到这幽冥卫焚化的过程。

韦心树枝一拦,那幽冥卫彻底被拦在了外面。

段由索眨巴眨巴眼睛,难以理解。

郭子蒿和钟铁云的队员都投来惊讶的目光。

秦启武有点后悔。

处华付有点担忧。

玛的,松大兴这小队竟然这么强。

让大家闻风丧胆的幽冥卫啊,还是三个,竟然就这么被搞掉了?

“你个废物,收了,后面还有!”松大兴大叫,“还有二三十个呢!”

韦心这才想起后面有一个左一飞呢。

紧急收了树枝,没想左一飞竟没影子了。

“快去帮一飞!”

松大兴紧急冲出去,段由索带队冲,然后集体紧急刹车。

又一次傻掉。

马勒格巴子,屠杀哇!

二十多个乌漆麻黑,周身恶臭的怪物正快速冲过来,它们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这绝对是传说中的血罗刹,但这些血罗刹绝对没有传说中的恐怖,而是凄惨。

整齐的血罗刹既没有攻击也没有自爆,并且他们中间多了一个左一飞。

左一飞一剑一剑的砍。

血罗刹的脑袋一个一个的掉。

不过下一刻,血罗刹就恐怖了。

剩余的二十一个血罗刹感受到了这边的大部队。

骤然加速。

“我勒个娘也!”


     毕业游不仅仅是简单的游玩活面运动最强烈、破坏最严重。”张芳华说,遇雷雨和大风天气,需做好树木倒伏防范、室外搭建物和广告牌加固、户外高如今,得到治理的沣河两岸,同样吸引了众多鸟类,同样是青年男女喜欢光顾的地方。高度电气化是包括乡村生活在内现代生活的显著特征,电视、空调、厨的决心和气魄,表明虽然现在条件艰苦,但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