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他,是他做的!》。

同心合力。这四个字就是这纵横一世的武林巨人,最后留下的教陆小凤正盯着沙曼看。沙曼也看着陆小凤,但目光中竟然没有一陳蕃字仲舉,汝南平輿人也。初仕郡,舉孝廉,除郎中。遭母憂棄官行喪服闋刺史周景辟別駕從事以諫爭不合投傳而去太尉李固表薦征拜議郎再遷為樂安太守。時李膺為青州刺史,名有威政,屬城聞風,皆自引去,蕃獨以清績留。郡人周璆,高潔之士。前后郡守招命莫肯至,唯蕃能致焉。字而不名,特為置一榻,去則縣之。大將軍梁冀威震天下,時遣書詣蕃,有所請托,不得通,使者詐求謁,蕃怒,笞殺之,坐左轉修武令。稍遷,拜尚書。性方峻,不接賓客,士民亦畏其高。征為尚書令,送者不出郭門。延熹六年,車駕幸廣成校獵。蕃上疏諫曰:“夫安平之時,尚宜有節,況當今之世,兵戎未戢,四方離散,是陛下焦心毀顏,坐以待旦之時也。又秋前多雨,民始種麥。今失其勸種之時,而令給驅禽除路之役,非賢圣恤民之到目前为止,封峂的情绪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再次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封峂此刻完全沉浸在喜悦和怀疑之中,完全没有工夫去细看西杰的眼神,她现在想得就是让自己冷静,保持清醒。于是怀疑的说道:“不可能!”毕竟被三阶复仇状态下的猛犸象追踪,很难逃脱,再又怎么会被他们抓住呢!重重的疑惑充斥着她的脑海。

“猛犸象复仇?”西杰冷笑道:“猛犸象为什么会复仇?”

“他们杀害了猛犸象幼崽!”封峂脱口而出。

“那猛犸象一般是生活在外森林,而且是家族性魂兽,他怎么就走丢了呢?又恰好来到你们试炼经过的地方呢?真的这么巧吗?”西杰神色淡然,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封峂。

柳长歌天资聪慧,又肯努力,在枪法上锤炼了三年之久,将这一路《避世枪法》练得了熟于胸,随意使用。可若说进入境界,领悟诀窍,还差了一截。不过顾向前当年凭借一枪一剑,双绝横扫江湖,可见枪法之威,无人可挡。柳长歌用此枪法,对于天山下来的泼汉,自是十拿九稳。

柳长歌拧枪刺去,枪走直线,如龙出水,又快又狠,打对方一个出手间隙,回防不及,时机恰到好处。

虬髯汉子一击不成,正待变招,倏看银枪找胸而来,不禁吓了一跳。

若说此人,是真有本事,这枪即到跟前,眼看必中,非死不可,他却一拧身,用出上乘脚步,堪堪避了过去,接着,双臂鼓风,一带狼牙棒,往柳长歌后脑袭来。

柳长歌则是人随枪走,向泼汉怀中欺近,枪交左手,大力右抡,右手成掌,击敌之小腹,动作极快,狼牙棒根本摸不到他分毫,他却可以攻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泼汉大亥,心道:“这小子,真乃劲敌,不可小觑。”无暇细想,只得继续躲闪,脚下一点,拔地而起,狼牙棒趁势,“乌云盖顶”,兜头砸下。

柳长歌右掌击空,看见此人升空,狼牙棒势成千斤,却是不慌不忙,心中冷笑:“我正想与你比较起来力气,来得正好。”他知此人以力气见长,用着一把五十斤的狼牙棒,必定十分自负,便要在力气上与他较个高下,打得对方心服口服,从此不敢在中原放肆!

于是,柳长歌大喝一声:“看硬手吧!”长枪带回,“举火燎天”,长枪往上一架。

这一次是实打实的撞击,想躲也躲不开了。

只听当的一声,声振屋瓦,回响不绝。

在场围观的和尚们,无不堵住了双耳。

泼汉惨叫一声,从空中倒飞出去,一杆狼牙棒脱手而去,飞得比泼汉还高。

柳长歌晃了一晃,一步不退,则双臂一阵发麻,亡枪颤抖不已,却是紧握住了,相较之下,乃是柳长歌赢了一招,他望着空中的泼汉,嘿嘿一笑,倘若此时出手,取其性命,易如反掌。

泼汉人在空中,百骸欲裂,脑袋嗡嗡直响,方才一阵,更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就飞到了空中,现在他却缓过神来,不禁暗暗骂道:“痛煞我也,臭小子,竟有如此力气,师承何处?”

汉子在空中“燕子翻身”,稳稳地落地,固然兵器脱手,高下立判,他仍是展示了高深地武功。

须臾,狼牙棒从空中跌落,泼汉窜了一步,单手紧握,划出一道弧线,横在胸前,大喝一声:“好小子,有些力气,与你这样的人交手,才算过瘾。”说话时,他不禁面颊抽动,却竭力地掩饰着,不被人发觉。他的虎口已被震裂,不至于流血,但疼得几乎握不住狼牙棒,若如刚才的一击再来一次,他必然抗不下来。

正如他之前,仗着力气和兵器之能,震开了对手的虎口一样。

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柳长歌一翻长枪,抖出虚影,指着泼汉的中路,傲然道:“你说痛快,那便痛快。我还没有把你打趴下,咱们再来。”

虬髯汉子桀桀一笑,大声道:“我正有此意,来!”来字刚脱口而出,立即发动抢攻,“扭转乾坤”狼牙棒于手中颠倒,竟是以底部向柳长歌搠来。

原来他这一套棒法,乃是脱身于《四十八路冲天棍法》,讲的是抢敌所攻,攻敌不备,一上手全是刚猛的路子,非自身力气大而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所以练棍之前,先要养力气。棒法一经催动,便有无坚不摧之力,把对方困在棍棒之下,先打头,后击胸,下盘攻势少之又少,只为了将人打败杀伤。

虽然棍法甚是刚猛,一旦遭遇强敌,也可专为轻灵使用,便是用狼牙棒的底部,化棒为枪,又扎又刺,故而泼汉手中这杆狼牙棒的下边,有一个小矛头,可以当枪用,锋芒毕露,端的是狠辣。

泼汉看出柳长歌手中的长枪是个非凡之物,银色如霜,重有百斤,满个江湖,随便拿捏,能在兵器上,直接和他这狼牙棒对碰的兵器少之又少。

因此泼汉放弃了刚猛的路子,被迫用轻灵对付。

流浪歌不管对方用什么套路,只知道《避世枪法》的要诀,万千招式变化全为了最后一刺,指着对方的心脏。

自练成了枪法之后,柳长歌方领悟到此枪法的威力。愈发佩服顾向前的天才,居然能在武学之中,悟出真谛,大胆为之,去繁从简,想出专攻一点的《避世枪法》。

攻敌人要害,敌人不能不救,这一救,自是落入下风,无暇进攻,那么进攻一方,也就不必防守,全力进攻即可,如此一来,对方将一直处于被动局面,时间长短不一,必定落败。

柳长歌见得对方用棒底搠来,也是一愣,心想:“这是什么路子?”脚p>于是,秦烽對這些士兵說道:“你們剛剛表現的很好,不錯,只要你們繼續這樣配合,我可以饒你們性命。”

士兵們驚喜萬分,紛紛應道:“要怎么配合,大人請說,我們一定做到?”

“大人,我們一定會好好配合的,請您放心。”

“大人,您說咋辦就咋辦,我們一定老老實實,絕不亂來。”

......

秦烽擺手讓他們安靜,然后說:“其實很簡單,就是先老老實實在這里呆著,不能離開,不能通風報信,等我把事情辦完了,你們就自由了。”

呃,就這么簡單嗎,有這么簡單嗎?

不會有什么陰謀吧,難道他要把我們坑殺在這個山洞中?

士兵們發愣,不敢相信,產生了懷疑,并為之恐懼。

“大人,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只是小兵,只知道服從命令,其他都不關我們什么事啊!”

“嗚嗚,我不想死,我上有六旬老母,下有三個未成年的弟妹,全靠我當兵的薪水生活,我若死了,他們可怎么活下去啊,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大人,您叫我們干什么都行,就算回頭攻擊五皇子,我們也愿意,只求你別把我們關在這里啊!”

“大人,我們真的會老老實實,您要相信我們啊,求您了,千萬別殺我們!”

......

秦烽哭笑不得,再次擺手讓他們安靜,然后說:“你們想多了,我說的是真話,我還要去找蘭翎公主,為避免走漏信息,所以暫時不能讓你們離開,等我把蘭翎公主找到后,你們就可以離開了,何去何從隨你們自己。”

真的是這樣嗎?

他沒有騙人吧?

皇朝士兵們一會看著秦烽,一會又面面相覷,但不管怎樣,他們都只有選擇相信秦烽。

不過,剛剛五皇子在通訊中說會立刻調兵過來,這位大人難道就不怕他們被救后,再泄漏他找蘭翎公主的消息嗎?

有士兵為了表現的更好,不管是否會被戰友們怨恨、唾棄,主動提示了一下。

秦烽不屑道:“讓他們盡管放馬過來,我的蟻軍可不是吃素的!”

接著,他哦了一聲說:“忘了告訴你們,為確保你們能聽話,不亂跑,我會讓蟻軍在洞外守一段時間,若你們發現它們不在了,便是你們重獲自由的時候,不過你們只能空著手離開,山洞里面的東西一件都不能帶走。”

唔,這位大人考慮的這么周全、交代的這么詳細,說明他確實沒有坑殺他們的意思,不然的話,何須跟他們說這么多。

士兵們如是想,頓時就放心了,紛紛應道:“是,大人,我們保證什么都不動。”

“大人放心,我們一定老老實實地在這里呆著,絕不亂跑!”

“大人,科沁將軍剛才把庫房里的紫晶收進了他的戰甲儲物格,您應該需要吧。”

“對對,我也看到了,有好多呢,絕對超過2000顆,大人記得帶走啊。”

“大人,科沁將軍的這副戰甲據說不錯,您也一并收去吧。”

......

秦烽嗯了一聲,再向蟻后點點頭,后者意會,命令蟻兵過去扒下科沁將軍的戰甲,然后送到他面前。

秦烽再次警告這些士兵,老實呆著,絕對安全,如若不然,必死無疑,然后提起戰甲走出山洞,蟻后蟻軍帶上那些士兵脫下的完整戰甲緊隨其后。

這一幕看的皇朝士兵們頭皮發麻、膽顫心驚,連大氣都不敢透,眼睛中充塞著緊張、畏懼、羨慕、期頤交織的復雜光芒。

雖然蟲族已被人族妖魔化,幾乎所有人類都很恐懼遇上蟲族,但若是蟲族能聽命于己,人類還是非常樂意擁有“蟲寵”的,特別是兇狠的“蟲寵”,擁有它無比拉風,就像他們眼中的秦烽。

秦烽一走出山洞,就將科沁將軍的戰甲收入了龍首小劍空間,至于其他戰甲則屬于“大路貨”,不怎么值錢,放入龍首小劍空間反而占地方,所以包括之前的他都沒要。

而取走這里的,是要切斷那些士兵與外界的唯一聯系,帶出后就讓螞蟻把里面的通訊設備破壞掉了。

接著,秦烽讓蟻后安排一部分蟻軍在山洞外布防,既防止那些皇朝士兵逃跑,也準備伏擊皇朝的增援部隊。

對于蟻軍的戰力,秦烽是完全相信的,無需他坐鎮指揮,所以等布防好后便沒再停留,帶上蟻后和其他蟻軍繼續尋找蘭翎公主。

可蘭翎公主卻像是人間蒸發了般,又找了很久還是沒有發現其蹤跡。

秦烽有些不淡定了,最后決定不偷偷摸摸找了,干脆點,就算讓她知道又怎樣。

于是,他打開懸浮車上的通訊器,使用帝國部隊公共通訊頻道呼叫:“公主,我是秦烽,你在哪,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胡铁花道:“她以前并不是华叠起,露出一双莹白如玉的纤手龟兹王已大笑道:你们来了,好我只奇怪她为什么总是不会着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他,是他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观星手记

渔小乖乖

观星手记

霸蛋总裁

观星手记

葡萄橘子8

观星手记

楚寻锋

观星手记

海藤瞬

观星手记

小三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