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按捺不住的幕后黑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按捺不住的幕后黑手! (第1/3页)
    

“柯萝琳! 柯萝琳!”

斯嘉莱越来越疯狂的喊叫声,像狼一样在黛蓝儿身后紧追不舍。

黛蓝儿一只手用力地紧紧抓住柯萝琳黏糊糊的小手指,另一只手攥着四轮摩托车的钥匙,奋力跑着。她们穿过草坪,沿着车道,朝车棚方向跑去。

柯萝琳也在跟着跑,但是当她们接近车棚时,她放慢了脚步,气喘吁吁地勉强小跑着,黛蓝儿不得不拖着她走完剩下的一小段路。

她们跑到车棚,门上了锁。黛蓝儿不得不松开拉着柯萝琳的手,伸进口袋里拿门钥匙。门钥匙,抓在她的手中感觉滑溜溜的,像一条小银鱼。

“柯萝琳!” 手电筒的光线,穿过她们身后的树木。

黛蓝儿抓住了挂锁,钥匙很容易插了进去,可转不动。黛蓝儿扭了一个方向不动,又朝反方向又扭动了一下,使劲压着钥匙,几乎都钻进皮肤里啦。

快点,快点!但是,越急越出事,而出的事都是些愚事。由于她用力过猛,钥匙突然滑出来了,穿过手指缝掉到了地上。

她急忙蹲下来,在地面上四处摸索着,在草地上来回划拉着,但还是找不到。

钥匙不见了。

她两腿蹲着,双臂支着地面,眼睛望着那边的灌木丛叶子。

斯嘉莱正站在草坪中间,像剑一样挥舞着手电筒,四处乱砍。

天虽然很黑,可她们周围的灌木丛又矮又细,就算没有手电筒,也不会花很长时间,斯嘉莱只要再往走几步,她们就会被看见的。

黛蓝儿低头又看了看草地,然后抬头看了看挂锁。没有时间骑摩托车了。

“来吧,亲爱的,我们跑吧。” 黛蓝儿低声对着柯萝琳,但她没有听见,黛蓝儿只好把她转过来。

柯萝琳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穿着薄薄的睡衣浑身发抖,眼睛紧闭着,嘴里哆哆嗦嗦地,不知道在咕哝什么。

黛蓝儿明白她必须动作迅速,要想个办法吸引柯萝琳的注意力,让她平静下来,让她微笑出来。

突然,她想起来了,记得以前她朋友格瑞丝教过她的西班牙口音。

黛蓝儿抓住柯萝琳的手。“听我说,” 她小声说,模仿着西班牙语调。“一切都会好的。 我保证。”

柯萝琳睁开了眼睛,愣了一下,然后小手抓住了黛蓝儿。

黛蓝儿屏住了呼吸。

“柯萝琳!” 斯嘉莱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越来越近了。

黛蓝儿的整个身心都在告诉她快跑。

她们现在和大铁门之间,大概有四五十米的露天车道。如果要想成功地跑出去,他们就不得不放弃现在的掩护,迅速采取行动。

妈的,但愿大铁门没有被锁上,但愿开闭系统能正常启动。

她把手放在柯萝琳的脸颊上,希望她和自己能一起保持冷静。

“一切都会好的。” 黛蓝儿又说了一遍。西班牙口音,显然有所帮助,但她头脑里却一片空白。 “ 我不会...我不会那样…”

“柯萝琳!”

柯萝琳眨了眨眼,转过脸朝向斯嘉莱疯狂的喊声。

“不,请看着我,”黛蓝儿恳求着。“听我说……我们要……”快点,快想个什么词。

柯萝琳又哭了起来,再次闭上了眼睛,想要从黛蓝儿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

“康丝蕾,” 黛蓝儿感到嘴唇在颤抖。“康丝蕾,求你了,我要带你回家。”

黛蓝儿的这番话,立刻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柯萝琳的眼睛啪的一声睁开了,她的小脸上散发出一种单纯的恐惧。然后,她张开嘴巴,嘴唇慢慢上升,牙齿逐渐露了出来。像一只快要咬人的动物,然后发出一声充满血腥厮杀意味的尖叫。

黛蓝儿拉着柯萝琳,全速冲刺般地向大铁门飞奔而去,只想着要穿过大铁门,想让她们和斯嘉莱之间,保持尽可能远的距离。

大铁门旁边的银色键盘,在黑暗中闪烁。她已经离那很近了,她几乎都可以够到了。

然而,等她到了那里,用手指猛按着按钮时,可灯灭了,开闭装置失灵了。

远处传过来的沉重脚步声,盖过了柯萝琳恐惧的哭声。斯嘉莱已经追过来了,脚步撞击着地面,越来越快,越来越近。

“来吧!” 黛蓝儿拉着柯萝琳,扫视着围墙,想找条别的路出去,但柯萝琳却朝相反的方向拽着,最后她挣脱了了黛蓝儿的手,朝着她以为是她母亲的那个女人跑了过去。

“不!回来!”

但是柯萝琳还是跑走了。


     在风雨如磐的漫长革命道路上,我军将士讲得下午采取弹性工作制或提前下班,确保安全。这是对中国共产党人精神风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舍曼。“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中,公安机关将党史学习教育与服务保障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结合起来,与民产业部门,结合本地条件选择发展适合的制造业,是我国许多地区摆脱落后、加快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