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自沉睡岛的女巫(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来自沉睡岛的女巫(下) (第1/3页)
    

“轰隆!”

猝然之间,林小剑耳边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像是一声惊雷,又像是山岳崩塌之声,又或是震天的爆炸之声,惊得林小剑也不由自主地从修炼中醒转过来,不由得浑身抖了抖!

林小剑醒来之时,原本浑身晶莹的光泽瞬间收了回去敛入体内。林小剑感觉整个人精气神饱满充盈,已然脱胎换骨!

寒墨古怪的看了看林小剑,终于也放下心来,立刻恢复先前的那副冷面孔,面无表情问道:“已经开辟丹海了?”

其实寒墨明摆着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问。他只是一时之间还不能接受林小剑竟然敢拿自己的命来冒险,将灵气大刀聚集在体外,挥刀开辟自己的丹海这件事而已!

这种事要是说出去,别人都会骂他傻子或者疯子!因为在整个不灭天中,几乎就不存在修士靠自己以灵气硬劈胎壁开辟丹海的先例!

林小剑没想到寒墨会突然出现在此地,先是一愣,继而内视查看自己下元宫位置,几乎惊叫出来!

先前的胎壁消失了,呈现在林小剑眼前的是一座宏伟的宫殿,宫殿敞开着大门,门后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大海之上风平浪静,一片平和之象!

这座宫殿便是下元宫!

这片海便是丹海!

林小剑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股强烈的成就感袭来,令他神清气爽心满意足!这是他挥刀数次才开辟的丹海!虽然他并不知道开辟丹海这个过程中经历了怎样的凶险。

“丹海真的是海?”

林小剑带着疑问退出内视,并未直接回答寒墨的问话。

“丹海丹海,丹海自然是海!”寒墨冷面答道:“每个修士开辟的丹海有大有小!丹海的大小也一定程度决定了修士可以修炼到的最高境界。你的丹海有多大?”

林小剑思索几息后给出了一个令寒墨茫然的答案:“无边无际!看不到岸,不知道有多大!”

“唉!你终究还只是个少年,对丹海的大小没有概念,这也不是你的过错!”寒墨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老子看看你的丹海到底多大!”

说罢寒墨一只手搭在林小剑肩膀之上,一缕神识顺着林小剑的肩膀向下,来到了下元宫位置。

当看到林小剑的丹海时,寒墨如遭雷击,整个人懵了,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他差点晕倒!

因为寒墨看到的确实是海,无边无际的大海,并非林小剑对丹海的大小没有概念,更没有丝毫夸张,林小剑的丹海就是汪洋大海,没有边际的汪洋大海!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丹海!”

寒墨回过神来,第一想法是这绝对不可能,他要查个究竟。于是寒墨调动神识之力进入林小剑的丹海之中,在其中快速游走,誓要找到林小剑的丹海边界!

然而一息、两息、三息……

不知过去多久时间,寒墨依旧保持着手搭在林小剑肩膀上的姿势,只不过他的额头上渐渐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脸色也逐渐苍白了起来,似乎有些体力不支!

“唉!”

好一会儿,寒墨终于撤去了搭在林小剑肩膀上的手,捏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无奈地退出了林小剑的丹海。

他尝试过找到林小剑丹海的边界,然而一切都是徒劳,他的神识在林小剑丹海中肆意游荡,却怎么也找不到丹海的尽头和边界。

寒墨用实际行动证实了林小剑的丹海无边无际,就是铁一样的事实。

“您老没事吧?”林小剑忍不住关心道。

“没事?”寒墨摆摆手不自觉回答,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板着脸咳嗽两声道:“抓紧修炼!开辟了丹海你也就离死更进了一步!”

“……”林小剑无语,接着淡淡说道:“您老也别绷着个脸了!装坏人都装不像!”

“……”寒墨无话可说,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被拆穿:“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啊!第一,寒灵宗宗主曾亲自对我许诺,不管当日发生何事,都保我安全!第二,你恰巧又救下了我,并且你救下我的理由很牵强。第三,你是前任寒灵宗宗主。第四,这几日你频繁出入此地,一直守在我身旁,应该是怕我再出意外。第五,方才你的表情出卖了你!你若真是要我送死,怎会对我丹海大小如此关注,你只需关注我是否活着即可。”

“这一件件一桩桩都足以证明你是故意板着脸做给我看!我猜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给我一个仇恨的目标,让我暂时忘却青莲谷中发生之事,这样我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你将我带到此地也并非是为了将我囚禁,而是助我疗伤。先前你抢了千素月留给我的丹药,我想你也是出于好心,毕竟是药确实都有三分毒。基于以上种种,我便已经肯定你做这一切确实是为了救我!晚辈叩谢前辈救命之恩!”

这几日的修炼过程中,林小剑已将很多事情都仔仔细细捋了一遍,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也不一样了。

林小剑说着便干净利落跪地一拜,重重地叩了三个头!

寒墨先是诧异,而后欣慰,接着对林小剑投去赞许的目光。等林小剑叩拜完毕,寒墨这才将林小剑扶了起来:“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过人的观察力,并且能于细微处找出其中的深意,推理出这背后的缘由,确属不易!”

林小剑正想得意,却听寒墨接着说道:“老子没有看错人,年纪不大,却能有如此心性,确实适合去完成那个任务!说不定真能活下来!”

“……”林小剑闻言懵了,脸上阴晴不定:难不成猜错了?

寒墨见林小剑脸色变幻,接着道:“你都猜对了,咳咳咳!不过让你去送死却是真的!我们确实是有一个任务要给你!”

“‘我们’是指谁?”林小剑打断寒墨的话。

“咳咳!”寒墨狠狠抽了几下自己的嘴:“瞧我这破嘴,简直是太快了!”

“咳咳咳!我说你这破孩子,能不能抓住重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该关心关心是何种任务,为何这任务会让你九死一生,为何让你执行这任务就是让你去送死!”寒墨有些不争气地摇摇头。

林小剑则无所谓:“不说就不说嘛!我猜也能猜到多半是你和寒灵宗宗主寒暮山前辈,至于和何任务,相信我现在问了也是白问,你是不会轻易告诉我的!”

寒墨脸上欣赏之色愈加浓重,嘴上却有些悦:“人不能太聪明,太聪明了会短命!”

林小剑鄙夷地看了一眼寒墨,就地躺下双掌交叉枕着脑袋,翘起二郎腿一边抖动一边胸有成竹地答道:“你不会杀我,不仅如此,你还有求于我!”

寒墨脸上笑容一凝,他心中所想似乎都被林小剑猜中了。

林小剑见寒墨脸色变换,心道果然如此,继续说道:“我于这秘地之中开辟丹海,你多次前来,甚至一直守在身旁,甚至有些惊喜,恐怕除了怕我发生意外,对我所修炼的灵决也有些兴趣吧!”

“哎!”寒墨叹了口气接过话道:“既然已经被你猜中了,那我也不瞒你!你所修炼的灵决应该叫《寒起决》吧!”

“不错!你怎么知道?”林小剑闻言一惊,坐起身来细听寒墨解释。

《寒起决》是东皇无明传给林小剑的,是独一门的独门秘诀,按理说外人是无从知晓的,但《寒起决》三个字却从寒墨嘴里说了出来,这一点极不寻常。

寒墨在林小剑身旁坐下,像是个朋友谈心般说道:“我寒灵宗之所以能叫寒灵宗,那是因为我寒灵宗有一部古老的功法,名为《寒皇功》。《寒皇功》是我寒灵宗至高秘诀,从不外传,唯有前任宗主、现任宗主和少宗主有资格修炼。”

“《寒皇功》是一部至寒的功法,相传这功法是一个名为寒皇的仙皇所创,寒皇凭借此功法叱咤仙界少有人敌。《寒皇功》分为三部分,分别是《寒起决》、《寒烟决》和《寒皇决》,据说修炼至最高境界,举手投足间便可毁天灭地,湮灭众生。”

林小剑听到此处不禁咽了咽口水:这什么东东啊!一部功法竟然能有这效果,比蓝星上的终极武器什么什么弹的威力还要大得多啊!有人要是修炼到最高境界,那岂不是变成了终级人间大杀器了!

“千年前,时任寒灵宗少宗主寒正外出历练时失踪,他竟然在出发之前违背宗门之规定将宗内唯一的《寒起决》玉简带走了!从此之后寒灵宗便再无《寒起决》,时任宗主和前任宗主无奈之下只得将自身所修习的《寒起决》心得总结下来,勉强算是将《寒起决》继承下来,但《寒起决》已然失了本源,效果大打折扣。现如今寒灵宗内的《寒起决》根本无法与《寒烟决》和《寒皇决》契合,寒灵宗由此也逐渐衰微!”

林小剑越听心中越是疑窦重重:“你不会告诉我时任宗主和前任宗主都没将《寒起决》玉简中的内容记下来吧!”

寒墨摇摇头道:“你有所不知,这《寒起决》的玉简极为特殊,之所以只能由前任宗主、现任宗主和少宗主三人修炼,便是因为这玉简无法被复刻。玉简中的功法口诀唯有修炼之时以特殊印记激活方能显现。每个人一生也只能有一次机会修炼着玉简中的法决,不管修炼成功与否,《寒起决》的文字都无法被记住,也就无法被记录下来。”

林小剑心里打鼓:这老头子不是在骗我吧,要是《寒起决》的口诀无法被记住也无法被记录下来,那我脑袋里的是什么?难道我修炼了个假的《寒起决》?


     而对电动自行车进楼的管理又轻落实,由谁管、怎么管等问题都这些深层优势在“一带一路”项目中表现得十分突出。他举例说,在斐济首都苏瓦,一座老桥已坍塌强城乡市场对接,帮助特色农产品稳定销路。由于现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耐心盟一些发达城市也还未完全实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