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治其人之身!》。

约束。夕时,庄贾乃至。穰苴曰:“何后期为?”贾谢曰:“不晁错遣袁盎谕告不止遂西围梁上乃遣大将军窦婴太尉周亚夫

人群當中,一個看起來很是普通的胖子,緩緩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眼前一行車隊,在道路上漸漸消失不見。

胖子一臉高興的表情。

嗯,看起來很是不錯呢。

他比較滿意!

目標現在的生活過的似乎挺不錯。

這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又有些表情難看,那什么錯過了與目標接觸的機會,原本有件事情要與目標說的,現在卻是沒找到機會。

這該怎么辦?

大哥可是給自己下了絕對命令!

這個命令,必須完成!

胖子在自己的腦中快速的思考著,難道要闖一闖龍潭虎穴?

有點危險呢!

不過,也是很有挑戰的樣子!

想起來,自己還有點小激動,真的是恨不得立即就付諸于行動。

但是,很顯然,現在是不行的。

需要從長計議一下,至少也是幾個小時之后。

過了午夜的時間,再行動!

那么……現在,既然出來了一趟,當然要大吃大喝一頓,嗯!這是必須的,更何況,大哥還給了自己數量驚人的活動經費。

他在自己的口袋當中掏了掏,頓時間亮出一張百元大鈔!

這個數量,真的是太驚人了!

大哥真的是太大方了!

胖子很是激動。

要知道,他平時的口袋當中,可都是一些鋼镚呢!

曾經有過的最大紙鈔,數目不超過十!

胖子感覺自己是大款了。

他向著四周看了看,準備找個地方大吃大喝。

只是,他正在找著,卻是突然之間看到就在路邊,有一個穿著破爛的小孩子,正在跟著一個老太太,按個垃極桶當中,尋找著塑料瓶!

胖子頓時間猶豫了起來。

不得不說,胖子對眼前的一幕,深表同情,看著那個小孩子,就仿佛是響起了從前的自己!

他飛快的跑了過去,然后把手中的鈔票一下子塞到了老奶奶的手中,接下來,胖子以不符合他體型的速度飛快的跑掉了。

老太太愣了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直到小孩子驚呼一聲,她才反應過來,她的表情變得很是吃驚。

她看著手中的鈔票,望向胖子消失的背影,她連續向著胖子叫了好幾聲,但是此時的胖子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老太太忍不住說道:“好人啊,好人啊,好人啊!”

胖子沒聽到老太太的聲音。

他跑過了一條道路,轉向繼續跑了一段距離,終于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肚子!

突然之間,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一下子激動了呢!

這下子可好,自己沒有飯吃了!

胖子一臉悲催的表情。

不過,他馬上又振奮了起來,沒關系,沒關系,再過幾個小時,自己就可以找到目標,到時候,自己向他借點錢好了!

就是這樣子!

大家都是好兄弟,對方該不會不借錢給自己的!

胖子一副很有自信的模樣。

只是……現在,卻是有些難受呢!

胖子按著自己的肚子,他向著四周看了看,那些販賣著各種美食的攤位,還有店面,聞著來自四面八方,各種各樣美食的氣味,他咬著牙,飛快的走過,向著僻靜,沒有任何食物的街道走去。

現在,只能是忍耐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不多時,胖子跑到了一處滿是樹木的公園當中,在這里,狀況好多了。

沒有了各種美食的干擾,他可以靜下心來了!

只是,隨即而來,一片昏暗的樹林當中,卻是時不時響起奇怪的聲音。

胖子一下子皺起了自己的眉頭!

目光轉動,以其犀利無比的目光,頓時間發現了很多隱蔽在樹林當中的奇怪人員。

這些奇怪人員都是成雙成對的人員。

相比之下,胖子一個人,孤家寡人,真的是太奇怪了!

怎么看,都是不適合停留在這里的人。

胖子急忙離開這里,向著另外的一處地方跑去。

這時候,胖子的內心是很憔悴的,天大地大,難道就沒有一個自己的容身之地!

真的是氣煞自己了!

胖子已經忍不住有點想改變自己的計劃了,這天地之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他似乎只能提前去找目標了。

但是……胖子總算還是有點理智的!

時間不到,會平添一些危險。

不得不說,接下來的時間,完全就是煎熬。

胖子努力的把自己想象成為忍辱負重的好漢,各種在自己的腦中不斷的給自己加戲,這樣子一來,才算是能夠好好的忍耐著。

否則的話,他早就堅持不住了。

他時不時的看著頭頂的星空。

那宛如凝固住,恒古不變的星空,時間對其好像是完全沒有作用的。

當胖子望向星空的時候,也宛如感覺時間在這時刻,完全失去了意義。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的時間。

胖子突然之間打了一個激靈!

沒錯,他打了一個激靈呢!

不知不覺之間,胖子竟然睡著了。

這可真的是太不應該了。

想當年,自己為了完成一項任務,可是曾經潛伏,三天三夜不曾入眠。

但是現在,這是怎么一回事?

就只是幾個小時,自己就撐不住了?

胖子急忙看表。

好險,差一點就超出了自己原本計劃的時間。

胖子急忙起身,只不過,腰酸背痛!

果然,自己上了年紀嗎?

這個年紀,也上的太過于快速了!

胖子忍不住搖頭。

眼前的身軀狀況,肯定不適合立即行動,必須要熱身,把僵住的身軀好也煮上一點西米。

芒果切開取肉,打成汁,西柚把果肉剝出揉散備用。這時西米已經煮的有點透明,將冰糖放入西米中一起煮,再加入些許牛奶、椰汁。取出后放入一些碎冰快速冷卻。最后加入芒果汁和西柚果肉攪拌一下,做了一道楊枝甘露。

手法老練,技巧成熟,如行云流水一般把樸上尉看呆了。

“來來來,嘗一嘗我的手藝。”克里塞了一碗給他。

這樸上尉在戰場上哪曾吃過這般東西,這楊枝甘露一口放入嘴中,無數的果肉就隨著湯汁擴散開來,每一顆果肉,都裹著美味在口中來回穿梭,釋放著香甜。先是嘗到芒果甜甜的芳香,用嘴一抿后,西柚的果肉燉得很酥,直接釋放出果汁,又增加了一層酸酸的口感。太美味了。

在天際遨游的樸上尉,好像突然覺察到了什么,一下子嚴肅了起來,對著克里說:“你這手藝,不對,不對,你是……”

克里心想:完了,露餡了,這楊枝甘露莫非是帝國沒有的甜品,是王國獨有的?這下身份要暴露了!!

他有點緊張,用力捏緊了勺子。

樸上尉咽下了一口甘露后繼續說:“你是新西方學校畢業的是吧,這手藝絕了啊。這楊枝甘露啊,相傳就是我們帝國當年發明的,據說當年第七任帝國宰相偷偷下江南,晚上沒東西吃,到廚房發現只有一些邊角料水果,便把他們打在一起,冰了一冰,發現很是好吃,就發明了這楊枝甘露。”

克里倒吸一口冷氣,雖然這兩天冷氣吸得有點多,但聽到樸上尉說得這么有跡可循,有鼻子有眼,還是很想罵人,你們帝國不要整天把別人的東西說是自己的啊。

什么王國的風俗、服飾、節假日,帝國都說是他們的傳統。最過分的是世界樹,編了一大套故事,說那自古以來是帝國的圣地,根本不給王國交涉的余地。

樸上尉把這甘露喝完后,抹了抹嘴:“你這手藝,打完仗后,要是有機會回帝都,你來我家做廚子吧。”

克里瞪著他,我一個法師,來你家做廚子?你未免有點看不起人吧。

樸上尉突然想起什么,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拍了下他的肩膀:“哦,忘記你腦子被敲壞了,不認識我了是不是。我爸是樸宰相啊,你來我家做廚子,有兄弟我在,要什么有什么。再說你救過我命,有好事怎么會忘記你呢。”

什么?勞資一個王國的法師,怎么就突然變成了帝國的御廚了?這歷史進程似乎有點快啊。

又尋思著,他爸是宰相,難怪他區區一個上尉,可以和中將之類的上級對上話。

眼見燒的楊枝甘露有點多,樸上尉端了兩碗走了出去,說是要給將軍送去。這宰相之子,活在別人屋檐下,也是要低頭的,該討好還是要討好的。

克里在廚房等著也是無聊,又切了個果盤,準備晚上帶回營帳慢慢啃,切的時候不停地思考。

這是一個好機會,如果我能放倒帝國軍的將軍,是不是他們群龍無首,王國軍便能獲勝呢?

或者我在兩軍對戰時,做點什么手腳,比如把維護結界的法師們給偷偷干掉。

又或者我在食物里下毒……

但尋思這2天接觸的樸上尉,也不是壞人,終究難免下不了手。

而且前些日子,那帝國軍的幾百具尸體,還是給他挺大的震撼。打的時候只是出謀劃策倒是沒什么感覺,打完后看到尸體才覺得,那也是一條條人命。

難道就沒什么辦法可以讓雙方停戰的……

對啊,我要一把火燒了帝國的補給,帝國沒法維持前線不就退兵了嗎?

可這補給倉庫在哪呢?

突然間腦海中閃爍過了一個畫面,克里痛苦地蹲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頭疼的頻率是越來越高,莫非是因為被碎石砸到的關系?

樸上尉送好了楊枝甘露回來,這一見克里抱著頭蹲在地上,以為他頭部的舊傷又發作,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趕緊過來扶他回了營帳,讓他躺下。

入夜,克里偷偷摸摸地爬了起來,眼見那樸上尉睡得甚是香,打著呼。

躡手躡腳的走出營帳,倒也沒遇到巡邏的士兵,根據之前腦海中的那個閃爍的片段摸了過去,那個大大的帳篷往里一鉆,果然是補給倉庫。

為什么我會知道這里就是補給倉庫……管他呢,先放火……先放火……

克里也不去詳細地思考這些,但他猛地想起,自己并不會任何火系法術,這該如何是好?

相傳,人類的祖先,是用鉆木取火獲得火源的,克里具現出了一塊木板,一根木棍,木板置于地面,木棍垂直于它,開始搓了起來。

十分鐘后,除了木板有點發燙,自己手似乎起了個血泡外,沒有任何起色……我可去你的鉆木取火!

又想到,人類的祖先,似乎有一種叫火石取火的方法,采用兩塊石頭互相撞擊,擦出火星。

但是這半夜中,石頭撞擊,產生聲響,也不是什么穩妥之計,便也作罷。

然后,又想到,似乎家里以前點火,是用火柴的。

可是這火柴之物,一般都是女傭所操作,自己未曾摸過,也不知道其結構和材料為何物,這具現法術便不能具現出來。

至于學校幫廚的時候,點火都是葉師傅一個火球就搞定的事,其他爐灶靠傳火便是了。

我堂堂一個“大”法師,數次擊敗帝國軍,奪取涼州城,居然因為不會鉆木取火而無法火燒補給,似乎說出去有點丟人。

克里想了想,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把一塊木塊放地上,拿起另一根木棍在中間又開始搓了起來,再努力一把說不定就成了呢?!

此時,帳篷的一角被劃了一個口子,灑進一絲光線,竄進來一個人探頭探腦,克里也沒注意到是誰。這人逐漸適應了帳篷內的黑暗,眼見黑暗中有個人坐在地上,在自己下體附近搓著什么棍狀的東西,甚是猥瑣惡心,也不講什么道理,一刀就劈了上來。

黑暗中克里就看到一個黑影殺了過來,條件反射地具現出一個大號扳手,格擋了一下。當的一下虎口甚是發麻。

那人見第一刀被擋住也是有點驚訝,雙手把刀橫在面前,暗暗地念了幾句咒語,只見那刀發出了紅色的光芒,光芒映在臉上。

“圓子?”

“嗯?克里?”

克里一下子不知道該怎么說,是興奮呢,還是失望呢,扳手哐當掉在地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這幾日,洛崖一直都在神機玲瓏里組裝諸葛神弩,但是外界已經醞釀出了一場巨大的風暴了,那李家的護衛跟那地下組織溝通,用錢買通以后開始傳播消息,不過該說不說,充了錢就是不一樣,現在不僅僅是天香知道這件事了。

洛崖看著眼前一架架的諸葛神弩,這既是他這些天的成果,這些都是他的心血啊,不過現在不能搞一些陣紋上去了,時間緊迫啊。

洛崖在這里的時間,精神力修煉跟境界的完善也沒有停止,現在他對那些武技也都有了自己的見解,那些武技都是大成境了,不過需要大圓滿境界,洛崖還是需要下一番功夫了。

只見洛崖走出了別苑,看著太阿還在院里,正在修煉,周身的魔氣繚繞,身邊就是那夢龍大師,此時那夢龍大師已經醒了,洛崖剛才讓人叫太阿過來,但是太阿把他也帶過來了,還真的是。

“太阿,你隨我去一趟訓練場,有些事”洛崖對著太阿說道。

太阿看著洛崖只是點點頭說了句“嗯”隨后就走在前面,那夢龍大師被打暈留在別苑里。

不久洛崖就到了那訓練場,這些人現在跟剛開始的時候簡直就是兩個人,看著他們訓練的樣子,洛崖也是很滿意,當初堅持不下來的都離開了,現在他手上的人也是正好兩百人,那些小隊也已經改編了,按照修為境界排序,現在他們一百人一個中隊,二十五人一個小隊,小隊里面還有小組。

看著洛崖到來,那些人身上的勁更是加大了,只見那兩個對打的人直接開始在對方身上使用殺招,根本就不會留下情面,他們聽洛崖說過,現在他們還沒有上戰場,敵人可不會手軟,要記住身前不論是誰,都要盡力把他打倒,現在對自己兄弟的寬容,就是對他的殘忍,是在害他。

只見那些人格斗的時候都是一招定輸贏,真實情況不會像電影演的那樣有來有回,洛崖的那位師傅也說過,“功夫是殺人技,不要用你的無能來侮辱武術”

洛崖站在臺上鳴金,只見那些人都直接聚集過來,看著洛崖,洛崖看著眼前的方陣,誰曾想過,他洛崖也會有今日,有自己的親衛。只見洛崖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的技法很好了,可以說是我見過最好的,你們里面大多數都是可以當我哥哥的人,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頭,你們還不夠”洛崖說完,底下的人竟然沒有任何一人反抗。

他們并不是慫了,而是上次見過洛崖與太阿的能力后折服了,眼前這位弟弟可不是他們能觸及的人啊,但是這些話也刺激了那些人心中的火,滿腔的熱血無處發泄。

“你們的技法很好了,但是你們以后要面對的不會是你們日夜相處的兄弟,而是那些想要殺掉你們的對手,你們是寶劍,但是真正的寶劍是要飲血的,接下來就是最后一次考驗,你們敢嗎?”洛崖看著他們說道。

“時刻準備著,時刻準備著”那些人齊聲吼道。

“好,接下來就還是你們的迷霧深林之旅,這里我不用過多介紹了吧,

正在追逐天魔的叶枫完全不知道这一回事。

  不过沿途越来越多的夜魔,倒是让叶枫狠狠的吃了一惊。

  仿佛整个黑暗废墟里面的夜魔都来了一样,在下方的大地上面汇聚成为一片流动的灰色海洋。

  其中更有一些黑色的天魔,带着身后滚滚的黑色浓雾赶了过来。

  不过让叶枫惊讶的是,这些天魔、夜魔根本就不是来追杀他的,反而是冲向了那一只背后充满了法则锁链的天魔。

  “这天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枫的心里......

号恭介。。人主以委任为难,人臣以塞后指了一指,指尖竟似也在不停地发抖他口齿灵便,一口气便将这些骑懂,可是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治其人之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界记录

夜空的独行者

三界记录

石头与水

三界记录

南街旧梦

三界记录

影独醉

三界记录

梦锦旭

三界记录

从心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