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新的旅程(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新的旅程(1) (第1/3页)
    

十一连忙向米市方向跑去,林痕则是担负起替十一看铺子的活,清早自然是无人,他也仔仔细细看了看布料,只不过这些在他眼里都没什么区别。

逛了一会觉得无趣,便在门前坐了下来,没一会的功夫十一便回来了,只是见这脸色有些匆忙。

“大......”

林痕连忙打断:“我姓林名痕,在外不要声张我身份,叫我小兄弟即可。”

“林小兄弟,刚刚我在去米行的路上便陆续见到些许难民,我们该如何处置?”

如果只是些许,以皇城的优渥自然不在话下,怕的便是知道皇城愿意收纳难民,周围的难民都蜂拥而至就有些麻烦了。

“这样,你先将铺子关了,一一去通知所有的人去米行买米,没人至少买进十担米作为储备,让十三尽可能的收些米。相信朝廷很快就能注意到这件事,我们只需要在这段时间防止有人抬高米价即可。”

林痕也希望自己的担心有误,只是现在他惴惴不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好,我立刻去办。”

十一一点没休息便关门离开了,待他走后,林痕在门前思索了一会,突然想起古书中的例子,似乎一本书上记载过在灾情严重时抬高米价的事。既然他能想到,恐怕七皇子身边的那位智者也想到了这点,只是这样一来就遭了。想到此林痕立刻起身会听雨轩,他所熟悉的便只有那里了。

街道旁人来来往往,林痕没有时间去关注,他现在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出一个好点子,赢得冠冕堂皇才行,否则七皇子再得势,恐怕威望就要压过太子了。

想着想着林痕便回到了听雨轩,不知何时这里竟然搭了一座棚子,里面暂时住着几位难民,似乎身上还带着伤,而一旁的王妈妈还在给他们分粥喝。

“王姑娘,这是?”

见林痕来了,王妈妈也不掖着,直接告诉了他:

“不知怎的,从昨日开始便有这些难民,没想到今日在这周围就有七八个了,没办法只好在这附近着人搭了个棚子收留他们。”

“王姑娘,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似乎忘了问你全名,这样倒是有失礼仪,不知可否相告?”

王妈妈一愣,怎么没由来问了这句:

“我叫王微晓,小公子有什么疑问呢?”

“王姑娘,自然是没有的。”

说着林痕便向她行了一礼,林痕十分感谢王微晓,这算是让流离失所的人暂时有个落脚地。

王微晓也不知林痕这番举动意欲何为,可加下来林痕的作为也让她对之增添了几分好感。

林痕走上前,细细探查这些难民的伤口,看样子似乎是与人争夺的时候弄伤的,林痕拿起衣角细细的擦了擦,这时正在喝粥的男子愣了愣,下意识要躲却被林痕一把抓住:“不要怕!没事。”

说着还拍了拍他的手:“放松些,我替你看看伤的如何。”

难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里只有不停的说谢谢两字。

“这些外伤不打紧,用清水清洗一遍再敷上一些草药即可。你们在这先喝粥,我去买点外敷的草药。”

说着连忙向外走去:“还劳烦王姑娘准备些纱布,我回来就替他们包扎。”

这些作为让王微晓有些发愣,只是回了句:“好。”

突然间王微晓觉得,林痕这个十来岁的孩童还是挺顺眼的。

林痕买草药时顺便去十一的铺子里定了些被子,倒时直接送到听雨轩即可。

林痕拿到清水,将所有人的伤口细细清理了一遍,随后用干净的布擦去水,再缓缓上药生怕中了一分,但凡有人哼出声他都要问句重不重再放轻手脚。

王微晓在一旁看的很仔细,没想到林痕竟然还懂医理,不禁夸了一句:“没想到你年纪尚小,这懂的还挺多,这医术也有涉及。”

林痕听到后放下了手中的活:“我并不会什么医术,在我看来只是这样做才对。”说完又开始包扎起来。

包扎玩最后一人时,林痕松了口气,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包扎,也不知是对是错,希望没错吧!

“你们且先安心在此住下,需要什么可以和这位王姑娘说说,我尽量满足你们。”

林痕的这些话自然是迎来了难民的感激:

“多谢多谢。”

“这算是遇到好人了。”

“这日子终于到头了。”

......

“对了,你们说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逃难至此?”

这些难民中年长一人开了腔:

“小恩公你是不知,那连星城从六月大雨,原本半月就停了,这庄稼还能有些收成,可是近些日又开始大雨,这几日便是秋收,收到的粮食太少,加上长时间的雨灾,许多人都无家可归了。慢慢的便有难民四处逃窜,都觉得皇城乃天子脚下,应该比别处好的多,大伙便逃至此了。”

“难道那知府没有上报?”

“嗐,原本只是些许灾害,知府觉得可以处理,我们也是相信知府,不然怎会时至今日才逃难至此。”

说的也是,林痕下意识便觉得此事十分严重,要想办法通知太子才是。

“王姑娘,你过来一下。”

说着就将王微晓拉到外头。

“小公子还有什么事?”

“不知你这里是否有笔墨?”

“自然是有的,你进去的柜上便有,一般用来记账用。”

“那多谢了。”

说着便就地坐下来了,开始想这封信怎么写才好,这举动让王微弱有些发懵:

“你这是作甚。”

林痕默不作声,仔细思量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的事,若是论罪名来说,这知府有些失察,可这失察之罪安在他头上也有些冤枉,有些事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提前预知的能力如何防范,这个知府要是能保下来的话,那也要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个理由必须还要出现在百姓身上,取之于民自当用之于民。等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林痕突然两眼放光,似乎想到了什么。

“王姑娘,你可知当今陛下是个怎样的人?”

话锋转的太快,王微弱有些懵:“什么样的人?自然是爱民如子,自他上位来,赋税已经减轻了不少,宫里这些年的奴仆也是越来越少,这从每年进宫的人便能看出来,至于其它的我便不知道了。”

林痕点点头,能做到这般地步确实是个很不错的明君,这样一来自己所想的计划便有成功的可能了。

“对了,我听说前些年七皇子常常在外打仗,怎么今年还能遇上?”

不得不说林痕的试探恰到好处。

“这你都不知道,自去年初和土宸国定下盟约后便再无战事,这七皇子自然回京复命了。不过说到七皇子,这些日子都没来看望小夭了,上次不还是叮嘱她么,还真是奇怪。”

林痕翻了个白眼,自然不会来了,哪里还有脸来。不过听王微弱这样一解释,他就大约知道了,这样说来这金运国有两年的休养时间了,这样看来钱力上也没有什么问题,太子看到自己的信也应该能懂他的意思,思索周虑后,林痕便想好信的内容该如何下笔了。

“这样说来这场灾难很快便能收场,所以王姑娘,还请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王微弱有些恍惚,似乎从来没有人这般宽慰过她,不过她也是这听雨轩的掌事,不一会便回过神来:“哼,小小年纪便油腔滑调,当真不知是和谁学的。”也不在理他,回到自己的柜前,林痕也站了起来拍了拍灰尘,也跟着她进去了。

中午晚上林痕都帮着分粥,王微弱在这两个时候都比较忙,这一切都落在了林痕身上,他倒是分的很热情,尤其是晚上,还需要用水洗漱,他去了后院慢慢烧些热水,这般情况下沐浴是不可能的,洗个脸还是行的。

忙到一般风落夭也下来帮忙了,一上来就打趣他:“你是不知道,今日王妈妈将你好一顿夸,还说以前是自己看走眼了。你今天做了什么,怎么让王妈妈好生相看。”

林痕耸耸肩:“我也没说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说着拎起旧的盆和一壶水,向外面走去。

“我可不信,当初你也记得她是怎样看你的,一眨眼的功夫你在她眼中变了个人,这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痕不知为何风落夭的八卦之心如此之重:

“你也说一时半会说不清,那就不说了,我现在还忙呢!”说着提了提中的东西。

“我这不是很好奇么!那我帮你,你慢慢和我说不就行了么!”

两人说着便在门口停了下来,林痕转过头看着她,看的风落夭有些慌:“怎么了?”

“那边还是比较脏的,你就不要过去了,我一人就好。”

风落夭确实怕脏,不过她倒是想试试看:“我不怕的。”

林痕认真看了她一眼:“不必勉强。”说着就向棚子走去

风落夭叉起腰冷哼一声便走了。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发展的新变化、新成就,每个人的眼里都燃起了光,好像回到了60年前初到大漠的时候,一眼便是一生。二万五千里,是一次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伟大远征,它染引发的本土聚集性疫情,与南京的感染没有关联。全面取消以药养医,健随时准备支援河南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