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公鸡符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公鸡符箓 (第1/3页)
    

一架武直9由院内停机坪上飞起,直接来到了指挥中心大楼楼顶。杨悦容拉开机门用扩音器喊道:“先生,淮海路有一支军队被大批变异人和丧尸袭击,几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夺,情况十分危急。”

原本正横躺在雷达罩下休息的郑遇,闻言纵身一跃,便来到了直升飞机上:“去看看。”飞行员得到命令,当即驾驶武直9呼啸而去。

曾经繁华锦绣的淮海中路上,一辆96B型主战坦克带着两辆装甲车横冲直撞,也不知碾碎了多少车辆,怒吼的机枪和咆哮的大炮,更是令得所过之处成为废墟,因此死去的人不计其数。放眼望去,街道两边全是断臂残骸,景象堪比炼狱。

有零星的士兵不断朝着坦克和装甲车开枪,又或者抛掷手雷,可对于这些铁疙瘩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根本就无济于事。

一架直10武装直升机率先赶到现场,盘旋在肇事坦克上空,因为没有得到指令,所以迟迟未发起导弹攻击。谁知就在飞行员请示攻击命令之际,那辆装备有防空导弹的装甲车,却趁机锁定了武直10,一枚CQW-2遥控式防空导弹,当即拖着火红的尾焰呼啸而去。

武直10的飞行员发现被导弹锁定,连忙拉起飞机,并采取了紧急情况下才使用的规避动作。而就在这个时候,郑遇乘坐的武直9恰好赶到现场,就悬停在武直10的上方。

当武直10从武直9下方飞过时,郑遇掐准时机跳了下去,同时拔出身后的唐横刀,照着那正准备从他脚下呼啸而过的导弹轻轻一挥,便将之拦腰斩成了两段。

失去动力的导弹弹头,若是任由其落回地面上,依旧有可能会引起爆炸,所以郑遇在斩落它的同时,便动用感知力将其拘到了怀里,随着自己一同向街道上落去。

近两百米的高度,即便是一颗鸡蛋砸落下来,其威力都足以造成伤害,就更不用说是一百好几十斤的郑遇了。只见他携带着导弹弹头,如陨石般直接砸在了主战坦克的炮塔上,令得五十来吨重的铁疙瘩猛然一颤,竟是险些趴了窝。

坦克内有两名变异人,感觉到异样后顿时心生警觉,连忙转动炮塔搜寻敌情。郑遇并未停留在坦克顶部,而是直接翻身落到地面上,跟着将导弹弹头塞入坦克底盘,并点了一把火。猛烈的爆炸扯断了坦克的履带,他趁机倾尽全力将这个铁家伙掀翻在地,使之无法再作威作福。

也许是因为郑遇出现得太突然,导致装甲车里的变异人稍微有些迟钝,直到此刻方才调转12.7毫米口径的重机枪,朝他发出了怒吼。

面对重机枪吞吐的火舌,即便是郑遇也不敢拿肉身去抵挡,于是连忙撑起紫色的能量屏障,跟着化作一道飘忽不定的残影,直接冲入装甲车内,瞬间便制住了两名变异的军人,并以感知替他们拔除了异虫。

剩下那辆装甲车眼见情况不妙,调转车头一路狂逃,结果还没走出百米,便被郑遇赶上并侵入其中,快速解决了里面的两名变异人。坦克里的三名变异人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正打算分开逃走,也让他分别赶上,一掌一个击晕在地。

这些基因变异的家伙,虽说勉强拥有了一星强化战士的能力,可在郑遇这个三星星球战士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不过他汲取了上次的教训,帮七名变异人去除异虫后,便交给了附近几名存活下来的军警:“他们是被异虫控制后,才犯下罪行的,一但醒来难免会心生愧疚,寻机自杀谢罪,你们可要看好了。”

几名军警也知道轻重,连忙寻来绳索镣铐,将大闹淮海路的七名变异人绑了起来。郑遇看着七人中的四名军人,心中不免有些忧虑:“这些被异虫控制的变异人,深藏在纪律部队和平民当中,既能召唤丧尸袭击人群,又能相互配合谋划暴乱,并夺取重型装备,危害只怕会越来越大。”

“真是头疼啊!”郑遇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发现附近还有几具丧尸蠢蠢欲动,于是再次化作一道残影,斩下了好大几颗燃烧的头颅。只是附近死去的人实在太多,尸体尚算完好的也有不少,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化作丧尸,再次作乱人间。

他不得已之下,就像是撒糖豆般,到处丢着火球,但凡有头有手有脚的,都不敢轻易放过。不一会,小半条淮海中路便被火焰和焦臭所笼罩,就连变异的动物都不愿再靠近半步。

武直9再次呼啸而下,杨悦容又拿起扩音器喊道:“先生,大事不好了。黄浦江上有艘导弹护卫舰正在被一群变异生物攻击,船内也有数名变异军人发动叛变,情况十分危急。”

郑遇借着身边大楼为跳板,连续几个纵跃便跨过了数十米的高度,一把抓住直升机的脚架,跟着向上一翻,便进入到了座舱内:“容容,你几时变成传声筒了?”

“先生,您不会觉得我连做个传讯员的资格都没有吧!”杨悦容几次执行任务不利,心中多少有些阴霾,这才重新干起了侦讯的工作。

郑遇正色说:“一个人力量的增加,是需要时间来适应的。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才能无往而不利。你只是还没掌握好突飞猛进的能力而已,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望着目光清澈,同时还不断给自己鼓励的郑遇,杨悦容就像是被打了针兴奋剂般,一扫萎靡颓废的心情,精神抖擞道:“我明白了,先生。”

宽阔的黄浦江上,一艘054A型导弹护卫舰正缓缓驶离码头,朝着上游而去。另一艘停泊在旁的056型护卫舰,此刻已被滚滚浓烟所吞没。054A型护卫舰在离开码头两百米后,忽然发射出一枚鱼 雷,将已经受创的056型护卫舰直接送入了江底。

在这艘叛变的054A型护卫舰上,到处都是丧尸和变异生物,除了常见的猫狗外,还有老鼠、海鸥、乌鸦、鹦鹉等鸟兽,看上去一个赛一个地大,甚至有几条大型犬,已经堪比强壮的狮虎,仅凭那身暴戾的气息,就没有其他的变异鸟兽敢靠近。而这些变异增强过的动物,几乎都嗜杀成性,为了抢夺船员的尸体,甚至会相互攻击撕咬,场面极其血腥残忍,令人难以直视。

原本舰艇上的船员,除了死在甲板舰桥上的二十几人外,其余的全部被困在了各个舱室内。可惜的是,航海指挥舱、作战指挥舱、弹药调配舱、轮机舱等重要的舱室,都已被变异人和变异动物占领。所以这条携带着数十枚防空和反舰导弹的舰艇,就成为了威胁整个上海的利器。

两架歼10A战机飞抵黄浦江上空,正准备申请攻击命令,结果就被护卫舰雷达锁定,四具HHQ-16防空导弹先后从垂发井里窜出,朝着两架战机呼啸而去,显然是不想给飞行员留下反击的机会。

郑遇乘坐的武直9赶到时,就看到两架歼10A战机一面抛撒红外诱饵弹,一面不断爬高逃逸。其中一架战机抛撒诱饵弹失败,眼看着两枚导弹追来,飞行员果断地来了个大回旋,并锁定一枚追赶友机的导弹,摁下了发射按钮。空空导弹呼啸着飞出的同时,他和自己心爱的战机,却没能逃过被击落的命运。

另一架歼10A战机用诱饵弹成功摧毁了一枚海红旗导弹,友机又帮着拦截下了另一枚导弹,总算是平安地逃过一劫。驾机的飞行员眼见战友为救自己而坠机,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当即怒吼着调转机头,以一个极低的高度,紧贴着江面朝护卫舰冲去。

护卫舰上两门1130近防火炮同时调转枪口,朝着低飞突防的战机咆哮起来。郑遇见状,连忙抢过话筒下命令说:“给我开火,别让它有机会再发射导弹。”

武直9的飞行员显得有些尴尬:“可我们只有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不足以对军舰造成有效伤害。”

“管它鹅蛋鸭蛋,干了再说。”在郑遇龇牙咧嘴的咆哮声中,飞行员只得摁下了发射按钮,两枚反坦克导弹朝着护卫舰窜了过去,密集阵火箭弹也跟着“呼呼呼”地喷射而出。

反坦克导弹具有较强的穿甲能力,一枚击中护卫舰的侧舷,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一枚击中了舰桥前端的航海指挥舱,使得行进中的护卫舰停了下来。火箭弹倾泻在舰艏甲板和炮塔上,打死了许多变异生物,但却没能对战舰造成实质性的破坏。

“不好,我们被雷达锁定了。”直升机飞行员忽然急促地大喊起来。

郑遇拉开机门回头喊说:“你们快走,不要在此停留。”他的话声还没落下,护卫舰的垂发井舱便再次打开了盖子,又一枚海红旗冒出了脑袋。以此同时,歼10战机冒着被击落的危险,迫近到距离护卫舰还有三百米时,投下了一枚KD88空舰导弹,跟着拼命爬升,想要避过近防火炮密集的弹雨。

空舰导弹贴着江面一划而过,正好命中护卫舰的舰尾,使得整艘舰艇猛然一颤,狼烟随之滚滚而起。浑浊的江水顺着轰塌出的船体蜂拥而入,导致舰艇仰首翘了起来。而那枚正在脱离垂发井的海红旗,因为受到干扰,只能打着螺旋飞上半空,又恰巧被武直9发射的火箭弹击中,当即爆成了一团烟花。

“赶紧离开。”郑遇眼见武直9脱离危险,于是不再迟疑,直接从两百米的高空跳入了黄浦江中。当他从水里冒出头来时,就看到歼10A战机拖着一道黑烟,歪歪扭扭地飞向了远方。而护卫舰那门76毫米主炮,正朝着外滩沿岸的标志性建筑吞吐着炮弹。更要命的是,八具鹰击83舰对舰导弹,像是已经锁定了目标,正纷纷拖着尾焰呼啸而去。

“便便,快去拦截哪些导弹。”郑遇两眼赤红,如鱼 雷般冲向护卫舰。

正在暗世界里呼呼睡大觉的便便,一眨眼便出现在一枚飞驰的导弹上,还不忘撑着懒腰打了个哈气,跟着裂开夸张之极的嘴巴,直接将导弹当成了胡萝卜,“吧唧吧唧”几口下去,便将弹头吃了个干净。

小家伙意犹未尽地扁了扁嘴,跟着吐出一个黑烟圈,并再次消失而去。它在一连吃掉五枚导弹后,抖了抖圆滚滚的肚皮,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旋即又吐出数个黑烟圈,再望向三枚已远去的导弹时,发现已经来不及追赶,于是又藏匿起身影,朝着护卫舰而去。


     1983年6月任辽宁就可以成为金山银山。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济建设,夺取了防治非典工作的重大胜利。“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针,从以治病为中心开始向以预防为中心的转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