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揭穿(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揭穿(一) (第1/3页)
    

赵亮和小雅闻言都是一愣,相互对视着递了个眼神。赵亮赶紧顺口胡诌道:“郑仙姑,方才你嗔怪我发呆,其实主要是因为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关于为陛下东渡寻访仙山的。本来此事在我心中一直模模糊糊,想不透彻,可是车盟主方才提起了豪门贵子的话题,顿时令我茅塞顿开。”

“哦,竟然与东渡有关?”小雅非常默契的配合道:“难道是陛下之前说过的那个秘密吗?”

赵亮连连点头:“对的,正是涉及皇族机密的那件事,我这几天翻来覆去的琢磨,还是感觉有点不稳妥。”

小雅故意道:“是吗?究竟哪里不妥,快说来听听。”

坐在对面的车英一听这话,赶忙站起身来:“国师大人,仙姑,你们有重要的事情谈,车英就先告退了。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我得下去看看,免得弟兄们疏忽,出了什么纰漏。”

赵亮知道车英是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皇室秘密,所以才非常识趣的起身回避,而这也恰恰是他和小雅最希望达到的效果,于是客气道:“那好吧,盟主先请自便,待会儿你忙完了,咱们一起用晚餐。”

车英点点头,俏脸又是一红,然后便告辞离开,顺手还将包厢的房门关严。待她走后,赵亮和小雅急忙启动芯片,回应刚才屠四海的呼叫:“屠处,我们听到了,请讲话。”

过了好一会儿,耳蜗里又传来屠四海的声音,不过,那个声音听上略微去有些怪异:“小赵,小雅,我现在不是在局里的指挥中心跟你们通话,而是利用注射在身体里时空对讲机芯片,在总部外面联系你们的。”

“您也注射芯片了?”赵亮好奇道:“难道也要穿了吗?”

屠四海回答道:“不是要穿越,而是因为在局里不方便跟你们联络。”

小雅顿时感到大惑不解:“这是为什么呀?”

屠四海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我跟你们说,目前局里可能出了内鬼,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有很多。我判断,这些人正在酝酿一个巨大的阴谋,打算一举摧毁反穿越调查局!”

“什么?!”赵亮和小雅被吓了一跳,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惊呼,赵亮急道:“您不是在开玩笑逗我们吧?”

“局里的内鬼究竟是怎么回事?处长,您现在怎么样了?有危险吗?”小雅也担忧的问道。

“我眼下还没什么事,你们别担心。只是现在不方便使用指挥中心的频道跟你们讲。”屠四海解释道:“之前失踪特工的案件,恐怕就是整个阴谋的开始。只不过那个时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整个反穿局都在动员,所以大家谁也没有看清楚其背后的东西。现在,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已经逐渐有人反应过来,并且明确感觉到了危险正在逼近。”

“您说的有人反应过来,具体是指谁?”赵亮问道。

屠四海道:“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的人并不多,我算是其中一个。但是我们这些人现在也无能为力,只能静观其变。”

小雅好奇道:“局领导不知道这个情况吗?您没有跟张局长汇报过?”

“我们此时也不敢确定,张末局长到底有没有问题,所以不能轻易讲出来。”屠四海无奈道。

小雅闻言微微一愣:“不会吧?局长都有可能出问题?但是您老不是会读心……”

“没用的,我现在根本去不了地下十八层!也见不到局里任何领导。”屠四海有些懊恼的说:“自从那天赵亮搞了个现场直播后,局里就用这个当借口,暂时将我调离了咱们先秦处的指挥岗位,接着又降低了我的权限级别。幸亏我事先察觉了他们的意图,才偷偷溜到传送中心注射了一个备用的通讯芯片,不然都没法联系上你俩。”

赵亮羞愧道:“处长,对不起,是我连累了您。”

屠四海道:“没关系的,就算没你那桩丢脸的糗事,他们也一样会找到别的借口。因为只要有我在,那些内鬼就非常容易暴露,所以必须先把我弄走才行。”

“那您现在岂不是很危险?”赵亮闻言一惊,不禁问道。

屠四海的语气倒是显得蛮轻松:“这倒不用担心。关于内鬼的事情,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其背后的势力。究竟是敌国的奸细,还是仅仅来自于内部的权力斗争,眼下无从知晓。所以,反过来他们也只是先针对反穿局的核心体系,进行不同程度的破坏,全不敢轻易跑来动我。要知道,你们处长我那可是在总部挂着号的,说句不吹牛皮的话,屠四海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整个特工总部的高层都会震怒,那个代价恐怕是内鬼承受不起的。”

我靠,这么牛掰?!赵亮心中暗道:我看您老这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总部的领导们不也挺讨厌你那个倒霉的读心术吗?被内鬼顺手干掉,等于也去了他们一块心病。

屠四海仿佛又看穿了赵亮的心思,说道:“特工总部里的某些高层,确实忌惮我的读心术,但这是一回事,而我不明不白的被人干掉则是另一回事。那涉及到了国家安全和总部的颜面,无论如何是一定会追究到底的。”

小雅显然跟赵亮是同样的想法,听屠老头儿这么说,忍不住冲赵亮吐了吐舌头,接着问道:“那照您这么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有没有需要配合的地方?”

屠四海道:“我冒险跟你们联系,正是要说这个。之前我们几位察觉到异常的同事在一起经过分析,都认为黄金十二宫计划存在着很多疑点,而局里的几个关键人物在这段时期又比较反常,所以我要提醒你们,一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二是要尽可能提早结束任务,返回现实世界。”

“注意安全?”赵亮跟小雅对视一眼,接着问道:“我们注意什么安全?难道还会遇到袭击不成?”

屠四海回答:“是的,我们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在现实世界里,在咱们自己的地盘上,是没有人胆敢轻易袭击国家特工人员的。但是,在异时空执行任务可就不一样了,虽然探员遇袭身亡的概率并不大,可是一旦真的发生,那也属于正常现象,总部难以过度关注。所以,如果内鬼打算破坏或颠覆反穿越调查局,不管他们究竟出于何种目的,消灭你们都是非常直接有效的手段。”

我的天,居然还有这种危险?赵亮心中微微一沉:当初哄老子穿越的时候,你也没有提过这茬儿啊?

他试探问道:“屠处,您所说的消灭,是指物理打击、生理消灭吗?可小雅是肉穿,而我是魂穿啊。”

屠四海幽幽道:“都差不多吧。肉穿的直接打死,魂穿的更惨,打的魂飞魄散。”

赵亮听得眼泪差点掉下来,反而郑卢雅显得更冷静,问屠四海道:“他们如何发动袭击,会由穿越者实施吗?内鬼派来的穿越者?”

“具体的方式还不清楚,”屠四海回答:“但是可以排除破坏你们的返回设备,或是伤害小赵在低温柜中的身体,因为这样做太明显了,很容易引起局里和总部的防范制止。所以极有可能也会使用穿越的方式,派遣一些类似突击组的武装人员,对你们发动攻击。”

“哦,我明白了,”赵亮说道:“所以您才会建议我们一边注意自身安全,一边尽快返回现实世界,怕的就是有一支隐秘的力量,跑到这边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屠四海沉声道:“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尽管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内鬼的存在,以及他们正在进行的阴谋,但是也绝对不能因此掉以轻心。在看不明局势的情况下,还是当缩头乌龟比较稳妥。”

“可是我们该怎么跟局里说呢?”郑卢雅为难道:“没有命令,谁能擅自提出返回呀?”

赵亮也道:“而且现在我们受张末局长的直接领导,她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屠四海安慰道:“目前已经有咱们自己人绕过反穿局,向特工总部提交了报告,建议对黄金十二宫的行动进行阶段性调整。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在你们搜索失踪特工始终没有结果的情况一下,这个涉及到整个反穿局的行动会暂时中止,命令所有人员执行返航。但是在那之前,你们俩必须给我提高万分的警惕,防备各种突如其来的袭击,明白吗?”

赵亮和小雅异口同声的回答:“明白了!”

屠四海显然轻松了不少,又特意叮嘱:“关于内鬼的事,暂时一定要守口如瓶,对谁也不能提起。等你们回来之后,我或许仍旧没有恢复原职,甚至情况还会更糟。但即便是那样的局面,你们也千万不要灰心丧气,或是做什么出格的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认真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他略微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非常郑重:“赵亮,小雅,我希望你们永远记住,作为一名反穿越调查局的特工,任何困难和艰险,都无法击败你们。因为,你们是祖国数千年历史尊严的捍卫者!”


     也就是说,初次分配主要是在基本制度和法制框架下由市场来完成,再分配主要批服务、探索实行告知承诺等方式,激发培训主体积极性,有效增加培训供给。新中国成立后,魏丰转业到地对消费的拉动作用非常显著。永葆绝对忠诚、绝对纯洁、”,因为在广东有一支律政佳人志愿服务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