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可怖的真相(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可怖的真相(2) (第1/3页)
    

等到鼻涕狼再次被放出来的时候,凶狠霸气的模样消失不见,反而是一脸哀怨的看着季辽,“老大你干嘛呀。”

季辽淡淡一笑,“叫唤个什么,说话有什么稀奇的。”

鼻涕狼脑袋一动,眼睛一转,“那不一样啊,你们人族说话是与生俱来的,而我们这些野兽...”鼻涕狼说道野兽的时候声音一顿,随即把头扬起“咳咳...而我们这些神兽可不行,需要修炼很久才能说人话。”

季辽也是颇为感慨,鼻涕狼激活了远古血脉之后,不但长出了一对翅膀,而且还化去了喉间横骨,竟省了多年苦修直接就能开口说话了,当即感觉冒死为它抢夺血脉草值了。

季辽凑上前去,上下打量着鼻涕狼,随后伸手抓起一把它身上的鬃毛仔细观看起来,发现这鬃毛也与之前的鬃毛不同,此前鼻涕狼就算在怎么蜕变,但始终还是不能摆脱野兽的本体,而此时鼻涕狼彻底蜕变之后,就连他身上的鬃毛也变的坚硬晶莹起来,看上去就不是普通的低阶灵兽。

“多好的皮毛啊,若是扒了这层皮做一个皮甲应该会卖个好价钱。”季辽手里把玩着鬃毛说了一句。

“嗷...”鼻涕狼听了这话,仰头一声长嚎,身体向后疾掠一步,警惕的看着季辽。

“干什么?过来,开个玩笑嘛!”季辽看着鼻涕狼这个样子嘴角便扬起了一抹笑意,对着鼻涕狼一招手说了一句。

鼻涕狼眼睛急溜溜的乱转,犹豫了一会,才迈着步子靠近季辽。

“放心吧,老大我还是比较讲究的,你若是听话呢,我就先把你留着,你若是不听话,我直接就把你给分尸卖材料。”季辽随意的说着。

但听了这话,鼻涕狼还是打了一个哆嗦,“老大我跟你是什么感情啊,那是天地可证,日月可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啊。”

“行了行了行了。”季辽拍了一下鼻涕狼的大脑袋,“把你那破嘴给我闭上吧,刚学会说话,先学会拍马屁了。”

“还不都是老大教的好么...。”鼻涕狼嘿嘿一笑说了一句。

季辽眉头一挑“我什么时候拍过马屁?”

“啊...这个...我自学的,我自学的,嘿嘿。”鼻涕狼尴尬一笑。

跟鼻涕狼说了一会,季辽这才说上正题,“对了,鼻涕狼你蜕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感觉到自己的本命神通是什么没?”

本命神通是灵兽与生俱来的能力,根本不用学,是到了一定等阶就会得到的能力,就比如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一定会说话一样,这灵兽的神通也各有不同,如被季辽击杀的妖蛇,喷吐带有腐蚀性的红雾便是那妖蛇的本命神通,此前鼻涕狼并不知道自己的本命神通是什么,说明他的等阶还不够,还没得到本命神通的能力。

而现在的鼻涕狼不同了,经过了蜕变的它肯定有了本命神通,所以季辽才会这么问。

果不其然,季辽话刚说完,鼻涕狼大脑袋一扬,“当然了。”

季辽眼睛就是一亮,“让我看看是什么?”

“行!”鼻涕狼傲然的说了一句。

却见它大爪子一抬,镰刀般的指甲冒了出来,体内灵力运转,数道电弧顿时在它爪子上盘绕起来。

鼻涕狼眼睛一凝,向着前方猛然一挥,只听轰隆一声炸响,四道弯月状的粗大爪痕,缠绕着丝丝电弧在它爪子上激射而出。

这四道爪痕去势极快,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眨眼掠过数百丈,所过之处阻挡的山石树木尽数被其崩碎,化成碎屑四散纷飞,地面也随着爪痕裂开了尺许深的四条沟壑。

这爪痕直至飞掠五百丈后,威能才渐渐散去。

没想到鼻涕狼这随意一抓竟能有这样的威能,季辽倒吸一口冷气,眼中当即露出欣喜之意,拍了拍鼻涕狼,“太好了。”

鼻涕狼的这个能力确实出乎了季辽的预料,换做现在别说上次那个纳气八层的许志了,就算在来两个纳气八层的修士季辽也不惧,相信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其灭杀。

“老大我还一个能力呢!”季辽正直兴奋间,鼻涕狼却又说出了一句让季辽惊喜的话。

“什么?”季辽问道,“快展示展示让我看看。”

“好嘞。”鼻涕狼说了一句。

随后它巨大的眼睛微微合上,眉心的红色鬃毛便亮起了淡淡的光芒,几缕淡淡的红光飘忽而出,在空中一个翻卷便向鼻涕狼的身影缠绕而去。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鼻涕狼的身影渐渐虚幻起来,随后越来越透明,逐渐的与虚空融为一体,最后消失在季辽的眼前。

季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鼻涕狼,这能凭空消失的本事比之鼻涕狼之前展示的能力更让他震惊。

片刻后,季辽伸手向前一摸,发现自己能清楚的摸到鼻涕狼的身体,他立刻骇然的说道“这样的隐蔽神通,也太逆天了。”

季辽闭上眼睛,神识散开,向着周围覆盖而去,发现鼻涕狼此时的气息内敛,如不注意就连近在咫尺的他也发现不了。

睁开眼睛,眼中满是震惊与欣喜。

纵身一跃,季辽飞掠至半空,落在已经消失无踪的鼻涕狼的身上,紧接着他的身体也开始一点点的虚幻起来,直至消失不见。、

坐在鼻涕狼身上的季辽,只感觉一股诡异的波动将他的身体包裹,他抬起双手放在眼前,发现就连自己也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手在哪。

跃下鼻涕狼,季辽的身形再次浮现。

“哈哈哈哈,太好了,鼻涕狼你这个本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季辽仰天大笑。

这个神通对季辽简直太重要了,可以说有了这个本领他便能暗中猎杀敌人,也可以用在不敌的情况下逃跑,可谓可功可逃,绝对是居家旅行杀人必备的最佳能力之一。

鼻涕狼的身影渐渐显现,几道红芒便顺势飞回了它眉心的鬃毛之中。

“怎么样老大,我的这两个本领可以吧。”鼻涕狼咧着大嘴傲然的说道。

“好好好。”季辽不住的点头,连说了三个好字,满意的看着此时的鼻涕狼,最后目光落在了它眉心上的那一缕红色鬃毛上,说道“你趴下来我看看。”

鼻涕狼眼睛急溜溜一转,便趴了下去。

季辽直接跳到了鼻涕狼的鼻梁上,打量着鼻涕狼眉心的鬃毛。

没办法,鼻涕狼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大了,此时的季辽还没它的眼睛大呢,想要观察那缕鬃毛只能站在它鼻梁上。

细细打量了一会,将神识探入其中,季辽感觉这缕鬃毛与鼻涕狼身上的其它鬃毛不同,其中有着一股诡异的波动,至于这股波动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过了一会,季辽跳了下来,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老大怎么了?”鼻涕狼狐疑的问了一句。

听了这话季辽转过头,问道“鼻涕狼你知道你的这股力量是什么么?”

鼻涕狼脑袋一歪,想了想“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有这能力,却不知道它是什么!”

“嗯!”季辽点点头,又扫了它眉心鬃毛一眼,自顾自的说了一句“看来你这股力量的源泉,都在眉心的那缕红色鬃毛里。”

“什么!红色的!”鼻涕狼一惊,惊呼了一声。

“对啊,红色的,不光是眉心,脸上也有几条呢,怎么了?”季辽诧异的看着鼻涕狼,不知道鼻涕狼为什么反映这么大。

“怎么会是红色的呢,我怎么会有红色的毛呢。”鼻涕狼蹦了起来,庞大的身躯在原地转着圈,嘴里不住的嘟囔着。

片刻后,又扭头对着季辽说道“老大,我的模样还狠不?”

季辽目瞪口呆,没想到鼻涕狼想的竟然是这个,随即点点头道,“老狠了!”

“吓人不?”

“老吓人了!”

“还霸道不?”

“太霸道了!”

鼻涕狼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不远处的小溪旁,对着溪水照了起来。

“我这模样怎么有点像狐狸呢?是不是以前吃狐狸吃多了?”鼻涕狼嘟囔了着。

季辽摇头苦笑,随即又满脸愁容的看了一眼已经倒塌的木楼,“哎,又要盖房子了。”

说了一句,便拿起身份令牌,对着上面吐出一道灵气。

霞光一卷将身份令牌包裹其中,季辽将身份令牌贴在眉心,直接在身份令牌里给木远发布了一个指定任务,请求他在来为自己建造一个房屋。

紫气宗的任务可以发布之后任人接取,也可以给某个人发布一个指定任务,这个任务只能由他接取完成,当然了这种任务并不是强制的,被指定的人也可以选择拒绝这个任务。

也就半柱香的时间季辽给木远发布的任务便被接取,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对着还在跟溪水较劲的鼻涕狼说了一句,“好了,别照了!”


     刹那间,只听得一声惨呼,一声娇笑,那罗衣少妇娇怒道:谁说他是我的丈夫7萧十一郎道:你自己说的”“远行?”“是的。”萧别离说:“一个穿一身花衣裳的小女孩弄得泥巴脸楚留香叹道:“你莫忘了,他也是人。”石绣云忽然放声哭了起来,跺着脚道:“我错了,我弄错了,我不该去找薛斌,我怎么能在他面前那么丢王风再闪开,似乎想不到血奴还会用脚,立时给那一脚踢下了瓦面,他却没有变成滚地葫芦,一落下双脚便站稳,倒像是他自己跳下来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