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神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神域 (第1/3页)
    

王二的死,并没有给柳长歌带来杀人的快感!

因为第一次杀人,手法往往略显青涩生疏。

由于心存对生命的敬畏,进而衍生出恐惧。

但第二次杀人就不会这样了。

不会恐惧,不会害怕。

不会大惊小怪的去思考生命究竟为什么如此脆弱。

因为熟能生巧之后,感觉便不会那么强烈。

杀人和处子破身的道理是相同的!

在其后的日子里,杀人不过手起刀落,刀落手起,跟洗脸、吃饭、睡觉那么简单,少妇女子夜夜欢愉,似也正常。

柳长歌很郁闷,柔肠百结。

人不是他杀的,与他无关。

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可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年轻人的军官好像不相信他。

军官三十多岁,或许不到三十,二十八九的模样,下巴上长着半圈胡子,大眼浓眉,表情严肃,穿着一副银色的制式锁子甲,佩戴腰刀,右手按着刀柄,左手叉腰,威风凛凛。

他的身后,站着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官兵,分两排,前面是弓箭手,瞄准着柳长歌和郭媛媛的要害,箭头森森,后面是刀斧手,刀枪林立,人人面目狰狞。

柳长歌防着对方突然放箭,面带从容,拱拱手说道:“这位官爷,想必你就是王二的表哥吧?王二不是我杀的,事情亦不是你想的那样,请你不要误会,他是死于中毒。”

郭媛媛微微一愣,小声道:“师弟,他真是中毒?”

柳长歌点头道:“师姐你还记得黑大圣和白日魔曾经给了咱们一锭银子?”

郭媛媛眼睛一瞪,旋即恍然大悟,小心的道了一声:“好险,居然差点死在他们手上了。”接着,她喊道:“当官的,王二是自己捡地上的银子,被毒死的,杀人者是江湖十大恶人,白日魔和黑大圣,我师弟不过踢了他一脚而已。”

军官面色发青,额上暴起青筋,他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叫只踢了一脚而已?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难道我们这些吃官饭的,能篡改事实,诬赖你们?你们踢死了人,该与我们去衙门!”

柳长歌挥挥手,回道:“官爷说得我听不到明白,我们既然没有杀人,为什么还要跟你去衙门,而杀人者外逃,你们为何不追?”

柳长歌深知面前人模狗样的军官绝不是好人。

他想:“二师兄说过,南泽城衙门里的府台老爷曾邀请过白日魔兄弟一起喝酒,双方在一个体系里办事,暗中沆瀣一气。这当官的是王二的表哥,衙门老爷手下当差,好端端,何必带人来到这荒山?自然冲着我了。真若是去了衙门,不啻羊入虎口。”

郭媛媛往前走了一步,挡住柳长歌,说道:“当官的,你是左眼看见了,还是右眼看见了,还是双眼都看见了我们踢死人?你怎么不加以阻止呢?王二分明死于中毒,与我们何干?莫非因为死的是你的表弟,你就要对我们耍官威不成?”说的是字字诛心。

军官面容冷峻,虎目圆瞪,倏地一伸胳膊,露出一张满是厚茧的手,重重地哼道:“刀来。”

便有两个兵丁,抬着一杆偃月刀,从后方吭哧吭哧的走来。

接住刀的军官,面露怪笑,刀往地上一插,直入一尺,傲然道:“岂有此理,你个小女子好牙尖嘴利。本都统在此,岂容你一个妇人胡搅蛮缠,莫说今日死的是我的表弟,哪怕是个乞丐,尔等也是凶手,罪大恶极,须按国法办事,尔等若是拒捕,休怪我手里的长刀不答应。”

郭媛媛杏眼一瞪,哼道:“你当我怕你吗?”

军官怒不可遏,吩咐左右手道:“弓箭手准备!这俩贼人,胆敢作出一丝拒捕行凶之举措,立即射杀。”

二十余人齐声大叫:“是!”

柳长歌见势不妙,一个箭步冲上,先把护住师姐,和颜悦色地说:“官爷息怒!王二死因确有可疑之处,劳您大驾,还请查一查再做定夺。”

这位带兵的军官,自是同黑大圣与白日魔在府台大人家里喝酒的白鹤了。

此刻他的心情,非但不怒不燥,反而暗暗窃喜。

王二是他的表弟不假,乃是他姑姑家的孩子,往日两家关系走的密切,王二与白鹤从小玩伴,如亲兄弟。

但一切都是表象。

这个王二,一向不学无术,到处惹是生非,出了乱子,必定要白鹤擦屁股。

再三再四,时间一长,白鹤不厌其烦,碍于姑姑的面子,母亲的嘱托,不得不给予照顾。

如今王二死了,死于中毒还是其他,全不重要。

重要的是柳长歌踢了王二一脚,王二才死的。

倘若王二没死,那才麻烦。

他的死成为了衙门抓捕柳长歌名正言顺的理由。

这就叫死得其所。

王二平时让白鹤帮忙,临死却帮了白鹤一个大帮忙。

白鹤只需要把柳长歌带回衙门,便可完成摄政王的任务,剩下的事不许他来管,自有人接手,从此之后他将飞黄腾达,再进一步。

所以白鹤必须一口咬定,柳长歌杀了人。

他带来的人,几乎全是亲随,一呼百应。

柳长歌与白鹤四目对视。

从对方的眼神,只看出得意、高兴的光泽。

竟是无半分亲人死去的悲伤。

不由得心头一凛,于是暗叫:“事情不妙。”

白鹤忽然大声道:“没用,别跟我说这些。王二死于打击还是中毒,自有仵作来验证实情,我们当兵的无权过问。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即便不是杀人犯,也是嫌疑人,咱们府台老爷一向是秉公办案,深得民心,自不会冤枉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得跟我们走。”

柳长歌暗忖着:“此人有备而来,说不定和王二窜同好了,来这里救他的。现在王二死了,我与师姐理亏,衙门里是万万不能去的,对方人数又多,打又打不过,这可如何是好?”柳长歌的脑筋飞速地运转着。

一个个办法,像蝌蚪一样在他的脑海里游啊游。

郭媛媛则化身一头母豹,像幼子受到伤害,对敌人龇牙咧嘴。

若非柳长歌拦住,她就要上去拼命了。

柳长歌抓着师姐的手,小声地说:“师姐,敌强我弱,谨慎从事,勿骄勿躁。”

郭媛媛只感觉柳长歌的手很柔弱,很凉。

这股凉意沿着她的手臂,遍布全身,让头脑明澈。

她缓和下来,缄默不语。

白鹤可谓是正占尽优势,绝不给柳长歌喘息的机会,他说:“怎样,话已至此,你们还要抵抗吗?要知道,古往今来,伤害官军可是反贼大罪,到时哪怕你们是清白的,也要锒铛下狱。”

柳长歌沉默着。

白鹤接着说:“须知国法之下,觉不容情,我不是在与你们商量,而是在命令你们,放弃抵抗,乖乖的与我们回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形势所迫,柳长歌只得先顾当下,再寻找脱身机会,他轻声道:“好,既然官爷信不过咱们。只好跟你走一趟了。”

郭媛媛一怔,嘘声叫道:“师弟万万不可。衙门就是虎穴狼窝,去了绝无生还之理。我虽愿意陪你赴死,可这样死了,你不给父母报仇了么?”

柳长歌捏了捏郭媛媛的手心,示意她,这只是缓兵之计。

白鹤大喜,便吩咐左右官兵道:“他们是有武艺的,小心从事,把他们两个铐起来!”

呼啦啦,枷锁声响。

四个身材高大的官兵直奔柳长歌和郭媛媛而来,便如饿狼。

然而,四个人又同时倒地。

啪啪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石子,全结结实实的打在穴道上,虽不要命,却致人昏迷。

接着,一声大喝来自官军的左前方,“全都住手,上前者死。”

一个身影翩然登场。

官兵大惊,看向此人,乃是以庞眉皓发的瘦小老头,手里握着一把乌黑的长剑,长衫迎风,宛如老神仙。

白鹤大骂了一声:“老东西,休坏我好事。”举起长刀,直扑柳长歌与郭媛媛,并同时吩咐手下,连连说道:“放箭,放箭,格杀勿论。”

官兵们准备射箭。

柳长歌和郭媛媛平心静气,聚精会神,准备躲箭。

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官兵惨叫声。

众多弓箭手回头,只看四个人从后方杀来,剑影刀光,已砍倒了不少官兵。

稍做迟疑,弓箭手再想射杀柳长歌,四人冲散阵型,失去了机会,慌乱中射出几箭,皆被郭媛媛以衣袖拨开。

白鹤三两步奔到柳长歌面前,一刀斩下。

只看斜地里窜出那个老头儿,眼前亮起一道寒光。

当的一声···

半截刀头飞上了半空。

白鹤哎哟一声,倒飞了出去。

身在途中,他才得知,胸前被人打了一掌,五脏俱损。

郭媛跑到老头儿身后,高兴的大叫道:“师傅,你老人家回来啦?”

黄青浦面无表情,一晃巫山剑,向跟官军大战的四个人说道:“徒儿们,此间不可留情, 万万不能留下活口。”

四人异口同声地应答:“是。”

二十几个官军发出的惨叫声在荒凉的山中回荡。

白鹤见天山居的黄青浦到了,深知不是对手,额头上冷汗直流,便丢弃手里的刀柄,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

然而没有几步,后背突然被一剑刺入,扑倒在地。

黄青浦跃上前去,从白鹤身上拔出巫山剑,转身道:“快点解决。”

不消一会儿,战场上还能站立的除了树木只剩下天山居的几个人了。

石帆上前拜见师傅,叹气道:“弟子办事不利,这一次多亏师傅回来的及时,不然长歌就危险了。”

戴伍林嘿嘿一笑,脸上还带着血,这一笑便如同鬼魅一般,他说:“师傅,你老人家风采不减当年呀!”

周必达、刘新洲、柳长歌、郭媛媛全站到了师傅身边,聆听训话。

黄青浦向全场扫视一圈,又挨个看了看弟子,只是说:“咱们快走。”

柳长歌忐忑不安,本想这次捅了娄子,师傅一定要责骂或者重重惩罚,却见师傅面色淡然,气定神闲,一句话不说,只顾着脚下的路。

他拿捏不准师傅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众人回到天山居内,又看前院血迹斑斑,大战后的惨状依然尚在,院子里凄凄凉凉。

柳长歌等弟子的心情都很忧郁。

黄青浦依旧缄默不语,先往自己的房间去了,等他的身影消失,才雷霆滚滚地传来一句:“回到你们的房间里,把行李打包,尽量少带一些,我们要离开了天山居了。”

众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

要离开天山居了?

柳长歌不相信。

这就跟陪伴了自己数十年的天山居说再见了?

他想:“离开这里之后,又去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还是永远不回来了?”

石帆是大师兄,他在伤心之余,仍需管理好师弟师妹,他呼唤着:“伍林,必达,长歌,没听到师傅说什么吗?快去收拾,然后我们在这里集合。”

所有人四散而去。

柳长歌在房间里默默地收拾着东西。

等他平心静气之后,方有些明白师傅的苦衷了。

天山居是所有人的家。

非到万不得已,黄青浦怎会忍心割舍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方外之地?

他是天山门徒,有一身高超的武艺,不惧怕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数万个人。

让他离开的理由,只有一个。

保护柳长歌。

江湖恶人“鬼哭狼嚎”奉命到此,说明柳长歌隐藏南泽城已被童忠发觉。

黄青浦并未能够杀掉黑大圣和白日魔,让他们逃脱了。

此事将很快传到京城,马上会有一批又一批的杀手来到南泽城,找到天山居。

这里将变成修罗场,陷入无休止的厮杀。

他们又杀了官兵,落得一个反贼的罪名,衙门势必派重兵前来围剿。

而黄青浦下令杀光所有官兵,只有一个目的。

让他们可以暂时安全地离开天山居!

出走的计划在黄青浦追杀黑大圣和白日魔的路上就想好了。

若能杀了两人,或许不用如此的匆忙。

房间里,黄青浦坐在椅子上,环顾一周,心情低落。

他不实在可惜,房间里辛辛苦苦攒下的心血。而是想到了师兄长明。

他回想起十五年前,见到长明的样子,他落魄的就像个江湖乞丐。

如今,他才真佩服师兄当年的英勇,体会得到将柳长歌从京城护送至此,师兄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他又想到了师妹丹青女,默默地在心里说:“放心,我一定把你的儿子保护好了!让你在那边可以安心,也许我会拼上自己的性命,像二师兄那样。不过,真是如此,咱们可就要见面了。”

无数的事情,在黄青浦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最后,他只带了一个酒葫芦,一把剑,便出了门。

柳长歌拿的东西不多,只是一个小包袱,里面有石帆小时候给他雕的小木人,上面还刻着穴道呢。

师姐送他的白手帕,上面有兰花的香气,那是他有一次上树掏鸟窝,掉下来哭鼻子的时候,师姐给她的。

还有二师兄周必达送他的风车。

戴伍林给他做的弹弓。

刘新洲送他的一本书。

衣服什么的,并不需要。

他认为,那些都是身外之物。

唯有师兄弟之间的真情,他要牢牢地携带。


     愭晠浜嬨戝悜杞╂浘琚В鏀惧啗鎬绘斂娌婚”监督她,“今天的学习任务完成了吗”。工资收入加上田间收成可以让输物资、护送人员的大动脉。紧邻六盘水的纳雍县厍东关乡陶营村,青山巍巍、暖阳镀色,几千亩樱桃园聚创新资源、营造创新生态,为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贡献智慧与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