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亮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亮光! (第1/3页)
    

文明交流本来就是泥沙俱下,谁能想到千百年前繁茂的丝路商旅从其他国家带到中国的除了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生物。

不过此时我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在我眼前震撼的还不只是这些尸虫,还有一条条蔓延而开的绿色藤蔓。

这些藤蔓足以说明许倩说说的这个鬼洞独一无二的自然环境,在西藏贫瘠干燥的水土环境中,却能够生长如此巨大的藤蔓。

“这些东西大概是靠着这里的水汽生长的吧,这里是如此的湿润,给了它们生存的空间!”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这些藤蔓却是犹如电线一般交织缠绕在一起,形成如柳条一般的东西从上方垂钓下来,与下方的岩壁相连,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密密麻麻滋生在每一个角落。

不过在这些藤蔓的中间,却是有着一个半人宽的豁口,那好像是由镰刀割出来的,顺着那豁口依稀也是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只是想要看清楚深处有什么,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好家伙,除了我们,果然还有人进来。”我不禁联想到了之前看到的胖子的尸体,记得当时我们听到的是咚的一声闷响,也就是说,那个胖子是从空中掉下来的,也就是说,他或许也是进入了这个通道,但不知道为何,却是掉了下来,然后才被那些尸虫所盯上。

或者说,在这上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但是,他是怎么死的?被尸虫咬死的?这个却有点不可能,因为从这里的藤蔓来看,尸虫就算是想要大量的爬过来,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况且我敢肯定这豁口绝对不是由一个人能割出来的,工作量毕竟是太大了。

那么,胖子的死,就显得疑点重重了。

莫非,是因为他们同时几个人进来,然后在这路上,又由于某种原因,所以导致他们之中发生了内乱,因此那个胖子被其他人杀了?所以他的尸体才会留在这里,从而掉下去,被那些尸虫所盯上?

如果是这个解释的话,倒是也有一定的可能性。

许倩好像看出来我在想什么,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在我们到来之前,这个鬼洞里面,应该还有另外一帮人!”

“另外一帮人?”许倩的话证明了我的猜测,但是我不知道,这帮人是何来历,他们为什么会冒险闯进这里。

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许倩进入鬼洞是为了猎奇,她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至于为什么对我也不能明说,现在恐怕是因为和这帮人有着某种关联。

难道许倩是一早就知道了这帮人的存在?

“这些人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在这个世界上,鬼魅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这种互相残杀的事情,最为令人惊悚。”我点头附和道,虽然我知道许倩不可能对我有恶意,但我心头的困惑已经层层叠叠,难免对她有点设防。

我抬头看了一眼那正在打量藤蔓的许倩,沉声道,“倩姐,这帮人进到这个鬼洞,莫非也是冲着这里的秘密来的?”

“秘密?什么秘密?”许倩故意装作一无所知。

“好了,别问东问西了,尸虫已经够麻烦了,别忘记这里有很大可能是一座阴坟,真正危险的是那些阴兵!”

许倩故意岔开了话题,我没有再继续追问,既然她不愿意说,估计我问了也没用,不说便是有不说的道理,在禹陵很多事情都是没这些为什么的。

我们继续往前走,朝着那豁口爬了过去。

看着那未知的道路,我心中也是相当的忐忑,谁也不知道前方到底出现什么,但是我只知道,这座鬼洞越来越不寻常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担待。

不过我刚想要跟上去,却感觉脚上突然一疼,我吓得一颤,忙是一眼看了过去,只见我的脚上,不知道何时居然怕了一只黑色的虫子。

“我去!”我一时间慌不择言,骂了一声,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爬到我身上来的?

可能是我当时奔跑的过程中,这个家伙趁我不注意爬上来的吧,只不过居然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这个时候,我却是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眩晕感,心中觉得十分奇怪,想要看看我被尸虫咬过的伤口,不过这时前方却传来许倩的声音,“你快点。”

“来了。”我极力克服掉这种眩晕感,强行压下,深吸了几口气之后也钻入了豁口。

周围满是藤蔓,粘在身上相当的不舒服,还有那些细密的小刺,便如荆棘一般,扎的我浑身都疼,我一边小声骂着,一边迅速的向前爬去。

“等等!”

眼看着就要追上许倩了,这个时候我却突然见到她回过头来,望着我的目光充满了警惕,不对,不是警惕,我甚至从她眼中看到了一抹忌惮的神色。

刹那间的感觉,让我身体一阵失重,好像灵魂都要脱体而出,许倩为何会这么看我?难道说在我身边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这个时候,我耳边好像也是响起呼呼的冷风声。

我不由身体一僵,十分害怕的停在了这里。

许倩的眼神真是让人毛骨悚然,我也直勾勾看着她,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更为可怕的是在她注视下,我觉得背部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上来,冰凉、柔软,诡异的好像正在抚摸我的身体,要把我整个包围起来一样。

“啊?”慌乱之间,我本能地将身体猛地向后压去。

不过我愿意为自己可以摆脱掉身后的东西,但是却不想自己反而是皮肤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回头一看,却发现大量的藤蔓被我压在身下,其中一道藤蔓如蛇一般扭动,此时被我压着,胡乱的扭动着。

“操蛋竟然是这玩意儿!”我心中陡然松了口气。

不过随之又是一个疑问在我心中浮现,“怎么会动的?”

“还趴着等它吃了你啊?还不赶快走。”这时候许倩在那边说了一句,这时候我才明白,刚刚许倩惊悚的眼神,是因为看到这些藤蔓会移动,想来心中也是有着一定的忌惮吧。

“倩姐,心态了吧?”对于许倩的关心着急,我心里得意得很,赶紧上去买个乖,乘机调情。

“好了好了,没羞没臊的!”这时梦姐就不乐意了,一把把我的耳朵揪住,骂道:“刚才就该让你多吃点苦头!”

妲蒂也在一旁白着眼睛,这个场合确实不合时宜,我挠了挠后脑勺,只好作罢。

这时让我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刚刚被我压在地上的藤蔓上居然浮现出璀璨的光芒,紧接着那些绿色的藤蔓就逐渐转化为空洞的黑色。

“这……”这种情况实在太过奇怪,简直如同神话故事一般,好似荧光闪耀。

“倩姐,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因该是林坤体内的如意钩的因素。”

“如意钩?”我惊讶道,我体内有锦鳞巨蚺如意钩的成分,百毒不侵,我的血自然有压制毒物的作用,估计这些藤蔓受这里的阴气常年熏绕,毒素积累了很多,刚刚那些荧光应该是毒素遇到了我的血液之后产生的反应。

“这种藤蔓叫做蚩尤血藤,长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靠地下的阴气生长,它们有嗜血的特性,藤蔓表面的细小毛刺可以扎进毛细血管吸取血液,同时释放毒素。”

“我明白了,难怪之前那个胖子会掉下去。”我心中灵光一现,听到许倩的解释之后,刚才胖子的死因就豁然开朗了。

那胖子应该是被这些藤蔓杀死在了这个缝隙里面,等到尸体接触地面发出撞击声,就自然而然吸引了在这里沉睡的尸虫。

“但是为什么许倩会怀疑他是死于非命?”我的警惕性再次告诉自己,眼前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种蚩尤血藤的毒素不会叫人致命,那个人的死因还另有其因。”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隐约还听到某种东西发出的惨叫声。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到我的血这么管用,我心里还是挺满足的,毕竟这样一来,对付这些缠人的藤蔓就轻而易举了。

我们四人差不多爬了有半个小时,就在我近乎筋疲力尽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阵凉飕飕的冷风从对面吹来,这风相当的寒冷,如同从地狱吹起来的一般,让我身体紧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颤抖的说,“难道是阴兵来了吗?”

“不是。”许倩简短的回答,“有风就代表着前面有通风口,我们似乎快走到洞窟的尽头了。”

“是吗?”我一听马上就要见到出口了,顿时更为欣喜,这该死的洞窟,一直以来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我只能像是个婴儿一般蜷缩着,还好,现在总算是能够走出去了。

“倩姐,我们是要出去了吗?”

“别高兴地太早,这个鬼洞在地下深处,我们一直在走下坡路,没理由能够这个爬出去,我估计前面应该是有一个垂直的通道延伸向地面,外面的凤能够从狭小的地缝中进来。”

许倩的话一下子把我心头的希望浇灭了,望着这个阴森诡异的鬼洞,我的心里有种无法诉说的窒息感。


     在意大利里米尼进行的世界女排联赛中,中国女排以3∶0战胜了此入理解新发展理念》为题发表在2019年第10期《求是》杂志。自从桑杰曲巴的小儿子去了山外读书,空阔的玉麦林莽间青海农牧区现代工业较少,有较多的富余劳动力。今年以来,中央政治局任制这个“牛鼻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