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道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道禁 (第1/3页)
    

“可是大哥,你怎么确定这豹千军守不住?”赵蛮军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哈哈,就凭他们,你看看,那些躲在盾牌后面的懦夫,这会都瑟瑟发抖呢,就凭他们能挡着住左贤王的悍马营?”赵统领面露不屑,“他们能挡得住,笑话!”

“那悍马营冲过来,放箭可能会误伤豹千军的啊……”赵蛮军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到那时候谁管那么多,就算误伤,到时候都是悍马营闯营的罪证。”

“哈哈,高,实在是高!”

赵蛮军顿时对赵统领佩服得五体投地。

“虎千军还傻乎乎的在后方结阵呢。”赵蛮军朝后望去。

“去,别看戏了,别布的阵不如个小屁孩,那就丢大人了。”赵统领虚劈了一下鞭子,“我们的人可以多利用一下军帐,柴堆等,另外别忘了绊马索!”

赵统领眯着眼睛,骑在马上站在大道正中间,踌躇满志,杀意四起,“不是每个人想踩在我头上就能踩的!”

如果从悍马营的视角看上去,突破了豹千军大阵之后,就一马平川了,只有赵统领孤零零的站在正中间,最后面百步的距离则是集结的虎千军,看样子是要在破门之后要和悍马营对冲。

“哼,和我们玩对冲,找死!”悍马营千夫长蔑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急不躁。

他们看不到躲在帐篷后隐藏起来的龙千军钩马腿的钩手,以及手持重箭的弓弩手,以及在雪地里的绊马索。

“你们这帮贱奴听着,还剩一小半截香了。”

“大哥,我们真的要闯营?”悍马营千夫长旁边的百夫长小声问道。

“哈哈,为何不闯,我就不信他们敢杀我们一人?”那名千夫长目中无人,冷笑道。

“可是打狗看主人,毕竟他们是右贤王的人。这太过了……”

“无妨,右贤王亲卫不在,他的精锐还在睡觉,等发现了黄花菜凉了。”那千夫长森然道,

“你记住,把狗打死了,也没有几个主人愿意为狗拼命。哈哈……”

“可是,大哥,我总觉得不妥……”

“嗯,我们今天就是来挑事的,只要别杀完,死十来个,没问题,最主要他们还不敢还手,兄弟们大可放心。”

“我最后问一遍,你们让不让!”

“兄弟们,准备!”

随着那千夫长丢掉香头,整个悍马营响声震天。

“嚯!嚯!嚯!”

“明老大,咋办?”

众人何时见过这阵仗,他们好歹是骑兵,不是步兵。

躲在盾牌后面的豹千军听着外面呼声震天,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所有人都瑟瑟发抖。

“大家莫慌!听我号令!”

两道身影同时跃起,站立在支撑军帐的柱子上。

这身手要是放在平时,必定惹起一片叫好,可今天豹千军为悍马营声势所迫,那还有心思关注身后的明思远和蔺峰呢。

豹千军的士卒骂骂咧咧,说明思远只会躲在他们身后装的,还有说明思远是大骗子,把他们都煽动出来送死。

“大家听我号令,今日便是我们豹千军杨威的日子!”明思远用功大喝道。

声音顿时将对面悍马营的呼声盖下去了。

有的豹千军偷偷回头,发现高高在上的明思远一袭白衣,如同天使下凡一般。

只见那白衣少年腰一边悬金釭剑,另一边腰挂两斛箭矢,单手持弓,浓眉之下透露着一股英气,稚嫩的脸上毫无惧色,甚至还有一丝浑然天成的煞气。

与之前在和豹千军打成一片时的气质完全不同。

旁边的柱子上则站立着身着黑衣,背着烈焰刀的蔺峰,手里同样持着一把硬弓,与明思远一般,只是那鹰钩鼻让蔺峰看起来凶煞的不少。

一传十,十传百。

不一会豹千军几乎所有人都偷偷的瞄了一眼稳如泰山,似乎胸有成竹的明思远,以及面如凶煞的黑衣蔺峰,登时心中安定了不少。

再说悍马营眼前一花,看到盾牌墙后面有俩少年高高跃起,显示出不俗的能力。

“哼,这俩小儿还真有几分本事。”那千夫长忍不住称赞道。

“但是也挡不住我悍马营,哼,动手!”

随着一声令下,十六只精骑从悍马营的中策马而出,在接近辕门时突然抛出带着绳索的铁钩。

瞬间八支钩爪勾住了炎月军团的营门。

有的豹千军发现了情况,但是明思远却迟迟没有下令。

“难不成被吓傻了?”

“豹千军,勿要轻举妄动,待我命令!”

“司大叔,喊话!”

明思远眯着眼睛,再看时,他和蔺峰双手已经搭箭,每人手里都有五支利箭。

这时候,出阵的悍马营那十六匹战马拖着绳子调转马头朝回跑,看样子这是打算要拉倒辕门强攻了。

在盾牌缝隙里看到这一幕的司白轩咽了两口唾沫,感觉喉咙发干,却半天不见明思远喊话。

“嗖!”

“嗖!”

……

数声微弱的箭矢划过空气声之后。

那十六匹正在用力拉着绳子的战马,突然先后感觉一松,如同脱缰一般,疾驰向前,身后还拖着绳子。

御马的悍马营骑兵猝不及防,有数人被摔下马,狼狈不堪。

顿时悍马营鸦雀无声。

只见眼前的辕门完好无损,上面挂着八支铁钩,铁钩下面还吊着半截绳子,随风一荡一荡的。

数十步,几乎同时能射断八条绳索,这放眼整个峡谷的大军之中,都没几个人能达这等水平。

片刻沉寂之后,豹千军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

“嚯!嚯!嚯!”

“悍马营不过如此嘛!”

“咱俩少年千户真厉害!”

豹千军士气大振,紧张的情绪瞬间得到缓解,甚至有部分人开始蠢蠢欲动。

悍马营的千夫长则眯着眼睛,思索着什么,这第一阵,他败了,还抓不到什么理由。

“安静!”明思远突然大喝一声。

豹千军的呼声这才逐渐消失。

“右贤王令,擅闯军营者,斩!”明思远大喝道。

“司大叔,翻译!”

“哼,拉倒你的辕门,那就不是军营了!”悍马营千夫长面如铁青,咬牙切齿道,还不死心。

“为了避免流血冲突,还请悍马营回去吧!”明思远依旧想劝说悍马营收手。

但是由于这边动静太大,右贤王部杂牌军早就围城一圈看热闹了,有几位杂牌军想冲进来支援炎月军团,但是被百十人的悍马营所阻挡,一时间僵持在哪里。

有机灵的兵士准备去报信,但是没有积雪的地方都有悍马营把守,趟着雪的杂牌军,也一时半会赶不到五里之外的右贤王中军。

“你们让出大营,也就避免了流血冲突!”悍马营千夫长心中暗急,这么大动静肯定已经惊动右贤王中军了,再不冲进去,恐怕就真不好收场了。

面对这么多围观者,悍马营千夫长还真拉不下脸退军。

那悍马营千夫长挥挥手,准备再出手,却见明思远突然向前跃起,踩在盾牌墙上之后,拔地而起。

再看时,明思远已经稳稳的站在了辕门之上。

“拿弓来!”

豹千军的士卒不明就里,但是张敏机灵,赶紧给明思远丢了一把硬弓上去。

“尔等听好了,小爷与你同属撒克逊族铁骑,非尔等任意捏拿的面团,我本不想伤和气,但是你们勿要逼我,否则我死之前,你必死!”

说罢,众目睽睽之下,明思远金鸡独立,单脚站在辕门之上,另一只脚居然同时蹬开两把硬弓,要知道这军弓都是五十公斤以上的拉力,这两把至少要一百公斤的拉力。

在场所有人看着明思远站在辕门的原木之上,慢慢蹬直左腿,右手拉弦搭箭,两张硬弓满如弯月,直指大约两百十步之外的悍马营。

由于用力过度,明思远脸蛋憋的通红,从牙缝里蹦出斩钉截铁的一字一句,

“司大叔,给我一字一顿的翻译好了!”

“倘若再不收手,尔等便如……”

明思远缓慢抬高左脚,箭矢斜直天空,身体微微后倾,闭上一只眼瞄准目标。

仿佛前世体操运动员一般,明思远暗叹自己身体协调性,平衡性甩前世十条街。

“嘶……”

明思远深吸一口气,冷冷喝道,

“……你胯下白马!”

话音未落,明思远手一松。

“嗖!”

箭矢瞬间脱弦而出,划出一道残影,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悍马营千夫长眯着眼,看到的只是一道残影!没等反应过来,那道残影没入他胯下白马脑袋,只露出箭羽。

紧接着,他胯下战马膝盖一软,倒地身亡。

好在那千夫长早已提高警惕,在战马到底瞬间,跳下了战马。

绕是这样,那千夫长他也狼狈不堪。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辕门上的明思远犹如天神一般,被在场的人所仰慕。

“还要来一战么?”

明思远再次蹬满强弓,冷冷的搭上箭矢,再一次缓缓指向天空。

“反正小爷手下不止一条左贤王下属的狗命,今天再多一条也不多,小爷不介意!”

能射穿战马头颅,那随军的盾牌也是防不住的。

悍马营千夫长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自问自己躲不过那支箭,他不惧死,但是死在自己人手里那还真亏死了。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宣布撤军,无疑就是丢了左贤王的颜面,等他回去肯定没好果子吃。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原来是得到消息的五百夫长带着右贤王的精锐赶到,直接一个冲锋,毫不客气的冲破了外围阻挡的悍马骑兵防线。

再不收手,恐怕会激起内讧,那是左贤王也不想看到的一幕,因为即便告到大酋长跟前,理亏的还是左贤王。

“我们撤!”

审时度势之后,悍马营千夫长不得不宣布撤军。

现场一阵寂静。


     巴金曾说:“没有人因多活几年几岁而起来的伟大飞跃。亮眼的数字,描绘出一幅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央视网《联播+》特梳理总书记讲话切实保障公民受教育权”感受深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