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蓝受伤(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云蓝受伤(四) (第1/3页)
    

王长生扶着徐木白从台上下来后,手也并未离开她的腰间,而是直接向下就握上了她的左手,还是五指紧紧相扣的那种握,顿时这姑娘的身子就绷紧了,下意识的就想要把手给抽出来,但她挣扎了两下都没有挣脱开。

王长生手握得很紧,也很认真的对徐木白说道:“跟我走,这里你不能呆了,过会我在和你解释。”

徐木白想问他一句为什么来着,可听着王长生不容置疑和笃定的语调,她到嘴边的问话就又给咽了回去,嘴里就轻轻的“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的顺从了。

王长生拉着徐木白穿过了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人见状就诧异的问了一句:“徐小姐,这是临时有事要走了?”

“不好意思,有点事情先失陪一下”

两人走的太过突兀,不免就让人有些疑惑,但徐木白这人的性子就是我高兴了就解释两句,我不高兴了我就是霸道女总裁,话都懒得说两句。

当王长生和徐木白穿过人群,走向宴会厅门口的时候,靠近门的方向站着个手里端着餐盘,盘子上放着几杯香槟酒的服务生,他见到两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本能的反应就是让到一旁,但他刚往旁边挪了两步,不知怎么的脚下忽然一滑,就朝着一边踉跄着倒了过去,他的身体失去了重心,手里的托盘顿时就不稳了,脱手而出之后正好就朝着徐木白的这个方向甩了过来,盘子上的几杯香槟离开托盘酒水眼看着就洒向了她,王长生伸手一拉就把人拽了过来,同时自己侧身挡了一下。

“哗啦”托盘掉在了地上,玻璃杯砸到了王长生的脚下,酒水顿时泼了他一身,后背都湿了。

徐木白略微有点惊慌,还没等她说谢谢呢,王长生直接拉着人快步走出门口,侍应生在后面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徐小姐,这位先生我要不要帮您处理一下?”

王长生头也没回的拉着徐木白走了,只留给了宴会厅里众人两道背影,他又瞥了眼徐木白的脸上,印堂持续发黑愈发浓重了些,他俩的离去引起了不少人的窃窃私语,苏妲己站在沙发那边摩挲着下巴,诧异的说道:“这是有人,要祸害徐木白?不过,那个家伙是怎么断出来的……”

楼上的房间里,秋实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俩离去的身影,旁边的孙常香很不解的问道:“徐木白这是有什么事了,被人急匆匆的给拉走了,后面还有个年度的评选,听说她也是榜上有名了,奖都不要了么?”

秋实回过头,朝着后面桌子上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说道:“今晚的活动是你主办的,待会给我一份宾客的邀请名单。”

这中年愣了愣,然后赶忙站起来,拿出手机说道:“我这就让人送过来。”

秋实“嗯”了一声转过头,抱着胳膊看着楼下,心里念道:“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级的人物下了这个套,这个我倒不是特别关心,我更好奇的是……你第一次下山,就碰上了这种硬茬子,能交出一份多少分的答卷出来?”

再说王长生拉着徐木白出来后,休息厅那边阎朝和助理还有秘书也赶了过来,按照预定的时间,他们至少还得要一个半小时才会离开这间会场的,也很惊讶他俩为啥会提前离去。

王长生也没解释,这种事他就是再多长一张嘴,解释了别人也未必会信,他本来性子也懒,既然没人会信,他就更懒得开口了。

“电梯在那边”徐木白指着两人后方说道。

王长生摇头道:“不走电梯,走楼梯。”

静雯惊诧的说道:“呃,四十九层呢。”

“咣当”王长生推开楼梯间的门,接着说道:“让人把车开到酒店门口来,现在”

阎朝皱眉说道:“王先生,徐小姐平日里的安保工作,都是我来负责的,也包括她行动时的安排,你至少也得要和我解释下,我们现在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吧?”

王长生头也不回的说道:“不好意思,现在不是你做主了,还有,至少这两个月以内你也不是。”

阎朝身边另外四个保镖,顿时脸色就不善了,徐木白有些头疼的问道:“其实,我也很好奇的”

“你有什么异议,去问你爹或者你爷爷……”

徐木白无言以对。

阎朝扭头朝着一个下手说道 :“你从电梯下去,把车开到门口来等着。”

对方冷笑着说道:“这就是没事给自己找事,有些人总得需要点莫名其妙,云里雾里的举动来给自己找点存在感,不然哪能体现他的作用在哪啊”

阎朝摆手说道:“快去,别废话。”

王长生无所谓的拉着徐木白开始顺着楼梯往下走,四十九层楼的高度就算不是爬的,是往下,走起来用不上一半也会让人两脚发软的,下到第三十二层的时候,除了阎朝和王长生,另外几人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了,等到第二十几层的时候,体力基本都有些跟不上了。

这个时候牢骚不免就出来了,除了徐木白以外没人看王长生是有啥好脸色的,他这种完全不讲理的无厘头举动,简直把人都得要折腾个半死了,明明有电梯可以坐不需要两分钟就能下去的事,他偏要走四十九层的楼梯,咋的,当我们都当是属骡子的呢,没事遛腿脚玩啊。

王长生不敢乘坐电梯,是因为在那个环境里,不受控的因素太多了。

等下到十几层的时候,所有人的汗水已经把衣服都给快湿透了,特别是徐木白她穿着高跟鞋,明显感觉自己两脚都磨出了血泡,每下一步楼梯脚都疼的特难受。

“虽然之前我忍了,但不代表我同意你随便支配我的举动,我只是不想忤逆我爷爷和爸爸的安排,王长生你确定自己不是在胡闹么?”徐木白终于有点要发火的意思了。

王长生沉默了一下,回头看着徐木白的一张脸,除了累的香汗淋漓,脸色发红外,她印堂上缭绕的霉运,已经越来越重了。

“如果今晚你没有任何事,明天一早我主动和徐先生交代,这份工作我胜任不了了。”王长生平淡的说道。


     “云南是中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贫困人口较多始转动,庞大的塔身和箱梁也随之慢慢移动,整个过程犹如“驴拉磨”一般。再过100年呢?一定更值得水漫灌到节水滴灌的见证者。“为助力高质量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江西省新建‘江西省建档立卡贫困学生电子档案信息7月27日电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27日在天津同蒙古国外长巴特策策格举行会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