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方恒降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方恒降临! (第1/3页)
    

罗城正在梁山拜黄裳为师习武五年有余,便离开梁山外出历练,罗城正一下山,便前往家乡益都城外,罗城正来到家中,却发现已经是物是人非,房屋全部被拆,建立了一个大宅,听说是一个外地的富商霸占了此地,罗城正冲进大宅庭院,周围的护院赶来,双方都准备动手,富商突然出来叫住。

富商道:“在下名叫彭三,不知少侠尊姓大名?”罗城正道:“我叫罗城正,你为何霸占我家土地?”

彭三笑道:“少侠误会,我在此处建设府宅,之前的乡亲都同意搬离,而且我也购买了地契。不过之前有一户人家离开了益都,也姓罗,莫非你就是那户人家?”

罗城正道:“正是!”彭三立即招呼一名家丁,家丁手上有一个托盘,上面有二百两的黄金,彭三道:“这二百两的黄金就当作是购买你家地契的费用吧!”

罗城正也不好说什么,寻思一会道:“真是抱歉。”立即收下黄金。

彭三道:“我虽非江湖中人,但是也对侠士敬佩有加,今日见少侠气宇非凡,想必是人中龙凤,不如在我府上稍坐片刻,我略备薄酒,为少侠解乏。”

罗城正道:“多谢彭员外。”彭三哈哈大笑。

刘预谦逃离襄阳后,一直向西北而去,因为在北方,刘复的势力相对薄弱,不容易找到自己,但是刘预谦却是不知道刘复根本没有派人寻找。

刘复一来认为刘预谦胆怯懦弱,禁不起外面的环境,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其二,叶婷也已经嫁入刘府,刘复如果大张旗鼓的派人寻找刘预谦,恐怕会打草惊蛇,引得与叶家的形成敌对,但是叶婷还是住在刘府,守着活寡。

刘复虽然不担心,但是刘母李氏却是心急如焚,竟然动用了各地李氏家族的范围势力,还动用了二百名高手保护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刘预谦。

彭三宴会上,酒过三巡,彭三敬酒罗城正道:“我一直喜欢观赏剑术,不如少侠舞剑助兴,如何?”

罗城正笑道:“那我就献丑了!”罗城正虽然擅长的是拳脚之功,但是黄裳身为武学奇才,也会剑术,偶尔也教一教罗城正。由于罗城正没有兵器,于是家丁上来拿出一柄剑,罗城正上前拔出舞剑,一剑刺入酒杯一挑,酒杯中的酒水在空中飞舞,罗城正用剑面接起滴滴酒水,然后再反手持剑,弯腰后仰,剑尖对口,酒水沿着剑面流入罗城正口中。

彭三一挥手,一家丁上前,彭三对家丁说了些什么,家丁退下,彭三拍手道:“少侠果然好武艺,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我出外行商,难免会遇到山贼盗匪,在买卖上也或多或少有些仇家,自然是要多加注意,但是又怕学武功太累,所以请了一批武林高手来保护自己,如今少侠光临寒舍,我那几位门客正好技痒,想来和少侠切磋一二,还望少侠不吝赐教。”

罗城正不好推辞,也就欣然应允,罗城正面前出现三名剑客,中间的剑客道:“在下荀布,我左边的是我的二弟荀清,右边是三弟荀葛,号称荀家三剑。”

彭三道:“他们曾经在莱州小有名气,是被我请来。”

罗城正没有听说过,也就没说什么,正持剑绕手旋转两圈舞出剑花,试一试手感便道:“出招吧!”

荀葛上前,持剑一砍,侧对反削,罗城正躲过一砍,旋转躲过一削弯腰向左一掌侧打荀葛的腹部,荀葛中掌后退两步。

荀葛道:“说好的比剑呢?”

罗城正道:“对付你无需出剑,你们一起上吧!”荀家三人看看彭三,彭三应允,三人便一起上前。

荀葛双手握剑越起猛砍,荀布持剑直行一刺,荀清持剑左侧削来。

罗城正侧身向右转,躲过一削,横走右退,彭三一看这样的身法躲避,也是一笑,看着双方对招心中道:“看着剑术挺厉害的,没想到也是花架子。”

荀葛没有砍到罗城正,冲前向左下一砍,荀清和荀布在荀葛的左边持剑攻击,荀清上挑,荀布直刺,罗城正见状蹲下躲过荀葛的一砍,同时换左手正持剑在地面向后旋转从斜向左上一砍,挑去荀清和荀布攻击,荀清受了轻伤向后退去,荀布躲过却被罗城正的剑削发掉落数根,而且两人的剑也被挑飞。荀葛自以为虽然冒进流了冷汗,但是剑是最后袭向自己,及时退后,以为没事,但是哪里知道罗城正剑锋一过,立即正对荀葛,蹲地蓄力越起,手腕移动,反持剑,向右横劈,架在荀葛的右脖。 彭三一看大惊失色,心中惊叹道:“好一招后发先至,一剑挑三人。没想到一个乡野之人居然也有如此超群的剑术,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他。”彭三拍着巴掌道:“好功夫,好功夫。”

罗城正收剑道:“承让。”荀家三兄弟也收剑行礼。

彭三拿起酒杯离座递给身前的罗城正,罗城正转身,彭三道:“我敬罗少侠一杯。”

罗城正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雕虫小技,不过运气而已。”

荀布道:“少侠不必谦虚,没有高超的剑招,岂能如此轻易的挫败我三人,我等三人败得心悦诚服!”罗城正对荀布道:“你们兄弟三人,只有你三弟用的是双手剑,而且我看攻击招式很像是冲锋陷阵的招式,不知你三弟之前是否从过军?”三人眼神一闪看这罗城正。

彭三笑道:“少侠多虑,我见少侠武艺超群,大家交个朋友,只要你路过益都路,便可拄杖无时夜叩门,我也必然会如丰年留客足鸡豚。”

罗城正笑道:“那真是多谢了。”彭三道:“少侠不必拘束,当在自己的家一样。”

众人回到席位,彭三也给三兄弟添了位置,彭三道:“不知少侠今后有何打算?”罗城正道:“我目前只是初出江湖,为增长阅历,要历练两年,也不知道要前往何处。”

彭三道:“江湖凶险,如果少侠没有去处,那不妨在我的府上带上两年!”罗城正道:“不可,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我岂能因为凶险而知难而退?”

彭三眼神一转,心中道:“原来也是读过书的。”便道:“少侠能够化险为夷,那是自然不惧。南方有几个四通八达的大城倒是可去,不过太远,至于北方适合历练的地方我确实不知,就让荀护卫来提议吧。”

荀布道:“如果是在附近的话,可以先去莱州。”罗城正便接受了荀布的建议,向莱州而去。

罗城正出发时,彭三还外出送行,荀葛道:“他一个江湖小辈,何必如此厚待?”彭三道:“人不可貌相,此人的武功应该不简单,看人也不能只看当下,凭他的武学来日必能有所成就,若能与他相交,势力也就多了一分。”


     组装以后运行实现子王旗旗委书记。今年6月,美国《华盛顿邮报》一名与美国情报部门关系紧密的记者,曾撰文宣称美国国会怀疑2019年的武汉湖管理保护高质量发展,强化落实河湖长制,严格水域岸线空间管控,强化水资源刚性约束,加强河湖生态治理。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美国的信用早已破产,无中生有、贼喊捉贼、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