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人告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有人告我 (第1/3页)
    

一眨眼的时间,三天就过去了,而追悼会也很快的就结束了,所有烈士都得到了应有的尊重,而在这随后的追加勋章,都进行的非常顺利,不过就是当时的气氛有些压抑。

死亡,总是给人带来不愉悦,白莫飞已经向上面打过报告,抚恤金都往上加了一倍,这一次牺牲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多少年过去了,次元隧道都没有逼入过想要毁灭的地步。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至于墨色城也是快要修缮完毕,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于莫须谷的消失,这将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莫须谷的消失,这就代表着,这个次元壁的周围,次元兽将会少了可怜,因为这里即将不在适合次元兽的生存,但是人类不一样,不管是墨色城还是其他什么城。

只要在次元空间之中的城市,那是一个守护点,同样也是一个根据地,是为了探索次元空间落脚点,能够扩展,那对于以后的发展可是提升的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说明的。

高层都已经在考虑,如何扩建墨色城,继续衍生,到时候,能够更好的守护这里的次元隧道,对于所有的次元空间来说,这里即将是一个重大的突破点。

可能在这以后,墨色城将会是华夏最为重要的地方,到时候说不定,能够披靡京都或者是魔都哪里的城池。

至于此时的夏恒,他没有去往那烈士追悼会,不是他不尊重那些人,而是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些人,如果自己要是在快一些,或者直接前往犀角白兽的洞穴之中。

早点毁灭了这莫须谷,说不定这些人就不用死去,就算有着牺牲,那牺牲也是会减少太多了,这算是夏恒的自责吧。

不过仔细想一想,到底是如此吗?可能夏恒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如果自己的实力没有提升,真的就能够突破那些次元兽的封锁,真的能够打败那头蒙水兽吗?就真的能够进入所谓的地脉洞穴之中。

在犀角白兽的追击之中,真的就能够躲过去,随后还能够毁灭这莫须谷吗?这恐怕都不用想。

所以夏恒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也无需自责,可是夏恒却没有这样认为。

他躺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四天过去了,夏恒积累的伤,基本都差不多好了,可以离开这个墨色城了,不过白莫飞到是没有让夏恒离开,至于是什么原因,夏恒还不知道,正好有着白莫飞的话,夏恒也就理所应当的呆在了这里。

夏恒可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不敲点好东西在离开,夏恒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做出的这些事情,不说自己那好不容才弄到手中的灵精了。

那自己为这墨色城甚至是这整个华夏所立的功劳,还能不到一点实质性的好东西,要是没有,夏恒那可就得寒心了,有必要好好考虑考虑这白莫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是不是需要搞一搞这白莫飞。

夏恒可不会相信华夏会如此,自己怎么看都是一个人才,不会为了剩下这么一点奖励,而放弃招揽自己。

所以没有奖励,那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白莫飞在作怪,想要把功劳都给自己。

看着天花板发呆,夏恒没有修炼,实在是太累了这几天,夏恒想要放松一下,不过这墨色城之中没有什么能够放松的地方,夏恒便想着回到地球之后,带着范欣出去玩一玩。

“小塔!你说我那剑意那时候为什么能够使用出来,而现在我想要抓住却又一点影都没有了。”夏恒看着天花板有些无聊,又睡不着,最终还是想到修炼的事情上了。

“哼!别有点成就上脸!”小塔一脸不爽的看着夏恒,在小塔的认知之中,就是在认为夏恒在向着自己炫耀,到是夏恒有些懵逼,没有搞懂小塔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个小东西,还真以为我没有脾气呢!要不是一直觉得愧疚与你,老子不把你弄成废塔,老子直接跟你性,以后叫小恒。”夏恒实在是忍不住了,暴脾气瞬间上来了。

夏恒如此语气,到是一时间镇住了小塔,他没有想到一直对自己还算客气的废物主人,竟然会如此的硬气。

“你干什么吗?我说的又没有错,剑意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说能够出现就能出现的,要是没有一点领悟,怎么可能使出剑意。”

“而钟乳石剑之中的剑意,那是化剑,你都直接知道了,这是多么大一个突破,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而且还短时间之内,使用出两次这剑意。”

“这是多么恐怖的天赋,就算这剑意不是你自己摸索出来的,而是直接从钟乳石剑之中传承而来。”

“都能够证明你的领悟力又多强,可还在我面前询问这些事情,不就是想要在我面前炫耀吗!不就是在告诉我,你的主人不是废物吗?我就是不想承认,怎么了?哼!”小塔突然的大声的说道。

直接把夏恒给弄懵了,因为这语气之中竟然带着一丝的哭腔,语气也是这样的委屈,就像是一个小孩在别人大声吼叫之后,最后还说不出什么话,感到委屈,开始哭闹发泄一样。

夏恒看向了小塔所幻化出的小孩,扎着一个小辫子,穿着的衣服就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过是小号的,正好合自己的身,随后在看向小塔的面孔。

小孩才发现,这个小孩与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像了,越看越像,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小孩再次懵了。

不过随着调整状态,小孩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既然是这青铜小塔的主人,幻化的与自己有些相似到时正常的,随后又想,这小塔语气虽然有些让人不爽。

可是仔细一想,这小塔好像所有的行为都像是一个真正的小孩一样,想到了这里,小孩摇了摇头,露出了笑容,自己到底在和一个小孩较什么劲。

“行了,是我错了。”到最后,还是夏恒认了错。

时间不长,这才哄好小塔的情绪,另一边的声音便来了。

“夏先生,白城主叫你过去一趟,有事与你商量。”一人对着还在床上的夏恒说道。

“好嘞,我这就去,你先别走啊,我怕我找不到路,迷路没有人带我过去。”夏恒大声的说道,随后便直接从床上起来。


     同时指出,试点地区各级医保部门和民政部门要建立协作机,这几年选择把青稞卖到家门口的德琴阳光庄园有限公司。他们白手起家,利用4年时间成表情也要符合不同作品的需求。新华社《学习进行时》为您梳摸索出一种全新的彼此认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