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通过》。

這也是這種暴發戶的習慣,最喜歡使用大量的現金,讓自己看上去顯得很有錢似的。

他一邊掏錢一邊嘟嘟囔囔地說道:“切,我還以為這國際連鎖的酒店多好呢,價格最高的才十八萬?要是八十八萬多好!”

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暴發戶!

旁邊的幾個服務生聽了這話,竟然直翻白眼。

但就在這時候,林肖卻突然開口了:“等一等,凡事都要講究一個先來后到吧?我已經讓人送錢了,這個房間怎么的也得留給我們吧!”

服務生是真沒想到,林肖居然還不死心!

現在,她甚至是連話都不想跟林肖說了。

這時候,那個暴發戶倒是問了起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這個臭小子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地?”

面對他的問話,林肖倒是冷冷說道:“臭小子?你瞧不起誰呢!”

服務生連忙走了上來:“這位先生還請息怒,這個家伙就是一個來鬧事的,他沒錢還想著住總統套房……”

緊接著,服務生就將事情的經過,給暴發戶說了一遍。

即便像是這樣的大酒店,其實總統套房也沒有多少。價格最高的三種,一種一間,僅此而已。

而且,即便如此,平時也基本上沒什么人住。

現在好不容易來了這么一個土豪,她們怎么可能就此輕易放過他呢?

所以,這個服務生直接就是各種添油加醋,把林肖好一頓數落!

然而,聽著她的這話,林肖倒是非常的不樂意了。

此時此刻,也就見林肖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老實?事情明明不是這樣的,你為什么要添油加醋?”

“我添油加醋?你有什么證據嗎!”

沒想到那個服務生居然還挺狂妄,直接把眼一瞪,質問林肖道。

但現在的林肖,卻笑了起來:“真是不好意思,要說別的我可能沒有,但證據嘛……”

說著,他直接就掏出了手機,按下了播放鍵。

果然,剛剛的對話直接就播放了出來。

服務生聽得是瞠目結舌,根本沒想到林肖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你……你是變態嗎?居然還錄音!”

但林肖卻笑著解釋道:“真是不好意思,為了維護我作為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我不得不對相關對話進行錄音,以備不時之需,我 已經習慣了。”

服務生真的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時候,只看到她的臉色一陣黃一陣白,真的是非常的難看。

眼見雙方之間的矛盾,就將要到了一種不可逆的地步,那個暴發戶倒是開口了:“事情的經過呢,我也聽的差不多了。老程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小子,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嗯?”

林肖看著他。

老程接著道:“你的確是先來的,我承認!但如果你一直拿不出錢呢,難道我們排在后面的人就只能一直等著你嗎?這樣吧,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之后,要是你的人還沒送錢來,我可就對不起了,行吧?”

想不到這暴發戶看上去滿臉橫肉,但在對待林肖的態度上,比那幾個服務員要好多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既然人家都這么跟你 心平氣和地說話了,你再咄咄逼人的話,反而是顯得你沒有素質了。

林肖嘆了口氣,五分鐘的時間,就算現在給老鷹、唐芊芊他們打電話,對方也根本趕不到。

依著林肖的意思,他可是不希望這個人待在此處的。

但人家也沒招惹你,所以,你也不能對人家怎么樣。

因此,林肖就長嘆一聲,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哎,看來就只能用這個了嗎?”

他這樣說著,周圍的人們都感到非常的好奇:“用什么?”

因為眾人可都是對林肖一無所知,不知道他這葫蘆里面,究竟是賣的什么藥來。

就在這是,只見林肖伸手從衣服兜里掏出來了一樣東西。

定睛細看之下,眾人赫然發現,那個東西竟然是一張小小的卡片。

這是什么?銀行卡嗎!

林肖將卡遞給了服務生:“刷這張吧。”

而那個服務生呢,也感到很是奇怪地接過了林肖手中的卡。

她本是以為,這是什么銀行卡呢。

但當她接過了林肖手中這卡之后,卻是震驚地發現,這哪里是什么銀行卡啊,這簡直就是一張塑料玩具卡片嘛!

沒錯,就是一張玩具塑料卡片!

但仔細一看,這好像也不是一般的玩具卡片。因為這張卡片上面,是有一根長長的磁條的。

如果非要說它是銀行卡、信用卡的話,但它為什么沒有銀行名、卡號等一系列信息呢?

那服務員將信將疑地看著林肖,說道:“這位先

趙高,剛剛飛到聯合大軍的陣前沒有多久。

看著遠方的天云山,他腦子想得卻只有日后威震浩天大陸的輝煌景象。

趙高是一個將時局看得很清楚的人。

能夠在一代雄主李天淵身旁侍奉百年,還能夠差點陰死自己的老大并且不被發覺,這份心機本身就頗為不易。

李天淵一死,趙高便是妥妥的大秦第一高手,本來他的想法是先統一了大秦帝國,再征戰浩天,一統大陸;但當蟲族薩魯法皇子降臨之后,觀看了那一場恢弘的天云自衛反擊......

她正在看着他,等他转过大侠一面,否则……小鱼

“啪!”

就在楚白快要絕望的時候,一只雪白的爪子從空中伸了過來,猶如神兵天降一般,精準的打掉了襲向楚白后腦的那只黑箭鳥。

是大白!

楚白腦海中跳出了大白貓的樣子,活下來的狂喜還沒蔓延開來,楚白就忽然聽到了大白貓的一聲悶哼聲。

楚白大驚,不顧周身的黑鳥的攻擊,轉身望去,只見大白貓滿身是血而又頑強的站在地上,背上有一只黑箭鳥,尖銳的鳥喙深深的刺入大白貓的背上。

“大白!”

楚白大吼一聲,朝著大白貓奔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大白決不能有事!

楚白來到大白貓身邊時,自己的身體上又添加了幾道傷口,他沒時間去查看大白貓的傷勢,只是站到它的面前,雙手揮舞的猶如二根鐵鞭,不停的拍開襲向大白貓的黑箭鳥,左手不再用來保護頭部,甚至,幾乎完全放棄對了身體的保護,大腦中全是空中襲來黑箭鳥的身影。

“左邊一道!右上方一道!頭頂三道!還有……”

楚白不斷的計算著,抓、甩、拍、打,使上了渾身的解數不停的防御著。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楚白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鮮血也隨著劇烈的運動大量流出,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血人一樣!

但是也并不是沒有收獲,他的身體在隨著一次次的閃避防御中越來越靈活,神經反射更加的靈敏,動作也變的越加的簡練,黑箭鳥的每次攻擊都仿佛是一柄鐵錘,一下下的錘在楚白這塊原鐵之上,把他身體中潛能都錘煉了出來。

在不斷的防御中,忽然,一道黑影靈活的穿過楚白的防守,朝著楚白身后的大白貓沖去,楚白驚覺,馬上伸出右手前去攔截,卻不料伸手的時候動作太大,牽動了肋下傷勢,劇烈的痛楚讓楚白右手下意識縮了一下,當他反應過來時,已經失去了攔截的時機!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道黑影向著身后飛去。

不好!

楚白心中一驚,他沒時間對自己懊惱,連忙轉身打算彌補自己過失,就在這時,一條白色的鞭影閃過,俯沖階段的黑箭鳥立刻應聲而落。

呼!楚白暗暗的舒了口氣,心中有些慶幸,不愧是大白,即使受了傷也依舊不容小視,同時百忙之中用余光掃了一眼大白貓。

只見大白貓的身體不知不覺又新添數道傷口,腿上、背上二條傷口,就像是二張血盆大口,猙獰的張開著,白色的毛發幾乎都要被染成了血色。

即使如此,它依舊頑強的戰斗著,爪子不能用,就用牙齒,牙齒不能用,就用尾巴,面對著漫天的攻擊,它依舊不曾屈服。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大白會撐不住的!它會撐不住的!快想辦法!得快點想辦法才行!

楚白心中狂吼著,一邊壓榨身體來防御,一邊大腦快速的轉動起來。

一定有辦法的!

周圍有沒有特殊的地形可以依托?有沒有什么工具可以使用?黑箭鳥的弱點在哪里?還有……

大量繁雜的念頭在楚白腦中浮現。

不行!完全想不到辦法!它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等等!數量!

楚白的腦海中仿佛抓到了什么,雙眼開始亂轉,注意力略微從防御中分散,放到了空中的鳥群。

是了!黑箭鳥們變少了!比一開始少了許多!

楚白終于確定,現在攻擊他們的黑箭鳥已經比剛開始少了許多,只是因為他們的身體也已經快到極限了沒精力去關注這些,所以才沒有發現。

楚白從一直以來都把精力放到了防守上,從一開始的保護自己,到現在的保護大白貓,對于那些襲來的黑箭鳥基本都只是以拍開為主,根本沒有多余的精力施加重手,想來大白貓也差不多,雖然不知道那些消失的黑箭鳥去了哪里,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以現在這些黑箭鳥的數量,突圍成功的可能性已經不低了,值得一試!

楚白看準機會,不顧身體再次受創,狠狠的抓住二只黑箭鳥,把它們當做盾牌輪了幾圈,稍稍逼開鳥群騰出一些空間,反手丟掉手上的黑箭鳥,然后轉身向傷痕累累的大白貓吼道:<己。

虽然小碧的能力总给人一种无限的感觉。

但是一旦她不为自己所用,那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他必须将命运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中。

现在既然在两界边缘,在这个深夜,月光如此皎洁的照在树丛上。

他往移花宫的方向再次看去,可能是距离太过遥远,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想着:这个雪霜的姑娘到底在哪里,他都已经承诺过要保护她。

她会不会已经被移花宫捉了回去。

要真是那样,他感觉自己真的很愧对她。

“哎!”他叹了口气,有点力所不能及的感觉。

就在此时,他的心里忽然间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危机感,整个人瞬间汗毛倒竖了起来。

几乎就在他向着身后.薄.膜.的方向退去之时,这把飞镖已经窜进他.胸.侧半厘米深.度。

沈杰就感觉有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剧.痛.钻到髋.骨.外侧.骨.头一样,弄.的他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从三四十米高的大树上掉了下去。沿途挂断了大量的树枝。

“奇怪。人怎么没了。”一个一米九还高一些的男的轻轻一颠脚下的树叶,片刻就飞跃了三四十米的距离到了那人刚刚的位置。

此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形还有些肥.胖,不过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

树叶上有很明显的一摊鲜血。

他没有看到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多停留。连忙在跳进下面黑漆漆的森林里,一会儿又不见了身形。

王彦成并没有走,他此时躲在一棵大树下,目光锐利的朝着周围看了过去。

要是有人近距离的看都能发现他的眼睛泛着青.光。

若是有江湖上的人在此,一眼就能认出这个青.眼碧蝎‘王彦成’,武功不高,也就三流高手,但极为歹毒。

专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和其他杀手一接到了移花宫的杀人悬赏任务,立即就往这个地方赶了过来。

不过他们可没有他在黑暗中看的清楚,这种丛林可以说最适合他执行这个任务。

其实也是沈杰太过不小心,森林茫茫,但是一旦呆了太长时间,时间密度大增,不被发现才怪。

要不是沈杰在最后一刻,运转轻功往神话一侧的时空退了过去。

他估计在被蘸了毒的飞镖击中后,又有生命危险。

不过他现在也不好过,这种毒明显以让人昏迷为主,杀人的毒性少了些,毕竟移花宫更想要一个活着的人,再亲自将他折磨死。

相比于前几次沈杰目前的状况明显好一些。

耳边到处都是蚊子嗡嗡的飞个不停,他在运转内力祛毒的时候根本无暇顾及周遭的毒虫野兽。

都不知道被叮了多少.口,这些蚊子还都是带.花.的,被咬的地方痒的不得了。

他都不知道这一夜是怎么熬过去的,就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别的漫长。

到了第二天天上阳光都快要升到中央了,他才能够动弹。脸色明显不好,惨.白.惨.白.的。

但毕竟熬了过来。

他看向薄.膜.的另一边,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轻易过去,要不是因为界面阻隔,他估计自己都要被那个黑衣人捉住了。

不过这时他已经能够运转内力抵抗外部干扰。

森林里面呆的久了,幽.的人心里又有那种被憋得难受,实在受不了,谁知道这边有没有其它危险。

会稽城位于江南水乡,不过这个时候发展的明显没有后世那么好。

城内的房屋还是以草房、土墙围住,城内大户人家才盖得起砖石房子。

范增乃城南郊野一居士。在此地有良田十余亩。带大院子的草芦五六间。

大中午的,项梁和范增等人就坐在草芦里对弈围棋。

范增这一落子,堵死了项梁一大片区域。

“我刚刚没发现,你竟然会走这一遭,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一走,你上位路的这几十颗棋子都变成死棋了吗?”

项梁摸了摸胡须,他手中白.子正好堵在范增的天位.穴.里。

“不走这一路,我们两个要下到明年。”范增明显没有下下去的兴致。

也不去关注棋盘,而是看向院子里正在对剑的项羽两人。

毫无疑问是一边倒的情况。

小川此时一个躲避不及,又狼狈的摔倒在了泥地上,落了一身灰。

项梁说道:“羽儿要是去从军,成为一员大将绰绰有余,但有时候太过刚愎自负,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

他意有所指的说道:“他需要一个军师给他出谋划策。”

“你别找我,我一把年纪了。” 范增摇了摇头说道。

“我看你是看我们叔侄二人无兵无势,看不上吧。”项梁有些生气。

范增只笑,却不讲话。

明眼人都知道他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通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练武为谁

呼延乱语

练武为谁

桑榆小姐

练武为谁

桃花露

练武为谁

人生的清茶

练武为谁

小麦s

练武为谁

丧尸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