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饱喝足》。

一提到奴隸貿易,孫靈先坐不住了。

作為警察,她平生最恨兩件事,一是販毒,二是賣人。

前者從人的精氣神中榨錢,后者直接拿人榨錢,相當可惡,相當可恨。而且這兩宗犯罪經常與殺人強尖等惡性(和諧)事件共同發生,還會有組織地對抗人聯警方。

孫靈很多戰友都死在這些人手上。

李樂卻沒什么表情,這事吧……末世中三分之一的人都有接觸過。他也有把戰俘送給奴隸販子換錢的經歷。

但像這種專業的奴隸販子,每一個都可殺。

末世上的人大部分是灰色的,可這些奴隸販子卻是最深的黑色。

“門歸去開車,林茵去找你堂妹。飛白孫靈跟我過來。”雖說李樂并不在意奴隸販子的事情,但他覺得趁此機會與長虹鎮攤牌會很不錯。

孫靈拿好槍,有些疑惑地看了李樂一眼,這家伙不像這么有正義感的人啊?

朱鎮長和神父在鎮門口與那位奴隸販子相見。

“怎么來遲了?”神父的表情有些不悅,“說好昨天夜里交接的,你們為何今天才來?而且是白天來?”

奴隸販子面對大主顧的憤怒,完全沒有面對奴隸們時的囂張與兇狠,低頭賠笑道:“昨晚一群蠢羊暴動,廢了點功夫……這樣,我這次白送你們十個羊兒,如何?”

他把奴隸們稱做羊,或許是這樣能降低做這種生意時的心理壓力。

把人當成貨,精神上便已經非人。

“暴動……”神父瞇起眼睛,想起昨夜的槍聲和鎮上失蹤的人,又想起那些進鎮的外鄉人。

有些不對。

他用手按住胸口的圓環,隨后靜靜地開始向母親祈禱。奴隸販子也不敢問,也不敢催,就這樣等著他。

其實奴隸販子現在心情很差。他恨不得把車上那個煽動奴隸造反的小妮子先*后殺,可惜那位是大佬點名要的,自己甚至都不敢一親芳澤。萬一貨物不完整惹得進化者老大發飆,自己一百條命都賠不起。

還是這里好,什么歪瓜裂棗的殘疾和畸形人都收。打得奄奄一息也好,餓得半死生了重病也好,完全不影響價錢。只不過規矩多了點,對交貨時間要求特別嚴格。

車上,被一根鐵鏈和項圈鎖住脖子的楊琪欣還在思索如何脫身。

可惜昨晚之后,愿意和自己一起動手的人都死光了。那個可能是愛上自己的看守也死了。

強化者,真的這么厲害?

而那個一人一刀一槍,便鎮壓了所有奴隸的頭目,此時卻在黑袍神父面前點頭哈腰。

之前聽看守說過,我們今天到的地方叫做——

蟲鎮。

幸好這里需求的只是大量低端貨,自己要被送往的目的地還很遠。

還有機會。

其實楊琪欣并不排斥依附強者,但她不可能接受成為一個只能在床上發揮作用的奴隸。然后等對方有一天玩膩了就將自己丟掉。

自己手上根本沒有東西能對抗……

難道要等到了那家伙手上再想辦法離開?也可以,雖說付出的代價大了點,但能獲得更多信息。

從避難所出來后自己要

李言也知晓这些人是同他一样,都是前来“北冥镇妖塔”中历练寻宝历练的,只是眼前只有这么五人,倒是显得清冷了,不过李言知晓本来“北冥镇妖塔”就是很难进入的,能来到这里之人,莫不是花了巨资,或就是需要一定的条件才能前来的,而且塔内估计肯定已有不少人进入了,他看到的只不过是一时情景罢了。五人中除了中年儒生,其余几人都是筑基修为,包括儒生的那名看似书僮模样之人也到了筑基初期的境界,中年儒生气息悠长沉静,李言......

小孩子怎么会使出如此毒辣老练上的俱是两河武林中成名露面的

陈飞也感觉对话好像朝着越来越诡异且神奇的地方走起来了,这让他有些无法理解。

他虽然对于魔法这种东西并不是那么明白,也并不是那么了解,但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时间和空间这两种魔法跟其他的所有魔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正因为不一样,所以总会出现种种情况。

“那是传说中的禁术,一般的人不是不允许使用的,因为当空间与时间被别人操控的时候,很有可能会造成种种其他的情况。”

马尔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认为这种事情真的就是在撒谎,除非必须承认的事情,否则这件事情基本上不太会成功。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没有获得一个基本的可能性,单凭这一切来说你过于的把问题想简单了。”

是啊,如果是个人都说自己能穿越到二十年之后,再从二十年之后穿越回来,那么这件事情早就已经。不在所有问题中间了。

“大家为什么不能简简单单坐下来听听我说的故事呢,故事之后自然会把所有的问题所有的一切告诉大家。”

那个占星术士这么对哈桑说,你一定想知道有没有财富在未来等着你,对吧?

这是他的话术,甚至说当他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把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所有人都想知道自己未来有没有成为一个富翁的可能性。

可是哈桑却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军事,未来基本没有任何财运。

“军事就没财运吗?那位著名的大商人哈桑如何他发家以前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卫兵。”

这番话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到市场向人打听,看有没有人听过这位富商,结果发现人人都知道这两个字。

并且很多人告诉他,他就在在本城的富豪街区,于是去了那人家,给他指点了那位富商的宅邸,他是那座街上最大的宅子。

哈桑敲响宅门,一个仆人领着她走进宅子,这座宅子很大,里面应有尽有,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龙头喷泉。

仆人去通报主人,他则在大厅等着,望着周围光润的黑檀木和大理石,他感到自己完全不属于这个地方,正当他打算离开时他年长的自己出现了。

对方表示等的他很苦,怎么才来哈桑德很吃惊,为什么等他,而他为什么知道自己会来?

“那那个军事是怎么改变他的人生,让他的生活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

陈飞被这个故事吸引了她好奇的问着。

“眼下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去市场巡逻的时候,你要经过那里过去,你走的是南侧别再走了,走北侧。”

“难不成这样就能够让一个穷人发财吗?这不太现实。”

那之后他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年老的哈桑指点办事,避开了很多麻烦。

但他还是觉得很奇怪,年长的自己为什么不多透露一些情况,他会娶谁为妻,怎么才能富裕起来?

雀食这才是穿

只是这样的声音一直被杨晨东压制着而已,他不在乎别人说他是穷兵黩武,也不在乎别人说他是杀人魔王,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对他比更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辽阔,到底有多少的地方需要去征服。

杨晨东一手创建了杨系,建立了五星军。连他的所为都会被手下质疑,可想而知,若是不能在有生之年打下更多的地盘,一旦有一天他不在了,换上了继任者,他还能有自已这般的魄力和影响力去统一全世界,让汉人唯吾独尊吗?

杨晨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饱喝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世界书录

晨锅锅

世界书录

兮烟

世界书录

青青的悠然

世界书录

为喵作伥

世界书录

魏莹

世界书录

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