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你为瘸神咋样》。

只听“砰砰蓬蓬”的拳头声,“混帐王八”的怒骂声,骂的话固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

顾胖子:“老板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能住在您这我们两才能考上才是啊!”

  掌柜:“顾公子能来我们小店,那都是犹如仙人光顾啊,顾公子您一定能在这东海城如蛟龙入海,直上九天啊!”

  顾胖子:“掌柜的才是……”

  两人互相吹捧了一番,浮尘都快听不下去了,明明才是考完才住进来,这瞎话张嘴就来,好在掌柜的觉得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才告辞离开,不过也看出来了,顾胖子不是一个势利眼。

  浮尘起身看着自己身上竟然只有睡觉的内衣,也就没管那么多了,实在是太饿了,就直接坐到桌子吃了起来。

  顾胖子也在一边坐了下来,两个青楼女子则在旁边倒着酒,不过浮尘也叫上他们一起坐下吃了起来。

  一天多没吃饭,昨天又累成这样,所以能用手抓的就绝不伸筷子,顾胖子倒也好奇,吃起饭来不落下风,不一会十几道菜差不多就全是来那个人解决的。

  下午,东州学院的人穿着黑色为主上面还有些白色装饰的制服来到了“长虹客栈”,小二急忙忙的上来通报后,浮尘和顾胖子就走到了一楼大堂里。

  “李浮尘见过老师!”

  “顾……见过老师!”

  一到楼梯口就看到五个身穿制服的人站在门口,周围的人都站在这五人周围,浮尘和顾胖子加快步来到五人面前拱手低头道,也不知道顾胖子再说什么,完全听不到名字。

  那人看着两人,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本折子打开,又看了浮尘两人一眼说道:“大周王朝长临府东宁城李浮尘,文试第一,武试第七,东海府东海城顾小花,文试合格,武试第八,是你们吧!”

  浮尘、顾胖子:“是!”

  浮尘听到这话就懵了,文试还真是第一啊,起码武试第七是肯定的,就算弄错了也不关自己事了,你们自己负责吧,反正东州学院我是去定了的。

  “后天巳时到文试广场报到,别迟到了!”

  说着那人便递给了浮尘和顾胖子两块玉质令牌,正面有东州学院字样,背面写着一个辰字。

  那五人一走,顾胖子就直接跪了下来,装作可怜巴巴的喊道:“大哥,你从此以后就是我亲大哥了啊!”

  这一跪,把客栈里所有人都比这一幕惊呆了,浮尘只好赶紧拖着他回到客房才行,实在是太丢脸了。

  回到房间,两个女人看着浮尘拖着顾胖子进房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倒是浮尘直接把他仍在了椅子上。

  浮尘对着两个女子说道:“你们先回去吧!钱他一分也不会少了你们的!”

  两个女子施了个礼,就直接走了出去,反而顾胖子眼神里全是不舍。

  等人出去把门关好,浮尘凑近顾胖子细声的说道:“你怎么回事!而且你这表情也太假了啊!”

  顾胖子听到这话就干笑了两声,然后收起了自己那可怜巴巴改用崇拜的眼神说道:“大哥啊,你真是太牛了,交白卷也能拿到文试第一!”

  浮尘:“可能弄错了吧!”

  顾胖子:“怎么可能弄错,大哥您在学院里是不是有什么熟人啊?亲戚也行,要不就是……”

  还不等顾胖子说完,浮尘反问道:“顾小花是你的名字?”

  顾胖子听到这话才安静了下来,不过浮尘也只是有些好奇怎么叫这名字,不过人家根本就不说,只得作罢。

  第三天,一大早浮尘和顾胖子带着自己的行囊,一人腰间佩剑,一人腰间佩刀,开始出发去往东州学院,路上的人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顾胖子一路上还是喋喋不休的问着:“大哥,你是有什么关系啊?透漏一下呗!”

  浮尘:“小花啊!我是真不知道啊!”

  浮尘心里此时能想到的就是老乞丐帮了自己,也也许就是唯一的可能性了,但是自己不确定也不能瞎说啊!

  顾小花听到这话顿时就焉了:“咱商量一个事,我不再问你这件事,你别叫我名字,实在不行叫顾胖子也行啊!”

  浮尘:“好的,小花!”

  两人就这么走着走着,来到了东州学院山下,穿过大门,爬到了文试那坐广场上,其实说是广场,还不如说一个表演场,因为周围有座位啊!

  这一次来这,倒是显得非常开阔,毕竟能放下三四千张桌子的地方,现在只有一百二十人不到。

 肩膀道:“好兄弟,那藥還有嗎?昨晚我可是堅持了快一個小時才繳槍,厲害吧!”

“咳咳咳!”蘇靈兒干咳幾聲,示意這里還有個女人。

李衍點了點頭,又再遞出幾瓶藥來。云無影會錯了意,仔細瞧了瞧蘇靈兒的氣色,以為她是在干咳表示對李衍的不滿,攀著李衍的肩膀,錘了他胸膛一拳道:“兄弟,不要氣餒,我們這偏方還有很多,總有一種管用的。”

“咳咳咳!”這次干咳的換成了李衍,他拉長了臉搖頭道,“云兄,咱們就這么空手去見參天巨猿?”

“那家伙實力強得很,脾氣也倔,我這沒什么能打動他的東西。不過無妨,再怎么說都是截天道的人,他總要給我點面子。”云無影說著,忽然賤笑道,“對了,那家伙到現在都沒有子嗣,要不兄弟你送他幾瓶藥試試?萬一他……”

“這個嘛……咳咳咳……見機行事。”李衍可不敢隨意送這種東西,畢竟不是誰都跟云無影一樣沒心沒肺,萬一那參天巨猿真有啥問題又好面子,惱羞成怒了可不好。

“嗯……然后見了這家伙一定不要慫,越罵他他越高興,錘他兩拳效果更好。”云無影忽然握了握拳頭,發出骨節的爆響聲。

“嗯?你坑我呢?”李衍眉頭緊鎖。

你倆本來就認識,當然怎么打怎么罵都是在親熱。我他媽一個陌生人,上去就罵他祖宗十八代,給他來一拳,他能高興?你缺心眼吧!

“那哪能啊?當年北枳圣王還沒選上圣子的時候,這家伙也才七階。他倆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最后誰也沒打服誰,然后這家伙就鐵了心力挺北枳圣王。后來北枳圣王扶搖直上,他也天賦異稟當上了衛道圣獸。”云無影一臉耿直地說起歷史來。

李衍聽完,忽然問道:“行吧。那徐南橘呢?”

“哼,他不過是我教的叛徒而已。”云無影聽到這三個字,憤憤不平道,“當年他一副無意圣子、圣王之位的樣子,沒想到卻在圣王迎戰風神秀、渡空之前出手虛耗圣王功力,否則我截天道何必像現在這樣畏縮在南荒森林?”

“哦?你們很想出去嗎?”李衍一邊加緊趕路,一邊問道。

“你是從外面來的,應該能知道外面和這的差距吧?”云無影搖頭道,“這里玄氣濃度雖然只是低了約莫兩成,但這足以改變很多事情。比如低階妖獸很難產生較高的靈智,修煉到高階的難度也更大。”

“放心,云兄,風水輪流轉。”李衍自然感受到了玄氣濃度的變化。

李衍倒是還好,蘇靈兒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不適,不過她在李衍身邊永遠是一副懂事的樣子,并沒有抱怨,連提都沒提一句。只是臉色漸顯蒼白,呼吸明顯比先前急促了不少。

李衍不著痕跡地運轉起大衍玄策,掠奪著周圍稍顯稀薄的玄氣,將之提升到正常濃度,再由右手手心匯入蘇靈兒體內。

蘇靈兒笑了笑道:“算你還有點良心。”

李衍歉意地還以微笑,自責道:“還好我反應不算太遲。”

云無影依然沒能平息因為那三個字帶來的憤怒,怨恨道:“要不是徐南橘,風水早就轉到了我們截天道頭上!可笑的是他最后還惺惺作態,和道魁、圣使、圣獸一起攔下了風神秀和渡空,承諾什么截天道就此退隱。我呸!我看就是他和風神秀、渡空一起自導自演了一場戲!”

運轉大衍玄策對李衍來說輕而易舉,三人一路上閑聊著,路過了許多妖獸的領地,其中不乏七階圣獸。也確實如云無影所說,這些妖獸都很賣面子,直接放行。但李衍知道,截天道真正的核心是道魁、圣使和圣獸,而自己即將面對的,則是三大圣獸之一的參天巨猿。

越往南走,古木越顯高大。玄氣的濃度降低,反而淘汰掉了絕大多數無法適應環境的植物。一棵棵巨木之上,許多通體灰白之色的猿猴警惕地看著三人。幾只身形稍大的猿猴嘶鳴了幾聲,朝著更南邊跑去。

“老云?你來我這作甚?為什么還有兩個外人?”南面一棵遮天蔽日的巨木之下,一只渾身深棕色毛發的巨大猿猴越向半空,與三人遙遙相對。

想必他先前是躺在巨木下邊,單看身高,他顯然比那巨木還要高上一籌。參天巨猿腿和身子一比較并不算長,但異常粗壯。雙臂垂過膝蓋,毛發上縱橫分布的隆起,不出意外應該是粗壯的血管。

“老申,這么見外?這是我朋友,想找道魁、圣使和你們三個談談事情。”云無影雖說還未到七階,面對參天巨猿氣勢卻絲毫不輸。

“就他倆?什么實力?能談什么事情?”參天巨猿巨大的獸瞳鎖定了李衍二人,冷聲問道。

而此時,抬頭望去,太陽剛好容下千檀,李浮塵只看到了一處黑影,對方大笑道:“李四,受死吧!”

說完,身后數萬根羽毛密密麻麻靜立,火焰也在其上面燃燒,隨后化作一只只小火焰鳳凰飛來,但是面對著太陽,李浮塵根本沒有第一時間看見。

可他的手剛一離開,黑云中立即又補了一道筷子粗細的銀色閃電劈向玄龜,補上了北冥玄分擔的那部分。雖然沒有幫上一點忙,還讓玄龜多承受了一劈之力,但玄龜原本痛苦掙扎的臉......

风四娘道:真的不是?花如玉微淳,在这急景流年的时光里,哪见风转舵,投机取巧,这树下面什么都没有,只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你为瘸神咋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桃源小农医

关关公子

桃源小农医

竹子吃熊猫

桃源小农医

杨艳

桃源小农医

星空鱼

桃源小农医

羡山

桃源小农医

黑衣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