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齐聚一堂》。

葉族圣子笑容僵住了。

他深深的看了陌涂一眼,然后臉上帶著笑意。

陌涂不再理他,轉身就走。

葉族圣子伸出大手,一道靈氣化為的能量直接向陌涂激射而去。

感受到身后的力量,陌涂猛然轉身,靈氣彌漫右拳,砸了出去。

一擊之后,陌涂被擊飛了出去,整個人與大地摩擦,一道深深的裂痕出現在大地之上,陌涂足足倒飛了幾公里,才停了下來。

剛剛停下,嘴角就溢出了鮮血,整個右拳虎口炸裂,龍鱗更是被擊碎了幾片,不停地顫抖。

“這就是葉族圣子?真卑鄙!”少女瑤曦嬌喝,快速的向陌涂疾馳而去。

“是啊,葉族圣子,竟然搞偷襲!”

“屠魔已經經歷了大戰,深受重傷,葉族圣子竟然對他出手。真是卑鄙可恥!”

“大秦皇朝輸不起啊,被屠魔滅了一個六皇子,葉族嫡子葉問天也死絕了,卻讓這個啥也不是的葉族圣子搞偷襲?!”

少女瑤曦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場中大朗皇朝的人都聽到了,紛紛為陌涂打抱不平。

大秦皇朝的人臉色都黑了下來,默不作聲,他們無法反駁。

說好了公平一戰,卻背后搞偷襲,還是對一個身受重傷的人出手,葉族圣子的所作所為,就連大秦皇朝的人都感覺到不恥。

葉族圣子笑笑不說話,望著臉色慘白的陌涂和少女瑤曦。

“你沒事吧……”少女瑤曦第一時間出現在陌涂的身邊,隨之而來的還有云公子,淺輕婉和麟鹿。

“無妨,死不了。”陌涂咧著嘴,還好有有龍鱗遮擋他的面容,不然此時他已經暴露了。

“吃了。”少女瑤曦從乾坤袋里拿出一個玉凈瓶,直接倒出了幾顆藥丸。

藥丸剛剛倒出,就散發出一股兒農學的香味,整個藥丸閃爍著金色光芒。

“這是什么丹藥?”陌涂呼吸急促,緊緊盯著那幾顆藥丸。

別說是他了,就是秦南王,源城城主幾位尊者也是呼吸急促,甚至有想要出手搶奪的架勢。

“天級丹藥,回靈丹。”少女瑤曦輕啟櫻唇,直接將丹藥塞進了陌涂的口中。

剛剛入口,丹藥就化為了精純的能量,流遍了陌涂的四肢百骸,他使用瞬間劍留下的反噬,包括葉問天帶給他的肉身傷害,正在快速的恢復著,竟然比他的生之氣和帝血的作用還要強。

帝血,生之氣,很強大,但是陌涂如今還沒有徹底掌握,根本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作用,這就是空有一座寶山,卻不知道如何去使用。

而這天級丹藥,吃下去就會見笑。

靈藥,玄藥,天藥,圣藥!

這天級丹藥,對尊者來說,那就是救命丹藥。

尊者負傷,想要恢復過來,需要無數的靈氣,而天級藥,只需要一顆足矣恢復一般的傷勢。

如今陌涂吃了幾顆!傷勢可謂是瞬間恢復了過來。

一些只知道天級丹藥的作用,但是卻不曾見過,因為所謂的煉丹宗門煉丹師極其少見,整個天玄大陸,只有一個煉丹宗門,而這個宗門還是建立在神秘遙遠的中土神洲!

少女瑤曦拿出的幾顆天級藥,讓所有人懷疑,她是不是來自遙遠中土神洲!

秦南王想要出手搶奪丹藥,但是他不敢,能拿出天級丹藥的人,其勢力背景,不是他大秦皇朝可以媲美的。

如果少女瑤曦真的來自中土神洲的煉丹宗,他只要敢出手,那明天,不,可能是一個時辰后,就是他大秦皇朝覆滅之時。

“你這葉族圣子,實在卑鄙,你要想打,我來跟你打!”看到陌涂傷勢恢復了過來,少女瑤曦盯著葉族圣子,語氣不善。

她很少生氣,始終帶著溫柔的笑意,但是葉族圣子現在的做法,偷襲陌涂,導致他差點身死,她很生氣。

“不用你出手,我來對付他。”陌涂拉了拉少女瑤曦的手臂,搖了搖頭。

“傻子,他半步天級,就算你真的龍變,也不是他的對手,他交給我,你就看著,看大姐大怎么虐他。”少女瑤曦暗中給陌涂傳音,并白了他一眼。

陌涂一愣,這少女瑤曦的大白眼,讓他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感覺。

不過只是一瞬間,陌涂的神色就黯淡了下去,半步天級啊,這葉族圣子也太強了,如今的自己,確實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能投降嗎?不能也得投降吧,明知不可能,還非得作死,那就是傻子。

“你小心點。”陌涂想了想,最終點了點頭。

“放心,他完蛋了,在我眼中,他就是渣渣!”少女瑤曦捋了捋秀發,眼中又露出了溫柔的笑意。

里面看。

  忽然,门打开了,他看到的是,裹在被子中的浅叶。

  她眼睛一扫,看到了张小河抱着的大蒸笼。

  伸手接过蒸笼,张小河笑了,说道:“没有什么好难过的,过一会心情就好了……”

  随后,她又迅速关上了门,让张小河吃了一鼻子灰。

  “姑娘,小事而已,不用太在意。”张小河知道自己的话语太过微不足道。

  小朋友是这样的,在大人看来丝毫不用在意的事情,孩子可以记一辈子。

  “要不我去帮你把说你坏话的人找出来,让她给你道歉怎么样。”张小河不想让她心里留下任何阴影。

  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就已经是最大的奢求了。

  “唔……唔唔……”屋内传来一些哭声,她似乎在吃包子呢。

  “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当首领,他们都不喜欢我。”

  张小河来了精神,说道:“你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按照老祖宗说的做,谁犯了错就惩罚谁,打过他们之后,他们就恨我。”

  张小河想起了小时候,替老师办事的班长。

  说要管好同学们,班长傻乎乎地勤勤恳恳地做。

  最后,老师跟所有同学相处得都很好,而班长成了一些同学的眼中钉。

  那老不要脸的,让云浅叶唱黑脸,坏事都有他来做,自己则唱着关怀族人的戏。

  张小河暗自愤慨,嘴上却维持着温和语气,他说道:“你做的没错,如果他们不受管束,就会变成野兽。”

  “因为有你的存在,他们才是人。”张小河忽然觉得有些幼稚,自己这是在哄小孩子。

  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被别人哄过,现在反而来安慰他人了。

  张小河笑了。

  “可是他们讨厌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浅叶格外委屈。

  明明她很听话,可为什么大家都讨厌她。

  孩子总有些不理解的事,这就是浅叶所不能理解的。

  人非生而知之者,她也才活了三年而已。

  “要是你不想做首领,我去跟你那老祖宗说。”张小河轻松细语道。

  “不行,只有我能做首领,他们都太傻了了。”

  傻孩子,你何曾不傻。

  张小河会心一笑,暗自说道。

  “我是最年长的蛇女,其他人都比我小,只有我才能胜任首领。”

  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并不是所有的蛇女都能活下来。

  他们筛选了好几代,才有了现在这些有人性的蛇女。

  在感叹第一代蛇女的高瞻远睹,手笔高深的同时。

  无法否认,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这些都是关乎族群生存大计的。

  “其他人可以培养出来,就算没有你当首领,第一代蛇女不是还在世吗?”

  “不行……我必须是首领,只有我可以。”

  嘭!

  大门被一脚踢开,张小河闯入屋内,扛起浅叶就往外跑。

  “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

  他很讨厌,那些被安排的命运。

  要是那人本身超脱一些,安排了他,张小河没有怨言。

  但在这茫茫天地间,谁又不是被这天地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众人只不过是,天地的一部分。

  肉体是,心也慢慢是。

  如此之人,怎么驾驭他,张小河的心格外平静。

  没有丝毫的愤慨,也没有别的情绪波动。

  要说他在做什么,他其实也不知道。

  真要说出个原因,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卫道。

  “哎呀,你放开我!”浅叶尾巴啪啪啪地拍打着他的后背。

  但是这次她的力道控制地很好,没有伤害到张小河。

  她到头来只是一个善良的小孩而已。

  这么好的孩子,张小河不忍心让她变成那九渊之下的恶鬼。

  “小家伙,听着,从现在开始把一切都交给我。”

  “我会把你从深渊之中拉上来,之后的路怎么走,就要看你自己。”

  本来张小河不打算掺和这件事,毕竟是她自己的难关。

  但是他忽然想到,浅叶还是一个什么也不动的孩子,懵懵懂懂的孩子能理解什么。

  他若是不帮一把,或许真的变成深渊之中的恶鬼。

  浅叶安静地躺在她的肩上,觉得很安心很放松,逐渐睡了过去。

  “要人人们看到黑暗,但也不能让人们看不到一丝光。”张小河悠悠说道。

  苦难可以造就人,但是假如不曾见过一丝光明,迷途之中的灵魂就会认为世界就是黑暗的,随后他们也将化作黑暗的一部分。

  这些人也是听话的好孩子,不过他们是黑暗的孩子。

  夕阳西下,温暖的红火金光覆盖在他们身上。

  这里是古镇外地一处山坡,从这里可以看到傍晚的古镇。

  云浅叶悠然朦胧的双眼眨了眨,只听到旁边的人,在她耳边说:

  “我已经跟你老祖宗说了,她同意不让你继续当首领了。”

  一觉醒来,张小河已经处理好了所有事情。

  浅叶缩了缩身子,有人照顾的生活,真好。

  

  

  

  

  

赵一刀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道:“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

莫寒只是憨笑,之后便去院中呼吸吐納,吸氣呼氣,反復循回,然始終不得要領。待得何月芙端盆出來,他才急忙裝作無事。

何月芙只瞅他一眼,問他做甚么,他只說自己信步幾許,何月芙便沒再管他。只去井邊打水,這一木桶下去,再拎起繩來,頗為消耗氣力。

莫寒看不過,只要過來幫襯,何月芙當即阻斷,只說:“你如今養著病,許你去河里釣魚已算破例,這些重活你如何能做?”

莫寒只好作了罷,午時休憩。莫寒脫下外衣,躺靠于榻上,何月芙進來瞧看一眼,自覺他已睡,便出來也兀自回屋歇了。

寐了半時,莫寒起榻,百無聊賴,又想這運氣一事該如何參悟,一時沒了主意。手上又無醫書,不能察看人體全脈。

何月芙又不許自己閑暇之際提些練功之事,真是愁上心頭。

晚間用飯時,實在忍不住提了一句。何月芙略有些生氣,道:“我令你好生養性,你如今又同先前一般,是何道理?”

莫寒只低頭吃菜,不敢接言。何月芙只好道:“待明日我將針灸醫譜遞給你看,你只當稍加意會,用以輔助你修行。后之若何,老實說我也不知,你且自求多福罷。”

莫寒聽她這話,不覺又涼了半截兒,只垂頭喪氣。吃了幾口便不愿吃了,早些上榻寐了。

晚間輾轉反側,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只想著自己絕不能坐以待斃,師姐與師父都知道這一關難邁。而師父明知如此,卻依舊不加以阻攔,由著自己學譜。這般看來也不知是相信自個兒,還是另有謀算,此些皆不清楚。

眼下也不及多思,莫寒益發著急,竟至四更方才睡下。

往后幾日,何月芙雖說拿了醫譜交給莫寒。莫寒也細細學了人體經脈的大致分布,然心里的石頭放不下。暗知自己哪怕吃透了眼前的這些道理,終究那最為要緊的地方過不去,前頭所學的俱當白費,越發地心不在焉。

何月芙稍有察覺,亦警醒他幾遭,他卻一個字也聽不進,似是著了魔一樣。每日茶飯不思,都是說一回吃一口,喝藥也不上心。

好些次皆是何月芙端了來在旁盯著他飲下,他才略略喝完,往常也會幫著他煎藥。這幾日連廚房的門檻都沒邁進去過,這令何月芙益發心驚,勸了幾回,甚至吼他幾下,全當無用。

何月芙心亂如麻,暗想這不是應了那學武之人不循序漸進,反而逆天而走,以致走火入魔,這已是不祥征兆。又見莫寒兩眼發直,只盯著一處死看,再沒有一點靈氣的,生恐他已墮入魘道,情勢危急。

但見他病弱之軀,自己又不好用強,換作平常人,不如打他一頓,或是點穴閉脈。這般想著,早已掠到莫寒身后,只拼力封住他全身穴道,使他血液不通,氣息不暢,且看他是否好些。

再灌些內氣于他體內,暗察是否已有了異樣。可真氣遍經全脈,卻見完好如初,并不見何脈有異,脈象不穩之兆,這倒奇了。

正欲撤回真氣,突覺異象,灌于莫寒體內的真氣,竟然自行流竄,全然不受自己掌控。何月芙大為吃驚,暗思莫不是這下子使的力?

可他全身穴道被封,再說亦是初學內譜,連打坐調息都不會。只管呼氣習氣,如何能在穴道被封的情形下,還能將自己的真氣掌運?

這莫不是中魘異象?由是拼力運功,再加注一灌真氣,以將先前那真氣鎮住,且拉回體外。幸在莫寒體內氣息不強,何月芙稍使氣力便可拉氣回原。

待得平穩過后,再將全身穴道解開,卻見莫寒就地暈厥。何月芙喚了他幾聲,見他依舊昏睡,只好將他扶進榻內,又為他把脈。

突見氣脈不穩,大為驚慌。又要扶他坐起,往他體內灌氣,正要運氣而出,忽聽得一句:“不可,你且讓開,讓為師來瞧瞧!”

何月芙知師父已到,登時恍若見到救星,只見那老翁走進房內。何月芙下榻讓位,老翁上榻行指,只一指封穴,再提他手腕把脈。

接著再封一穴,再將先前那穴解開。

何月芙只呆呆望著,眼下手足無措,亦不知該做甚么。老翁突道:“你且出去,將我帶來的藥草,選移熏草,歸肴芝,雀如,丹菊,梅葉,一一熬制成清心散毒湯,可知?”

何月芙只是愣住,一時未及反應。但見老翁憂急神色,忙趕著去廚房備藥。

約莫一個時辰,她正在熬煮湯藥,卻見老翁走來道:“熬藥的事交給我罷,你且去瞧瞧莫寒。”

何月芙站起身來急道:“師父,莫寒怎么樣了?”

老翁道:“不過是自顧自亂思亂想,且因你橫插一手,導致他體內的氣脈逆轉。方前你的真氣被他所控,正是大吉之兆。

你卻使力將那真氣收了回來,致使他體內運程被迫,一時費力尋氣。然他本無氣,可不就走火入魔了?

為師方才封住他下沉穴,再封他會靈穴,令他氣脈平穩,之后再使其暢行,為師再為他小輸一道真氣。

幸好來得及時,這會子你同他疏通的一道關隘他怕是已然過了。此舉化憂成喜,可算幸事一樁了。”

何月芙聽完也不知是喜是傷,只怪責自己,朝老翁道:“師父,徒兒險些釀成大禍,又惹師父兒子幫他將那些逃跑的人追回來,也策馬而去了。

剩下的人沒有立即離去,是因為放心不下他們撻馬軍里的兒子、弟弟,要帶上親人一起走。

阿保機四下查看,果然找不到迭里特和朔刮。

此時,迭剌部的人已找到各自的親人,大人要帶孩子走,孩子不愿不明不白地離開,營地里亂作一團。

一個迭剌部的人高聲喊道:“突呂不部的事與我們有啥關系?我們為啥要去給他們賣命。”

沒有了轄底,阿保機和曷魯頓時沒了主心骨。

面對亂哄哄的場面,阿保機和曷魯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如何是好。

夜空的繁星眨著詭異的眼睛,似乎在嘲笑他們的無能。

一位青年勸不走弟弟,憤怒地來到阿保機面前,道:“阿保機,連轄底都跑了,你還逞什么能?難道真要去送死嗎?趕快帶著你的撻馬軍回吧。”

青年的話突然提醒了阿保機。

阿保機猛然醒悟,轄底不在,他就是這支人馬的主帥,已經到了自己出面的時候了。

阿保機非常清楚,此次出征是可汗的命令。

自己在關鍵時刻帶著撻馬軍回去,豈不辜負了長輩們對自己的信任。

撻馬軍絕對不能就此垮掉。

阿保機暗下決心,即使剩下自己一個人,也要趕赴突呂不部救援。

面對混亂場面,阿保機憤怒至極,突然大喊一聲:呔!

聽到喊聲,人群頓時安靜下來。

阿保機鐵青著臉,大聲對撻馬軍兵士道:“我們撻馬軍是國家的衛隊。現在,匪徒正在搶奪我們契丹人的牲畜,我們撻馬軍豈能坐視不管?”

平時訓練,阿保機給少年們灌輸了太多的不畏強暴勇往直前思想,少年們早已被他洗腦。

阿保機的話頓時令少年們群情激奮。

古大聲對阿保機道:“大哥,你發命令吧,我們全聽你的,你到哪里,我們就隨你去哪里,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立即有人認同古的話,少年們紛紛表態,喊聲在空曠的夜空中回蕩。

阿保機看到時機已經成熟,朗聲道:“愿意回家的立即回家,我絕不強留。愿意隨我繼續前行的,馬上出發!”

話音一落,阿保機率先跨上了馬背,催馬前行。

阿保機一邊走,一邊返回頭張望。

阿保機看到,后面的人已經陸續追了上來。

令阿保機感動不已的是,他的撻馬軍,竟然沒有一個掉隊的。

那二十幾名迭剌部兵士,拉不回自家的孩子,又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去冒險隨阿保機冒險,只好也跟了過來。

此時,那二十幾名迭剌部兵士,已與撻馬軍完全混雜在了一起,再也分不清撻馬軍兵士、迭剌部兵士了。

述律平小聲對阿保機說:“大哥,我現在想明白了,我們不是去打架,而是去打仗。”

阿保機不知如何作答。

其實,轄底令他們放慢進軍速度時,阿保機已經發現事情不對勁。

恐怕,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并非將小黃室韋人趕走那般簡單。

阿保機不知道轄底何時才能追上他們,一旦與小黃室韋的人遭遇,是驅趕他們離開契丹,還是痛下殺手。

阿保機小聲問走在身邊的曷魯:“我們是不是該停下來,等轄底叔叔來了以后再前行?”

曷魯從小在迭剌部長大,太了解轄底了。

聽到阿保機征求自己的意見,曷魯果斷回答:“轄底叔叔不會回來了。”

阿保機大驚,問:“你說什么?轄底叔叔不來了嗎?”

曷魯冷笑一聲,道:“如果他只是去追趕那些逃兵,走之前,怎么也得和我們打聲招呼吧。他不打招呼,是因為他料定,他走之后,這支人馬立即就會作鳥獸散,不可能繼續完成可汗下達的指令。”

阿保機立即明白,轄底已經帶著兒子逃避了,真的不會再回來了。

轄底最知道內情,知道繼續向前的危險,但又不便說出口,所以,喊上兒子臨陣脫逃啦。

阿保機隱隱感覺到即將出現的危險,心里一激靈,立即猶豫起來。

阿保機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全。

阿保機想,如果是自己孤身一人,即使前面有刀山火海,自己也敢沖上去一見分曉。

可現在,他是衛隊長官,還帶著一百二十名衛隊兵士,一旦有什么閃失,他沒法向家長們交代呀。

是繼續前行,還是立即退兵?

阿保機舉棋不定,猶豫不決。

曷魯似乎猜出了阿保機的心思,重重“哼”了一聲,鼓氣道:“沒有那些膽小鬼,我們照樣能將小黃室韋人趕走。去年,我們僅僅兩個人,不是憑實力替斜涅赤家奪回了牲畜嗎?”

阿保機小聲道:“如果僅我們幾個人,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沖向前去。可現在,我們率領著一支人馬呀。要是有什么閃失,我們如何向長輩們交代?”

曷魯已經明白,阿保機是在擔心這支人馬的戰斗力。

此時,夜幕早已退盡,太陽正從東方的山崗上探出頭來,對著阿保機傻笑。

曷魯提議道:“你看這樣好不好:讓兵士原地待命,我們幾個人先去突呂不部,和小黃室韋人打他一架,刺探一下他們的實力,你看如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齐聚一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中燕王朝

邓天

雪中燕王朝

太师椅

雪中燕王朝

墨雨馨晴

雪中燕王朝

魂枫子

雪中燕王朝

高举

雪中燕王朝

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