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找到内奸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找到内奸了 (第1/3页)
    

黑沉沉的楼道阴风阵阵。

作为禹陵后裔,掌握天下神鬼禁忌,但是遇到这种事情我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自始至终,我手上的禁戒便从没有亮过,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只能说明这里并无邪祟作怪,或许,这个疯子真的还活着。”我心里暗自思量道。

连神鬼契约人都那它没有办法,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喉咙,看着黑沉沉的楼道,心里有些没底。而一旁的霍心兰则显得有些怪异,她既有些不安,又看上去很是淡定。

院长咳了两口血痰,干瘪的嗓子更加阴沉,说道:“最后那个疯魔,比厉鬼更可怕。虽然他又聋又哑,但他能破坏人的脑电波,让人产生可怕的幻觉。三十年来,那个怪胎恶毒的怨念令无数人发狂自杀。”

“那个人还活着吗?牢房里根本没有人。”我已经有些虚脱了。

“他还活着!就在地牢里。当你想要见他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察到了你的意识,逐渐破坏你的精神,让你产生幻觉。所以,他就在你眼前,而你却看不到他。”

“脑电波?”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世界上有常人难以理解和相信的鬼怪邪魅,但是如果这世上还存在另一种生存状态——意识,那我则是不能相信的。

“你的意思是他靠意识活着?”

“是的。”院长重重地点头道,“精神领域的疾病,也能传染。如果你长期接触那些危险的重症疯人,不久后你也会变得阴沉、忧郁、精神分裂……”

“院长,这里的病人到底还有多少是活着的?”

院长停下脚步,全身癫抖,道:“他们还活着,但是,他们不再是人。如果你问那些‘人’还活着吗,我只能说‘那些人’早已经死了。”

“你的话我不太明白。”

“人是什么?”院长似笑非笑地问。

“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是马克思的观点,那要是一个人已经没有了思想和意识,那他还是人吗?”院长的反驳似乎充满了偏激,在这个问题上他显得十分的激动,好像一下子不安起来。

“失去了人的本质特征,只剩下人的躯壳,那不是人,绝不是人,只是行尸走肉,能咆哮吃人的野兽。那不是人,绝不是人……”院长癫颤地说。

“看起来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我对霍心兰说道。

“把你放这里几年时间,你也会成为他这个样子的。”霍心兰不屑一顾地说道,“他还算是好的,他之前的五任院长,全都死于非命!”

“原来这些你都知道,你带我来这里,看来也是你设计好的。”我顺着霍心兰的话说了下去。

霍心兰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也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又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道:“自然不会怎么样!”

“院长,你说‘8462’死了五次,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们跟我来吧!”说完,院长便转身带我们离开。

“去哪?”

“实验室!”

穿过一片老林,实验室就在林后山坳上。

阴林间坟包就像蛤蟆背上的疙瘩,团团隆起。

“唉……这些精神病烂死了,也没人认尸。我们就把它们葬在这里。没有墓碑的乱坟哟,嘿嘿,每天晚上都梦见那些精神病坐在坟包上对你狞笑……”

几堆荒坟边,摆放着几个烧纸钱的破盆。

院长蹲下身子,点燃了几张纸钱,然后扔进盆里。

“冤孽啊……这鬼地方,和尚道士都不敢来……说啥怨气重哦,超度不了,超度不了啊……他们生前被人歧视,被亲属抛弃,死后连地府都不敢收留。”

我环顾了四周,这地方确实属于大凶之位,按道理说这个地方应该是邪祟丛生,凶煞出没的地方才对,但是我细看之下,却出奇的“干净”,别说是煞,便是一般的凶灵也没有见到。

“这地方不对劲。”我对程逸芸说道,“院长说这里埋了很多人,可是这里却没有邪祟出没。”

“若非邪祟害人,那这里反常的现象该如何解释。”程逸芸问道。

“去实验室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扶起院长,劝解道:“人死不能复生,院长,我看我们还四去实验室看看吧?”

院长哭丧着脸,说道:“那些人都死了,他们已不再是本来的他们……”

实验室非常简陋,三间红砖平房,门窗脱漆,推门进去,令人窒息的福尔马林味扑鼻而来。室内四面都是铁柜,上面摆着各型玻璃容器,浸泡着器官和肢体,柜顶的几瓶罐中泡悬的大脑连着眼珠,脑皮层鲜红,可能是近期才放入的,较为新鲜。

“这个实验室在研究什么实验?”我问霍心兰道。

“你还记得小镇里暴走的尸体吗?”霍心兰说道,“这个实验室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地方。”

她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原来冶和平是在这里研究那些暴走的尸体。我们当时从冶和平手上抢走了骆建芬的尸体,并带走研究人员,现在看来,冶和平并没有就此罢手。

“只是无奈,我们缺少第一手的资料,很多研究都在初始阶段。”霍心兰说道,“除了那个大红,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其他的患者跟古藏教的药物有关联。”

“这些人体内未知生化病毒对神经的感染而产生的控制神经的作用,体内神经元细胞在病毒的刺激下可持续进行细胞应激裂变及吞噬作用,进而产生了生物电。”

“可是,死后的人怎么还有意识与思想,就像大红。”我疑惑道,“莫非他们没有死?”

“这可能是病毒的改良。”院长说道。

“他们的确没死,或者说,是活死人。”

“这绝不可能!”我身陷险境时,曾开枪打中多个村民,甚至有人被直接穿心,但他们根本死不了。

“难道他们已经死了?”

在哲学范畴中,精神是唯一超出物质世界之外的客观存在,而医学界对人精神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而且发展缓慢。心灵学以及精神学源于西方宗教,当今精神学范畴的临床试验,仍然使用出自宗教的催眠术。

“活死人?”在我的印象里,活死人是特指“傀儡”这样的邪祟,大红绝不可能是所谓的活死人,她应该并没有死,所有吃了药的村民体格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失去痛觉,力气变得尤其巨大,精神分裂。

“他们没有死,从英国人专门爆头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要杀死他们必须导致他们脑死亡,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并不会死亡,因此,我有种大胆的假设,这种药物可以导致冲突性精神分裂。”院长解释道。

“什么意思?”我大为不解。

所谓的冲突性精神分裂,意为两种精神共存同一人体,交替控制人脑,使人表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甚至出现同一人身上发生精神交替后,声音眼神以及生理能力的突变。

“两种精神同存一体?”

“简单的说,就是他原本个体的精神已经消亡了,被药物完全控制,而他身体中的那个意识是药物作用下产生的,这个意识并非人的本源,因而没有痛苦、没有羞耻,只有疯狂、暴虐。”

“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这个药物就好比是蛊毒,可以操控人的心智和大脑,也可以改变人的体格和生理。”我慢慢理顺了院长的思路。

“你在麻王沟遇到的那些人不是植物人,而是能动能交流的活人。”霍心兰说道,“这一点确实领我们很疑惑,我们一度怀疑,古藏教是不是改良了这种药物,使得这种药的药性不会那么强烈,彻底泯灭人的心智。”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我点了点头,“但是,也许我们高看他们了,古藏教虽然很厉害,但也不见得就真的能够通神,也有可能是这种药还不成熟。”

我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基于古藏教发展的态势而言的,他们希望“复兴”,而复兴的最大抓手就是他们手里的“药”。“药”的来源,不就是我们一度希望解开的古藏教的秘密吗?

“这种药物还可以产生隐性精神分裂,或称‘第二潜意识’、‘沉睡状态下的入侵者’。”院长语重心长地说:“‘第二潜意识’为游离状态、无规律无规则、可在夜间随时入侵人体。古往今来,数以百万计的人有过‘梦游’,数以千万计的人经历过‘第二潜意识’的强迫性入侵,俗称:‘鬼压床’!”

我听罢大笑,道:“院长,你真的认为导致他们精神分裂的是鬼压床吗?”

院长摇了摇头,“我不敢打包票,关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研究出任何头绪,我只能说,这种药物十分不稳定,这些疯子的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潜意识里他们是无规律的,随时可能醒过来。”

“你的意思是这个药会失灵?”

“对!”院长点了点头,“大红曾经醒过!”


     韩正表示,在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战略引领下,中红色精神鼓舞下,铭记历史、奋斗当下、砥砺未来。新闻中心实现移动终/strong>。在客厅里,刘克瑞一家人只能藏在自己心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