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当改! (第1/3页)
    

“当街行凶,简直无法无天,全部放下武器,跟我回衙门。”捕快看了看对面孙宇一行,人人都有家伙在手,虽说都是些少年,可那股子气势,看着有些怵的慌。可是上面有交待,不办不行啊。

“大人不问问我等为何揍他们?”孙宇有些好笑,看出了对面之人的色厉内荏。

“当街行凶,已是犯罪,本捕头亲眼所见,岂能有假?”为首之人喝问道。

“那是他们自找的,污人清誉,本官看不下去,揍一顿以儆效尤,有何不可?”

“不知是哪位大人当面?在哪高就?”一听孙宇自称本官,捕头就慌了,这种年纪就有官身,那可不是等闲之辈。

“鲁国公府孙宇,新任剑州刺史兼防御使,统兵三千,方才刚跟你家府尹大人喝茶来着。”孙宇上前一步,看着捕头说道。

“都是误会,不知道大人在此,卑职,有罪!”捕头吓得慌了神,赶紧弯腰请罪。自己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为了一点钱财,差点得罪一尊大神啊。不说他的出生,仅官身就是正四品,自己连个品级都没有,在这找死不是?

“你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把这些个刁民都带回去关起来,吃点苦头,让他们长长记性。再有下次,我就去找向大人聊聊。”孙宇也不打算深究,自己只是顺手而为,没必要挖个底朝天。

“谢过大人,大人海量。来,全部都铐起来,带回去严加审问。”捕头大喜,这次算是逃过一劫,至于这些个刁民,抓就抓了。

侍女看着眼前这一幕颇为惊讶,让整个苏家弄得不敢出门的麻烦,这就解决了?怪不得夫人整日说钱再多又有什么用,没个靠山,啥也不是。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带我们进去见见你家夫人。”既然帮人家麻烦都打发了,自然该进去谈正事了。

“婢子叫小娟,大人要见我家夫人?”侍女闻言一愣,这位大人居然要见夫人。

“嗯,有些事情需要与你家夫人详谈。”

小娟自是不敢怠慢,请孙宇一行稍等,一溜烟进家里禀报去了。

“夫人,夫人,门口来了个大官,把那帮子泼妇闲汉都送去官府法办了。现在他说要见夫人,夫人你赶快去迎一下吧。”小娟到的后院,一口气说完,这种大人物上门,自然要夫人亲自去迎的。

“啊?我这就去。”本来一脸愁容的苏夫人,听完赶忙起身朝前走去,一路走一路收拾衣裳。

“小娟,什么大官,所来何事?”苏夫人边整理边问道,最近苏家在走下坡路,往日有些旧交情的官员,都避之不及,怎地还有大官上门。

“婢子也记不住,反正是个大官。那些个捕头见了他,犹如老鼠见了猫。”小娟哪里懂得那些个官职,反正是个大官。

“夫人,就是那位。”小娟用手指了一下负手而立的孙宇说道。

“怎么如此年轻,小娟莫不是被人骗了。”苏夫人嘀咕道,这么年轻的贵族公子倒是不少,大官可没见过。

“妾身见过大人。”苏夫人走到门外低头行礼,不管是大官还是贵族公子,礼不能少。

“竟然是你。”孙宇转身看向对方,虽然低头看不清面容,这身材可是记忆犹新。原来这位苏夫人正是当日从马车上被孙宇救下之人,没想到竟然如此巧。

“不曾想竟是救命恩公,快请进。”苏夫人抬头,看见孙宇也是立马认了出来,本想着该如何还恩情,没想到今日倒是上门来了。

孙宇自是随着苏夫人进门,徐易跟孙三刀也一起跟着,一众少年在苏家外候着。

“小娟,赶紧去酒楼置办一桌酒席回来,大人两番相救,妾身无以为报,还请大人今日在家中喝两杯薄酒。”领着孙宇一行进了客厅,自有侍女奉茶,苏夫人吩咐道。

“婢子这就去。”小娟点了点头就要出去。

“恭敬不如从命,让夫人破费了。”时间也不早了,既然别人诚意相邀,孙宇就答应下来。

“公子,我也跟着去吧,外面不太安全。”孙三刀见能留下用饭,自是高兴,自打进了苏家,就一直留意着小娟。

“去吧。”孙宇挥挥手,孙三刀年岁也不小了,若是人家愿意,孙宇乐得成全。

“苏夫人,我就开门见山了,此番前来,是为了一桩生意。本官即将赴任剑州,想就近收购一批粮草,充作军需,不知夫人可愿意接?”恩情归恩情,生意归生意,孙宇倒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

“剑州?那里颇不太平,恐怕运不过去。”苏夫人自是愿意接的,可这剑州,商路不晋。就怕有所闪失。

“倒是不用运去剑州,放在建瓯即可。”孙宇也不敢让商队运去剑州,指不定刚到,就被别人劫了去。

“不知大人需要多少?我得量力而为,不能耽误了大人的大事。”既是军需,必然不能有闪失,还是小心些好。

徐易上前递给苏夫人一张纸,上面所需皆写的清清楚楚。苏夫人结果仔细查看,内心也在不停地盘算。

“粮食、豆料、盐巴、布匹此类都没有问题,只是这生猪一千头,鸡蛋五万枚,运输不易,恐怕颇费时间。不知大人何时需要?”苏夫人虽然不明白孙宇为何要这么多生猪跟鸡蛋,却也不方便问。

“一月之内,可能完成?”孙宇估算了一下成军、整训以及路途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才能到建瓯。

“妾身不敢打包票,只能说尽力筹集。”苏夫人算了下,时间还是很紧凑的,若是再遇上多雨天气,那就更麻烦了。

“不知夫人觉得什么价钱合适?”徐易开口问道,这谈价钱的事情,总不能让孙宇开口。

“三万三千两,其中包含了运输跟仓储,先生以为如何?”到底是商贾人家,苏夫人顺手拿起算盘,一通盘算给出了价钱。

“就这么定了”孙宇看了眼点头的徐易拍板道,接下来徐易跟苏夫人商议具体细节,等到一切谈妥,立下字据,孙宇盖章即可。

“夫人,你今日怎么喝这么多。”午饭后,小娟扶着苏夫人朝着卧房走去,明显喝得太多了,白皙的面孔早已红扑扑一片。

“小娟,咱们苏家指不定这次就能站稳脚跟了,夫人我高兴,知道吗?”苏夫人最近被压抑的太久了,总算今日能够喘口气,自是开心。这桩生意其实利润并不大,但是苏夫人看重的是这背后的意义。席间孙宇明显表示今后物资的需求转运都交由他们来做,这意义就不一样了,只要孙宇在剑州干出名堂来,甚至更进一步,往后谁敢扣押他的物资?谁敢打他苏家物资的主意?

“公子,那苏夫人明显希望你入股苏家生意,几番试探都被你打断了,不知公子何意?”徐易坐在马车里面问道,他对此颇为不解。

孙宇笑了笑,现在他不过一个还未上任的刺史,手下兵马还在招募,势力还未形成。自己此时入股,能算到什么好价钱?等到自己真个掌控了剑州,彼时才算一方人物,那会就不一样了,就算自己一分钱不出,苏家也会上赶着给自己送股份。哪像现在,自己在这江宁府有几分面子,实则一是靠祖上恩荫,另外也是背靠韩王,跟自己其实没太大关系,正四品?这江宁府比自己官职高的比比皆是。

“我总觉得那苏夫人看公子的眼神颇为复杂。”徐易听完晒然一笑,自己这格局还是不如公子。

“想下注又拿捏不定罢了,莫不是你以为就因为这两次恩情,人家就把整个苏家绑在我身上不成?剑州的形势她又不是不清楚,咱们成不成还是两说呢。”知道徐易这是打趣自己,孙宇倒没往那方面去想,虽然苏夫人那身段确实诱人得紧,但是正事就是正事,不能混为一谈。

突然,孙宇莫名的感觉有点不对劲,掀起窗帘,朝外面望去。只见路边停着的一辆马车上,一中年男子也盯着自己。孙宇确认不认识对方,可对方眼睛里面明显不善,而且绝对是个高手。双方对视片刻,那中年男子就放下了窗帘。

“先生可认识那是谁家的马车?”孙宇用手指了指,问徐易。

“马车属下不认识,没有任何标识,不过那车夫倒是有些眼熟,好像是江王世子的人。”徐易看了一眼,毕竟跟江王世子打过几番交道,他身边的人倒是认识几个。

“是他的人,那就难怪了。”自己跟江王世子数次交锋,坏了他的好事,他对自己耿耿于怀,想对自己下手倒是情理之中。自己今日带这么多人,估计不会起冲突,倒是亏得听了徐易之言,日后得警惕些才是。

“首座大人,如何?”马车内江王世子一改往日之倨傲,姿态放的颇低,此人乃是北宋靖安司首座顾韫,大宋太祖的心腹,自己往后还得多仰仗此人。

“不可妄动,此人武艺已然超凡脱俗,六识敏锐,不易得手。世子确认就是此人杀害了我靖安司人马?”中年男子轻抚胡须,缓缓道。自己此番悄然南来,还另有要事要办,此人竟有如此武艺,恐怕不能下手了。

“我已多番打探,与首座大人的线索逐一对照,此人必然参与了那日的战斗。”这世子李季操也非等闲之辈,自从孙宇崭露头角开始,就一直关注此人。

“我不能亲自出手,其余人等出手不过送死,此事暂且搁置。此等人物,若是能拉拢过来,我等行事必将如虎添翼,可有把握?”这靖安司首座倒是务实,既然没把握干掉,不如收为己用。

世子李季操当即将孙宇的出身以及与柴氏的旧怨一一道来,招揽估计是没戏的,赵太祖可是允诺优待柴氏,拉拢人心的。

“如此人物,既然不能拉拢,就当早日除去。”顾韫颇为惋惜,不能收归己用,越是有才能,越是祸害。

“此人颇得韩王信重,其父在朝中也是颇有名望,难以下手。”世子李季操也是颇为头疼,再有几日,此人就往剑州去了,犹如鱼游大海,更加难以控制了。

“韩王?此人倒是我等计划的一大障碍,须得想法子把他搬倒。”这韩王乃是国主李煜最为倚重之人,为人不仅聪慧,还颇有手段。

“如今我在这江宁,行事多有不便,国主的内卫那里,倒是不足虑,但是这韩王的暗卫,我始终不得其法。”自己手下能人不少,奈何始终发现不了这暗卫的端倪。

当下两人继续商量大计,韩王虽然经营的暗卫厉害,阴谋肯定行不通,可若是阳谋呢?


     创刊后,邵飘萍挥笔写了“铁肩辣手”四个大字,底告别拎马桶的日子,这本身就是一种公共利益。(北京和平里街道民旺社现实的交汇处感慨万千。为企业减负,既要规范银行等金融机构收费,也要加大对觉做远大理想、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实践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