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藏宝室里的神秘壁画》。

听到有大事的万事通、李正他们赶紧放下手上的事情,都来到住宅里。陈渊把玲玲也喊来,然后全部来到大厅里,把除了他们几个进入的权力给了后,其他人包括欧阳雪菊都限制进入。

万事通看着陈渊来了,马上迎上笑说:“老大,你有什么事啊,这么十万火急的,我们手上都还有大把的事情哦。”

可惜今天陈渊的心情实在不怎么样,陈渊狠瞪了他一眼,万事通觉得自己心神一荡,吓得差点坐在地上了。心里暗叫:我的乖乖,今天老大吃火药了,那眼神都可以杀人,这事不会是和那几个女人有关系吧。

除了玲玲外,其他人都到了,很快玲玲也过来了。在陈渊那沉闷的表情下,所有人都感觉异常压抑,连空气中充满了火暴的气息。玲玲担心的看着陈渊。

陈渊咳了一句,让大家精神都松弛了一下,然后神情严肃的说:“我这次叫你们来是有件非常的大事要宣布,而且需要你们全力合作。”陈渊看着他们全部都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陈渊再次深呼吸,说:“我决定下个星期我们行会攻打‘京城大家’所占领的村落。”

这一消息报出,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要知道这次‘京城大家’可是用了十万之众才守下来的城,怎么可能是说攻就攻下来的。

万事通刚刚被陈渊狠瞪了一眼,现在心神还不安,捅了捅李正。被这消息震住的李正醒过来,明白万事通的意思,疑惑的问:“陈渊,你不是说真的吧。我们哪有那么攻下来啊,能不能问问,为什么要这样。”

陈渊考虑,自己的那事不知道讲不讲出来。经过很短时间的思想,陈渊觉得还是讲出来吧,反正欧阳雪菊她们都知道了。把在村落房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和大家大概说了一下。

逍遥浪子最为拥护陈渊,当场站起来拍着桌子说:“老大,我马上喊人去拿下那破村子。”

陈渊大喝一声:“你给我坐下,这事我有安排,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玲玲走到陈渊的身边静静的抱着陈渊的手臂,安慰的看着陈渊。陈渊给玲玲一个放心的微笑,然后对大家说:“现在叫你们来商量一下。”

李正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陈渊,我还是不赞同和他们开战,希望你还是考虑一下,毕竟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了。何况你也听到了,他们可能会在世俗中对你造成威胁。”

陈渊看到李正的态度,心里有点不痛快,淡淡的说:“我把你们喊来,是要讨论在下个星期如何攻城,不是讨论攻不攻城。”

李正看到自己的意见完全被陈渊否决了,耸耸肩膀,也不再开口了。陈渊接着说:“我是要你们讨论如果把他们的城打下来,现在你们要利用有限的资源,最快的发展自己。到时候能为攻城出一份力。”

万事通看到李正无法劝阻陈渊,干脆的说:“老大,你就说,要我们做什么,我一定努力完成。”

孙魅丽完全站在陈渊这边,说:“我现在开始大量收购装备,保证到时候攻城的时候,满足装备的供应。”

李正急了,这商店里的装备买卖为他赚了不少的钱,比自己打一辈子的工都多了。现在如果为行会无条件的供应装备,那等于自己这段时间的辛苦完全白做了。赶紧说:“孙总,这可不行呐。要知道如果这样,那我们的商店等于完全赔进去了。”

逍遥浪子怒了,吼道:“靠,是你们商店重要还是老大的事重要。”

陈渊怒喝止住逍遥浪子,虽然想得通为什么,但是心里却在难过。孙魅丽看到这尴尬的情景,表态:“我尽我的全力支持陈渊这次攻城。”

万事通想着反正自己在这游戏里能发展到今天,完全是靠陈渊的帮助,也表态:“我尽全力支持。”

陈渊心里稍微有点安慰,虽然兄弟因为他的情况不支持自己,而新交的朋友居然在这个时候可以为自己无私的奉献,也不错了。陈渊考虑这个时候是不是把官方支持自己的事说出来。

陈渊还在思考中,李正生气了。李正看着大家都好像针对自己一样,怒吼道:“我不是不支持陈渊,只是这件事情不能这么草率的就这样定了。一个完全知道失败的事情,还偏偏要去做,我们又不是‘京城大家’那样有钱。”

听到李正这话,陈渊心里还是好过很多,毕竟知道李正的家里并不富裕,要他现在这样一下子把好不容易得到的全部支持自己是为难了他。只是他自己能够主动出来面对就不错了。明白的说:“好了,我明白你,明仔。我不用那么大的开支的,这事不能牵扯到你的家里。你先去打理风月轩,等下我们再联络你。等以后你家里生活都好了,有这样的事情你要退我都不让的。”

万事通这时候都有点看不起他了,觉得他做事拖拉,要想和陈渊一起共进退就答应,不想就退出,哪里要考虑那么久。

李正最后淡淡的说:“天仔,对不起,我先走了。”

陈渊看着李正走向门外,叹了口气。看着要出去的李正,陈渊大声说:“明仔,我明白你的,放心,我们还是好兄弟。”看到李正听到这话,停了下来。然后猛的一点头,头也不回的就跑掉了。

所有的人一阵叹息,虽然陈渊能原谅他,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想。都觉得李正太自私了,要不是有陈渊,他现在还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现在他是风月轩的二把手,在这游戏里现在可算得上一个人物了,这都是陈渊一手促成的。不过现在陈渊需要团结的一个团体,如果有人不能全心投入,不如不进来。毕竟现在这件事情太惊骇了。

陈渊看着大家,微笑的说:“好了,他有他的苦衷,我们应该原谅他,接下来我们考虑如何应对吧。”

万事通想了想说:“老大,我们应该先把他们如何对你的事情给传开,这样他们在游戏里就会失去很多的帮助,毕竟没有人会和翻脸无情的人打交道。”吼,熊曉歐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進來,身后還跟著好幾個掛著繃帶的刑警。

林驍提起的心終于放下來,不然還真不知道今天這關怎么過,他和尋仙倒可以強行沖出去,爸媽和文婧怎么辦?如果貿然出手,把這些警察都放倒在地,以后怕是整個華夏都待不下去了。

胡局看到來人,冷汗直流,熊曉歐是出了名的鐵面無私,怎么碰到這么個煞星了。

而且論級別,胡局只是分局副職,熊曉歐是市局隊長,要比他高一級。他只能陪著笑臉打招呼:“熊隊,你這是受傷了?也住這家醫院?”

熊曉歐對他可不客氣,挖苦道:“幸好住在這家醫院,要不然我還真看不到胡局威風凜凜的樣子。”

熊曉歐他們都穿的是病號服,周小琴不知道其具體身份,非常的不耐煩,管他熊隊狗隊,壓根不理會,催促道:“胡局,我讓你來不是敘舊的,還不辦事?”

熊曉歐都氣樂了:“胡局,這位是哪位領導啊?給我介紹介紹唄。不過,我記得你們分局局長,咱們市局局長,包括省廳廳長都是男人吧,莫非我住院這幾天,上面空降下來一位美女領導了?”

胡局被噎的滿臉通紅,熊曉歐話里話外就是說他無組織無紀律,還成了別人的私人工具,那可是警察的大忌啊。要是今天這事兒被宣傳出去,就算事后章家能保他無事,他的名聲也在警隊也搞臭完了。

就他左右為難之際,悄悄挪到熊曉歐耳邊,想點出周小琴的來路,要是他還不買賬,事情搞砸了,他在章家也好有個交代。

但能干刑警的,哪個不精?尤其能在刑警隊當領導的,更是巧捷萬端。

熊曉歐和胡局故意拉開距離,說道:“胡局,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話可以直說嘛,要抓犯罪嫌疑人的話,我們也當仁不讓。”

熊曉歐如何不知胡局的心意,他是故意不讓胡局打招呼,他當然一眼就看出了這個女人不簡單!

能指揮一個分局副局長的人,背后能簡單的了?但我不知道你是誰,事情我又占著理,即便攪了你的事,也不能說我不給面子。

當然,干了這么多年的刑警,經歷那么多的生生死死,還有什么看不透的?熊曉歐根本不擔心被人穿小鞋,更不擔心被影響前途之類的事情。

何況,幾天前,隧道當中的必死之局,二十幾個兄弟的性命,全靠這個叫林驍的小伙子救出來,就是要他的命去償還這份情誼,他也會毫不猶豫的。

他還考慮到,胡局帶的幾個人,惹怒了林驍這樣的高人,林驍使出手段廢了他們,后果才無法挽回,那時恩人就算有理,也要被牽連。所以他要平息事端,不讓事態擴大。

沒等胡局開口,周小琴氣憤的說道:“你要理由是吧,我就給你理由。”她指著自己的臉說:“看到了吧,我的臉,是那個小賤人打的。”又指著人參說:“那根老參,他們偷的。”

文婧終于忍不住,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當著眾人的面把事情始末又說了一遍。

熊曉歐心里有了計較,對著胡局說:“你看,胡局,你們證據都沒有就要抓人,還有,人參是別人的東西,買不成難道真要搶啊?我看算了吧,誤會一場,大家都散了吧。”

這是在給胡局臺階下,胡局當然明白,也有心借著熊曉歐的話干脆走了得了。

周小琴可不樂意了,說道:“什么?你一句話就要算了?我就白挨打了?偷人參的賊就放走了?”

熊曉歐終于忍不住,亮明身份,說道:“我是東昌市刑警隊隊長熊曉歐,你是不是真要報案?那好,這個案子我接了,大家有什么話去刑警隊說。”

周小琴輕蔑的說:“原來是熊隊長,熊隊長好大的官威啊。我告訴你,別在我面前抖威風,去刑警隊我也不怕,你敢動我一個手指頭試試?”

她摸出手機,放出狠話:“我現在就打電話,你要是明天還能在隊長位置上待著,我跪下來給這家人認錯。”

熊曉歐倒是無所謂,這么多年了,涉及到一些牽連大的案件時,不知有多少高官、富商、社團威脅過他,他都巍然不動,他始終認為,守住了正義,就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周小琴真的撥通了電話,說:“老公,你快到市人民醫院的內科大樓來,我遇到麻煩了……我沒病,是有人找我的麻煩……什么?你就在醫院?爸病重了?那好,我馬上過來。”電話一掛,人風風火火的就跑走了。

林驍吃驚的想:“什么情況?被熊隊嚇跑了?”

胡局見正主跑了,事兒肯定辦不成,留在這也不受待見,和熊曉歐打了招呼,就要收隊,臨走前給熊曉歐留了句話:“那女人是章家三兒媳。”

他還要在警察圈子里混,不能讓別人覺得你太窩囊了,才故意把女人的身份點明,畢竟,被章家的人使喚,不算丟臉。

熊曉歐眼皮直跳,能從胡局口中說出來的章家,莫說東昌市,就是西原省,都只有那個章家了。

“兄弟,你捅大簍子了。”

熊曉歐鄭重的說:“兄弟,你趕緊出院,這會兒就走,手續都不用辦了,剩下的事兒我來處理。”

林驍察覺到不對,問:“對方的來頭很大?”

熊曉歐點頭說:“章家的章老爺子叫章天來,在東昌市,乃至西原省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實實在在的開國功臣,歷經大小戰役無數,和平后曾官居副國級,現在退下來回老家東昌市養老,整日擺花弄草,含飴弄孫。章老有三個兒子,老大章為民是省里的高官;老二章為國在野戰部隊任師長;只有老三章為誠,不文不武,做起了生意。這樣的人,憑著家里的人脈和關系,短短時間,賺的個盆滿缽滿,積累了巨額身家。今天這個女人就是章老的三兒媳婦周小琴,目前章家大大小小的雜事都是她在打理。”

林驍一家都嚇壞了,得罪了這么大的官,如何是好啊!

”他痛恨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移动过半步,此刻更是不走了,

如一搗黃龍。

百足首領原本還在惱怒這個玩家為什么一直在躲避,但現在看到這個玩家終于不在躲避,甚至拿了一把跟自己一樣的武器攻過來的時候,古井無波的臉上也是微微露出喜色。

“哈!”

百足首領沉聲一喝,腰間發力,長槍猛然往> 在那个神秘女人的带领下,王长生与影魔的一众族人来到了练武场,这里早已是人声鼎沸,人群密密麻麻,起码有数千人。

“咦,快看,那不是影魔的代族长凌陌么?”

“不对呀,不是说她影族为了救血魔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藏宝室里的神秘壁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重尸

没有人.

三重尸

月落呜啼

三重尸

一剑平秋

三重尸

唐梦若影

三重尸

化玄

三重尸

天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