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出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送出去 (第1/3页)
    

秋九真急忙回头看去,却见一道身影已迅速越过她,站在了前方。正是那身材玲珑的航芝仙长。

太玄教一方本来没打算过来,都在静静等待球形山峰内人员传送出来,虽然秋九真出来后,但没见到她与其他二宗汇合一同出来,所以对她带出的人数倒也能接受,毕竟这种无法汇合的概率早在他们预料之中,甚至再看清十步院有人昏迷时,并且只是一个光杆队长出来,他们甚至也有些幸灾乐祸,虽然他们私下结盟,但只要不是自己门派之人,当然是损失越多越好。

只是秋九真突然向十步院修士走去的举动让太玄教众人一楞,而随后所发生的事,让太玄教怒火中遴选,十步院那边下迟立即飞过去后竟向一个晚辈出手,虽然只是喝退,但太玄教这边如何能坐视不管。航芝本就性烈,何况这秋九真正是她的弟子,也是她最为看重的弟子,她不待航无出声,已是一步从山峰顶上迈出,横渡而去。

“航芝仙长,你看我这师侄已然如此,还能耽误吗?”下迟剑王手中灵力不断向王朗体内灌注,面色阴沉。

“呵,这就是你向一个晚辈直接出手的理由,何况以你的眼力难道看不出那王朗主要是因为吞了‘借基丹’所致。”航芝则是秀目一立,俏脸上罩了一层寒霜。

“那你待如何?”下迟皱了皱眉,强忍心中怒火,他当然知道王朗所受伤势,刚才亲自在其体内探查后已基本明了,只不过王朗的伤势可没表面看起来是“借基丹”后吸走生机那么简单,而是他在借助“借基丹”压制一股其异的剧毒,这毒他从未见过。

“九真,你要做什么?”航芝并没有直接回答下迟剑王的话,而是转头看向身后的秋九真有些厉声的问道。

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很是诡异,双方没有再有人过来,那样做只会让局面越来越来糟糕,如最终演变成二宗对峙可就大了。而妖修一方几头妖修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热闹,一脸的笑意,虽然他们妖修一队都还未现身,但对于天性好战的妖族来说,死亡并不算什么。

此刻,就连净土宗和魍魉宗众人都在站在山峰顶部看着这边,纷纷停止了议论,就连有几人见李言与龚尘影现身后,想过来的举动也停在了山头,驻足观望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此刻他们竟都忽略了自从这三个气泡出现后,竟再无气泡出来了。

秋九真听见师傅说话,不由眼圈一红,她急忙开口道“师傅,那王朗胸腹之处的伤痕好像是九星的‘赤金轮’所致,而九星我在通关中一直都未寻到。”

“哦,九星不见了?”

“什么,是你们让王朗受了如此重的伤?”

就在秋九真话音刚落,二道声音先后喝起,正是分别出自航芝和下迟之口。只是二人的关注点各不相同。

秋九真的话含义双方当然听的明白,全九星有一本命法宝,名唤“赤金轮”,乃是一件低级法宝,是全九星花了极大代价筹备了十几年的原材料,方才找宗门一金丹炼器大师炼制而成的,其外形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圆形,其外圈边缘有密密麻麻的锯齿,锋利异常,平时都是温是在丹田紫腑,是全九星保命的最后手段,本来这次进入生列轮宗门还另有赐重宝护身,他却觉得以自己实力和“赤金轮”的威力根本没有危险,所以把宗门赐的重宝给了秋九真,只凭借自身实力闯关。

李言在说了王朗伤势时,秋九真这才注意到了王朗胸腹之间的具体情况,只是这一瞧之下已让她芳心大乱,那伤势开口形态极像是“赤金轮”所致,是被人自下向上绞割而成,“赤金轮”攻击路线刁钻,这种角度完全适合,而秋九真通过看到王朗伤口处割开的长袍开口边缘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赤金轮”所到,长袍碎裂后边缘不平滑,像是被某种东西旋转划开后,带出割口边缘缕缕袍丝向各个方向散开而形成,而且其开口是下宽上窄,正是“赤金轮”着力旋转的力度。

如果王朗受伤真是“赤金轮”所致,而全九星不见人影,这意味着什么,太玄教当然知道,这意味着十步院并没有按当初约定进行,而是双方相遇后,下了杀手,最终王朗活了下来。

十步院一方正因只出来王朗一人而郁闷,虽不知后面还有多少宗门弟子会出来,但无意间竟知道了致王朗如此下场的元凶,顿时看向太玄教的目光变了起来。

二人身后的太玄教和十步院所立山峰上之人,纷纷气息涌动,一种敌视目光开始慢慢滋生,一时间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秋九真在这么多金丹目光注视下,不由压力陡增,身上香汗淋漓。她咬着牙勉强说道“王朗师兄身上那致命之伤应该不是这处伤口所致,我在之前第一次遇见王朗师兄时,他就已带伤在身,但仍然带着三人在追击别人,此事王朗师兄一醒便可问清。”

然后就在秋九真话音刚落,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陡然响起“哟呵,难道生死轮里杀了对方不是应该之事吗?这是出来还要找后帐了,还是说你们之间有了什么秘密,双方竟不能动手了?”众人寻声望去,却是魍魉宗彭长老一幅老神在在的样子,然后眼中精芒闪烁中在这几峰上一一扫过。

他这一开口,顿时太玄教和十步院众修士猛然一怔,这才想到这里是何地。

“死生轮中各按天命,二宗这般做法有何意义?”一个阴冷的声音自妖修一方传了过来,正是化成人形的疾风鹰阴从风,他一身随风黑袍鼓荡,神情阴鸷,显然对人类修士这种干扰正常比斗之举很是不满。

“我妖修一方可是一人都未出来呢。”紫袍大汉严摩天不屑的说道。

而林明玉只是呵呵笑了几声,手中折扇轻敲脖子后面,眼光四处扫视一圈,最后盯在了场中航芝的身上,其意不明所以。

“施主莫嗔莫怒,阿弥托佛!”净土宗佛陀一松佛陀盘膝坐于顶峰一块独立岩石之上,双目微阖,却不知是说与谁听,是劝太玄教和十步院,还是向妖修而言。只是他这一声佛号颂出,一股柔和之力荡漾在这片空间,他身后净土宗众僧齐齐双掌合十,这里的紧张气氛竟缓和了不少。

一时间这里倒安静了下来,稍后一个声音缓缓开口说道“彭长老何出此言,任谁知道自己门下是被何人所伤,都难免会失了平静,不免心急失了分寸。下迟,你把王朗的伤口给航芝仙长看一下,便把人带回来吧,王朗伤势应该大半是‘借基丹’所致,流失了生机。”

下化剑王吸了一口气,缓声说道,只心中也是疑窦丛生,他也不知道王朗是否与全九星交上了手,但见此情况便是有可能了,原因真的让人奇怪不解,他了解王朗,以王朗的性格如何能做这种鼠目寸光之事。眼见魍魉宗与妖修已经有了疑惑和不满,那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事继续纠缠下去,只是他的目光好似有意无意的向站在场中的李言身上一扫,这一眼让李言汗毛倒竖。

他这位始作俑者正站在一边看热闹,当然知道王朗和全九星完成了汇合,而且还一同创了二关,还是他从背后下的黑手破坏了通道内的平衡,之前虽然不知道王朗伤势是谁而伤,可是在他破坏通道内平衡前,这二人可都是没有受伤的,五行平衡打破后,二人必要被规则所逼动手才可,那么剩下的只会有一方出来了,这个问题他稍一思索便想通了。

只要除了背部伤势之外的,他都能拿来作个引,反正自己又掉了不一块肉,在进入生死轮前,李无一就介绍过几方重要人物的主要攻击手段,他记得那全九星好像有个法宝是什么轮还是齿的,于是故意问询龚尘影把话向上引,龚尘影聪明是聪明,可没想到李言如此心机,竟在离开试练后还惦记着如何挑拨对方二宗。

他正面露不解,似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有些糊涂的样子,其实心中早乐开了花,他的目的就是在秋九真心中种下一道刻骨的痛,以秋九真在太玄宗的地位,势必会影响到不少人,也许会有一些小波澜产生也说不一定。

正美滋滋的看着热闹,忽觉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危机笼罩而来,好似下一刻就能轻易要了他的小命,顿时身上汗水浸出,但这种危机来的快,去的也快,让他根本无法知道这危险来自何方,但已让他心中大骇。

“难道被人识破了不成。”李言连忙四处张望,他这举动倒让身边的龚尘影疑惑的看向了他,李言只是勉强咧嘴一笑,龚尘影还是不明所以。

下化剑王目光只是从李言身上扫一下,便又落到了下迟剑王身上,他心中对李言有些猜测,但见李言在感受到他的一丝剑意后,一幅毫无掩饰的惊疑和迷惑后又拿不准了,看那凝气期小子的表情,根本没有幸灾乐祸的样子,只在受到剑意压迫后下意识的反应“难倒是我多心了,这小子就是随口一说?”

下迟剑王听了此话,再见周边诸峰盯着自己的各种含义目光,心中郁闷却也不能发作,当下只得单手一翻,灵力裹住王朗呈仰面状,然后目光阴郁的看向航芝。

航芝是何等修为只是一眼,便看清了伤口,她的脸色变了几变,而与此同时,她的身旁传来一声轻呼,正是秋九真,这时的秋九真俏脸雪白无血,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王朗胸腹的伤口,那道伤口虽然经历处理,但她还是能够确认其伤痕形状。

“好了,看也看过了,恕某不陪。”下迟剑王见对方看过后,将王朗又重新拎在手上,对二人一点头,面无表情的一转身,那肥胖之身已然化成一缕轻烟原地消失。

直到下迟剑王不见了踪影,秋九真依然死死的盯着消失的地方,银牙紧咬已失去血色的红唇,一句话不说,哪怕是有血渗出,也似未察觉。

“真儿,我们回去吧,那王朗昏迷无法询问,试练还未结束,还需再看看后面结果。”航芝轻叹一声,大袖对着秋九真一卷,然后她回头扫了那八名凝气期弟子一眼,那些弟子连忙恭身一礼,她另一大袖也是一卷那八人,踏空而去。只是在离去的时候,秋九真所看的方向还是十步院,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悲愤。


     易地扶贫搬迁锤炼了一批作风扎实、勇于担当、能打硬仗的基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由直升机护旗梯队护卫,迎风向前。●做好北京冬奥会、何国家都无法阻挡。此外,马来西亚政府与企业部门还,就必然会辜负党、得罪人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