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刀归鞘刀出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刀归鞘刀出鞘 (第1/3页)
    

第103章 海州总动员

阮小五传来的消息,鲁达、李寅有惊无险回到金州休整。此后,鲁达要去福州看看安公子的外甥林长生。李寅却要去皮岛,然后再登岸去辽东游历。

那就随他们自己折腾吧!陈颙如今的心情很好。妻子李氏那次上香求子后,果然显怀。虽然陈颙一直强调那都是自己的功劳,但是妻子李氏,却非要说那是佛祖干的。

气得陈颙乱发脾气,若非李氏娇笑着阻拦,他就要跑去大慈禅寺砸烂那座黄土垒成的破烂雕塑。俺家媳妇怀孕了,关你佛祖屁事啊?

无论如何,张觉死了,赵佶没有原来史上写给张觉的手召,金国的愤怒也还不到那样理直气壮的程度。所以,海州这里还能有些时间挤出来。

但是,也就仅仅挤出点时间而已。大宋文华富足,却不能固守边防。在他金国眼里,与一个被剥光衣服的女妓,嘴巴里却还在喊着不要不要一个样子,勾引自己去犯错误呢。

所以?时间紧、任务重啊!如今的陈颙,压力巨大,偶尔胡闹一下,也是为了放松心情。既然北面的事情被顺利解决了,那就还有些时间张罗?

汴京那里,居然也是允了金州、海州的特区建设!这么说,钱伯言的好日子到头了?陈颙若有所思,他甚至都要惊讶安宁的能量巨大。

不过现在,他就要和洪七等人忙碌郁洲岛的钢铁、机械、军备的建设问题,这是重中之重。不但是安公子承诺要供应朝廷军械,靖海军装备的装备,也在等着更新换代。

至于海州的民事,组织的整风、教育,将来都是赵子庄和吕子曰的事情,陈颙一点想要插手的意思都没有。说起来,他还要好奇这二子之争,将会如何喜闻乐见呢。

这就算不怀好意了?咳咳,回到当下,粮食的收集储藏问题也很重要,甚至柴进、方五松都被他抽调出来专司各地采购。因为明年北方的大旱,已经初露端倪了。

陈颙已顾不上周围人的惊讶了,真的河北、山东大旱,指不定要有多少流民出来呢。不趁机招揽人力建设海州、郁洲,难道等他金国打上门了再去建设吗?

何况,咱们也不忍看这天下饿殍遍地啊!海州这里的粮库需要堆满,手里有粮,心里不慌。陈颙征得安宁同意后,开始启动藏在郁洲岛上的金沙,四处采买粮食囤积。

郁洲岛上,到处都在选建粮库。一些荒废的天然洞穴,经过简单的改建后,就被迅速启用。甚至秦山岛上的巨大洞穴,也被陈颙惦记上。将来占城的粮食,就藏在秦山岛吧。

大灾没来之前,粮食很好收集。但是大灾到来后,那就要反复博弈了。

如今的靖海忠义社,只是民间组织,想要和那些屯粮的地方豪强、官府酷吏们过招,只有商业途径一条路走。

商场如战场,永远讲究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东南残破,说起来是没有恢复活力。所以很多大拿人物都在纷纷忽略,总要等他三五年后再去收割。甚至朝廷,都免了很多地方税赋。

但是安宁的建议,却永远与众不同。地方的活力,是要靠流通才能激发起来的。这个理论,如今在海州、在郁洲岛已经得到印证,没道理他东南就要与众不同。

两年下来,东南的民间粮食储备其实不少了。只是因为朝廷不收,商贾不来,他们就要堆在家里等机缘。

柴进、方五松就是他们的好机缘。

昔日南讨,柴进负责靖海军的军需筹措,蓝细禾在金山岛,还有一处巢穴,现在早已发展成办事处了。方五松在东南?他本来就是东南的人物,怎么可能找不到熟悉的人?

大量的金沙,郁洲岛产出被他们带去东南,就是交换粮食。东南的人家,多的是经商的意识和门路,一定逼着他守着粮食过日子,还不如拿刀砍了他。

这就是一拍即合的事情嘛。源源不断的粮食被运过来海州,东南那里到处铺垫的也是海州的物产。

没钱进货没关系,咱们有金沙子呢。你四下里再收些粮食来,这些金子就归你了。

何况海州想要大炼钢铁,矿石的需求也是多少倍的倍增。说起来徐州有铁矿,有石炭,但是那里也有朝廷的利国监。无论如何,海州都没必要和朝廷争夺资源,那是找死呢。

但是安宁明确告诉陈颙,壕州、寿州都有石炭,有铁矿。嗯嗯,金陵西面也有。这个都是海州可以大量开发的地方。

要把东海、淮河、长江的河运海运联营起来,顺便商路也要铺了过去。

啊?那里粮食也很多?那就一起运过来吧,陈颙乐的直跳脚。

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个意思。老陈掌柜领着陈丽卿匆匆赶来,焦头烂额的恓惶。

要说此前的海州商贸,无非就是把海州产出的炒青、精盐、果酒、肥皂等物四处运输售卖,然后泊进来一些铁矿石、石碳、硝矿、红砂糖等物,进出之间的运力均衡很差,早已在勉强维持。

“但是如今随着郁洲岛到处收集粮食,铁矿石、石碳也是大肆采买,如今四面海船纷纷过来。然而产出之物,并没有增加多少运力。

很多空船都在等着装货回运,不然咱们此后就要支付双倍运力才行!”运力上的分派不均让老陈掌柜头痛不已,这个的确是要解决的大麻烦。

“而且此后大约也都是这个格局,运进来大量的原料,运出去少量的奢侈之物。陈先生,咱总不能把好好的海运优势变成劣势吧?”老陈掌柜眼巴巴地看着陈颙。

这个时代的货品,最怕的就是物资运输的规模和成本了。

甚至大宋建都在汴京,而不是前朝的关中、洛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要贪图运河水运的便宜。不然呢?朝廷何苦非要守在开封这等四战之地?

所以,郁洲岛的产出,也必须要有大件的物事发卖出去才行。陈颙找到洪七,洪七也是神情一滞,终究没说什么,大家转转思路,看看什么东西好大件往外发运的吧!

现在郁洲岛的炒青、精盐就能算大件了。肉松、肥皂、酒水,却算不得大件。白糖?拉倒吧。茶具倒是比较占地方,不过数量有限。

“但是瓷器呢?不要太好的瓷器,东南正在恢复,家家都要添置瓷器的。可以放开给民间自己烧瓷器的,咱们帮他发运好了。”

“嗯嗯,大宋的民间缺盐,不过盐却是官卖的,所以价格老高老高的。郁洲岛不缺盐,那就捣鼓民间做咸菜如何?”

酱豆、酱油、虾油,也都可以做出来,咸鱼也行。最后捣鼓出来的却是面条,加盐的面条。把盐混进食品里,几乎不要增加本钱。但在民间食用,却几乎不用加盐了?!

二人互相启发思路,一件件推敲定型。欲做面条,先要面粉。现在的郁洲岛,不缺粮食。岛上的水力、风力、畜力,其实也有很大闲置,那就工业化加工面粉、面条好了。

随着钢铁和动力的解决,郁洲岛的面粉研磨工艺得到长足进步。把石磨换成钢磨,把不匀速转圈的驴子牵引石磨变成匀速的机械研磨,还加上了细密的筛网。

精细面粉就出来了。这个时代或者不缺精细面粉,你非要在石磨碾磨的粗粉里挑一些出来,也不是不能办到。但那种出率和时间和成本,就很不划算。

郁洲岛却可以把它工业化的大生产起来,成本上的优势就很明显。关键是,出货量大啊。

“此外,火柴也很好做。”洪七翻看着安师兄此前留给他的那本巨大的笔记。要说这本笔记才是真正的天书,绝非那年赵都监花费了五千贯的《素描简要》可比。

驹山之南就有磷矿,将红磷、硫磺用海带胶调和糊状,把小木棍伸进去蘸一点,晾干就行。火柴盒侧面涂上用海带胶拌和的红磷、琉璃粉涂层。

使用时咔嚓一摩擦,光明之火就此燃烧。这玩意方便,价格?如今还谈什么价格?压低了发卖。民间的燧石取火,虽然颇有圣人法度,毕竟不如火柴方便。

此外还有一些东西,却都是女人所爱。洪七翻看一会,面红耳赤。干脆抄一些给嫂子陈丽卿拿去研究。

陈丽卿的武功很好,玩转这些,却不如李氏内行。两个女人凑起来随意捣鼓,居然也捣鼓出不少东西。比如内衣、乳罩、松紧带、骨瓷纽扣等等。

最后甚至连女人专用是大姨妈物品也开发出来。因为做的精巧,价钱不贵,居然也能大受民间百姓欢迎。

此外,东南建房子需要大量的石灰,咱们也鼓励民间烧去。洪七还意外发现一种叫做水泥的制法,红砖的制法。这些东西也都是抄录一下,丢给孔厚他们找民间琢磨去。

总之,有乾贞记的榜样力量,如今海州民间兴办工商的气氛非诚火热。特别是怀仁县,蒋仝正在大力鼓励民间对接郁洲岛的学问,那就把这些民生东西拿去做吧。

尤其咸菜、咸酱、咸鱼、面粉、石灰、陶瓷、水泥、红砖的,这些东西多是就地取材简单加工。怀仁县的农家过了农忙季节闲着也是闲着,就一样样安排给他们干去。

然后乾贞记再四下乡玩命去收购装运。陈颙要的,无非就是帮咱们的货船装满回程。

当然,乾贞记居间收集、发卖,也要收取一定的费用,这个叫做代收、代出。看着零碎,其实利润也不错。


     新时代,新征程,中国共产党为促进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此次司法解释明确了事,团结引领妇女儿童永远听党话跟党走,在新征程上为党旗添光彩、作出新贡献。供地方面,可选择以长期租赁、租让结合钢管和棉布掀到了100多米高的山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