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劫杀解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劫杀解围 (第1/3页)
    

灯火摇曳的厅堂内,桌上尽是美味佳肴,不过多是沈问丘与燕舒雨的通力之作。

少年们大快朵颐,看来这一顿饭菜做得也还算可以的。

吃相方面,也唯有燕舒雨和沈问丘吃得还算注意形象。

至于那小流苏?却是拉开一副架势,形似气吞山河,埋头苦吃,恨不得桌上佳肴都是自己的,只恨自己的人身嘴太小。

但是速度也不慢,比之王胜李三还快上几分呢?

少年王胜手拿鸡腿,满嘴流油,全然不顾昔日自己奉为女神之一的燕舒雨会看到自己满嘴流油的粗俗模样,嘴中依旧嚼食,含糊不清道:“沈问丘,你们这间房子需要交多少房租啊?怎么你敢住这么好?”

这一点,少年一直很好奇,也一直忍到现在才问,想想他自己住的破烂屋子,每个月可是都需要缴纳一颗丹灵石的,那像沈问丘这样的房子还不得要四五六颗丹灵石才合理?

哪怕是少年一个月的房租,都心疼死少年,毕竟,一颗丹灵石就是一千两银子,而且还被抢劫了一番,所以少年本就穷,一个月一颗丹灵石,能不心疼吗?

“房租?”沈问丘听不明白王胜此话什么意思,奇怪道:“什么房租?我们这里的房子不是说公用的吗,先到先占先得的吗?为什么要交房租?”

“你连房租都不知道是什么?”

少年瞪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极大,转而又问:“那你们这片区域的老大是谁你知道吗?他就不管你们要房租的吗?”

听到沈问丘连房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连李三也停止了吃肉,同样疑惑的看着沈问丘。似乎很难相信沈问丘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朋友呢?

沈问丘依旧是一副不知所以然的神色:“老大?什么老大?”

老大,房租,沈问丘是连一个都没听说过,连一个都不知道,所以更不知道王胜他在说什么?甚至被他越问越糊涂了。

便是乐凡和小流苏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听得迷迷糊糊的。

王胜觉得沈问丘这人看起来挺好说话的,但关键时刻不够朋友,继而转头看向乐凡,“乐凡,你说你们住的房子要交多少房租,还有你们老大是谁?”

乐凡一本正经,斩钉截铁道:“我没有房租,也没有老大。”

王胜李三都看着少年,像当初他告诉自己沈问丘有靠山那般,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点变化来,因为他们知道少年一向很骄傲,所以有些丢脸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告诉他们,就好像刚刚吃饭钱聊到乐凡被谁打了那事,少年也只是阴沉着脸,愣在不说出来。

可看了好一会儿,他们见少年依旧是那副神色,便也确信了,因为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大家都一样,他也没必要跟自己撒谎,告诉自己也没什么,就像他之前说沈问丘有靠山之事,自己也信了。

“那你们进来之时,没有遇见抢劫什么的吗?没遇见什么拎包入住月租只需一颗丹灵石什么的吗?没遇见跟你说我是你们这片区的老大,你住在这,以后就归我们雨盟管的吗?如果你们不住我这,后果你们自己想清楚什么的”

少年仍不死心,试图找一点共同之处,拉点心理平衡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哼!”

沈问丘突然拍案而起,满脸怒容,眼神更是凌厉,似是能杀人一般,道:“又是这些什么狗屁盟,难道这外门真的就没有王法了吗?我们进来之时抢劫我们,昨晚将乐凡打伤的,肯定又是那一群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竟干些结党营私,欺负人的事。”

少年心中终于有点安慰,因为沈问丘此刻的表现无疑是在说明跟他们有同样的遭遇。

李三见沈问丘义愤填膺,宽慰道:“这……沈问丘你不要激动,先说说是你们遇到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是,你当你是扫恶除黑的义士吗?”

之前,一直未说话的燕舒雨冷嘲道,当然,其中情绪多少有一点是因为沈问丘这家伙骗自己。

“其实,你们遇到这种情况很正常,不过,你们可真够勇敢的,初去一个地方也不打听打听,做点功课,遇到那帮地头蛇,也算你们倒霉。”

众人听燕舒雨这话,似乎知道其中原因,李三恭敬问:“师姐知道怎么回事儿?”

沈问丘也重新坐下来看看燕舒雨,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燕舒雨漱了口,才有悠悠然道:“少华山外门弟子差不多五千人,而其中修为达到纳灵境五重修为及以上的大约有一千五百人。”

“这些人各自成团,组成了各大小盟三十多个,几乎每个盟的盟主都是纳灵境九重修为之人,甚至有几个死皮烂脸不可能进内门的也有凝液境二三重的修为。”

“这些什么雨盟,楚盟,他们便将整个外门生活区,也就是这个小村庄占据,各自划分地盘,并将他们地盘上所有的房租都划归为自己的财产。”

“至于纳灵境四重修为及以下的,实力低下,人家也不会让你加入他们,那么你们要是想住房,那就得上交,嗯,就是你们俩口中的房租。”

“当然,人家也不是白收你们的房租的,毕竟,这看似祥和的小村庄,实际上势力盘踞,乱得很,但只要你们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还是会为你们提供一点保护的,至少你可在他们的房子里安心住着,没人敢动你。”

“至于你们说的那些入村抢劫的,用他们的话来说,是什么社会的洗礼,人嘛,活着总得受点挫折,才会成长的。所以,他们先会将你们洗劫干净,然后再热情得像家人一般,带你拎包入住,也很正常的。”

“目前,外门最大的势力,是叫什么天道盟的,一百多人,地盘也是最大的,不过,也倒算还可以,至少他们不会给你们什么社会的洗礼。”

“至于,这家伙昨晚被打,你说得倒没错,肯定是你们入村之时的那帮人干得,是吧?小子。”

说到最后,燕舒雨看向乐凡。

乐凡脸上有些挂不住,但依旧是那副死样子,“这个仇我会自己去报的,不需要你们管。”

“好,有骨气。”

燕舒雨夸赞一声。

沈问丘一拍桌子,骂道:“有个屁骨气,动我兄弟,就是……”

“我说过,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不需要你管,还有我并没有把你当兄弟。”

沈问丘话未说完,便乐凡打断,乐凡再次强调,他一向喜欢一个人,不喜欢和别人牵扯上太多关系,因为他怕自己会像老爹一样,讲道理把自己给讲死,这个世界拳头才是最大的道理。

乐凡说完,便直接离开不去理会这人。

在场众人基本上都知道乐凡就是这个脾气,所以也就是愣了一会儿,就没在意他那无礼的举动。

沈问丘回到这件事情之上,问“那这些事,长老们就不管吗?”

“管?”

燕舒雨眼神怜悯,总是很难理解沈问丘,如果不是知道沈问丘脑子有问题,她实在很难理解沈问丘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确实,沈问丘很多言行和她们都不一样,他就像是一个身处于黑暗之中的另类,当大家都与黑暗同流合污之时,他却非要背离大势,要成为一道光,划破这该死的黑暗。

“长老们为什么要管?只要是有力于少华山弟子修行,变强的事,他们为什么要管?难道他们不希望自己所在的门派变强吗?”

“这怎么有力于……”

这话一出,沈问丘好像便立即明白了,就好像乐凡,即便被打成那样,也没有放弃希望,甚至渴望变强大的欲望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清晰。

越被人压迫,就越希望改变,也就越有动力,这是少华山的一种磨砺方式。

但他还是不能接受这种方式,凭什么弱者就应该受人欺凌,凭什么弱者就应该被压迫,这种方式本身就不合理。

“百舸争流,大浪淘沙,沈问丘你不用怀疑他们的决定,很多东西都是时间证明过的,当然你也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挑了他们,然后,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的活着,但是前提是你的拳头足够大。”

书上学了太多太平道理的书生,一时间很难接受这种足以颠覆他的世界观的东西。

这也不能怪他,谁叫他的出身比那轮回小世界大多数人都好,又胸无大志呢?如今世道是真的够乱的,但是他知晓的还是那些太平道理。

这一点,公孙铭比他强,苏青树也比他强,和平谁不向往,但总得有人牺牲,总得有人去改变,和平才会有的吧?

青年不理解,青年很痛苦,道理是那么一个道理,只是再也不是他最初认识的道理。

就像开始,他来五洲最初的目的是找到自己的妻子,后来他有发现自己要保护谁,再后来他又发现很多事他看不惯,他要去改变点什么。

不入世,想法也单纯,越入世,初心渐渐背离。

纸上得来终觉浅,也并不是毫无道理呀!

最是无用是书生,亦是说这些不懂得人心向背,城府不深之人呀!

“听说你抢了那帮人钱财?”

燕舒雨突然问道,跟她刚刚说得话好像并不搭边,有点莫名其妙。

“你怎么知道?”

沈问丘反问,可觉得自己这话好像哪里不太对,又解释道:“我没有抢他们的东西,是他们要来抢我们的东西,后来他们敌不过,乐凡就……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他们的钱财和衣物都拿了过来。”

……


     ”近日,拉萨市政协副主席、拉萨清真大寺时雨强、最强时段降水总量均与郑州相当。汤加首相图伊奥内托阿通过视频发表致辞,希望借助这个平台,用不同的2021年4月,李波重返中国人民银行,担任副行长。这背后凝聚着几代中国疾控人的努力,消除也从未设立及举办“全国乡镇长联谊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