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很好》。

聽說那主兒掌中一口劍,是神仙,他也能看得下去?…你们可瞧

李長老說完浮塵搖了搖木樁,因為有點大又有支架的緣故,很難搖動。

然后浮塵找好方位動手,在木樁前扎好馬步,做好老乞丐和李長老之前教的起手式,回憶起老乞丐之前教的和自己之前練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之后。

右手猛的出掌,徑直拍在了木樁上,只見木樁向前移了一小段距離,然后上面出現一個烏黑的手掌嵌進去了幾分,隨之木頭冒了些白煙向上空飄去。

浮塵看了眼自己的表現,又看了下其他人,笑著點了點頭。

“應該還不錯,換個方位繼續,爭取再好一點,這樣才有點保險。”

浮塵換了個方位,同樣的動作在木樁上打了兩次,最后一次明顯比第一次好多了,打完之后,把最后一次的那一面轉到面朝觀臺,然后負手站在木樁旁邊。

過了一會大家都完成了,整整齊齊的站著等待成績,少許人木樁上煙霧向上空飄去。

張長老站在前面,看著下面的人,指著浮塵和另一個和浮塵一般大小的人說道。

“這兩人中等偏上,又指了其余十余人,說道,這些人中等,其余不合格。”

說著,有人走下去紀錄他們的名字。

浮塵聽到自己的名字,周圍一些人客套的祝福了一下,而浮塵心里面有些卻有些不是滋味。

“沒希望咯!”

浮塵抬頭看著有些陰霾的天空,傷感的說道。

到了中午,大家都測試結束,此次功法測試只有一個女孩子和周煜得了上等,浮塵認出來了是那天叫人打了他的粉衣少女。

此少女名叫江小軼。

還有十二個中等偏上的,其中就浮塵、顏羽等,其余的皆是中等或者不及格,成績相對來說和第一場差不太多。

按照大概的來分,浮塵應該和幾個人并列第四,說明機會還是有的。中午休息時間,浮塵和大家蹲在地上吃著干糧,等待下午第三場考核。

大家圍在一起,老乞丐耐不住小青的追問,說起了第三項考核的故事。

古時候,黎帝座下下有三十六位強者,他們死后傳承被青帝保留了下來,化作三十六個傳承,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得到,得到的人也沒有共同點,所以才說天下人皆有緣。

亂神山山上有其中的三分之一傳承被完好無損的保留了下來,他們也以此來尋找適合修煉的人才,若能被選中,那便從此前途無憂。

按照之前的成績,除了三個上等,其余兩項中等偏上的加上浮塵還有五人。也就是浮塵的是前八了,雖然不是很穩定,三位上等都不敢說一定被選上。

更何況是浮塵呢。

下午,原本的幾千人又重新回到了等待區,幾千人中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而更多的是緊張與不安,考核已經過了一半,而很多人成績都沒被記下來。

張之山長老站在臺上,看著眼前的幾千人,回過頭來振聲說道:

“現在開始第三項考核,此項考核有緣者即可直接拜師青城山。”

張長老說到這里,原本沉悶的人群中便爆發出一陣驚呼聲,一時間議論紛紛,畢竟之前考核也沒說直接拜師的事,更興奮的事,之前兩項自己心里有數,畢竟先天條件跟人家比不上。

但這一次,畢竟有緣,什么叫有緣,就是碰運氣啊,畢竟很多人有些盲目自信,感覺自己就是天命之子。

張長老也沒阻止大家的議論和開心,過了一會,首位上的閉眼長老手一揮,天上十二根銅柱從天而降,大地一陣震動,周圍的倒了一片,灰塵消散后,十二根根五米長,一個成年男子粗的銅柱呈弧行插在臺上。

周圍是些翻出來的土和青磚,好在青磚質量夠好,所以臺上除了一些磚縫里的灰和土震出來,青磚還是穩穩的貼在地上。大家看到灰塵散去,臺上的人站的站,坐的坐,沒什么大變化,也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浮塵也起身,跳動了一下,拍了拍頭發。待大家整理的差不多,張長老咳嗽一聲之后,大家也安靜了下來,看向臺上。

張長老看著大家都已經在等待自己繼續說下去,又咳嗽了一聲。

“此乃我們亂神山十二通天柱傳承,記載有十二門等級很高的傳承,得到一個銅柱認可便可修行該銅柱上的傳承,此乃我們亂神山鎮宗之寶,愿大家仙路昌隆。”

張長老回到座位上后,又有一位胖胖的長老走到臺上,大聲道:

“我乃是亂神山長老李無利長老,各位考生請坐下,閉上眼睛,放空心神,細細感受這十二根銅柱。有緣者我們自然能看到。”

接著,大多數人都慢慢坐了下來。

顏羽看著臺上笑著的長老,出聲說到:

“請問李長老,該如何感受?

呂澤帶著齊彩珊來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島國料理店,這家店剛開業不久,所以呂澤帶著齊彩珊來這里嘗嘗鮮,畢竟很久都沒吃島國料理了呂澤想帶齊彩珊吃一些海鮮。

這家島國料理店是自助形式的,開業的第一個月打五折,三百九十八一位的海鮮自助。這里雖然剛開業,但是顧客卻不少,還好呂澤和齊彩珊來得早,剛剛到餐廳就有了位置。呂澤在門了用餐的費用和押金,一共花了一千多的華夏幣。

呂澤把這家店的生魚片,鵝肝,海膽還有各種蝦......

他們連一句話都沒有說。王大小盞并不十分明亮的油燈,昏黃的

那是一只只漆黑的海星,扁平的身體緊實飽滿,面向地面的一面是猙獰的大口,以及一些附著在觸手下面的毒刺。

背面是厚實的角質物,就是靠著能夠抵擋一些最基礎的傷害。

這些生命的等級不一,有的一級,有的兩級,但最多不超過三級。

這個等級,換到寵獸里面,就是一階寵獸,而他們是一階海獸。

在人們不注意的時候,四面八方的海獸撲殺而來。

那一張張猙獰巨口,猶如一個個黑洞,仿佛一下子就被將人吸入一樣。

早就守衛在人們四周的五個小隊,立刻行動起來。

熾烈的火羽幻化成一個個紅寶石利劍,五位尸王級的深淵也同時展開。

護甲附身,原本三級的火羽戰士,等級一下子拔高到了四級。

戰場的號角打響,這是一場守護陣地的戰爭。

只見五個小隊的戰士,收起刀落,漆黑海星斷作兩半。

看著麻利地動作,應該不是第一次應付這些海獸。

大量的海星還在半空中,就被火羽戰士斬殺,斷裂的身軀掙扎扭動了一下。

隨后落入海中,人們看不到的深水之中,他們的身體在不斷的恢復。

原本手上的身軀,哪怕只剩下一個觸手,都能長出一個完整的身軀。

這便是漆黑海星的能力,無限復生。

要是把海星砍成兩半,那么這兩半會分別長出一個完整的個體。

從而實現一變二,二變四,久而久之,就會有更多的海星襲來。

身為精銳,五個小隊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不要忘了,五個深淵可是展開了的,那五個深淵正好能夠覆蓋整個山頂。

看成兩半的海星,就會被深淵之力焚燒,大部分都是灰飛煙滅,只有極個別能逃到海里去。

如此一來,就不必擔心有產生更多的漆黑海星。

空氣越發炙熱,戰場之中,火羽戰士步伐如鬼魅,如同浪潮一樣的海星,沒有一個可以突破他們的防御。

在第一個海星出現的時候,紅如火就回到人群之中,開始防守。

山頂邊上,只有火羽尸王一人站立于此,猶如乘風破浪,又好似臨濤感慨。

漆黑海星自然不會放過他,大量的海星圍了上去。

鋼牙大口上去就要,然而卻像是撞到了精鐵一般,根本咬不動。

隨后他們再嘗試用毒針刺,也不能突破他的防御。

此刻他的身體上已經沾滿了海星。

忽然,他伸出手抓住一個海星,海星在他的手上掙扎扭曲。

然而尸王不會給他扭曲的機會,他的手臂裂開一道小裂縫,隨后一滴血液流了出來。

滴落在海星身上,然后海星身軀劇烈收縮。

一個被侵染的喪尸海星產生,在尸王手中喪尸海星格外聽話。

老老實實待著,一動也不動。

他隨手一扔,海星撲通一下落入水中,然后在眾多海星之中廝殺。

原本的喪尸海星碎裂很快就被其他海星咬得四分五裂。

然而其他的海星,也有許多被咬傷的,沒過多久那些海星便開始尸變。

原本碎裂的海星,也很快恢復了身體。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喪尸海星的數量,就已經擴張到了上百只。

他們混在水中,大肆屠殺,同時感染著其他海星,擴張自身的數量。

一下子喪尸海星的數量,就幾乎無法遏制。

這其實是一件意想不到,但是又符合情理的事。

漆黑海星本身就極具備擴張性,加上喪尸的特性,感染能力更勝一籌。

而且喪尸本身讓他們恢復速度加快,碎裂的海星能夠快速復活。

等于變相地增加了海星數量。

沒有過多久,一大群喪尸海星就在水中成了大勢。

這便是尸王獨一無二的能力,感染。

其他的智慧喪尸,越是進化,越會失去感染的能力,而尸王則是越來越強。

因此他們坐上寶座是毋庸置疑的。

忽然,異變突生。

海水之中,一道道光束亮了起來,灼熱的光束在水中經過,蒸起一陣泡泡。

之間在海星之中,有些特殊的個體,他們不似一般海星那么漆黑,反而像是渾身穿金戴銀,光鮮亮麗得很。

他們就像是一個個耀眼的小炮臺,以銀色為主,就像是一個個銀色小鋼炮。

這些海星能夠發出銀色的炙熱光束,只要碰到光束的物體,全都會蒸發。

喪尸海星的數量,就是在這些射線之中慢慢減少的。

由于軀體被完全摧毀,因此無法再復生,過了沒多久,銀色海星就消滅了群體之中的變異個體。

戰局愈發炙熱,局勢漸漸對他們不利。

這一切張小河都看在眼里,他盤腿坐在地上,一邊觀察著戰局,一邊尋思著。

如今他能出手,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這段時間以來,他早就攢出了一支百人的滿級千刀軍陣。

這些千刀護衛,再加上火羽深淵的強化能力,足夠抵擋這些漆黑海星。

然而他并沒有輕舉妄動,現在還頂得住。

而且尸王似乎還沒有動真格,他們還沒有必要暴露,免得等事情一過,就會被抓住詢問。

到時候,就是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他抬頭看了看紅如火,她一臉堅毅,眉宇之間透露著之前從來沒見過的英氣。

從來還沒有見過這樣的紅如火呢。

林寒雨動了動他的手臂,兩人對上了眼神。

她似乎是在詢問要不要動手,張小河微微搖了搖頭。

現在不是時候,這只是第一波而已,真正厲害的還在后頭。

他可是見識過海獸突襲的場景,之前永恒塔內,在幻境之中他親眼見證,海獸一波比一波厲害。

他們耐心觀察著,林寒雨負責觀察四周,張小河負責觀察海水中。

過了一段時間,張小河忽然皺起了眉頭,只見海水之中,越來越多的銀色海星出現。

這些銀色海星就像是漆黑海星的變種,他們是遠程攻擊的,站在遠處不停地發射光線。

尸王投下去了一波又一波的喪尸海星,可惜的是沒有沒有抓住銀色海星。

那些漆黑喪尸海星根本不夠看,銀色海星幾輪齊射,就把他們毀滅。

而且他們自身也躲得遠遠的,根本不給尸王機會。

“有趣得很。”張小河雙眼微瞇,隱約之中,他似乎踩到了些什么。

忽然有一個喪尸海星鉆入了銀色海星之中,第一只銀色喪尸海星產生。

然而銀色海星的戰斗方式,就決定了他本身就不適合變成喪尸。

銀色喪尸海星投射出去的射線,并沒有辦法感染海星,只有用嘴咬的才能感染。

于是就造成了,喪尸海星感染銀色海星,而銀色喪尸海星不能感染其他海星。

很快這些喪尸海星再一次被清理干凈。

不過有了前車之鑒,銀色海星不再聚成一大團。

而是分散成為一個戰斗小組,如此一來就不必擔心,大部分銀色海星被感染。

這正是張小河疑惑的地方。

這些海星的行動很統一,一看就是有東西在暗中指使。

尸王一直沒有親自動身,很有可能就是在暗中等待那個幕后主使。

時間一點點過去,喪尸方面的劣勢越發突出。

如今大地被海水淹沒,變成了海獸的主戰場。

大量的海獸源源不斷的涌上山頂。

過不了多久,他們必定會被攻破。

張小河神情嚴肅起來,如此被動的局面,很可能到最后,就是他們全軍覆沒。

他看了看火羽尸王,那個高大的身軀,依舊以利于山頂,就像是一個指向標一樣。

看得出來,他還沒有動真格。

張小河平復心情。

忍,一定要忍。

忽然,尸王招了招手,把紅如火叫到身邊,在她旁邊說著話。

“你看那些海獸,行動如此統一,你看出了什么?”他輕聲問道。

“有人在背后指使。”紅如火不假思索道,她也一直在觀察著局勢。

在她看來,要是再不想出辦法,戰士們就會越發疲憊,最終他們都要喪命于此。

“不是人,而是這些海獸的神靈。”

“神靈?”紅如火皺著眉頭問道,她可是不相信神鬼那一套的。

“只是一個名稱而已,等會你就能看到。”尸王鎮定自若,輕聲慢語地說道。

他注視著大海,眼神越發深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紅如火逐漸看不懂自己的父親,她能很明顯感覺到,父親跟多年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眼前的父親既熟悉又陌生。

戰斗仍然在繼續,海獸的攻擊源源不斷。

這些海獸比喪尸還可怕,他們悍不畏死,他們的數量也比喪尸多。

試著想一想,海獸占據海洋,數量方面遠比在陸地上生存的喪尸多。

僅憑著這一點,就能知道,喪尸身出劣勢。

“我能的族群是喪尸人族,隸屬于人族,無論本家再如何勢微,我們都只是一個分支而已。”尸王忽然說道。

“什么?”紅如火沒有聽清楚。

尸王沒有重復,接著說道:“如今天下人族四分五裂,我等應當齊心協力。”

“賢者所言極是。”

“賢者?”紅如火腦子懵懵地,不知道父親再說些什么。

尸王扭頭微微一笑,說道:“賢者是我們喪尸的新統帥,尸皇早就死了。”

紅如火腦子像是遭了重擊,在她的認知當中,尸皇是喪尸國度的最高統帥,賢者是什么時候冒出來的。

“喪尸獲得了強大的身體,但是內心世界由于荒涼廢墟,賢者如是道。”

“神

第二百零七章 沙盤演練(二)

侯君集的話讓許多武將紛紛認同。

尉遲恭說道:“侯君集說的對,我們身為武將,只要在戰場上,我們就不可能會放松心神,因為放松了等于在找死沒有什么區別。”

程咬金也點頭道:“戰場上我們那可是掌握成千上萬的兄弟的生命的,可不敢放松心神。”

其他人也紛紛贊同侯君集的話。

李二開口道:“李峰,你沒走真正的行軍打仗過,所以你不知道,戰場上千變萬化,為將者,就是要洞悉這千變萬化,也就是把控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很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房产大亨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傲尊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桃花露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虚眞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北冥鱼鸟

我弟子制霸了玄幻世界

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