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七连击》。

高立霍然长身而立,道:什么凤道:别的时候不喜欢,现在

  “我不知道,但是神印,确实是哥哥和龙女姐姐帮我抢到的。”漓影很天真的说道,害怕妖娆女子不相信她的话,眉心的月牙神印还若隐若现。

  

  “神印被你得到了?”妖娆女子深吸一口气。

  

  “走,回窟海。”她拉着漓影,直接消失不见了。

  

  “不等龙女姐姐和哥哥吗?”漓影关心的问道。

  

  “小影,龙女不会有事的,至于你哥哥,看命了。跟我回去,十年之后再走出窟海,这世间,你将所向无敌,无敌天下!”妖娆女子语气平静,可是话语却让人热血澎湃。

  

  对于妖娆女子的离去,任千秋等人感觉到惊疑,不过并没有在意,他们在意的是那个少年,陌涂。

   

  “又有人出来了。”有人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漩涡处,感觉到能量浮动,低声说道。

  

  一脸苍白,气息不稳的浪子闲,冲出了漩涡。

  

  “二师兄!”合欢宗有人惊呼。

  

  合欢宗的副宗主更是神色凝重,一挥手,将浪子闲带到了自己身边。

  

  合欢宗副宗主强大的力量涌进了浪子闲的体内,在帮他疗伤。因为他感觉到浪子闲的受了极重的伤势,体内还有一种诡异莫测的力量在毁灭着他的生机。

  

  “怎么回事?”等到浪子闲脸色有些红润之后,合欢宗副宗主问道。

  

  “陌涂!杀花无言,抢神印,血脉果,斩郎毅,如今邪枪也要落到他手里了。”浪子闲语气微弱。

  

  被萧白衣偷袭,那一击险些要了他的命,不然他也不会逃出来了。

  

  萧白衣的实力,恐怖!尤其是那潇洒意境。

  

  “什么!?”这次轮到郎王脸色变了,直接出现在了浪子闲的面前,紧紧的盯着他。

  

  “陌涂不简单,他不是一个人。有一位骑着妖兽的少女,寸头少年沈杨,一袭白衣的神秘男子都在帮他。”浪子闲脸色平静,对于郎王的气息,他毫不在意。

  

  “还有,姜族的双生女也在帮他。”浪子闲看了看姜族的老妖怪,直接开口。

  

  “最重要的是,窟海龙女,竟然亲口承认是陌涂的女人。”

  

  浪子闲语出惊人,震惊了所有人,如果妖娆女子在这里,不知道是何表情。

  

  “副宗主,我先回去疗伤了。”浪子闲抱拳,直接踏空而去。

  

  合欢宗副宗主双眼眯了起来,如果以前是猜测,如今基本上证实了花无言的死,与陌涂绝对脱不了关系。

  

  杀花无言,杀郎毅!这陌涂到底何方神圣。

  

  现在脸上表情最精彩的,当属暗金吞天蟒族的中年人了,他的脸都扭曲了!

  

  那么多人帮陌涂,自己人进去不是送死嘛!

  

  “我尼玛啊……都给我进去,找到双生女,这陌涂又是圣女,又是龙女,不会把我姜族的双生女祸害了吧!”姜族年轻的老妖怪一阵跳脚。

  

  “大秦皇朝的所有天级以下,进入秘境,捉拿陌涂!”秦皇最终下令了。

  

  郎毅杀了秦太子,陌涂杀了郎毅,这里边绝对有蹊跷,而这知情人,当属陌涂,并且陌涂与顾络卿关系不明不白,这是在打大秦皇朝的脸。

  

  “青蛟,让海族的人也进去吧,不然我暗金吞天蟒族不知道要死多少年青一代了。”暗金吞天蟒族的中年人求助青蛟。

  “海族天级以下,进入秘境,保护吞天蟒族的人,但是不要惹陌涂!”青蛟尊者和海鲨尊者相互商量一番,直接下令。

  

  陌涂虽然重创了蛟族一个天才,但是蛟族和海鲨族并不想与陌涂结仇,这个神秘少年,展现出来的天赋实力,已经足矣引起各大势力的重视了。

  

  并且,陌涂还是人族,现在最想抓到陌涂的,应该是合欢宗,大秦皇朝和天剑门了。

  

  任千秋冷笑,有好戏看了,他最喜欢的就是看人族狗咬狗。

  

  这陌涂展现出来的天赋,实力这么强大,竟然为了死人,面子,就要捉拿他,实在不值得,这种天才应该拉拢。

  

  他在想,要不要趁机帮助陌涂一下。

  

  各族的人都动了,尤其是合欢宗,基本上,来的年青一代,全部进入秘境之中,接到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击杀陌涂!

  

  “你怎么出来了!你姐呢!”就在这时,姜族的老妖怪发现了姜逸竟然从里边出来了。

  

  “我姐?跟我姐夫在一起呢,里边都打疯了,我赶紧逃出来了。”姜逸吐了一口气,心有余悸。

  

  “姐夫?打疯了?!什么情况!”姜族的老妖怪怒吼,你特么哪来的的姐夫啊!

  

  “哦哦哦,不对,我姐跟陌涂在一起,那邪枪竟然赖上我姐夫了,没办法,我姐夫被二百多人围攻了,我姐在帮他。”姜逸说的很轻松。

  

  “这个色胚啊!”姜族老妖怪仰天长啸,他就害怕啊,这害怕什么来什么?这姜族下代家主都问那个色胚叫姐夫了!

的激動,但在看到春妮的那一刻,他卻不由自主的心情澎湃了起來。能有一個人在外邊等著自己,這種感覺真好。

“公子!”春妮也看到了方子安,興奮的大叫著揮手,快步跑了過來。

方子安哈哈大笑著迎上前去,一把抓住春妮小手,便將春妮往懷里拉。

“哎呀,子安啊,可出來啊。這家伙,可等的人心焦。天不亮春妮便急著要來,我們在這里等了兩個時辰了。”

老張頭不知何時出現在春妮身后,當著廣場這么多人的面,方子安都不在乎什么,但是當著老丈人的面,倒是不能造次。于是只得將春妮的手捏了捏便放開了。

“岳父也來啦,鋪子今兒不開了?”方子安笑著行禮。

老張頭咂嘴道:“這幾天你考試,春妮的心不在鋪子里,天天跑來這里等著,哎,鋪子只好開一天關一天的。這可好了,終于完事了,終于可以重新開張了。這幾天可損失了不少銀子呢。”

方子安轉頭看著春妮笑道:“怎么?不是說了不用擔心么?安心等三天來接我便是,怎地還來這里等著。”

春妮的眼眶紅紅的,不知什么時候高興的掉了一輪眼淚,緊緊抓著方子安的手道:“人家不放心嘛。本來是不來的,后來聽人說,貢院考場里死了人,抬出來了。我嚇得要命,生怕你出事,便天天在門口等著。”

方子安一愣道:“死了人?我卻不知。”

春妮道:“啊,你都不知道么?錢塘縣的一個學子在里邊上吊自殺了,被抬出了出來。說是答題答不出,高中無望,便自己在號舍里上吊死了。這兩天我在這門口呆著,天天出事。有的人被五花大綁的捆著押出來,有的滿頭是血奄奄一息的被抬出來。說是這些人在里邊鬧事,還有的作弊什么的。我都嚇壞了。這不是考試么?怎地又是死人又是受傷的,又是犯事坐牢的。我擔心死了,生怕……生怕……”

方子安心中震驚不已,自己關在秋字號號舍之中三日,確實不知道其他的院落號舍之中發生了什么。沒想到出了這么多的事。這也難怪春妮擔心。

“是啊,這不是秋闈考試么?怎么搞得跟上戰場打仗似的,讀個書還能讀死人,這也太離譜了。叫我說,子安啊,你也莫讀什么書,考什么功名了。回頭跟妮兒成了親,咱們好好的經營面鋪,安安生生的過日子,比什么都強。”老張頭咂嘴道。

方子安苦笑無語,老張頭鬼精鬼精的,自己和春妮沒確定關系之前,老張頭天天說自己將來是要當大官做大事的。和春妮有了婚約之后,老張頭的態度便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就希望自己不要去考什么科舉。老家伙的小心思方子安當然明白,他是不想自己真的得了功名,那他的女兒春妮便配不上自己了,便只能當妾,將來也許還要被欺負。他恨不得讓自己一輩子當個面鋪的小掌柜,那春妮便和自己門當戶對了。

“爹,你在說什么呢?哪有你這樣的人?居然勸人不上進。子安你不用理我爹爹。咱們快些回家吧。你這幾天在里邊可受苦了,胡子都長長了,也瘦了。回家我給你做好吃的,好好的補一補。”春妮拉著方子安的手道。

方子安點頭道:“好,一說吃的,我都要流口水了。這幾天光啃干糧了。里邊不讓生火,帶進去的米面都不能煮,只能啃面餅。我可餓壞了。”

春妮啊了一聲,忙道:“那還等什么?爹,去叫輛馬車來。咱們回家。”

老張頭忙應了,去街道上找馬車去。方子安這才有機會摟了摟春妮的細腰,輕聲道:“妮兒,想我了沒?”

春妮嗔道:“你說呢?又擔心又怕的。又……想。”

方子安笑道:“我也是。”

春妮臉色緋紅,心里甜絲絲的。這還是方子安第一次跟自己說這樣的話,聽了心里著實激動。

等車的當兒,方子安在人群之中尋找錢康和趙長林的身影,結果卻并沒有看到。想必他們早已離開了。不過也不打緊,兩人都知道自己的住處,一定會來找自己的。

不久后老張頭叫來一輛馬車,將箱籠搬上車后,三人上了馬車離開貢院廣場。從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穿行,上了大街之后方子安的心情也逐漸的平復下來。秋闈大考結束了,體驗只能用新奇來形容,這不過是個小小的開始。以后還有更多的體驗等著自己,倒是讓方子安心里頗為期待。方子安有一種預感,似乎自己精彩的人生才剛剛拉開帷幕。

老張頭半路下車去了面鋪里,春妮陪著方子安回到了方家小院。院門緊鎖著,院子里靜悄悄的,堂屋的門也似乎鎖了。方子安叫了兩聲張若梅,卻無人應答,不免有些疑惑。

開門進了屋子,找了一圈,張若梅確實不在家中。

“若梅小姐或許是出去有事了,你不用擔心。”春妮安慰道:“你坐著歇會,我去給你燒水洗澡。你的好好的洗個澡,舒緩一下筋骨。”

方子安點頭,他倒也不太擔心張若梅有事。外邊的情勢很平靜,張若梅有手有腳的人,天天困在家里也確實憋悶,出去走走也屬正常。

春妮轉身便要去忙活,方子安叫了她一聲,春妮轉頭問道:“怎么?”

方子安一把將她拉到懷中摟住,對著嘴便是一頓親吻。春妮羞的紅了臉,卻也雙手緊緊摟住方子安壯健的身子,將小舌頭伸出來跟方子安的一頓糾纏。半晌之后才推開方子安道:“你身上好臭。”

方子安哈哈大笑道:“臭男人,臭男人,不臭還香么?不過三天三夜沒洗澡,我這身上確實餿了。趕緊的,我得洗澡。”

春妮忙去忙活,方子安搬來大水缸擺在堂屋里,倒上幾桶清水,隨后站在堂屋里便將身上的衣服扒了個精光,那一身臭衣服自己是再也不想穿了。穿著平腳的內褲站在屋子里等了一會,春妮端著熱水進來,看到方子安的樣子嚇得差點丟了木盆。

低著頭將熱水倒進水缸里后,春妮趕緊逃了出去,臉紅紅的想:郎君的身材真是好啊,肌肉鼓鼓的,好強壯啊。他都對我不避嫌了啊,就這么光著身子,好羞人啊。

钱二笑道:"咱们雷老大得了这佛门中的名士不但诗、词、画、

在此時的城門,騎著小毛驢的桐桐走出城門,在他的身后是一個同樣大的男孩兒。

姜郄看著他喊道:“桐桐團長,等下次記得還要來啊!”

桐桐轉過了身,說道:“放心吧將軍,我一定會再來的。”

姜郄點了點頭,然后嘆道:“若不是我的身份,我就和你一起去外面逛逛了,可惜現在是不行了,等日后我長大了,一定會去找你,到時候你還是我第一兵團長的團長。”

桐桐笑著說道:“那就好,我可不想離開的時間長了你就讓別人把我的位置給占了,那到時候我可就生氣了。”

姜郄哼哼說道:“你到挺又脾氣,不過你放心,將軍我始終記著你。”

桐桐最后說道:“好嘞將軍,那我就走了。”

姜郄朝著他點了點頭,說道:“快走吧,不然天色一會兒黑了,就無法趕路了。”

桐桐點了點頭,然后最后朝著他嘻嘻一笑,離開了這里,走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條鯉魚在空中游蕩。

姜郄站在那里揮手送他遠去,直到看不到小毛驢的背影時,他才轉身離開。

這時,周藝瑤出現在這里,行走在他的身邊,問道:“為什么不跟他一起走?”

姜郄說道:“我可是城里的大將軍,怎么能一個人走,然后丟下這城中的數萬百姓呢?”

周藝瑤說道:“好好說話。”

姜郄看了眼周藝瑤,撅了撅嘴說道:“反正就是不走,周姐姐還在呢,我怎么能……?不走,反正就是不走。”

周藝瑤扭頭看著他,無奈搖了搖頭,然后又笑了笑。

在此時的黎家山崖邊,黎娜站在黎姓老人的身旁,問道:“怎么不讓他帶走曲溪呢?”

黎姓老人道:“既然帶不走,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

黎娜輕輕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她真的什么都沒做,從一開始就是,可是現在,卻要和我們接受共同的命運。”

黎姓老人聽到這里,然后問道:“既然這么說了,我想問一下娜兒的見解,關于這無辜一說。”

“什么?”黎娜看向了老人。

黎姓老人說道:“娜兒認為在這城內什么人是無辜的?”

黎娜說道:“沒有拿氣運的,也沒有拿靈運的,就像曲溪這樣的。”

黎姓老人點了點頭,然后又問道:“這么說,如果換做現在是二十年前,那豈不是全都不無辜?”

黎娜想了想,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是吧。”

黎姓老人又道:“靈運是聚靈大陣聚來的,來了之后就在這紫靈城的上空,想要就去抓,沒有人強求。”

“但氣運卻不一樣,捷獸聚來了半座天下的千年氣運,紫靈城的人們想要了也得要,不想要了也得要,這是無論如何也拒絕不了的,倘若那些本來就不想要這氣運的人,你反而給了他無比雄厚的運道,那么他還是不無辜嗎?”

黎娜看著老人愣了愣,不知該如何回答。

老人說道:“他真的不無辜嗎?他又真的無辜嗎?天下人認為他不無辜,認為他就是有罪,而且罪不可赦,但誰能去反駁?事實證明沒有人,就算是紫靈城的人也覺得自己拿了氣運,那么便要承擔這個后果,可事實上,沒有人在乎你是否無辜,你只要在這城中,你就是天下人的公敵。”

黎娜認真的看著老人,認真的聽著老人說的每一句話。

老人突然問道:“你可知道這天下人最怕的是誰?這天下的規矩是何人而定?”

“天之宣冥?”黎娜說道。

老人點了點頭道:“沒錯,宣冥就是天,宣冥又是神,是神之主,任何人想要飛升成仙,那么便要遵守他刻下的每一條規矩,但這只針對那些想要成仙之人,也就是那些天下頂尖強者。”

“普通人若是無法踏上修仙之路,那么便永遠也無法進入宣冥的規矩之內,可這也并不是絕對的,比如那些不愿飛升或是無法飛升的天下強者。”

這時,黎娜問道:“無法飛升的天下強者?”

黎姓老人說道:“妖族,獸族,還有那萬年不曾出現的魔族,它們之間的天下強者無數,但卻永遠無法飛升成仙。”

“只有人族可以?”黎娜問道。

黎姓老人點了點頭說道:“也因此天下極多的強者不把宣冥當做一回事,所以造成了這件事情。”

黎姓老人說著,看向了紫靈城內。

黎娜看著老人,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老人說道:“天降捷獸,然后再有天降聚靈大陣,這很明顯就是宣冥的手筆,可這天下人誰當回事了?”

黎娜開口道:“天下的四大神殿不是宣冥親立的嗎?按理說他們就是宣冥的人,難道他們也不站在宣冥的一邊?”

老人說道:“宣冥很強,天下的人誰都知道,強者們更知道,但就是不表現出害怕,而且行事還都在規矩之外,你說這是為何?”

黎娜搖了搖頭。

老人說道:“因為天下人認為只要宣冥沒有來到這天下,那么他就不能拿自己如何,而且事實證明,宣冥也并沒有將那些行走在規矩之外的人當回事。”

“所有人都不按規矩來了,那么他們便來到了紫靈城,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殺光所有人,然后到時那些氣運還是會歸還給這天下。”

黎娜說道:“那么現在不管如何我們都是一死,怎么也逃不掉了?”

黎姓老人說道:“若是宣冥出手,或許可以。”

黎娜說道:“那不是眾神之主嗎?他怎么可能下來?而且爺爺您不是還說了,他很不愿意管束這些天下事。”

黎姓老拉著我走,我沒動。

“開一個標間。”我大手一揮。

永濤眼睛瞪得大大看著我,分明是在說這是一百五十八,不是十五塊八。

我給他一個酷酷的眼神,自認為很帥的動作,掏出了三百塊,交給了前臺女孩,女孩看了看,就沒說話了。

然后就開始辦手續,不要身份證嗎?我都掏了一半了,估計這個時期還沒普及住宿必須登記身份證吧。女孩辦完手續交給我一把鑰匙,牌子上寫著218,告訴我上二樓左拐第四間房,我就帶著永濤上了二樓。

打開門,恩,還不錯,比我想象中好點,至少不像以前大學時候那種小旅館。很干凈,有一個大屁股電視,永濤看著這一切 ,不停點頭,嘴里念著不錯不錯。

“別看了,趕緊放下東西,咱倆去吃飯!”我叫他,他在看浴室。

“哦,好的,要不洗一下吧,太熱了,滿身都是汗水。”永濤擦了擦汗。

“那你洗吧,我等你!”我打開了風扇,涼風習習,爽歪歪。

等了一會,收拾完我倆就出門 ,準備找個地方吃飯。沿著賓館門繼續向東走,我知道這是進城的,城里面飯店應該多點吧。

車站附近的貴還不好吃,我就沒想著去。走了大概二十分鐘,看到一家掛著四川酒家牌子的飯店,我問永濤要不就吃這個。永濤一看,門牌確實很大,這外面看都很氣派,價格肯也貴,就搖頭。

我前世是在四川上學的,特別喜歡吃川菜,當然四川話也學會了。

拉著永濤就走進門,馬上就有點菜員跑過來,問我倆幾位,我告訴他兩個人。

坐下后,我就想試試這的川菜正不正宗。就用四川話問他,他說自己不是四川人,但是老板確實是四川人,讓我放心吃,這里的菜很好吃的。我看了下周圍,人還蠻多的,這么多人應該不會假。

我問了下永濤,永濤讓我點,我就點了四個菜,兩葷兩素。

點菜員走后,永濤就看著我。

“你看著我干什么?我臉上有東西?”我疑惑的問永濤。

“你怎么會四川話?你哪來那么多錢,居然敢住那么貴的賓館,吃這么貴的川菜?”永濤這一連串的問題,頓時讓我好笑。

“我老爸,不是做過蘋果代辦么,有四川的人去我家,我跟著學的。至于錢,這也是別人的,我這次來秦安市,是給別人辦事的,給了我一些錢,夠咱倆吃幾頓好的。放心吧!”我的完美解釋,他沒發現絲毫破綻,就哦了一聲開始喝開胃茶。

這時候的他還是很好忽悠的,實情肯定不能告訴他,目的是為了帶他出來淡化麗娜的事,回去了還要高考的。

很快第一道菜就上來了,一個葷菜,我叫了一桶米飯,大家知道的 ,我不喜歡吃面條。估計永濤也是餓了,盛了滿滿一碗,我嘗了下菜,味道確實不錯。

我看到第二道菜要正過來的時候,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要抬頭的樣子。

我剛想提醒他后面有人,他還是和端菜人撞了,菜撒了一地,碟子碎裂聲音,年輕人手里的紙也撒了一地。點菜員趕緊跑過來,看到菜撒了一地,檢查了下戴眼鏡人沒事,就和他說要賠錢,年輕人愣了。

這時我看到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也走過來了,他看了一下現場,問了下旁邊的人經過。在檢查完年輕人確實沒事后,就和他說要賠錢,這是個葷菜36,讓他掏錢。

我看他短襯衫西褲,看穿著是蠻好的。可是他給老板說沒錢,老板立馬就變臉了,這時候我才知道他確實是四川人,因為他說四川話了。不過年輕人估計沒聽懂,還是一臉蒙。

老板才意識到自己剛著急說了四川話,就用川普給他講,這個菜他是要賠的,不然就去后廚洗四個小時的盤子。

年輕人,滿臉尷尬,突然就哭了起來。

這又讓老板詫異了,這又沒打沒罵的,只是洗個盤子么,至這樣么。

“老板,這個菜是我點的,沒了就沒了,上后面的,再給我做一份,我一會付錢。”我用四川話給老板說道。

老板一聽方言,立馬不好意思起來,“哪能讓你認了,你是顧客。”

我告訴他沒事,就算我的,老板看了看年輕人,只好走了。

年輕人看老板走了,還在抽泣,收拾完地上的紙張就向我走過來。“謝謝你,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把錢給你!”他帶著哭腔說道。

“沒事的,出門在外,看你像個學生,我倆也是學生!”我笑著對他說,“你吃飯沒有,我點的多,要不一起吃?”

他連連擺手,說不用,然后整理手里的紙張,有一張飄到了我的桌子上。看樣子像宣傳單,我就拿起來看了下,這一看不知道,看了就覺得這也太巧了。

這小子是給證券公司發傳單的,上面還吹的他們公司多厲害,讓多少人賺錢之類的,總之,交給他們鐵定賺錢。

年輕人收拾整理好東西,就準備往外走。我就叫住他,他眼神很躲閃,估計以為我向他要錢吧。

我笑著說:“放心,我只是想問你點事,別緊張!”

我看他明顯放松了警惕,又走回來。我拿起宣傳單,問他是不是給證券公司發宣傳單的,他告訴我他就是這個證券公司的員工。我就讓他坐下,他很狐疑,但又不好說不,就勉強坐了下來。

這時候菜上齊了。我告訴他是別人想托我來秦安給他開股票賬戶,問他可不可以。一說到這個,他明顯很激動,但又馬上冷靜下來,看了看我和永濤,明顯很懷疑。

“兄弟,人不可貌相!”做了個自認為很帥的動作,永濤白了我一眼,繼續吃飯。

“你出來做業務,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 ,你都要盡全力,你們領導沒給你說嗎?”我笑瞇瞇的對他說。

“你不會忽悠我吧!”他瞪著眼睛看著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七连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鼠人

雪妖精01

鼠人

远征士兵

鼠人

道系少爷

鼠人

言辞丷

鼠人

佛曰佛曰

鼠人

林二十一